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二十几天的假期,仲奎和颖儿带着一大堆的礼物回到了青岛,颖儿急不可待地去看望了母亲和弟弟。仲奎没有跟来,公司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颖儿的妈妈给她做了她最爱吃的家常菜,弟弟也是懂事的坐在颖儿的身边。颖儿拿出了给弟弟的礼物,是一块雷达表,价值是叁万多人民币,还有几双运动鞋。给妈妈的礼物是一条镶钻的项链,价值十几万元,项链和手表都是颖儿亲自选的。“我不要项链,只要他对你好我就知足了。”妈妈一边张罗着饭菜,一边说道。“妈,您就放心吧。仲奎会对我好的。”“孩子,都是我们做父母的不好。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说着颖儿的妈妈又掉下了眼泪。“妈,您快别说了,只要为了您和弟弟,只要为这个家好,我受点委屈算什么,再说我遇见仲奎不是挺好吗。妈,以后咱能过上好日子。”在颖儿的劝慰下,一家人高高兴兴吃起饭来。傍晚时分,仲奎来接颖儿回家。一家人把他们送下楼来,小弟很懂事地说道:“谢谢姐夫,送给我的礼物。”他的话让仲奎感到十分开心,他摸着小弟的头,“好好上学,过两年我把你送到国外去读书。”颖儿也很高兴,“还不快······”没等颖儿说完,小弟就说道:“谢谢姐夫。”颖儿和仲奎回到了别墅,两个人洗漱完相拥着躺在一起。仲奎的心情不错,“颖儿,我看小弟挺聪明的,等小弟过两年能够自理了,我就把他送出国。这也算是报答他的姐姐吧。”“报答他的姐姐,你怎么不说你还欺负他的姐姐那。”颖儿依偎在仲奎的怀里,“他的姐姐这么好,我心疼她都来不及,怎么还会欺负她那。”仲奎搂着颖儿说道。“还说没欺负我,你经常用大蘑菇头欺负我。”说着颖儿抓了一把仲奎的阴茎。“不会吧,它又硬了。”颖儿吃惊地看着仲奎。“不是我欺负你吧,是你自己欺负它。再说蘑菇是最有营养的。”仲奎说着扦起了身子,把勃起的阴茎往颖儿的嘴边凑了过去。颖儿爬起身一手扶着仲奎挺立的阴茎,另一只手剥开了阴茎的包皮,露出了大龟头。仲奎的龟头比一般人大,充血的海绵体很丰满,就像是一个人戴了一顶大帽子。“噢,它可真大呀,难怪人家满足不了你,要我说两个女人,都不见得是它的对手。”颖儿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清理着龟头上沾着的阴毛。“宝贝,喜欢吗。”仲奎用手抚摸着颖儿的秀发。“我是又喜欢又害怕,喜欢它能给我带来满足,害怕它没完没了地弄我。”说着颖儿用嘴亲了亲仲奎的大龟头。“宝贝,你看它都兴奋了,我们玩会好吗?”仲奎低下头亲吻着颖儿的脖颈。“好吧,不过仲奎最多玩两次,玩多了对身体不好。”“好吧,就听你的。”仲奎说着从枕下拿出了袜绳,颖儿顺从地反背双手,让仲奎把她五花大绑起来,把颖儿绑好之后,仲奎扛起了颖儿的两条丝袜腿,从正面奸了进去。当仲奎粗大的阴茎,刚一进入颖儿的阴道,颖儿就感觉到像是身体里钻进了一条大蛇,随着仲奎的来回抽动,那条巨蟒向颖儿身体深处钻去。刚开始颖儿还能应对仲奎对她的奸淫,玩了一会之后,仲奎的抽动越来越快,粗大的阴茎在颖儿的体内横冲直撞,玩得颖儿是高潮迭起,蜜液从颖儿的体内不断流出,使得仲奎玩得更滑快了。突然仲奎抽出了阴茎,他把颖儿的一双肉色短袜套在阴茎上,在上面带了安全套,当仲奎再次把套着丝袜的阴茎插进颖儿体内时,颖儿有些受不了了,她紧咬牙关迎合着仲奎的动作,仲奎抱着颖儿翻了个身,他从颖儿的身后奸淫着她,他一边使劲撞击着颖儿的身体,一边抓住捆绑颖儿双手的袜绳。颖儿被仲奎玩得大声呻吟起来,但很快她的嘴就被丝袜堵住,颖儿的小嘴被丝袜塞得满满的,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仲奎还在大力地抽插着套着丝袜的阴茎,被反绑双手口塞丝袜的颖儿,只得任凭仲奎任意的玩弄着。叁十几分钟过后,仲奎大叫一声,身子颤了几颤,随后他射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