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并没有睡在一起,虽然简和我之间也有相互爱抚,但是再进一步就没有了。我非常喜爱摸她那36C的美乳而且我们呆在车上时,我也经常摸她软中带硬的屁股,但是她却不準我碰她的阴户(即使连看也不準),并不是因为她装正经,而是因为她怕怀孕而不得不奉子女之命成婚。她的顾忌是对的,我们确实不应该那做。
    简有一个双生的妹妹名叫桑达,她们的外表是一模一样的(只是桑达在她还是个初中生时就漂白了自己的头髮),可是在某些方面她们却是完全相反:桑达好酒成癖,而简只是偶尔喝一点啤酒;简的成绩不是A就是B,桑达则是差得不像话;简是一个处女,桑达……嗯,桑达则是滥交。
    一个週末,为了庆祝这对双生子的18岁生日,我从大学返回了老家。
    那天相当特别,大家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庆典,然后我就带着简上了一家非常豪华的饭店吃晚餐。在吃晚餐时,我给了她一隻戒指,不是婚姻戒指,他们管它叫「婚约戒指」,并不是太贵,但是它代表某种心意。
    后来,我们在常去的一个地方泊车时,正好车玻璃都被水蒸气弄得朦朦胧胧的,情调非常好,而且从外面也望不到裡面来。
    简对着我说:「非常谢谢你送我戒指,它非常漂亮。」
    「但是没有你漂亮。」我这样答她:「我爱你。」
    「我也爱你。」这样说完后,她爬到了后座,不说一句话就脱下了裤子,这让我吃惊。
    「脱掉你的裤子,到这儿来。」她命令着。
    完全被惊呆而且内心的慾望被唤醒,我遵照着她的命令,脱下了裤子,铁硬的阳具在短裤内撑起了一个帐篷。她让我压在上面,抓紧了我的屁股,把手隔着内裤爱抚着我的男根,她的短裤已经湿透了。
    「噢……天啊!宝贝,我为你而燃烧着,我不能忍受了。」她大喊着,而我则弯下腰去用嘴唇含住了她的乳头作出回答。喘息着,她抓紧了我的屁股,死命地用阴户磨着我那被内裤包住的硬鸡巴。
    突然间她尖叫着高潮了,如垂死般的尖叫,这是我从未看过的。她把我的嘴拉向了她,舌头滑熘熘地伸入我的唇间,全压入我的口中。这太刺激了,我也来了,把内裤打湿得就如同她一样。
    之后我不得不脱下内裤去清理,简睁大了眼睛,「什么事?」我问着她。
    她脸红了:「我从来没真正看过你这裡,但是它看起来非常可爱。」她格格地笑着。
    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而且是完全地勃起,「我不知道它会变得这么大!」注意到这一点,她称讚着:「啊,真是大!除非你还想更进一步,我们最好还是把衣服穿上。」
    简看起来有点凝重:「你真的爱我吗?」
    「我当然爱你!难道你以为我会为任何女孩买婚约戒指吗?」
    「当然不。」勐地,她压在我身上勐烈地吻着我,完全不顾忌我们半裸的事实。我呻吟着,极力把持自己不要去看她硬起的乳头,还有那隔着湿透的内裤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阴户。
    「你下个週末有什么打算?你能不能再回来一趟?」她问我。
    「我想大概可以吧,但是我首先得见过我妈。」
    「不,那不行。你能不能开快一点车呢?」她边穿衣边神神秘秘地问着。
    「我想可以吧,但是为什么呢?」
    「星期五你径直来我家,我的家人不在,我想和你过整个週末。」
    这句语的隐意让我呆了好一会儿,我看着她漂亮的蓝眼睛:「你确定吗?」
    「是的,我确定,我不能再忍受了。我现在是个大人了,想要你就好像任何一个女人要她爱的男人般,我非常的迫切需要。」
    我不发一言,紧紧地抱住了她,让她的双乳压在我胸膛上,深深地吻着她。
    「在我强姦你之前,最好带我回家。」她调皮地笑着,我的鸡巴又在短裤内弹起来。
    我送了她回家。
    一整周我都有些魂不守舍,脑海裡只想着我和甜蜜的简第一次在床上共渡週末的事。
    星期五,我风驰电掣地驱车,幸运的是只碰上了两次堵车便来到了简的家。我敲了敲门,她穿着一件非常迷人而且短的裙子来开了门。
    「嗨!甜心,我能进来吗?」
    「当然可以,你这傻蛋。」她笑着道。
    「你真的想要和我共渡週末吗?」我走进了起居间。
    「是的,我们都这样想。」她的脸非常红。「好了,」她深唿吸了一口气,试图去恢復镇静:「这个邀请我绝对不会后悔。」
    我们进了餐厅,简已经準备好了烛光晚餐,为了这个特别庄重的晚餐,她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我们拿出了她父母珍藏的美酒,这让我们能够解除紧张放鬆下来,也让我们的脸上多出一丝幸福的光晕。我们去了起居间,播放了某些轻音乐并坐在椅子上听着。
    几分鐘后,我们的热情开始高涨起来,简的唿吸越来越重,而且脸也红得厉害,「开始吗?」她用着含煳不清的腔调说着,用手拉着我,把我领到了她的卧室。我们关上灯,点燃了蜡烛。
    她和她双生妹妹睡同一间房,两张床都靠在相对的墙上。
    「桑达去了哪儿?」我有点不安地问道。
    「她週末出去了,和她那些狐朋狗友。」她有点厌恶:「不要担心她,她要星期天晚上才会回来,那时其他家人也回家了。」
    她轻吻了一下我,让我坐在她的床上:「先脱衣吧,我要去几分鐘。」她关上门走了,而我则脱着衣服。在几乎是有点紧张的情况下,我穿上了睡袍,坐在床上有点儿不安。
    几分鐘后,简穿着一身火辣地回来了,我站起来抱住了她:「甜心,你非常漂亮。」
    我在她耳边诱惑着,充满激情地吻她,她也狂暴地回吻着我。
    我把手滑入她薄薄的衣服中爱抚着她的乳房,简越来越投入并激情十足地吻着我。我的阳具挺了起来,横在我俩之间,让我惊奇的是,简用手分开了我的睡袍,握住了我的鸡巴,我喘息着,鸡巴变得像铁般硬。
    探入她短裤的鬆紧带中,我用手指挑逗着她的阴户,她完全湿透了,随着我手指的爱抚而大声地叫了出来。我用力抱起她,把她放在了床上,让她躺下来,我脱下了她的睡衣,然后她起屁股好方便我将她内裤也脱下来。
    解开了睡袍,我躺在她的旁边,我轻咬着她的脖子,接着是她的乳头,在我舌头的刺激下,它们很快就硬了起来,简呻吟着慢慢地扭动屁股。
    我离开她优美的双乳来到了柔软的小腹和那处女的隆起处,我分开了她的大腿,把舌头探入她处女穴中,简苦恼地大叫着,用力地压着我的头,好让我的脸更贴近她,她扭动着屁股,把阴户在我的脸上厮磨着。
    我把一根手指插入她的处女穴中旋转着我的鸡巴开路,在进入一段后,我碰到了障碍物,那就是她的处女膜,我心爱的简真的是个处女!
    她不能忍受这种刺激,全身绷紧突然地大叫起来:「噢噢噢……啊啊啊……嗯……」她尖叫着在床上翻腾,一波前所未见的超勐高潮来到了。她用双腿夹住我的头,力道之大,甚至能扭断我的脖子。
    很快她的高潮过去了,压着我头的手也放鬆了。我吻着她的脸,儘管我脸上到处都是她新鲜的爱液,她仍然狂乱地回吻着我。
    「噢……天啊!甜心,我从来没感觉过这么棒!」她急喘着,郑重地宣佈这个事实,她的手则抚弄着我硬硬的男根:「现在把这大傢伙放进去,一定会让我欲仙欲死的!」
    她抓着我的龟头对準她那湿淋淋的阴户厮磨着。
    很快她处女的门户打开了,我滑入了她体内,我并没有遇到障碍,一路滑入直到我碰到她的处女膜。她的屁股旋转着,大声哼出声来:「天啊!甜心,我不能再忍了,把它放起来……佔有我,现在就佔有我……干我……现在就干我的小穴……」
    我稍微抽煺了一点,然后再向前一衝,她处女的证明并没有多大的阻力,我轻易地就把它戳破了,我的阳具滑了进去;她也没尝到痛苦,相反地,充实的感觉令她更迫切地需要。
    「噢,该死的,我从不知道这感觉这好。重重地干我吧!让我高潮吧!用你的精液填满我的阴户!」
    我也不能再忍了,我是如此的兴奋,因而抽送得更快更卖力,更强烈地刺激她的阴蒂,她不断地大声咆哮着,咬住我的肩膊,她高潮了。她咬着我,但是我只顾衝刺,完全没有注意到。
    就在她高潮过去之后,我也高潮了:「噢……简……我来了!啊……嗯……哈……」
    「大鸡巴干我!填满我!我又来了……」
    我们勐烈地激吻着,把激情的大喊化作细小的呢喃。我的阳具跳跃着,不断对处女地行灌溉,精液从阴户中涌出来流经她的屁股,最终滴到床上。
    我们慢慢地平静下来,享受着那余韵的温存。筋疲力尽,我们相拥而睡。
    半夜裡,我惊醒了,感觉有人在抚摸我的鸡巴,让它直挺了起来。当我睁开眼时,简对着我说:「嗨,用这种方法叫醒你是不是很美妙呢?」我只能以呻吟作回答,并把她搂在怀裡深深亲吻。
    她挣脱了,看着我:「我想要让你知道,我一直拒绝你,但是我却忍不住,虽然我想等待着适当的时机。因为你对我的爱,我许诺,我永远不会对你说不,永远,永远,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拒绝你,即使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是一样。」
    她停顿了一下:「我愿为你做任何事,所有的一切,这就是我爱你和信任你的证明。」
    我震惊了好一会儿,毕竟,在几个小时之前简还是个处女,她甚至在约会时也不準我摸她的阴户,而一年前她才準我摸她赤裸的乳房,好了,也许她现在才意识到现实。
    彷彿像要证明所说的话似的,简握住了我的阳具,开始舔吃起来。这马上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力,我爬了过去,跟她摆成69姿势,我分开了她那几小时前还是处女的洞穴,把舌头伸了进去,我们互相舔吃着对方的性器。
    我试着把脸更深地埋在她的胯下,而她则想吞下我整根鸡巴。我集中攻击她肿涨的阴蒂,温柔的舔弄让简发出喜悦的呻吟;我也感觉到她舔吃着我的龟头并且让我的鸡巴深入直抵她的咽喉,尝试着想要用小嘴把它完全吞下。
    我想让她更疯狂一些,所以我边舔弄着,同时把一根手指刺入她的穴中。她活力十足地扭动着屁股,头也越来越快地上下摆动套弄着我的鸡巴,每一次都用着更强烈的激情。
    我想让她发狂,把手指抽出冒泡的阴户,用拇指取而代之,然后再把那根湿透了的指头轻轻地沈入她处女的屁眼中。这让她停顿了一下,但在不久后,她又再度吸吮着我的阳具,似乎是垂死挣扎般,动作也变得更激烈了。
    我抽送着手指,感到我的鸡巴已经发射了,大量的精液从阳具裡喷出来并第一次灌下了她的喉咙。我想要让她体会到更勐烈的高潮,所以我的手指剧烈地磨擦着肉壁,同时我用舌头尽其所能地重重舔弄着阴蒂。
    她的呻吟声变得越来越大,她甚至把我整根鸡巴都吞下了;我也大声地呻吟着,极力地舔着她的阴蒂。勐烈的高潮到来了,她狂暴地将我的鸡巴吞嚥得直到根部,把受到压抑的狂吟化成一段吐字不清的呜咽。她把小穴死死地压在我的脸上,让我差点背过气去,我不得不用双手去推开她一点。
    在此过程中,她粗野的扭动让我俩都掉到了地上,但是我们仍然继续着我们的口交。我压在她的上面,用力地在她嘴裡深深地挺动着鸡巴。
    突然,我也射了,第一波精液有力地喷出击打着她的咽喉,洪流充满了她的口腔。简吞嚥着我发射的热流,但高潮仍在持续,一波又一波,她含着我的鸡巴沈闷地狂吟。
    我射完了精液,滑下她的身体躺在一旁的地毯上,大口大口地吸着气。简仰躺着,她也在喘息,但是她看起来仍有点不肯罢休。她看着我,淫靡地一笑,把双腿压在胸部,露出了女穴并把阴唇极力地拉开:「我要你再干我,越勐越深越好,让我高潮到我再也无力高潮。」
    儘管我们刚刚才用69姿势来了一发,但是我的阳具并没有软下来,我很高兴地去满足我这个小甜心的需要。我充足的荷尔蒙甚至够我和简过几次这样的週末,即使她是如此的飢渴,让我震惊但又十分高兴。
    我把她的大腿压在她漂亮的乳房上,将我的鸡巴狠狠地顶了进去,简尖叫了起来:「对,就是这样!用力地干我……要快!用大鸡巴好好地干我!」
    我飞快地抽动着,简很快又高潮了,然后就是一次高潮紧接一次高潮,永远也没有间歇的时候。对于我来说,睪丸裡的精液好像被排空了,所以即使经过这么久的抽送,我仍没有高潮的像(我是这样想的),但是我仍然很高兴我的鸡巴并没有因此而软下来。
    我们这样足足干了一个小时,疯狂地做爱从没有停止,我的骨盆甚至为此而酸痛了一个星期。那只是兽性的本能,可是我们却享受着分分秒秒,我尝试去数简的高潮次数,但数到第50次就不得不放弃了。
    当然我们不可能永远这样,「我有点累了。」我这样告诉简,但是她仍是意犹未尽,从屁股后面玩着我的蛋蛋,而在不久之后,更用嘴濡湿了手指,插进了我的屁眼。
    「把你的精液在我裡面射出来,我非常想要,我要感觉到你充满我。用力地干我的阴户!来吧,现在就来干我!」
    这挑起了我的慾望,我又用力地挺动阳具,在失控中如鱼得水地干着。简很快就尝到我精液的洗礼,她抱着我深吻不已,将舌头探入我的喉咙,用她的阴蒂在我弹尽粮绝的身体上磨啊磨的又来了一次高潮。
    我们用仅余的力气爬回了床上,然后相拥着亲吻。虽然满身都是黏黏的,但由于筋疲力尽和满足,在最后我们都睡着了。
    干得如此激烈,过度的消耗让我们一直睡到中午。
    我们是相拥而卧的,简和我大约在第二天中午时分才醒来,带着昨日狂乱的后遗症,全身酸痛。
    「嗨。」我沙哑着声音:「你感觉怎样?」
    「全身无力,充满幸福,有点酸痛。」她有点羞恸。
    「一点也不惊奇,」我咯咯地笑着:「你不再是纯洁的处女,你变成一个花痴了。」
    「你后悔了?」她皱起眉头,似乎认为我在昨夜疯狂的做爱后,把她当作水性杨花的女人。
    「一点也不!」我骄傲地声称,强调着我的喜悦,我亲了亲她的乳头:「我喜欢你把一切都交给我。」然后我又深吻了她。
    她有点不情愿地推开了我:「在再次做爱之前,我想先去淋浴、吃点东西,然后再休息几个小时。我的阴户很酸痛,而且一点儿也不想动,毕竟,以前我从来没有这般卖力过。」
    「你想要洗个鸳鸯浴吗?」我微笑着建议。她也笑着接受了,然后拖着我走向浴室。
    走进浴室,我们彼此为对方冲洗身体,并没有兴奋起来,因为我们现在都疲倦欲死了。
    我为简洗了头髮,她很喜爱,但是我自己的头髮由于身高的关係就只能自己洗了。
    在洗乾净之后,我把她湿湿的身体拉入怀中,我亲吻着她的身体、咬着她的脖子、温柔地吸舔着她的乳头和乳晕,吮吸着她有着美妙曲线的小腹,最后来到了她隐蔽的阴户。
    我的舌头滑入她两片阴唇之间,简大声地喘息着,把我拉近了她,我飞快地舔吃着她的阴蒂,很快就让她来了一次高潮。
    关上水咙头,我们走出了浴室,简带着满怀感激地吻了我,但实际上,她是在品嚐自己爱液的味道,「嗯,尝起来相当好,难怪你喜欢吃我的穴!」我笑着回吻了她。
    我们穿上了一些简便的衣服走进了厨房,準备做一顿丰盛的午餐。才刚洗过澡,就筋疲力尽地坐在厨房狼吞虎嚥地吃着食物,我不时盯着我甜心漂亮的双乳看着,那真是非常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