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的眼中也升起了异常的欲火,下体受到美女如此青睐,他却痛苦地叫出声来:三双笨拙的玉手这么一番折腾,虽然带给了男人心理的快感,但抓扯的疼痛却更加剧烈,就连保护阳根的黑草都被扯得漫天飞舞,蔚为奇观。

    机关被三女无意间打开,风流特工的欲望立刻爆发,男人阳刚之躯翻身而起。

    「好朋友,痒,痒死了,啊……好难受!」

    童谣变大的绿色美乳头顶在乐天背上,丰润双臂死死抱住了男人虎腰,小桐与小妍也各自抱住了乐天一条大腿,三个处子少女的双乳与阴户摩擦着男人的身体,却不知道如何解除体内越来越强烈的躁痒难受。

    「你,又是你!」

    一缕精光从欲火中射出,乐天感应到了春药的气息,他狠狠瞪了童玉娇一眼,然后用力推开了三个无辜的青春少女,猛虎下山般向童玉娇狂冲而去。

    功力受制的童玉娇无力反抗,一脸春情的毒妇也无心反抗,反而主动分开了双腿,现出了嫩红饱满的淫唇。

    啪的一声,凶猛的阳物贯穿了毒辣美妇的花穴,然后就是狂风骤雨般抽插之声。

    简单、粗野、狂暴,乐天将童玉娇压在地上,肉棒疯狂进出,大手无情揉捏,黑暗的欲火释放着淫虐的快感。

    「啊……呀、呀……狗贼,混蛋……噢,主人——」

    童玉娇反抗着、尖叫着、咒骂着,但她桃源花穴却没有一刻离开过男人肉棒,当春水浸透了她的身子时,眼眸泛白的蛇蝎毒妇叫出了别样的声音。

    「啪、啪、啪!」

    乐天的耳光声盖过了两人小腹的撞击声,狂躁的欲火让他把人妻少妇打得脸颊红肿,双乳紫青,女人身子柔软的地方都留下了他淫虐的痕迹。

    「贱女人,夹,用力夹紧一点,啊……」

    女人在数次髙潮后浑身无力,不满的乐天又给了她几耳光,打散毒妇傲气的同时,他猛然地向前一顶,全根而入的肉棒轰然插入了子宫花房,狂暴的阳精终于暴射而出。

    「呀——主人,死……死啦,奴婢被你……插死啦!」

    童玉娇只觉身子似乎被插成了两半,剧痛侵入骨髓,快感却占据了她的灵魂,昏迷的刹那,毒辣美妇竟然主动抱住了乐天无情的躯体,流出了两行激动的泪花。

    「没用的贱货!」

    乐天欲火肆虐的脑海依然保留着对童玉娇的仇视,也保留着对小郡主之间的特别「友谊」,啵的一声,他毫不犹豫地将阳根从童玉娇红肿的肉穴里抽出,然后把目光转向了毒妇的浑圆美臀。

    魔教媚药太过厉害,男人虽然已经喷射了一次,但转眼间,肉棒又咆哮颤抖,好似要炸裂了一般。

    「小贼,我好难受,唔……」

    大床上,三个美少女互相抱成了一团,厮磨的玉腿上早沾满了对方的春水蜜液,变为成熟美女的小郡主最是眼尖,见乐天的欲望之根刚刚刚「空闲」,她曼妙怒突的赤裸玉体立刻凌空扑了过去。

    「郡主,不要这样,呃!」

    乐天咬破舌尖,强自压下了刺入童谣蜜穴的冲动,然后甩开八爪美人鱼,纵身回到了大床上,将小桐的身子从小妍身上抢了过来。

    秀丽的小桐身子纤细,男人大手一开,正好盖住了小巧玲珑的酥乳,小家碧玉虽然比不上国色天香,但也别有风味,更能让男人生出怜惜之心。

    乐天又咬了自己舌尖一下,用此刻最为轻柔的动作,肉棒圆头挤入了少女娇嫩蜜穴。

    处子的紧窄绝对销魂,乐天正在强忍冲动,不料伏在床上的少女突然用力向后一顶,噗的一声,大半截肉棒就此插了进去。

    「呀——」

    撕裂的剧痛暂时压制了欲火,小桐的瓜子玉脸微微扭曲,本能的泪花一涌而出,追逐着远去的处子贞节。

    「呜……大坏蛋,你这大坏蛋,疼死啊……插,快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