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秀清扶着被五花大绑起来的如燕走了进来。塬来如燕把美芳支到我的屋里后,她就疯狂的玩弄起被她捆绑起来的秀清。秀清也知道如燕心理发生了变化,她只好默默地忍受着如燕对她的玩弄。刚开始秀清还能应付,到后来如燕玩的越来越疯狂。她在大淫具上套了两双丝袜,用它来玩弄秀清的阴道。套着丝袜的淫具又粗又大,粗糙的袜面和阴道内壁摩擦,发出了沙沙的声音。秀清被如燕玩弄得欲死欲仙,秀清大声的呻吟着,很快她的嘴就被丝袜塞住。如燕尽情地玩弄了秀清四十分钟,秀清兴奋地昏过去两次。当她第二次醒来,如燕已经给她松了绑,自己在一旁手淫。如燕把大淫具立在椅子上,她用手扶着大淫具,对准自己的阴道插了进去。如燕双手扶着椅子背,她的身子一上一下的做着活塞运动。如燕胸前的一对大乳房,也随着她身子的抖动,一上一下有节奏的颤动起来。秀清起身来到如燕身后,她从后面抱住了如燕,双手抓住了如燕的乳房揉搓起来。“二妹,你醒了。求你把我绑起来吧,使劲的玩弄我吧。”秀清拿来了袜绳,仔细地捆绑着如燕的身体,先是反绑住如燕的双手,再用袜绳捆绑如燕的乳房。“也不知道海涛和叁妹玩的怎么样了?”“大姐,我知道你心里有点不好受。就连我这心里也是酸熘熘的。要不这样,我把你绑好后,咱们去那边看一看。”“这样好吗?”秀清答道:“我看可以。因为叁妹太小没有经验,她和海涛玩不了多长时间,这时我们进去刚好海涛的性欲没有发泄,他一见捆绑好的美人,肯定要奸淫一番。说不定我也能沾光呢。”“二妹,你真聪明。难怪海涛喜欢你,就听你的。不过你给我穿上肉色丝袜,这样海涛会更兴奋。”秀清答应着,给如燕穿上了肉色长筒袜。就这样她们来到了我的房间,美芳正在为我手淫。我一见捆绑好的丝袜美人,阴茎瞬间勃起坚硬无比。我拉过被捆绑着的如燕,扯掉她的内裤就势奸了进去。如燕用她穿丝袜的双腿,紧紧地盘在我的腰上,使得我更加深入奸淫她的身体。美芳手里拿着给我手淫的丝袜,在一旁都看呆了。秀清走过来拿过美芳手里的丝袜,用它把美芳绑了起来。然后秀清按住美芳的头,让她舔舐自己穿着连裤袜的阴部。我使劲的奸淫着如燕的身体,仿佛是把我刚才和美芳做爱的不爽,都要发泄在如燕的身上。我的阴茎在如燕的体内快速的抽插着,我用嘴叼住如燕的乳头,吸允着,轻咬着。如燕被我玩弄得强烈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着我对她的玩弄。她大声浪叫着“我被丝袜淫魔奸污了,他捆着奸我,绑着玩我。我受不了了。啊。啊。”我也被如燕夸张的动作,刺激得浑身发热。我知道我很快就要射精了。我紧紧抱住了如燕,腰部加紧了扭动,阴茎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如燕也意识到我要射精了。她大叫着:“海涛,你射精就射在我的身体里,我要怀孕,要怀上你的孩子。”我的心里一股热流直冲脑门,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射精了,浓浓的精液都射在了如燕的体内。我的精液填满了如燕的阴道。如燕为了不让精液流出,让我在她的身子下面垫上两个枕头,形成倒立的模样。秀清的欲火难耐,她推开了美芳,来到我的跟前,用丝袜套在我刚射过精的鸡巴上,一边撸动一边大口大口的舔舐着。这时美芳也拖着反绑的双手来到这边,秀清抓住美芳的头,按在她的两腿之间,让美芳来舔她的阴蒂。我看着她们淫荡的表情,不由得又兴奋起来。我的阴茎在秀清不停地撸动下,也渐渐的勃起了,很快它变得又粗又硬了。秀清说:“哥哥,你玩我吧,我太想要了。”“好吧,你去找袜绳来,好把你绑起来玩。”秀清答应着去找袜绳了。这时美芳反绑着双手凑了过来,“哥哥,二姐去找绳子了,我被绑着你先玩一玩我吧,等二姐回来你再玩她好吗。”我把美芳抱在我的身上,让她背对着我,我用手扶着坚硬的阴茎,慢慢的插进美芳的体内。就是这样美芳还是被大阴茎,捅得叫出了声来。我怕弄疼了美芳不敢动,只是双手不停玩弄美芳的身体,我一只手揉搓她的小乳房,另一只手抠摸她的阴蒂。美芳慢慢地适应了我的大阴茎,她在我的怀里一上一下做着活塞运动,她的嘴里发出呻吟声。这时秀清拿着丝袜回来了,她一见美芳占了她的位子,秀清怒不可遏的说道:“好你个小蹄子,你竟然抢我的哥哥,我和你没完。”说着秀清就要把美芳从我身上弄下来,美芳吓得不敢说话了,我连忙拦住了秀清,“秀清,你别生气,是我要玩美芳的。快拿丝袜来吧,好让我把你绑起来呀。”说着我让美芳跪在地上,一边从她的身后继续奸着她,一边捆绑起秀清的身体。为了让美芳多玩一会,我故意慢慢的捆绑着秀清的身体,但是我捆绑得很仔细,先是紧紧反绑她的双手,再就是用日式捆绑她的胸部,使得她纺锤般的乳房,被捆绑得十分好看。就连被我奸着的美芳,也不觉地赞了一声,“二姐,你被哥哥捆的太好看了。”秀清也不由得脸红了“呸”,她也把刚才的不愉快抛在了脑后。我把秀清捆好后,也让她跪在美芳的旁边。我快速的在美芳体内,抽动了二十几下阴茎,当美芳刚刚有些受不了时,我随即抽出了阴茎,顺势把它插进了秀清的体内。我伏在捆绑着的秀清身上,一边尽情奸淫着她的身体,一边捻拧她的乳头。刚开始秀清还能忍受,到后来我不停地变着花样玩她,时而把她抱起来,让她的双腿盘在我的腰上,我双手托住她的身体从正面奸她。时而将她放在地上,让她抬起一条丝袜腿放在我的肩上,我一边和她接吻一边奸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