那时刚毕业,还是个懵懂少年,啥也不懂,彪的一声,进了一家台资公司。

    台资公司在那时,是比较变态的,管得比较严格。台湾被日本统治了这么多年,

    他们学的几乎就是日本佬那一套管理。变态到什么程度,听说,在一些大型的企

    业,每天早晨还要做操。我们公司小,不做操。但也有些变态的事情出现。比如

    说,我们出差,你每天得写报告。写报告正常,问题是,光写文字不行,你得有

    图有真相。于是,每个业务员配发一个带摄像头的手机。TCL 的,名牌!新品!

    于是乎,有的不良少年,受不了气,拿了手机就跑。也算小赚一千多块。拍照手

    机干什么用的?你到访了哪地,哪个客户,你得用手机拍下来。每回回到公司,

    那些不甚清晰的相片,连同报告一起,交给文员整理。业务部文员也没请,于是

    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前台小姑娘。如此,回回回到公司,我们都各自要趴在

    前台好一阵子,处理这些可有可无的客户档案。再加上传真,定单什么的,都是

    通过前台收发。如此一来二去的。我跟前台,熟了。

    真名就没必要了,前台姑娘,我们都叫她小朱。跟小朱混熟了,其实是有好

    处的。工作上的便利就不说,至少公司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奇闻八卦,她都会在

    我打电话回去的时候跟我说来。说工作的时候她倒是挺正经的,但说起小话闲聊

    起来,她又不敢大声讲,怕被领导知道,知道了会说她。于是,她就会细声细气

    的跟我讲,我听又听不太清。算了,等我回来时候跟我说。回来了,我趴在她旁

    边一边工作一边聊天。

    有一回,在整理照片的时候,小朱看到我手机里有一张女人的图片。那是一

    张背影:一个短裙女子靠在江边看风景。是我在珠江边上歇脚时拍的。其实,现

    场看,相片的主人是挺漂亮的。但没敢拍正面。所以,相片中看来,也没啥特别

    的。小朱于是问我是不是我女朋友,我告诉她不是的,我没有女朋友。小朱说才

    怪呢,你们做业务的都花心,肯定是我什么人。我说我才不花,于是告诉她实情。

    小朱听了,好像抓住了我的小辫子一样的笑得鲜花灿烂,说我还说不花呢,看到

    漂亮女人就拍,好色鬼。我当时急得脖子都红了,可不能把这好色名声误传了。

    但又不知道怎么样解释。于是狡辩说,你们女人还不是一样,看到帅哥就眼睛发

    亮。那电视上老是看到你们女人一看到刘德华就呀呀疯狂乱叫。小朱说她是女孩

    子好不好,不是女人。我说你不是有男朋友吗?其实,我内心当时还有半句没敢

    说出口:男友朋都有了,大概是上床上,上床了还不是女人吗?小朱瞪了我一眼

    说她又结婚,当然不是女人。说完这句,她大概也意识到了什么是女孩子与女人

    的区别,意识到了我说她有男朋友就不是女孩子而是女人的意思,于是脸都红了。

    我俩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我看着她脸红娇羞的样子。突然觉得,她其实也挺漂亮

    的呢,不比我在学校的那些质量差。

    小朱姑娘,她比我早毕业一年,胡北人。她长得,怎么说呢,瘦吧。可能女

    人除非从来就是胖妞,大部分女人,在成年与(年二十五六岁这道熟与不熟的分

    水岭)之间的这几年,大部分都略瘦。那时候,我也不怎么懂事,宝剑开锋之后,

    都没怎么大用,还算半处男呢。对女人的胸部也不曾具体研究过,所以没什么概

    念。更不知道女人胸前表现出来的哪种状态是真,哪种,是用胸罩托出来的假。

    现在大约回想起来,她喜欢把齐肩黑发像瀑布一样披着,时不时的把额前的刘海

    那几根头发拢到耳后。她的眼睛很大,双眼皮。鼻梁高高瘦瘦的。鼻子下那张嘴

    老是抿着。她嘴唇很溥,再加上唇线非常清晰,所以,看起来她的嘴就显得比较

    宽。现在想来,如果她的髋骨够大,小蛮腰下有一宽屁股的话,她其实,算是骨

    感美人了。这么多年过去,她应该身上已经长起了肉了,身材不再那么单薄,在

    那副瘦小的骨架上,如果长圆满了,也是非常有女人味的。肯定的,她已经沦为

    人妻,大概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妈的少妇。

    工厂的生活,是单调而紧张的。前台还好,还能接触一些生人,工作上也不

    繁重,只是有的时候,会无聊。那时候上网挂QQ是禁止的,不像现在已经发展成

    为一种普通的工具。更加不用说上黄色网站了。有一回我们中午休息时候上了。

    几个人围在电脑前乱品头论足一通。到了下午上班时间仍不自觉自律的还在看。

    刚好直属领导过来叫我们开会。不知是他们省的人对这号事特别敏感还是我们太

    过喜形于色。领导笑骂我们肯定是在看黄色网站。我们当然说没有。赶紧关了,

    开会去。领导告诉我们说,总经理电脑上都有网络监控的,别乱上啊,不然有你

    们好看。这位领导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若不是我跟小朱偶尔电话

    联系,经常买点小零食讨好一二,得到了许多趣闻佚事。以我当年的认知,还以

    为领导们就正经了。

    又到了例行述职时间。我胡汉山回来了。回来,小朱和我一起边整理资料边

    悄悄跟我讲,她那天早上,看到我们几个老总带着几个女人从楼上下来(大楼格

    局:一二楼办公,楼上省领导人住)。已经很晚了大概早上十点多钟的样子。那

    几个女人打扮得很妖,同他们勾肩搭背的,肯定是小姐。我一听这,好奇心大起,

    我故作惊讶的表情看着她说不是吧,这还能让你们发现啊。小朱说这真的,我们

    财务当时也在前台。后来,我们业务部经理更可恶,把他的手机铃声调成那个女

    人叫床的声音,恶心死了。说这话时,她的表情也有些夸张。我说,我刚才听他

    接电话都没听到那种声音啊。她说,后来又改过来了。我说哦,原来他们这么好

    色。接着,小朱给我讲一些当时的情节。我听着她的描述,脑海里呈现出一幅电

    影中常出现的画面:几个男人左拥右抱的搂着穿着暴露的高跟鞋女郎,一边走一

    边调笑着,摸一下脸蛋,拍一下屁股,逗得女郎笑得花枝娇颤。有钱真好啊!

    我做事也没心思了。一边心不在焉地工作,一边偷眼看着小朱。小朱她今天

    穿的是一件花色无袖的裙子。下部没遮住的地方,露出她雪白的大腿。由于坐姿,

    裙子被屁股崩得紧紧的。我走神了。风扇在吹,丝丝黑发迎风飘起。她胸前V 领

    衣襟也被吹得晃动着。领口部位,略显出来一条浅浅的乳沟。我开始有些感觉了,

    我想看到里面的东西,于是借机靠近了过去。那时,胆小,我只敢偷偷地看,断

    续地看,不敢盯着。由于衣领比较松,在我努力地偷偷靠近又靠近之后,我终于

    看到了。我看到两脯白嫩的肉肉涌起在她的胸部。我的心嘣嘣的跳了起来。我看

    了一下她的脸。没有发现她有什么不对的表情。嗯。她没有发现我在偷窥她,仍

    旧在说着话,手里在工作着。由于她在动,我只能时隐时现的看到她的里面。我

    看到了有一对白色的罩罩,半罩在她那一对白嫩的乳房上。我出神地挨着她,脸

    被她的发丝轻轻的搔着,眼睛欣赏着她胸前诱人的风景。这么近的接触着女人我

    感觉好舒服。我好想靠得更亲密一些啊,好想搂着她。我的手臂轻触着她的手臂。

    我感觉这手多么的柔软多么的迷人,我想握上它,在那小手亲上一口。但是,我

    哪敢,除非她也跟我来电,即便如此,那时的年纪,我也没胆在那样的场合对一

    个女子做出过分亲密的动作。她跟我讲着讲着发现我没反映,于是抬头望我。见

    我正盯着她胸部看,脸立时红得像苹果。她瞪了我一眼,赶紧伸手把衣服拉平,

    并坐直了身子,又把胸前的部位拢了一下。但没有生气,也没有说什么。我也很

    不好意思的转过了脸去。我们,继续工作。工作归工作,与赏美不冲突。一会,

    当我再转头看她胸前时,我发现,可能是由于刚才她弄的那两下子没弄好还是怎

    么回事,她的衣领更开了一些。让我真正的大饱了眼福。形容起来,她的乳房不

    大,大概一个饭碗的样子,底盘估计有。但看那厚重度,可能她乳挺起的高度,

    要比饭碗浅一些。秀挺可爱哦,我想到了盈盈可握这个词。从后面双手握着她这

    对小乳,轻轻的揉,一定好舒服好有手感,我想。

    就这样,这次简单的工作汇总,在这轻松愉悦又叫人兴奋的状况下,花了一

    个多小时,完成了。事后,我也没多想,该干啥干啥。我们都是纯洁的少年,并

    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想要把她蒸了煮了奸了并吃了。小朱有男朋友的,这个

    事,就是我占了小朱的小便宜。她不找我算账,我更是不会多想。只是偶尔在寂

    寞夜里我发情的时候,会想起那对小乳。但是,由于只是看了几眼,没有更多的

    情感交流,偷看时也没有相互的暧昧情愫产生,更没有来电的眼神交流,所以,

    想了几次那部位后,就模糊了。再加上生活中,诱惑无处不在。我对这对小乳的

    回味,惭惭地也就淡了。

    在这繁华的国际化大都市啊。名人都说过了:不是缺少诱惑,而是缺少发现。

    这诱惑真的多,多得不得了。多得让我眼花缭乱、应接不暇,顾此失彼、多得让

    我觉得这空气里都是淫荡的味道。道听途说就免了。我亲见的,从轻口味向重口

    味一一讲来:

    我走在路上,会看到白花花的胸,白花花的小蛮腰,白花花的大腿。

    我坐在公车上,会看到有姑娘低腰裤裤头上为什么会钻出来几根卷毛?

    我在等公车的雨天,会有“南族”小女找你搭话,并靠着你,把手伸入你手

    心让你握着。

    我正欣赏窗外的风景,会有女人洗澡不关窗让你看美人沐浴图。嘿,那真是,

    丰腴大乳。估计是少妇,腰部以上,我全看了。窗对面三十米左右,差点我买望

    远镜了。

    我甚至还看过裸女拖地。翘着光屁股,垂着大乳房,拿个拖把拖啊拖。就让

    你偷偷的躲在窗户后自己抠的小洞里直接盯着看,那是什么感觉?我都完整的看

    到了大屁股中间夹着的那只黑鲍鱼啊!(城中村,我对面,住了三位小姐)

    当然,这些事,不是所有都是那段时间发生的,但或轻或重口味的诱惑的事,

    那时,也多少发生了一些。于是,有了这些新鲜玩意,我偷看小朱那事的兴奋度

    不再是最高也就不足为奇了。有时候我想,环境造就人,就是这个理。我好色,

    我要是以后作出什么作奸犯科的事,也不能全怪我,还要怪这个社会及它人。打

    个比方说,我要是强奸了咱们小朱,就这情况看来,她其实也负有诱惑罪(好像

    没这罪),虽然不是主动诱惑。至少她犯有纵容包庇罪。因为我目光性骚扰她了,

    她没报警。呃,跑题了。回头讲我跟小朱的那点事。

    我和小朱,如果没有后来的一次玩笑,以及那次笑玩产生的连锁效应,我跟

    小朱也许就永远还是同事,顶多前面加一个“好”字。

    那天,我们又回去了。我们在食堂前等开饭。大家都是文明人,我们还排着

    小队呢。我们业务部人员来得迟,排在最后。不过,我排在我们这群人的第一。

    正聊天打屁呢,不想,冷不丁一位同志把我一挤,插在了我的前面。咦,这是哪

    位同志啊,还是个女的,插队了还嘻嘻对我笑,我一看,哦小朱。小朱,我欢迎

    她插我。但我嘴上不能这么说。我说你怎么插队啊,先来后到,后面去。后面一

    群同志也嘿嘿哈哈的瞎吼。小朱跟我平时熟了,就故意板着脸说就要插我前面,

    怎么啦。我说小样还嘴硬了,再不主动我就要动手了啊。后面同志又在大声嚷嚷

    叫我拖出去,拖出去砍了。我说听到没有?小朱昂着头,嘟着嘴说你敢。我看着

    她那可爱的样子,就想吓她一下,假装要动手。结果,莫名其妙小朱和我同时都

    向前了一步。呃,这下好了。本来闹轰轰的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我们俩

    们撞在了一起。然后,零点多少秒之后,一下又稀里哗啦呵呵哈哈的后面传出来

    一片各种各样的笑声。大家起哄了。有的叫嚷着流氓,有的叫我搞她亲她。唉这

    都什么人啊。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头脑出现短暂的空白。我在回忆着这回事。

    刚才我跟她实实在在的身体撞在了一起,我回味起来,我胸前碰到了一团软软的

    弹性物品。我的嘴也差点碰到了她的嘴。我嗅到了她如兰的气息。我也很近很近

    距离的看到,并且只能看到她那对漂亮的大眼睛。要不是一撞就把她撞退了,我

    可能真的要亲上了。哇哈哈,回味总是比当时现场的感觉来得美味。但当时我回

    过神来后,却是尴尬。我闹了个大红脸。后面一群狐朋狗友叫也就算了,还把我

    往她身上推。我面对着这样一群好心的好人,又怎么可能生气,只叫他们别吵别

    吵。任由他们闹了半天。小朱肯定比我还尴尬,不过,撞她之后我就没敢再看她。

    我想大概是脸要多红有多红吧。饭都没打就回宿舍了,小跑着走的。

    之后,有事没事,他们就拿我开心。有说我占了大便宜了,要对她负责。有

    说觉得我跟小朱挺配的,干脆追她得了。有说我俩经常搞在一起,肯定有一腿。

    你看,越说越像。在香港李加成病了,小道消息传到广东可能变成了病危,到北

    京,活人都会被传死了。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们说这些,可能有的人还

    是嫉妒羡慕心酸心凉,没准喜欢小朱的人还想扁我一顿。可是,他们这么不认真

    的说,说多了,却又让我心里慢慢地有了些想法。但我那时还是少年心态。不会

    去想那么多,也不会想那么远那么深刻。可能,我有些喜欢小朱了。故而,之后

    宿舍每次聊女人,聊到小朱时,我都回避。但她是有男朋友的哇。一段时间里,

    我对小朱的感觉都有些乱。但不管如何,我的心底又多存了一份美好的东西──

    我和小朱那青春的一撞。可惜没亲嘴。每次那些没营养的电视剧,男女主人公一

    起摔倒,不管是男上女下还是女上男下,都亲到了嘴。这情节我看到,我都觉得

    很真。我眼睛向着电视,但我的视线是散的,眼里是空白的。我在心里圆梦啊!

    有一回,晚上。受到一个女业务员的邀请,让我们到楼上女生宿舍去窜门,

    去吃东西。小朱还有另外两个女的,与女业务员同在一个宿舍。长这么大,还是

    头一回进别的女人的房间,虽然是集体宿舍,但心里也有些忐忑还有些期待。我

    们敲门进入。一进入房间,屋里干净整洁,还漂着淡淡的香味,不知道是香水还

    是洗发水。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感觉这味道,很好闻。她们四人,都穿着睡衣,

    有两个车间的,已经躺在在被子里面了。可惜小朱她们都戴着乳罩,不是真空,

    但别的女人穿着睡衣的样子,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我也是头一回见。感觉很异

    样。小朱一会儿,就也上了床。我坐在她的床头,她抱着被子靠着墙蹲坐着。我

    边吃些东西边和她聊着天。我拿东西给她吃,她说她已经吃过了,牙都刷过了不

    吃了。我看她穿着睡衣,头发才洗过,略有点湿,整个人显得与白天不同,有些

    慵懒,有些沉静。她的话也不多。其实,也没跟她聊什么别的,大家一起,随便

    说些话。有工作的,也有三八的,当然有业务员的人群里就有吹牛的。我也没跟

    她有身体接触。但是,好像看了她穿睡衣的样子,坐了她的床,我对她就更有感

    觉了。我坐在那里,就好像这床是自己的一样,感觉那么的亲切那么温馨。最后,

    有人提议明天去喝酒。那边有个公园,公园里有个酒吧,晚上很热闹,很多人,

    我们就去那。我附议,小朱也从了。

    那一年,流行刀郎的歌,《2002年的第一场雪》、《冲动的惩罚》。满大街

    小巷都在回响着他那沧桑而厚重的声音。我是一俗人,自然也是喜欢刀郎的。我

    们几个去到公园,还在一台流动歌厅那里吼了两嗓子。小朱也唱了一首《丁香花

    》。大家唱得都不好。反正一两块钱一首,随便唱。进到酒吧,大约九点多钟了。

    玩色子,喝酒。我一般是只抽烟不喝酒的,喝酒我不行。喝酒越是不行,玩色子

    就越喝得多。一杯三口,我没多久就喝了几杯。几杯啤酒下去,我微熏。不玩了。

    我于是专注的看中间池子里人跳舞。一堆人啊,基本都是年轻人。高矮胖瘦男男

    女女挤在那里摇。我看她们貌似好HIGH的样子,反正我是不会摇这玩意,老师没

    教过,所以也体会不到这么摇到底有多爽。如此左右扫描了几遍,也没见到几个

    姿色上乘的女人。有几个特别能摇显得特别兴奋的女子,大概是一伙的吧,就在

    离我比较近的地方围成一小圈在那里把头甩得像拨浪鼓,我稍有兴趣的多关注了

    一会。但是,看那穿着,还有她们身上都贴的那花纹。我又觉得这样的女子,多

    半不正,所以,我又不喜欢。我还是喜欢稍带着点书卷气的女孩。这时,我看到

    远处一角,我们厂几个女人在那个位置。小朱也在那里,她也在摇,看她摇得好

    像还挺娴熟的样子,一头长发飘飞。隐隐几个人中,还以她为中心。这令我有点

    小小的意外。后来我才知道,武又,娱乐事业也非常发达的。这几个女子也真是

    的,一点不懂事,我们请她们来玩,多少也陪着点我们嘛,却只顾着自己摇去了。

    下面的人在摇啊摇啊摇啊摇,上面的DJ在那里使劲的放音乐,音量开到最大。每

    间隔一段时间,上面的DJ就助兴的吼两句,煽情两句,引诱两句,鼓动着情绪。

    下面的人就呼啦啦一片响,一片爽。连我这池外人的血液都被鼓舞了,我也想下

    去玩两把试试。想了一会,正要下台。呜呼,那劲爆音乐一下停了。

    下面转入慢节奏时间。这小舞厅,主要服务附近的工厂,也是比较正规的,

    不是那种十八摸舞厅。跳交谊舞,下面人一下少了起来。由此看来,咱们这些年

    轻人还是多半纯洁的,多半都是单身的,多半都是富有激情而叛逆的,这种老掉

    牙的东西他们不喜欢。呵,跳这个,刚好老师教过,我会一点。小朱和另一个女

    的在跳。估摸着一曲快完的时候,赶紧走到她们附近。等她们靠边停下后,我迎

    上小朱,没有绅士的套话,也没有伸手摆尾的手势。我说小朱,我和你跳。小朱

    一看是我,高兴地说好,但又说她不太会。她这是矜持了,我刚才看她跳得挺好

    的。我说没关系,我比你还差,一会你还要带我。

    老实说,我对她确实没安什么不好心的。我只是想更近的亲近她,更多的感

    受到小朱这位我心生许多好感的女孩子。连认真追求她,这份心,我都没有安。

    音乐响起,我故作镇定的微笑着拉着小朱的手,步入舞池。开始,小朱也是

    微笑的。我一手握着她的柔荑,一手抚着她背,跟着音乐的节奏轻轻的挪动着脚

    步。我俩合作得还可以,不能说我俩高了,因为交谊舞这事,本就简单,不去刻

    意要求,随意跳,还是不会有问题。我俩都惭惭地入了戏。我感觉小朱的手很柔

    软很细嫩,我忍不住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我的手其实已经向下移到了她的腰部。

    她的腰也好柔软并不是我看到的那样瘦,手按在她腰上,也很有感觉。开始是我

    俩还有几句话,慢慢的,话也不说了。我感觉到小朱的手心开始出汗,这么一想,

    我又觉得我右手揽着她的腰的手心,也都是汗水,她的身体好热。我的荷尔朦开

    始上升了,注视着他秀气的脸宠,心也咚咚的跳着。小朱她也喝了点酒,在迷乱

    的灯光下,显得非常妩媚。感觉到我灼热的目光在盯着她,她别开头去。

    一曲终了,我们都没有离开。

    跳第二曲时,我的胆子也大了些。我看着小朱弱弱的的样子,就想把她拥在

    怀里。我手上用劲把她向我身上靠,小朱感觉到了,想反对,但我没有答应,于

    是,暗中较了一会劲,她就放弃了,只是她的头不但偏开还把头低了下去。我们

    身体随着音乐在游走,我的胸碰到了她的胸,蜻蜓点水般一触即开。虽然明知道

    这只是她的乳罩,还隔着我俩两层衣服,但我偏就觉得那划了一下我胸的微硬物

    是她的乳头一样,每一次的触碰,都让我心荡神摇。我硬了!

    说酒后乱性,其实也不全错,至少酒后胆子会大得很,人是清醒的,什么都

    能想得到,但是,什么顾忌都不怕。我不怕她生气,豁出去了。我凑过去,在她

    脸上亲了一口。一口亲到我的小朱舞步大乱,耳根子都红透了。我想把小朱整个

    人都都贴进我的怀里,上上下下全方位的无缝紧贴。于是搂着她的腰的手一用力,

    小朱措手不及,喉咙里自发的发出一声轻音,我得手了。我的胸前压在了一团柔

    软的肉肉上,隔着衣物,小朱的乳房虽小,但柔软且富有弹性,我的勃起紧贴在

    她的小腹上,我用力的顶在那里。我能感觉到一团火自我俩的接触点燃起,红遍

    了我的全身。小朱大概也感觉到了我的兴奋,头垂在我的肩膀。一会,小朱似是

    才反应了过来,手上用力想离开我的身体,她把自己的上半身远离了一些,这时,

    我看得清清楚楚,小朱的眼里一汪浊水在莹莹流转。无需多言语,我们俩都迷失

    在了舞池里。

    我拉着小朱的手,悄悄的离开,没有跟其它人打招呼。

    路上觅到一处小树林,我和小朱左右一看近处无人,闪身躲了进去。我迫不

    及待地抱着小朱一嘴啃了上去一顿狂吻,小朱也热烈地回应着我。我望着她火热

    的眼神。心里也是万分的激动。一边和她口水交融,一边伸手就撩起她的裙摆。

    在她屁股上,背上,腰上胡乱的摸索。我是如此的迷乱而渴望,我根本不知道自

    己到底最想要享用的是她的哪里。我总觉得我摸到哪里,都不够满足,我想要自

    己有无数只手同时抚摸着她的全身。她的身子像在烤火一样的热量四溢。我耳边

    回荡着小朱粗重的喘息,我也在喘息,我还在心跳加速。最后,我攀上了小朱的

    乳房,我也不理会她背后的胸罩扣,那太难解。我把罩子直接移到了上部,把小

    朱的乳房都压扁了在那里。我不管,我一只手在她胸前摸来摸去,这边揉一揉那

    边搓一搓。我想要两只乳都在我的掌心里变形弹动。太激动啊,我太喜欢了。小

    朱两手扶着我,就这样任我在她身上肆意狂为。两颗年轻的心,一对激情的男友,

    在小树林里本能的纠缠在了一起。许久,小朱突然对我说我弄疼她了。哦,我这

    才意识到我太激动太不懂情调了,用力太大。把她的乳房抓痛了。我拥抱着我的

    小朱,轻抚着她的头发。我温柔的看着她的,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眼,又亲了一

    口她的鼻子。接着,我们又湿吻在了一起。分开唇来,我和小朱四目以对,我们

    都读懂了对方的心思。于是相隔二三米,我和小朱,一前一后的走进了附近的那

    家旅馆。

    进来房间,我把小朱紧紧的抱在怀里,小朱也抱住我,两人久久不说话,也

    不分开。

    我把小朱抱到床上,要脱她衣服。小朱侧身躺在了床上,埋头着,也不敢看

    我,要我把灯关上。我于是起身到门边去关灯。关了灯屋里光线几不可见。

    黑暗中,我伸手找寻着我的小朱宝贝。

    我找到了,我的小朱蜷缩在那里,期待着我的爱怜。宝贝你好像又有些害怕

    吗?我也不知道怎么样安抚你的害怕,但我想我会很温柔,我给你安全感。

    我碰到了小朱的身体,触手的都是她的是温柔 .我轻轻的一件一件脱着她的

    衣服,脱她的裙子,她的乳罩,我脱我的小朱的内裤。我的小朱抱着胸,夹着腿。

    不让我顺利的脱下。我边脱,边贴着小朱的身体,哪怕在这点时间,我都不愿意

    浪费,我要时时刻刻与小朱紧密的接触在一起。一点一点的,慢慢地,我已经完

    全的脱光了我的小朱。我抚摸着这具火热又柔软的侗体,光滑细腻的手感,让我

    爱不释手。我抚摸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心里同时在形成着小朱美妙裸体的曲线。

    当我摸到小朱下体时,我碰到一团更加柔软嫩肉,那是小朱的阴部,她的阴唇。

    小朱的阴唇也湿了。我轻轻地压了上去。

    小朱嘴里发出轻呻。

    贴在我胸口的是水,两团热水。我的下体抵着小朱阴部。我感觉那下面就特

    别的火热。我想要钻进去。但,我忍住,我轻轻的在小朱的洞口戳了戳,又离开

    了,引得小朱身体搔动不已。

    我开始吻小朱的身体,学自日本的技术也实践了起来。自下而上又自上而下,

    在她的耳朵,她的颈项,在她的胸前,她的小腹,在小朱的大腿根,在她的阴部

    驻留。她的身体散发着一种淡淡的不一样的味道。我边吻边想,这是小朱的体香。

    我是真喜欢这身体啊,我虽然急,但也想小朱能和我一样快乐,一样的心欢喜的

    到达高潮。我想小朱记住我的好。我就像一位画家一样,用嘴,在她身体上探索,

    描绘着。小朱抱着我的头,我吻到哪里,她那里就变得紧张。其实,也没有吻多

    久。说来话长罢了。我虽然按这样的程序这么地吻,但其实具体细节上也没多少

    技术。舔到小朱身上都是我的口水。最后,我嘴捂上小朱的阴唇舔了起来。小朱

    的阴部没有其它的气味,我闻着只是觉得更刺激,尤其,我越吻,小朱的水就越

    流越多,弄到我鼻尖上都湿掉后,我更是有着不小的成就感。我又是吸又是用舌

    头去抵她的洞洞的,把我的小朱吻到大声的呻吟并身体扭动了起来。她抱住我头

    的手加着力,还有双腿夹得我紧紧的,似乎要把我的头永远留在她洞口。我的小

    朱受不了了,她有气无力的想把我拉起来,要我上来,说可以了,不要了,快进

    去。我开始也是憋得难受。不过,本就喝了口酒,加上又适应了她的身体,刚才

    反而不那么急,尽想舔她到高潮。可是,这下她反应这么激烈,又这么殷切的呼

    唤我的进入。我一下子又亢奋到了极点。

    我爬起来一手撑着一手握枪就去找她的洞口。没开灯又看不见,我自上而下

    就插,一下就滑了下去。我还以为进去了呢,进去怎么这么松?结果是阳具滑过

    了洞口,直接插到了床上。我这一插,小朱双腿一夹紧,夹住我的阳具,造成了

    假插。小朱似乎比我还急,我重新来过,她于是握着我的的勃起指引着我向她那

    最美的地方靠近。我的龟头碰到了那最柔软的肉肉。接着我的龟头碰到了柔软的

    湿湿的凹陷。我知道,那是小朱的阴道。我就要进入了啊,我兴奋。我轻轻一用

    力,感觉阳具被阴唇一阻,然后,滋溜溜的一下,阳具就深入到了洞里。爽啊。

    立时,我的分身就彻底的淹没在了一团火热里。火热的阴道又好紧好活的齐根含

    住了我的阳具。我舒服得痛呼一声。那种感觉,直白的讲,就是一下子我被突然

    到来的幸福击溃了!我,我无法形容,我觉得被淹没的不仅是我的阳具,我的整个

    身体都被融化了。我觉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我不能自已,插在深处,像狼

    一样的昂着头想要引颈高歌。我停留小朱的里面久久不想动。我想保持着这种美

    妙的感觉。小朱在我进入的那一刻,也是发出一声快乐的长呻。

    小朱动了。刚才我亲她下体,她大概实在受不了了。此时扭动着屁股,挺动

    着腰枝,想要我阳具的摩擦。我慢慢的抽出来,抽了出来,我又像怕冷的孩子一

    样,舍不得离开,我需要那团火。我紧接着又插了进去。我一下一下的插着,慢

    慢的插。一下一下都深深地插。我想就这样直达小朱更深更深的体内。更深更深,

    探索她最深处的秘密,唤起小朱宝贝最深处的爱 .小朱的阴道,咬着我的阳具不

    松口,好像要把我的吃掉。我抽出来,同时也带出来了小朱粘稠的爱液 .如此往

    复不断,小朱的花瓣里流出来好多水。我用手一摸,手被粘湿一片。我手上的粘

    液还有小朱的娇喘唤起我的狂热。我想要征服她。

    我开始用力的撞击着她深处:一下、一下的冲击她的花心;一下、又一下,

    我加快着挺进的速度;一下,又一下……哦,小朱宝贝,我感觉我越来越膨胀了。

    我感觉我的头越来越勃大 .我感觉到小朱的里面,在咬我,吸吮我。我的龟头捣

    着小朱的花心,我阴茎磨擦着她阴道壁娇嫩的果肉。磨擦让我阴茎产生了电流,

    电流在我身体每一处流趟 .我手抓着小朱的乳房,乳房在我手心变换着模样,

    我看不到小朱的脸,但小朱如兰的气息喷入我的鼻息,我闻着她的香味,我

    呼吸着她的呼吸。我开始跟着小朱快乐呻吟的节奏大动了起来。

    我想要暴发!宝贝,我需要你。

    小朱也跟我一样到了临界点。她先是抓着我的手臂,然后又搂到我的腰下。

    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要喷出我的激情。

    我大吼一声。小朱也感觉到了我的喷发。她夹紧的双腿,阴道内一紧一紧的

    收宿,吸力之大,以至于我似乎都无法舒畅的彻底泄身。我一下一下的射出我的

    精液。强有力的一股股激流全部拍打在小朱的花蕊上。小朱也是大声叫着,紧接

    着,她的身体一阵抖动。我感觉我的龟头我的阴茎上漫过一股更饱满的热流。小

    朱,同我一起,高潮了。

    床单上,几滩水。最大的那一滩,和着我和小朱共同的爱的成果。

    之后,我们还有过一次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但我要小朱做我女朋友时,小朱

    她没有答应。她说迟了,为什么你不早点出现呢?

    许多事来不及思考,就这样自然发生了。我都没认真看过她的相貌,她就已

    经被我偷窥了乳房并让我产生了对她的幻想;在我对她有了好感,但根本没往男

    女之事方面想的时候,她就已经同我产生了一些美丽的误会;当我对她有了丝丝

    爱慕之情,但还是没想向男女朋友关系发展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舞厅被青春俘

    虏,接着我们还渡了一段美妙的激情。

    不久,我就离职了。离开了东莞那个美好的地方,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手机号几经更换,我们就彻底的失去了联系。

    就让它自然的来吧,让它悄然地去吧。在丰富多彩的路上,注定经历风雨。

    让我们相互温暖,漫步在这阳光里。当往事悄然走远,只留下清澈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