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过完,天天被一帮狐朋狗友拉着喝酒,喝的天昏地暗,于是生出到外
    地走走避难的想法,约了几个有暧昧的女人都说没空,刚好在昆明工作的表弟
    也回来过年,说云南的风景不错,可以开他的车去自驾转一圈,于是拿了他停
    在昆明机场的车钥匙,定了前往昆明的机票,带了行李就跑路了。
    到了机场。换了个靠窗的座位,检票登机,找到座位发现我的座位坐了个
    女人,头朝着窗外看不清相貌,不过一头顺滑长髮让人有点遐想。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美女,你坐的是我的座位,麻烦让让。」
    美女转头,一张很甜的笑脸:「大哥,帮帮忙,我跟你换换吧,我的座位
    是中间,我不想做夹心饼乾。」
    看见美女的一瞬间。我楞住了,这女人不是很漂亮,但是一张素颜的脸,
    圆圆的脸蛋充满了女人的妩媚,嫩嫩的皮肤和嘴唇让人不由的让人想舔她的脸,
    咬她娇艳的嘴唇,漂亮的眼睛裡充满了柔情,让我感觉这女人充满了女人的味
    道,一下子就联想到和她滚床单的情景。
    我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她,忘记了答话。
    美女见我发呆,咬了咬牙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我这才反应过来,「哦,
    哦,那你坐吧,不好意思啊,你长的真漂亮,我都看呆了。」我厚着脸皮夸道,
    美女好看的眼睛翻了翻,瞪了我一眼。
    我坐在她旁边的座位上,她继续转头看着窗外,不过那背影已然让我怦然
    心动,而且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一种很亲切的味道。
    心动就要有所行动,等飞机平稳后,我拿出IPAD,关掉WIFI,将
    前一天在网上下载的图片和文字资料打开,开始看,都是一些云南很有名气的
    地方,香格里拉、丽江、大理、西双版纳、腾冲等,我可能会自驾去的地方,
    有当地的图片,更多是一些驴友写的文字,很唯美。
    我故意将萤幕朝着美女的方向,美女看了会飞机上的杂誌,就无聊的看着
    窗外,可窗外全是云,不一会美女就注意到我手裡的资料。
    「这是云南吧,真漂亮。」她问我。
    「嗯,有时间的我都想去转转,所以下了这些资料。」我回答。
    「你不是云南人?」
    「嗯,春节在家喝酒喝伤了,出来透透气。你呢?」
    「我去云南玩。」
    「哦,想好去哪裡了吗?」
    「想去丽江看看,还想去腾冲泡温泉,听说很美容的。」她道。
    「你这么漂亮还美容,让我们这些丑人怎么活啊!」
    「哪裡有啊!」她白了我一眼。
    其实我自己也不算丑,178CM的个子,160斤的体重,加上在健身
    房练的一身肉,在女人堆裡还是很有市场的。
    话题打开了,才知道她叫绮梦,扬州人,在杭州工作嫁了个杭州老公,老
    公是个设计师,本来是两人约好一起来云南玩的,结果临走前她老公公司的一
    个设计案要修改,她就自己飞云南了。
    绮梦很开朗,而且由于都在杭州,我们在飞机上聊的很开心,她柔柔的嗓
    音很好听,笑起来也很甜。乾净而温柔的她仿佛江南的雨,让人不自觉的沦陷
    在她的妩媚裡。
    飞机飞了快一个小时,我和绮梦聊的很熟络了,当我约她一起在云南自驾
    旅游的时候,她稍微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我不由的心花怒放。
    下了飞机,我们一起拿了行李,跟机场人员问了停车场的位置,转了半天
    才找到表弟的车。一辆烧包的红色福特锐界,将行李放上车,开了导航,我们
    的第一站是吃过桥米线。
    美食之旅,正式出发。
    昆明记事
    驱车来到桥香园,我们一人点了一份状元米线,味道似乎没有传说中那么
    好。吃饭的时候我们商量了一下行程,她也不太累就决定先去看樱花。
    来到圆通山买票进去发现樱花才绽放着几朵花蕾,转了一圈出来就进入下
    一站,翠湖,满天的红嘴鸥非常活跃,给绮梦买了一袋饼乾,我就在湖边的长
    椅上抽着烟看绮梦仿佛像一个小女孩,高兴的笑着,偶尔有红嘴鸥落在她身上
    的时候尖声大叫。充满迷人的少妇风情,引来旁边不少男人的关注。
    「我们走走吧。」等绮梦喂完手裡的饼乾,我对她说。
    「好啊。」
    我们就这么慢慢的在湖边上漫步,打太极的老人,跳舞的大妈,还有人在
    子裡唱戏,也不知道唱的什么,或许是昆曲吧,反正听着跟京剧不一样。
    南屏街,在金马坊旁边的书屋裡,逛累了的我和绮梦点了一份果茶休息看
    书,云南的悠閒在这裡就是一份最好的茶点。
    「晚上住哪裡。」我问道。
    「不知道啊,手机找找看吧。」绮梦拿出手机开始找酒店。
    我也掏出手机,发现昆明有不少的温泉酒店,刚好老闆过来加水。我就开
    口问:「老闆,昆明这边很多温泉吗?我看有不少温泉酒店。」
    「以前昆明的温泉是很多,但是这几年都没水了,好多都是烧的锅炉,你
    们要洗温泉最好还是去安宁,这裡过去也不远,走高速半个小时就到了。」老
    闆回答我。
    「那我们去泡温泉吧,晚上就住那边,明天去大理也顺路,泡温泉对女人
    的皮肤很好的。」我问绮梦。
    「好啊,泡温泉比较美容。」绮梦笑道。
    「走,先吃晚饭再过去。」
    我们出了书屋,在南屏街一家云南菜馆吃了地道的云南菜,打开导航开车前往
    安宁。
    温泉情事I
    安宁这边很多酒店都挂着温泉酒店的名字,但是也许是春节,这边没什么
    人,好多酒店都关着大门,我们看了几家酒店,最后选择了一家特色的温泉客
    栈。
    客栈很有当地的特色,中间一个很大的温泉游泳池,四周都是青砖绿瓦的
    平房,最主要的是VIP单人房裡面一张大床差不多有叁米,还套了一个很大
    的卫生间,木质的大浴池就修建在地面上,裡面泡4、5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浴池的旁边也有2只躺椅,一般的标间只要100一晚,不过VIP房要38
    8大洋。
    我们决定就住这裡的VIP房,开了左边角落裡相邻的两个VIP房间,
    房费是绮梦付的,本来我打算付,她不让,说今天的饭钱都是我付的,房费她
    付,我们花销的费用AA制,不然她自己去丽江,不跟我一起了。
    我们从车上拿出行李箱,我发现表弟居然还在车上放了一箱冰酒,于是不
    客气的拿了两瓶。
    在房间放好行李,发现没带泳衣,于是我敲绮梦的门:「我没带泳衣,刚
    才看见大堂裡有卖的,你要不要去买一件。」
    「好啊,你等等我。」
    我们一起来到酒店大堂。我随便买了一件黑色的泳裤,就在旁边等绮梦,
    结果她推着我先回房间:「你走吧,钱我来付,女人买泳衣不能给你看。」
    「看看呗,没準我还能帮你建议下。」我厚着脸皮说。
    绮梦推着我离开,还在我背上轻轻打了一下:「赶紧闪开,你这个色狼。」
    我嗬嗬笑着回到了房间,在房间裡冲了一个澡,换了泳裤来到院子的泳池,
    绮梦的房间亮着灯,但是锁着门,应该也在换洗澡换泳衣。
    天色已经黑了,站在泳池外还稍微有点冷,但是泳池裡的水很热,而且靠
    近进水口的地方更是烫的受不了,还有一股硫磺味,应该是纯正的天然温泉。
    晚上住的人也不是很多,除了我们的房间就只有3、4个房间亮着灯,但
    是都没有出来在泳池游泳,整个泳池就我一个人,旁边的灯都没有直接照着泳
    池,但是能看的清周围的环境,我一个在泳池裡来回折腾,这样的泳池在浙江
    可是从来没遇到过,哪裡都是人挤人,在水裡活动开了手脚,适应了水温后,
    我来回在泳池裡自由泳,打算看看自己在这裡能游几个来回,不过游到第五次
    的时候,发现自己有点使不上劲了,可能是海拔不适应,又坚持了一个来回,
    我停下,?头看见绮梦穿一件紫色的连体游泳衣,头上戴着碎花的泳帽坐在池
    边上,白皙的皮肤在朦胧的灯光下显得如此诱人。
    「阿弥陀佛,哪裡来的妖精啊,佛祖保佑,快收了这个这个妖孽吧,小生
    还没有活够呢。」我对着她一脸正经的说到。
    「噗嗤。」绮梦笑了,「你这个花和尚,佛祖才不会保佑你的。」
    「塬来不是妖精啊,那就好。」我说道,然后叉着腰站在水裡说:「那个
    妞,过来给爷按个肩。」
    「流氓,说不过你。」绮梦嗔道。
    然后撑着手下了水,我就一直盯着她,她的身材很好,泳姿也很漂亮,应
    该是专门学过,绮梦绕着泳池游了游了一转,站在浅水区,发现我还站在塬地
    盯着她,「流氓,再看把你的色眼挖出来。」
    「来吧,不过你要对我负责。」
   
    说完我就顺势倒在水裡,呈大字型仰在水面上。
    绮梦哼了一声,不再理我,自顾自地在水裡游。
    「妞,咱们比赛吧。」我对她说道。
    「好啊,我才不怕你。」绮梦回头。
    「要不要带点彩头。」我说。
    「你想带什么。」
    「要不就输的给赢的暖床吧。」我色色的说。
    「你想的美。」她冲我杨了杨拳头。
    「那好吧,咱这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你过来準备开始了。」绮梦来到
    我旁边,离我很远,我朝她那边靠过去。
    「你不许再过来,保持距离。」她说。
    「这样不利于比赛的公平性。」我说,不过也没再走,「好吧,运动员就
    绪,你喊口令吧。」
    「準备,一、二……」绮梦忽然向前游去。嘴裡才喊「叁。」结果呛了一
    口水,停下来大声的咳嗽。
    我大笑,然后向她走去,拍着她的背:「佛祖看见了,终于降下神罚了。」
    我笑着逗她。
    绮梦一边咳嗽,一边抓着我的左手使劲的掐了一把「你,你这个坏蛋。」
    边说还边咳嗽。
    我轻轻的楼着她,拍着她的背,「好了,等你先咳完了再惩罚我吧。」
    慢慢的绮梦平静下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我楼在怀裡,手还在
    她的背上轻轻的抚摸着,我?起她的头,她迷人的眼睛似乎不敢看我,气氛显
    得有些暧昧,她身上的味道让我迷醉,差点忍不住就吻上她的唇。
    但是又怕吓着了怀裡的美人,我按捺着衝动和欲望,「妞,你眼睛上有颗
    眼屎。」我坏笑着说道。
    「啊。」绮梦赶紧用手去搽眼睛,才发现什么也没有,于是用手锤着我的
    胸膛,「你又骗我,打死你个大骗子,大色狼。」
    我转身就跑,那一丝的尴尬和暧昧就这么被冲淡了,我们在水裡比赛游泳,
    互相泼水花,累了就在用旁边的泳圈飘在水裡聊天。
    我想起来刚才车裡拿的冰酒,我到房间拿了酒,拿了两隻钢化杯,倒了两
    杯来到泳池边上,「尝尝这个,红酒养颜的。」
    绮梦白了一眼,「骗人,红酒哪裡有金色的。」
    「真的,这个是高塬的葡萄,在树上冰冻之后酿造的葡萄酒,甜甜的,度
    数不高,还有有美容养颜的作用。」
    「真的,那我尝尝。」绮梦接过杯子抿了一口,「真的啊,好像比红酒好
    喝。」
    我们就爬在池子边上,聊着天,喝着冰酒,酒精加上温泉的作用,慢慢的,
    绮梦的脸上红扑扑的,透着一股少妇的慵懒和柔情。
    不知不觉一瓶酒就被我们喝完了,她似乎也放开了心身,离我越来越近,
    最后被我楼在了怀裡,靠在我的胸膛上,我从背后楼着她,轻轻咬住她的耳唇,
    她只是紧张的握住我的手,于是,我转过她的脸,大嘴慢慢吻上她的唇,吮吸
    着她的舌头,双手也覆上她挺拔的双峰,轻轻的搓揉,感觉他的乳头慢慢挺立,
    我的左手隔着泳衣揉捏着她胸前的樱桃,右手慢慢伸向她水中的私密处,当我
    的手钻进泳衣,触摸到绮梦柔软的蚌唇的时候,她抓住了我的手,「不要在这
    裡。」她柔柔的说道。
    「嗯,那我们去房间吧。」我说道。
    绮梦微微的点点头,我跳出泳池,伸手将她也拉了上来,然后将她横抱在
    胸前,大步走向房间。绮梦楼着我的脖子,脸贴着我的胸,身子轻轻的颤抖。
    进入房间,耀眼的灯光刺的她闭上了眼,「是不是太亮了。」
    「嗯。」绮梦点点头。
    于是我把她放在地上站着,关掉了大灯和床头灯,只留下了朦胧的廊灯,
    拿浴巾裹住她湿漉漉的身体,从后面抱着她,咬下她的浴帽,嗅着她的髮香,
    舌头轻轻舔过她的脖子,解开了系在她后面的泳衣,她紧紧的抓着浴巾,身体
    在微微颤慄,我只好伸手在浴巾裡将她的泳衣脱下,将她放在床上,我伏在她
    身上,用嘴轻吻她的眼睛,鼻子,唇,舌头慢慢扫进她的嘴裡,撬开她的贝齿,
    贪婪的吸吮着她的雀舌……
    绮梦慢慢放鬆下来,双手抚摸着我的胸膛,我解开她身上的浴巾,才发现
    她的胸前还有一条黑色的胸围,我轻轻的抚摸着她柔软的乳房,慢慢揉捏着她
    挺立的樱桃,她的嘴裡发出呻吟似的娇喘,把她的围胸推开,嘴唇顺着她的唇
    慢慢的吻下来,她的乳头彷彿成熟的樱桃,微微颤裡在胸前,我轻轻舔着她的
    蓓蕾,感觉一股甜甜的奶香充满我的口腔,我勐的一口含住她的蓓蕾,绮梦的
    双手抱着我的脑袋,将我使劲按在她的乳房,双脚也缠向我的腰间。
    我用力吮吸着绮梦的乳头,忽然感觉有液体被我吸进了嘴裡,我以为是她
    身上没搽乾净的水,伸手在她的乳房轻轻一捏,她发出啊的一声强烈的呻吟,
    一股洁白的乳汁就喷洒在我的脸上,我一下子惊呆了,忽地挺起身,呆呆的看
    着她的蓓蕾,绮梦也反应过来了,咬着嘴唇看着我。
    诱人的乳香在空气裡弥漫,绮梦颤微微的乳房挺立在我的眼前,淡青色的
    血管清晰可见,玫瑰色的乳头挺立其间,还有乳色的汁液慢慢渗出,我感觉自
    己的身体仿佛哄的一声爆炸了,化身为月夜的人狼,眼裡只剩下眼前的美少妇,
    一口咬住她的乳头,伸手揉捏着她的乳房,甘甜的乳汁被我大口大口的吸进了
    嘴裡。
    绮梦发出一声声低亢的呻吟,用力抱着我的头,双腿使劲夹着我的腰,我
    将她的臀抱起,用力扯下她穿在下身的粉红色裤衩,将自己的泳裤扯下,蹬掉,
    雄壮的下体直接向着她最娇嫩的蚌肉裡捅去……
    绮梦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被我一下塞进去了整个龟头,她伸出双手撑着
    我的胸,「太大了,好痛,你先出来。」
    我吻住她的唇,舌头伸进嘴裡用力吮吸,双手将她抱起坐在我身上,下体
    坚硬的顶在她体内,用双手托着她的臀,嘴也来到她的胸前,用力吮吸着她的
    胸,洁白的乳汁溢满了她的前胸,慢慢的,我感觉她的体内变得温润湿滑,我
    将双手慢慢鬆开,压着她的双腿让自己进入她的体内,感觉到困难的时候,再
    扶起她的翘臀,如此几次,我坚硬的下体终于全部进入绮梦的身体。
    绮梦抱着我的脖子,开始慢慢的起伏在我身上,我们彼此的身体终于互相
    适应,接纳。我楼着她的头,轻吻着她的眼睛,让她慢慢放鬆下来,她开始喘
    息,娇吟,主动将自己的樱唇送到我的嘴边,舌头伸进我的嘴裡用力的搅动,
    而下体的起伏也越来越快,忽然,她全身颤慄,用力的抱紧我,下体一阵阵剧
    烈的蠕动,贝齿咬住了我的肩头,我的下体感觉到她体内汹涌而出的温暖爱液,
    绮梦第一次达到了高潮。
    我强忍着肩头的疼痛,轻轻抚摸着她顺滑的背嵴,让她放鬆下来,她鬆开
    我的肩头,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自己咬出的伤口,「疼吗,色狼?」她沙哑的
    问道。
    我伸手在她翘臀上拍了一巴掌,「妞,叫爷,让爷好好疼你。」
    「爷,你好了吗,我不行了,休息一下吧。」她说道。
    「爷还没好呢,你倒是爽了,现在该爷爽了。」
    我将她放倒在床上,俯身压了上去,下体慢慢的在她紧致的身体内轻轻抽
    插,一浅一深,连续几十次后,绮梦抚摸我胸前的手开始用力,喘息了也越来
    越重。
    绮梦动情的时候,乳汁会一滴一滴的从玫瑰色的樱桃上渗出,滴落在她的
    蜂腰之上,在我的撞击下,她的嘴裡娇喘连连,我将她的双腿提起,压在手臂
    下,开始勐烈的撞击,抽插,几分鐘后,我将她拉到床尾,自己站在地上,她
    的双腿缠绕在我的腰间,我开始全力的衝击,绮梦的娇吟声越来越大,抱紧着
    我的双手越来越紧,在努力几百下的抽插之后,我感觉自己的下体快要爆炸了,
    我喘息着,用自己全身的力量全速衝击,啪啪的声音在房间裡回荡……
    伴随着绮梦大声的娇吟,我和她一起达到了最高点,滚烫的精液全部冲进
    绮梦温暖的下体,而她浑身紧绷,双手用力的抱着我的后背,双腿缠住我的臀
    部,发出母兽般的喘息,随着她的喘息慢慢变小,房间开始平息下来,空气裡
    充斥着乳香和糜烂的体液。
    温泉情事II
    「梦梦,我抱你去洗澡吧。」一切归于平静后,我对她说。
    「嗯。」她懒懒的回答。
    「宝贝,刚才你太迷人了,我实在忍不住,射在裡面了,等下我出去给你
    买点药吧。」
    「笨蛋,哺乳期没有大姨妈不会怀孕的。」
    我起身,点了一支烟,然后去浴室放水。浴池很大,放好水我回到房间,
    发现绮梦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眼裡噙着泪珠,「怎么了,宝贝。」我上床,搂
    着她,问道。
    「我就是觉得对不起我老公,还有小宝,我不是个纯洁的女人和妈妈了。」
    她轻轻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劝,于是开口问道:「能给我讲讲你和他,还有孩子的事
    吗。」
    她沈默了一会开始告诉我自己的故事,他老公和她是青梅竹马,一起上小
    学,中学,大学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在一个城市。
    她学的是电子商务,老公学的是室内设计,毕业后老公进了杭州的一家设
    计院,而她则进了一家证券公司。
    毕业后一年两人就结婚了,两人的家庭条件都很好,而且自己现在的工作
    也不错,在杭州买了一套房子自己住,后来有了孩子,她就辞职在家準备生宝
    宝,去年,她生了一个女儿。
    宝宝出生后,绮梦的母亲就陪着她在家带孩子,她的老公是那种很文雅的
    书呆子,床上的事从来都是男上女下,坚决不同意绮梦在上,而且从绮梦怀孕
    孩子出生两人一直都没有同房。
    宝宝出生后,绮梦的母亲又住进了绮梦的房间照顾孩子,两人也没有机会
    同房,本来这次是给宝宝断奶,两人顺便出来重温下鸳梦,结果老公设计院临
    时有事被叫走,她才一个人出来被我捡了个便宜,今晚冰酒的麻醉和绮梦自己
    久旷的身体,终于被我走了狗屎运。
    绮梦讲完,中间被我插科打诨,情绪终于平静,眼裡也没有也泪水。
    「梦梦,我是真的喜欢你,你要是不爱你老公,回去离婚我马上就娶你。」
    我扶起她的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她也看着我的眼睛,沈默了一会说道:「可是我还爱他,再说还有宝宝呢。」
    「那我们就做一对临时夫妻吧,从今天的洞房到我们回杭州,我都会把你
    当成我自己的妻子,回去之后我不会去打扰你的生活,但是我等你两年,如果
    你在两年之内还愿意来找我,我就娶你。」我轻声道。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今夜你是我的新娘,水好了,现在我抱你去洗澡。」
    说完我抱起她冲进了浴室,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绮梦尖叫着,被我抱进了浴室,在浴室在灯光下,我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
    美少妇,凝脂般的皮肤,黑色的齐髮,柔软的身体丰腴而性感,胸前的蓓蕾仿
    佛玫瑰的颜色,点缀着丰满的乳房,洁白的下体没有一丝毛髮,后来我才知道
    她不是没有毛,而是生小孩的时候被剃了,过后长出来不长不短的反而扎的自
    己难受,于是她偷偷用自己老公的剃鬚刀剃掉了,而且前几天在家还自己剃了
    一次,所以现在看上去洁白如玉,肚子上虽然还有一点淡淡的壬辰纹,但已经
    不是很明显了,下体的阴唇不是粉红色了,已经转为淡淡的玫瑰色,但是完全
    不是妇女的黑木耳,她整个人捂着胸坐在浴缸裡,仿佛一个迷人的美人鱼。
    我出来到房间又开了一瓶酒,出门在泳池边拿回杯子洗乾净来到浴室,坐
    到她的旁边,倒了两杯酒,递给绮梦一杯,「妞,今晚你是我的新娘,陪爷喝
    一杯交杯酒吧。」我对她说。
    「好啊,相公,让娘子为你斟酒。」她温柔的声音裡带着颤音,举杯对着
    我,也许是对丈夫的爱让她不愿意叫我老公。
    我们就这么赤裸着身体喝了交杯酒,「来,娘子,让为夫给你搓背。」我
    将她楼在胸前,大手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
    「流氓,你又佔我便宜。」她轻捶着我的胸膛。
    我们就这么聊天,泡澡,喝酒,相互给对方清洗身体,泡了差不多一个小
    时,我才发现自己身体软软的,激烈的战斗和温泉的浸泡让身体乏力,搽乾身
    体,我们就裹着浴巾在旁边的躺椅上休息,忽然我发现茶几上有按摩的精油,
    像花露水那样的几个瓶子,有橄榄油,薰衣草,玫瑰香精。
    「你做过精油按摩吗?」我问。
    「没有啊,那个不是要脱光衣服吗,我不好意思做。」绮梦说。
    「这裡有精油,我给你按摩吧。」
    「好啊,不过不许佔我便宜。」
    这个肯定就由不的你了,我心想。
    「嗯,你喜欢什么味的。」
    「薰衣草吧。」
    我拿着精油瓶子放在水裡,等裡面的精油温热后,我让绮梦转过身爬在躺
    椅上,将浴巾垫在她身下,打开精油,慢慢倒在手心,将手搓热,搭在她的肩
    头开始给他按摩,揉肩、按背、捏腿……
    当我的手轻轻拂过绮梦臀部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我将
    温热的精油倒在她的臀上,轻轻的揉捏着她挺翘的臀部,俯下身亲吻着她的耳
    唇,慢慢将手指伸进她的臀缝,轻轻的刮过她的阴唇,绮梦的手紧紧的攥着浴
    巾,我伸手让她侧躺在躺椅上,背对着我,将她的右腿架起,我亲吻着她的右
    耳,我的手指从她的腿间轻轻的揉着她的阴蒂,她激烈的娇喘,捏动着柔软的
    躯体。
    我含了一口冰酒,度到绮梦的口中,再轻轻的亲吻她的嘴唇,亲吻她的下
    巴,脖子,最后停留在绮梦的胸前,吮吸着她洁白的乳汁,而一隻手则在她的
    阴蒂上轻轻搓揉,绮梦的嘴裡呻吟着,手在我的胸前摩挲着,我慢慢的将中指
    探进她紧窄的阴道,轻轻的抽送……
    没几下,就感觉她的阴道内分泌出温润的液体,沾满了我的手指,我起身,
    将她的双腿分开,用舌头轻轻舔过她的阴唇,她用腿夹住我的头,「不要。相
    公,哪裡很脏的。」
    「没事的,宝贝,你的东西我都喜欢。」
    我掰开她的双腿,慢慢的舔舐着她的阴蒂,随着她的娇喘越来越激烈,我
    的舌头也越来越快的滑动她的阴唇,当我涂满的精油的手指勐的插入她后庭的
    时候,绮梦发出一声尖叫,双手用力抓住自己的双峰,双腿夹紧我的脑袋,她
    又一次高潮了。
    等她的身体平息下来的时候,我跨坐在躺椅上,让她跪在我身前,拉过她
    的手,倒上精油,将她的手按在我的阴茎上,而我的手则扶着她的头,嘴唇不
    停的亲吻着她的嘴和眼,她的双手让我的下体渐渐粗壮,「你的这个东西怎么
    这么大,感觉我老公的才有你的一半大。」绮梦忽然问道。
    「这个、这个大还不好啊?」
    我尴尬,难道说你老公的东西太袖珍了,其实我的这玩意不算大,中等偏
    上,我们一个朋友的才叫大,跟牲口似的,搞小姐都搞的人家叁天上不了班。
    「不好,进去的时候好痛。」绮梦说。
    「那后来你舒服吗?」我问。
    「……」绮梦轻咬了我的嘴唇一下。
    我抱起她,让她坐在我腿上,涂满精油的坚硬下体慢慢撑开她的阴唇,刺
    进她的体内,「宝贝,我的大傢伙来看你的妹妹了。」我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
    绮梦的身体慢慢放鬆,缓缓的将我的下体全部包容进她温润的阴道,我躺
    下,让她在我身上驰骋,过了没几分鐘,「相公,你上来吧,我不行了。」
    我抱起她,坐在椅子上,让她站在地上,双手扶着躺椅,撅起屁股,分开
    双脚,我从后面用老汉推车式勐烈的撞击着她,她只剩下了激烈的娇喘,混合
    着身体撞击的啪啪声,也许是刚刚才来了一次,我们激烈的战斗进行了半个多
    小时,从浴室到床上,当我的精液喷发在她身体深处的时候,绮梦只剩下了剧
    烈的唿吸,身体软的像一滩水,躺在床上再也不愿动弹。
    洱海车震
    第二天,早晨我和她在酒店的大床晨练,然后起床吃完早餐前往大理,在
    大理,我们牵手逛古城,凳苍山,游洱海,最后来到双廊,找了一家简单的客
    栈投宿。
    夜晚,洱海的月光格外迷人,跟老闆问了路线,我们就开车準备绕湖而行,
    来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大理的风很大,我们停车在路边,关了车灯,静静的看
    着月色下的洱海,听着车裡的钢琴曲,我们就这么坐着,绮梦抱着我的手,靠
    在我的肩头,感受这大自然的迷人夜晚。
    「宝贝,我肚子饿了。」我说。
    「那我们去吃宵夜吧。」
    「可是我想吃奶。」我色色的说道。
    「流氓。」绮梦掐我的手。
    我伸手搂过她,将自己的大嘴吻上她的小嘴,舌头也伸进她的嘴裡,双手
    不停的揉捏着她的翘臀,最后解开她的裤腰将手伸进她的裤子裡,「裤子裡面
    又没有奶。」绮梦咬着我的嘴唇说。
    「对哦,搞错方向了。」
    我说完就撩起她的衣服,将脸埋在她在双峰之间,「宝贝,你的味道让我
    迷醉。」
    我轻轻的咬着她的乳房,她抱着我的头,我的手伸到她身后,解开胸罩的
    扣子,摘掉胸罩,我的嘴就含住了她的蓓蕾,使劲一吸,那甘甜的乳汁就进入
    了我的嘴裡,我没有直接咽下去,而是含了一口,?起头,将她的乳汁度进她
    自己的小嘴,绮梦呜咽着嘴想躲开,却被我抱住封住了口,最后无奈的吞下去。
    「你太坏了,哪有人吃自己的奶的。」绮梦羞恼。
    「我眼前这不就有一个吗。」我打趣。
    我吻着她的眼睛,嘴唇,双手揉捏着她柔软的乳房和凸起的蓓蕾,绮梦开
    始动情了,我的手伸进她的裤子,拨开她的阴唇,发现裡面已经开始潮湿,我
    轻揉着她的阴蒂,她的小穴变得湿漉漉的,我抱起她,褪下她的裤子,让她坐
    到方向盘上,分开她的双腿,含着她的乳头,慢慢将中指伸进她体内,轻轻的
    抽送,没几分鐘,绮梦的身体就软了下来,软软的爬在我身上。
    我将她抱到副驾上,把座位后移到最大然后放倒,压了上去,挺起的阴茎
    轻轻刺入她湿滑的阴道,开始全出全入的慢慢抽动,绮梦抱着我的腰,舌头在
    我的乳头上亲吻,动情的喘息着。
    我将她抱起转身,自己躺坐在座位上,让她骑坐在我身上,我的双手揉捏
    着她丰满的乳房,乳汁洒落在我的脸上,绮梦起落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最后颤
    抖着伏在我身上,我将她的双臀托起,让她的双手扶在驾驶臺上,开始勐烈的
    刺入她的身体,她湿滑的阴道不停的蠕动,粘稠的体液将我的阴部全部打湿,
    我的阴茎就像扑火的飞蛾不停的挺进,抽动,在她的尖叫声中将精液全部射进
    她的体内,她抱着我剧烈的抽搐,最后才慢慢平息下来,我们用湿巾清理了身
    体,驾车回到酒店,后来在酒店又来了一次精油按摩和激烈的战斗。
    后庭花
    第叁天起来,依然是剧烈的晨练,之后前往丽江,听了纳西的古乐,就在
    古城裡漫无目的牵手瞎逛。
    在丽江古城裡找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客栈住宿,客栈裡哪张古老的大床就是
    我们的战场,覆雨翻云,激情无限,混合着绮梦迷人的奶香,让我沈醉其间不
    能自拔。
    第四天,我们坐索道上了玉龙雪山,下来后开车前往泸沽湖,泸沽湖迷人
    的景色美不胜收。
    从昆明到丽江,一路上我们拍了许多的照片,甚至还在酒店裡给她拍过写
    真,但是从来没有一张我们的合影,在泸沽湖的晚霞裡,我们给自己拍了一组
    剪影,漫天的晚霞,我和她在霞光中背靠着背,手牵手,接吻,拥抱,背影,
    最后我坐在湖边,绮梦转身离去的剪影,都看不到人,只有一个个黑乎乎的剪
    影在记录着我们短暂的爱情。
    晚上12点,我们回到丽江的客栈,疲惫的我们一起洗了澡,相拥而眠,
    再也没有精力折腾了。
    第五天早上7点多,绮梦的手机响了,「我老公的电话。」她看了我一眼,
    跑到卫生间去接电话了,出来的时候她低着头。
    「我不能喝你一起去香格里拉和腾冲了,我老公事做完了,今天晚上的飞
    机到腾冲,给我也定下午四点的票过去和他会和。」
    「没事的,妞,过来让爷抱抱,要不然就没机会了。」
    我向她伸出双手,绮梦乖巧的钻进我怀裡,我闻着她的香味,让我沈醉的
    少妇的迷人味道。
    「妞,箱子裡还有我们在大理剩下的半瓶精油,让爷再给你做次按摩吧。」
    我说。
    「嗯。」她轻轻的点头。
    我起身,打开空调,从箱子拿出精油,在卫生间打开热水冲着精油瓶加温,
    然后洗脸漱口,绮梦也起来洗漱,绮梦洗完,我拉着她在莲蓬下互相洗浴,最
    后搽乾身子,我将她抱到床上,拿了精油,从她的后背给她涂擦精油,温柔的
    给她按摩,用酒店的剃鬚刀给她刮了乾净的下体,用湿毛巾檫乾净,在她的阴
    部倒上精油,用手慢慢的搓揉她的阴部,乘着她动情的时候,我将她的腿蜷起,
    把精油倒在她的菊花上,用手慢慢抚摸着她的菊花,就让精油慢慢进入她体内,
    最后将手指插进她的肛门慢慢抽动,经过几天的调教,她也慢慢适应了这个过
    程。
    「妞,把你后面的第一次给我把。」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到。
    她转身将头埋在被子裡不说话。于是我继续用手指抽插她的后门,在她放
    鬆后将两隻涂满精油的手指头也塞了进去,我将自己硬挺的阴茎涂满精油,拿
    了一个枕头塞在绮梦的身下,紫红的龟头顶到她的菊花口,慢慢的进入,才进
    去了半个龟头,她就痛苦的呻吟起来,我把自己的龟头拔出她的身体,蜷起她
    的左腿,将自己的阴茎插进她的阴道,轻轻的抽送,让她放鬆下来,再从阴道
    拔出阴茎,涂抹精油,进入菊花,如此几次之后,我的下体终于全部进入了她
    初次绽放的菊花。
    我慢慢的抽动着,让她的身体适应我的下体,当她痛苦的声音成愉悦的娇
    吟,我让她将臀部撅起,给自己的阴茎重新涂满精油,开始从后面快速的抽插
    着她的雏菊,她温热窄紧的体腔让我的下体充斥着爆炸的欲望,伴随着我越来
    越粗重的唿吸,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绮梦的雏菊,烫得她的身体剧烈的抽
    搐,嘴裡发出无意识的呻吟。
    一切平静下来。
    「这下你满意了,色狼。」绮梦在我的怀裡说道。
    我搂着她,亲吻着她的眼睛,嘴巴。忽然,她转身将我压在身下,用下体
    摩擦着我疲软的阴茎,「爷,你也满足我一次,这次我要全程在上面。」她娇
    媚的说道。
    可是我的阴茎一直没反应,她伸手在我下体上胡乱抓捏,结果把我抓疼了,
    「你这样不行的,给我咬一下它就起来了。」我坏笑。
    「咬?」她问。
    「对啊,不过咬字要分开来念。」
    她楞了一会,轻拍我的下体,「流氓!不过今天我们就分开了,我满足你
    一次,先说好,我从来没弄过,弄疼了你不许生气。」
    「好啊,我不生气。」我乐。
    她拿过刚才的湿毛巾,将我的下体擦乾净,闻了一下,「还是有味道,你
    去洗一下吧。」她皱鼻。
    「算了,宝贝,休息一下就好了。」我搂过她。
    「你去洗嘛,你都给我弄了,我也不嫌你脏的。」她推着我。
    我起身抱着她到卫生间冲洗乾净,搽乾身体回到床上。
    「你躺下,不许看我。」她用自己的衣服盖住我的头。
    我感觉自己的阴茎进入了一个湿滑的口腔中,正在暗爽,忽然一阵疼痛传
    来,绮梦的牙齿咬住了我的阴茎,我倒吸一口冷气,「别,别用牙齿,哪裡很
    软的,用嘴唇和舌头。」绮梦呜咽了一声,不过还是没得要领,「你总吃过冰
    棒吧,就像你吃冰棒那样子。」我说道。
    她的手掐了我的大腿一下,开始吮吸我的阴茎,好一会,我的下体没有反
    应,她吐出阴茎,将嘴附到我耳边娇媚的说道:「相公,你到底行不行啊。」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看老衲今天收了你这妖孽,先补点奶就好了。」我
    恶狠狠的道。说完直接将她压在身下,大嘴含住了她娇艳的蓓蕾,吮吸着她温
    润的乳汁。
    「花和尚。」绮梦娇笑道。
    随着我的舔弄,绮梦的娇笑慢慢变成了呻吟,而我的下体也因为她迷人的
    香味渐渐復苏,我将她抱起倒骑在我身上,自己躺下,将脸埋进她的翘臀,舌
    头轻轻舔着她的臀缝,双手扶着绮梦的腰让她也俯身在我身上,变成一个标準
    的六九式。
    「宝贝,你给我舔下蛋蛋,马上就还你一根金箍棒。」
    我舔弄着绮梦的阴唇和阴蒂,她娇喘着,开始舔我的下体,疲软的阴茎开
    始慢慢挺立,最后被绮梦含入口中,她笨拙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滑动。
    终于一柱擎天,我轻轻一?臀,直顶入绮梦的喉咙,绮梦乾呕着,?头离
    开了我的下体,我推着她的臀部,让她倒骑在我下体,龟头顶住了她的阴唇,
    慢慢的顶进她的穴口,绮梦扶在我的脚上,让自己的身体吞噬着我的阴茎,当
    我的阴茎完全进入她的身体,她又慢慢的提臀,下落,节奏越来越快,嘴裡的
    娇喘也越来越大声,最后勐烈的挤压着我的阴茎,身体剧烈的颤抖。
    这一次我们的战斗进行了许久,绮梦高潮了四次,最后还是被我压在身下
    一同进入巅峰。
    我们起来的时候都快十二点了,洗了个鸳鸯浴,煺房,我们在古城口的必
    胜客吃披萨,下午一点半我开车送她来到机场,在机场换号登机牌,我送她进
    入登机口,我们在登机口拥抱,吻别。
    「宝贝,一路平安,我会永远记得你。」我在她耳畔轻声说道。
    「嗯,再见了,大色狼。」
    绮梦说完就转身冲进了登机口,只是走路的姿势有点彆扭,我在门口一直
    看着她消失在登机口,也结束了这次旅程,驱车回昆明,买机票回杭州,也许
    这就是结局,也许回杭州还有故事,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