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拿出了静怡堵嘴的丝袜,“姐姐,玩得舒服吗?”“很好,弟弟你越来越会玩了。”“可惜套着丝袜玩你,时间长了怕你受不了,要不我还可以再玩一会的。”“你套着丝袜玩我,我的身体是有点痛,不过以后玩得次数多了就会没事了,姐姐喜欢你套着丝袜玩弄我,这样既刺激又舒服。”“那好吧,我以后就天天套着丝袜玩你,这样既满足了你也满足了我。姐姐,我说个秘密给你听,在你教我的第二个学期,我偷拿过你的一双肉色连裤袜。”静怡挣扎着要坐起来,陆明赶忙把还反绑着的静怡扶起来,“我想起来了,那天我们老师举行教职员工比赛,我参加的是踢毽子,所以我就脱下的肉色丝袜和高跟皮鞋,等比完赛回来一看,鞋子还在可我的丝袜不翼而飞了,为此我还挺纳闷的,原来是你这个小鬼在作怪。”陆明把反绑着的静怡搂在了怀里“姐姐没想到是我拿的吧,从姐姐来给我们上课的那天起,我就爱上了姐姐,当你每天穿着丝袜给我们上课时,我就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激情在燃烧。那天我没有按时完成作业,在我补写作业之后,我来到办公室交作业,看到你的桌子下面,黑色的高跟鞋里放着一双肉色连裤袜时,我的心狂跳不已。我俯下身来轻轻地拿出了丝袜,把它放在我的嘴边一边亲吻着,一边闻着带有你体香的丝袜,同时我的男性特征也表现出来了,小弟弟猛地翘了起来,我怕遇见你们老师回来,就赶忙带着你的丝袜溜走了。回到了宿舍,我也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把它拿出来放到嘴边,闻一闻它诱人的香气,到后来我怕被别人发现,我就把它带回了我的老家,只有在放假的期间我才把它拿出来,每到了夜晚,我就把它一只放在嘴里轻轻地咬着,我用另一只套在手上套弄着小弟弟,我闭着眼睛心里默默地叫着你的名字,我多少次在你的丝袜上面射精,就仿佛是在你身体里射精一样。”陆明紧搂着反绑的静怡动情地说到,“好弟弟,你给姐姐松绑吧。”静怡说着扭了扭被反绑着的双手,陆明给静怡解开了绑手的丝袜,静怡活动着被绑麻了的手臂,“好弟弟,你躺下。”静怡示意让陆明躺下,陆明听话地躺倒在床上,静怡俯下了身子,她把陆明刚刚射过精的丝袜,从他的阴茎上拿下来,她用她的丝袜轻轻地擦拭着陆明的阴茎,把陆明阴茎上的精液擦干净,然后她就低下头把陆明的阴茎含在了嘴里吸允起来,这是她第一次为男人口交,从前她的恶魔丈夫就要求过为他口交,静怡都是坚决地回绝了,那个恶魔几次想强行口交,静怡就严肃地告诉他,只要他把阴茎放进她的嘴里,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把它咬下来,看着静怡的坚决态度,恶魔犹豫了他知道静怡说到做到,这就是为什么恶魔捆绑强奸静怡时,从来都没有强暴她的嘴的缘故。静怡的小手剥开了陆明阴茎的包皮,她小巧的舌头舔舐着陆明的冠状沟和马眼,她的双手还不停地套弄着陆明的阴茎,陆明躺倒在床上享受着快乐,他被静怡弄得是兴奋无比,“丝袜,丝袜。”静怡拿过了一条她的肉色连裤袜,她把一只丝袜递给了陆明,陆明忙把丝袜咬在了嘴里,静怡用另一只丝袜缠绕着陆明的阴茎,她又给陆明的阴茎套上了一双她的短丝袜,然后静怡就轻轻撸动着,陆明套着丝袜的阴茎玩起来,陆明阴茎套着丝袜嘴里塞着丝袜,静怡的小手一上一下不停地撸动着他的阴茎,天鹅绒的丝袜袜面和坚硬的阴茎,摩擦起来发出了沙沙的声音。陆明套着丝袜的阴茎被静怡撸得坚硬无比,静怡拿过了一个安全套,把它套在了陆明套着丝袜的阴茎上,然后她用手扶着套袜的阴茎,对准她自己的阴道插了进去,静怡骑跨在陆明的身体上,她前后地摇动着身体,使陆明的套袜阴茎更深地进入她的体内,静怡又拿过一条连裤袜,把它套在了自己和陆明的头上,两个人的嘴吻在了一起,陆明的套袜阴茎也向上顶动着,更深地刺进了静怡的体内,两个人疯狂地性交着,二十多分钟过去了,陆明有些受不了了,“好姐姐,我快要忍不住了,我要射了。”“弟弟你等一下,你把精液射到姐姐的嘴里,我要吃你的精液。”静怡一边说着一边从陆明的身上下来,她刚刚把安全套摘下来陆明就射精了,浓浓的精液再次地射在了静怡的丝袜里,静怡俯下头一手撸着陆明套着丝袜的阴茎,一边舔着从丝袜里渗透出的精液。“噢,真是太爽了呀,姐姐,我快要幸福死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