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是我一輩子永遠都愛的人,我總是喜歡環繞在她的身邊,她擁有一副性感的身體,有著一對又大又豐滿堅挺的乳房,柔軟細滑成圓筒狀愈往下愈越細的大腿曲線圓滑的小腿,平整的腳踝,以及一個能讓抽插的人感到無比

  快活又大又白的屁股。

  我知道只要能看到甚至摸到她的身體,我的老二就會變得堅硬並且感到一陣悸動。當我開始自慰的時候,我許多次花了上個小時的時間來幻想媽媽美麗的肉體並且幻想和她做的情景。當然,我總是認為那只是一個永遠都不可

  能實現的夢罷了!

  我上面提到的那個事件卻真的發生了,那是在我中學三年級的那個五月月初的的時候,在那時我已經和幾個女孩做過愛,但我媽仍然是我幻想中的皇后。當她穿裙子時,偶而從裙襬中瞥見她的內褲使我極大的快感。然後有一

  天當我正把一些東西放進放衣服的籃子裡的時候,我看到了一件媽媽的內褲在裡面,我充滿渴望的將它拿了起來並且嗅者它們的味道。由這些令人感到刺激的女人胯下的味道,我感到興奮起來我把它塞進了我的口袋帶進我的

  房間裡面,當我把它拿到我鼻子前的時候,我感到一陣的。不久,這變成了我的一種規律性的習慣。最後,我開始將它套在我的頭上,把穿在跨下的位置正對著我的口鼻,讓我呼吸著那陰戶的汁液所散發那令人如癡如醉的香

  氣。

  (ps:他的套法就跟寶島少年所連載的瘋狂假面其中的男主角的內褲套法相同,所以看不懂這個形容的人可以去參考一下)

  然而就在五月初的那一個晚上,我還沒有自慰完即深深的熟睡過去,而頭上依然套著內褲。到了早上六點半的時候,媽媽她把頭伸進我的房間正要叫我起床上學。想像一下當她看到我頭上套著她的白色的尼龍短襯裙的時候,

  她是感到多麼的驚啊!

  『我的天啊!』她說

  『你究竟套著我的內褲在做什麼?』

  我立刻起床,抓住那薄薄的一層的尼龍製品,努力把它脫下我的頭。媽媽張大那雙棕褐色的大眼睛,驚愕的注視著我。

  我結結巴巴了一會,最後終於說『這一定是在和換洗衣服放在一起的時後,不小心跑道我的枕頭套裡面去了!』

  我猜那時我的表情看起來一定很奇怪,因為當我在試著想辦法脫離這個進退維谷的場面時,媽媽突然笑了起來。

  『放棄吧!』她喘著說

  『你就是再說謊也沒有用的,準備一下去上學了,我們晚一點再來討論這件事』然後她就出去了。當我和姊姊在吃早餐時,我都不敢看她。並盡快的跑出家裡。但我發現媽媽事實上是把我的困窘當成一件有趣的事。

  到了晚上爸爸他去應酬,而姊姊也有約會。我認為我最好也出去哪個地方。但媽說我們有些事要私下的討論一下。等到姊姊出去了以後。我們坐在長沙發上。媽媽坐在我旁邊並且問:『現在,說你為何把我的內褲套在頭上?

  』我依然沒有回答,我只是滿臉通紅尷尬的坐在那裡並且不安的扭動身體。

  『那麼,一定有些原因吧!』媽媽繼續說道。

  『當你把內褲套在頭上時,你覺得愉快嗎?』

  她堅持我回答,所以我說是。

  『只要是內褲?』她問

  我含糊的說道『不,只有你的』

  『你喜歡一件乾淨的嗎?』她問。我搖頭。

  『那麼,我們進一步』媽微笑著問。

  『顯然你喜歡它,一部份是因為我的味道,對嗎?』

  我垂著頭,充滿懊悔的苦笑著,並且承認的確是如此。

  『我知道了,你是在手淫』媽說

  『那沒什麼關係,我還擔心你不是呢。當你在手淫時,這些內褲對你有所幫助嗎?』

  我坦白承認是這樣的。

  『你只是想著這些內褲或著是聯想一些其他的?』

  我認為情況是如此了,已經沒有任何事能更比這糟的,我不禁想著:究竟該如何呢?只要告訴她,她已經知道的就好了。

  『好,媽。』我說。

  『我認為你是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我總是想著你的..ㄜ..身體和一些關於..ㄜ..和你作一些事。我愛內褲上那些你的氣味,而我只是..ㄜ...白日夢關於..ㄜ..把..放進你內褲裡面。』

  媽媽站起來,並且用一種神經質般高昇調笑了起來,她來回的走來走去,一邊道。

  『嗯,我沒有想到你會那麼快承認,但是我很高興你這麼做,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對我的感覺嗎?我注意到你總是在注視我,偷看我換衣服,和試著看我裙子裡面,我也注意到每次你在我附近的時候,褲子前面會高高的鼓起』

  『啊!媽,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有注意到』

  『傻瓜,你不需要說對不起,在我這個年齡,有個年輕英俊充滿朝氣的年輕人被我的魅力所吸引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我有點高興呢。』

  媽媽再度坐在我的旁邊,握著我的手說。

  『告訴我,你是怎麼幻想我的』

  我嚇了一跳。驚叫『我的天啊,媽,我做不到』

  媽用一種我從來沒聽她用過的聲音,有如少女般的聲音笑了起來。

  『為什麼不行呢?』她問。

  『說嘛!只要給我一點提示就行了』

  我猶豫了一下,她突然站起來,撩高她自己的裙子,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開始把她的內褲脫了下來,當她那黑色柔順的陰毛以及明亮雪白的大腿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瞬間感到一陣暈眩。

  『這裡』她手中拿著內褲說道。

  我迷糊的從她手中接過來。

  『這件內褲我已經穿了一整天了』

  看看小妹妹被大傢夥插得死去活來

  想著這句話讓我感到渾身濕熱。

  『所以它應該是很好的而且有芳香的味道,把它套在你的臉上,拉出你陰莖,然後告訴我當你在自慰的時候你在想些什麼。』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景。我完全呆住了。但媽依然繼續的進攻。她哪起內褲,把它套在我的頭上,轉動它,把跨下的位置覆在我的鼻子上,讓我的一個眼睛能穿過褲子中穿過腿的洞中看她。她是對的,內褲中令人快樂的香氣

  的確前所未有的強烈。然後讓我大吃一驚,她居然把我褲子的拉鍊拉下來,把我那堅硬如石頭般的陰莖拉出來,要把它從那拉開的褲口中拉出來花了她不少功夫。但不久,它就挺立的正對著她。

  『我的天啊!』媽驚叫道。

  『看看這怪物般的尺寸,我的小男孩已經變成一個真正的男人了!』

  在媽的堅持下,我用我的手包住我那性慾高漲的老二,開始反覆的搓動它。

  『好吧!』我說。

  我正注視著我那令人滿意的性感的母親,她剛為我脫下她的內褲,並將她那美麗的小貓咪呈現在我眼前,我呼吸著她陰戶的味道,那是最好的香味,我正想著她正用她的手放在我的老二上,她真的在觸摸我!現在,我想著她

  拉起她的裙子,讓她的陰部給我看,然後她脫下緊身上衣,解下胸罩讓我看到她那對又大又豐滿的乳房。

  慢慢的,媽開始解開她的緊身上衣俐落的將它脫下,她解開她的胸罩,她那對碩大的乳房突然的被解放而跳出來。她那引人注目,堅挺的乳頭正驕傲的挺立著。然後她解下她的裙子,挺起臀部慢慢的將裙子脫下來。她那令人

  驚嘆性感的身體,正第一次完全的展現在我面前,比我幻想中還來的好太多了。

  『現在,你在想什麼?』媽媽舔著嘴唇沙啞的問。

  『我正想著那幻想中可愛的女人---我那親愛母親---正弄著我的陰莖我,讓我任意的擠壓她的乳房,玩弄著她的陰戶』

  媽伸出手來,用那冰冷的手指握住我那正在跳動的老二。吞了一下口水,我脫下臉上的內褲,把我的頭伸入她的跨下,馬上,我的口鼻正壓在她那滑膩如油脂的裂縫上,那能使內褲如此芳香的源由處。一陣微微的哭泣聲中,

  媽張開了她的腿,準許我的臉去探索她胯下的更深處。我開始舔著那個腫起,潮濕的陰唇,我的手儘可能的完全握住那平滑柔軟的乳房。我開始去玩弄乳頭,溫柔的去擠壓拉動,讓它變大而且十分堅硬。

  媽媽開始呻吟並且把他的的陰戶拱起到我的面前,她抓住我的頭,緊緊的拉住我,讓我很難呼吸。她的臀部努力的往上頂,我的舌頭深向他陰戶的深處猛烈的舔著。然後媽媽洩了,全身劇烈的顫抖和抽動。她躺在那裡,大力

  的喘著氣,她的臉上浮現著一個快樂的微笑。

  我站起來,將她?到長沙發上。我分開她的腿,把一隻腳放在椅背上,一隻放在地板上。她躺在那裡,將雙腿大大的打開等待著我,她那覆蓋著毛髮的美麗陰戶,正毫不羞恥的正對著我。我慢慢的靠近她那如乳脂般光滑而柔

  軟的雙腿。

  媽媽兩手握著我的陰莖導引著它進入她的陰戶。那巨大,猙獰,紅色的龜頭正往內壓進,我慢慢的推進那潮濕而柔滑的柔軟物中,看著我那巨大的老二一寸一寸的穿刺入那膨脹的陰唇。最後我們那多毛的跨部正互相靠在一起

  ,我那巨大的陰莖在他的陰戶內擴大到極限,在她的腰部內探查著。我將身體往前頃斜用我的嘴壓上她的。她打開她的雙唇,我們的舌頭開始互相吸吮,我一手放在她的屁股下,抓著她那一片堅挺的臀部,將她拉近我。我另

  一隻手則再一次的壓擠她那碩大的乳房。

  然後,我用我那快樂的陰莖抽插著我心愛母親的美妙陰戶,最初是慢慢的,偶而給於有力的一擊感覺著每一英吋的愉快的摩擦。我試著持久,但不久我想我必須對她連續的重擊,讓她知道她所喜愛的兒子能給於她真正有力的

  性愛。

  我開始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的插她,深深的插入,再特加的壓入直到底部。媽媽開始呻吟,嗚咽。我們的舌頭熱烈的糾纏在一起我們臉上沾滿了唾液。她將她的臀部向上頂,以迎合我猛烈的抽插以強烈的激情來配合我的重

  擊。我感到我接近高潮了,一股熱流傳過我的鼠蹊部,我越插越快邊發出哼聲和咆嘯邊插著她那多汁的陰戶。媽媽將她的屁股往上頂,並儘可能的擠壓來回應我。然後我噴向她,在另一次激烈的高潮下,她全身僵硬的抽動著

  。我們一起洩了。多麼有力的感覺,沒有任何感覺可以和我的老二將精液噴向發信人:駱駝祥子

  標題:媽咪─我的最愛

  --------------------------------------------------------------------------------

  有一天阿利獨自在家,一個瘋狂的念頭突然閃過他的腦海,走到爸媽的臥房,打開媽媽放內衣的抽屜,看到各式各樣的內衣,真是大開眼界興奮異常,拿起其中一件湊近鼻頭聞,當聞到包裹陰戶的地方時,那種奇特的味道,

  刺激他的腦神經,不禁用力深呼吸,同時全身繃緊,血脈□張,淫慾激發的老二脹硬難忍,乾脆就拿來摩擦脹硬的老二,不一會兒達到高潮,濃濃的陽精噴濕媽媽的內褲!

  當天晚上父母換衣服準備外出參加晚宴時,阿利由於好奇心的驅使,悄悄掩至爸媽臥室的房門,由隙縫往裡偷窺,看見媽媽全身赤裸裸的由浴室出來,走到臥室的化妝台前,看到媽媽的大肥奶及結實的屁股,阿利的老二馬上

  豎起脹大。

  然後媽媽開始在身上擦乳液,阿利再也無法忍受,把老二從褲子內掏出來上下搓揉它。當他快到達高潮準備洩出時,忽然聽到爸爸爬樓梯上來的聲音,阿利什麼也不顧的立刻竄入另一個浴室,在那兒洩出精液來!

  一大早天尚未亮,阿利就被陣陣的電話鈴聲吵醒,爸爸起來接電話,接完電話他聽到爸爸對工作的一段報怨聲,他必須即刻離家去參加工作會議。大約在爸爸離家一小時左右,阿利聽到媽媽進入他臥房的聲音,他立即閉上眼

  睛裝睡。

  媽媽坐到他的床沿,滿身酒味,阿利知道媽媽這麼早又喝酒了,由於酒精的刺激,她正處於慾火纏身無處發洩的狀況,所以想來引誘自己的兒子,不過她的理智還存一點,知道不可以這樣,那是錯誤的行為,坐了一會兒,媽

  媽默默起身離開,回到自己的臥房。

  阿利即刻跟蹤媽媽,一直跟到房門,然後站在門外偷看,媽媽走到衣櫥,從裡面拿出一具電動按摩棒,立刻剝除衣物,開始用按摩棒摩擦大腿股內側,吸吮按摩棒讓它濕滑,以便容易插入陰部。

  吮完立即插入逼裡,然後猛烈的插入抽出插入抽出,隔不了多久媽媽全身繃緊,一會兒籲出一口氣達到高潮。她慢慢的從逼裡抽出按摩棒,用舌頭仔細的將棒上的每一滴淫液都舔乾淨。

  當媽媽做完動作將按摩棒收到衣櫥內,阿利仍然站在那裡,忘情而興奮的摩搓他的陽具。

  忽然阿利失去重心靠在房門,媽媽聽到聲音回過頭來,正好與阿利四目相對,阿利驚惶失色的立刻奔逃回房間,心裡一直忐忑不安,在房內踱來踱去。

  十分鐘後聽到媽媽走出房門的聲音,阿利趕快躺到床上,當媽媽走進他房門時他知名這一來他有大麻煩了,馬上把眼睛閉上裝睡。

  媽媽緊挨著他坐下來,迅速的摸到阿利的大吊,飢渴的將大吊抓出來,扶正它,低下頭開始慢慢的舔,阿利心裡大聲呼爽,這是他從第一次看到媽媽的裸體以後一直盼望的事,今天竟然讓他等到了!

  媽媽將大吊含入嘴裡,用舌頭卷吮龜頭,阿利在也按捺不住,呻吟出聲:

  「哦!媽!好棒!你吸的好棒哦!吸它!吸它!」

  「把衣服脫掉!」

  媽媽命令阿利,接著開始吮卵蛋,舔陰囊,用雙手圈圈上下套插大吊,讓阿利興奮異常,血肉翻滾,呻吟連連:

  「哦...媽..媽..哦..哦..喔..哦..喔..媽..媽......」

  媽媽將腿伸向阿利的頭部:

  「好孩子!舔媽媽!媽要你用舌頭吃浪穴!快..快..吃..」

  「遵命!媽!」

  整間屋子充滿母子嬉笑、呻吟、互舔的淫浪聲,不知玩了多久,媽媽坐起來,跨越在阿利的腰部,扶正大吊對準逼嘴,慢慢的將臀部往下沈,只見阿利的大吊一步一步的被吞沒到媽媽的體內,同時媽媽的臉上浮出淫蕩的笑容

  ,嘴巴嗯啊的呻吟,整根吊沒入後媽媽上下移動臀部抽插著阿利的大吊。

  媽媽離開阿利,張開雙腳趴在床沿,阿利移動到媽媽的背後,扶起堅硬的大陽具插入媽媽濕潤的逼裡,急遽快速猛烈的抽插。

  「嗯...哼..嗯..舒..服..乖..乖.媽..好..舒..服..嗯..重..重...點..哼..」

  媽媽淫浪的叫喊,此時一切的禮教人倫都只是狗屁,肉體的舒緩情慾的歡愉才是這一對母子所注目在意的。

  忽然,由於阿利用利過猛,大吊滑出逼口,戳進媽媽的肛門,

  「阿利!快拔出來,插到媽的屁眼了,唔...痛....唔..痛..唔.....」

  不過媽媽因為沒走過旱路,經過阿利戳這麼幾下,覺得滋味還不錯,倒是另一種刺激所以也就沒堅持要拔出,任由阿利繼續抽插。

  阿利幾時有過這種陣仗?但覺媽媽緊緊圈住陽具,與剛剛的濕漉漉滑膩完全不同,這種緊迫的壓縮是他所沒有嘗過的滋味。

  才抽插十餘下,年輕的陽具再也忍受不了這種刺激,馬眼一鬆,一股濃熱的陽精奔洩進媽媽的屁眼裡。

  這一燙,也刺激的媽媽心神一蕩,達到高潮,全身像波浪般的扭動嘴裡大聲的呼喊:

  「喔....喔....喔...嗯....愛.....愛.....你....媽......媽.....愛....」

  阿利伏在媽媽背部摟著媽媽,直到媽媽說:

  「乖乖!讓媽起來,你壓的媽媽喘不過氣了」

  阿利站起來並把大吊抽出,媽媽就像被搶了玩具的兒童似的跳起來,將阿利推倒在床上,俯身吸舔陽具,直到將陽具上的每一滴淫水都舔乾淨才停止。然後伏到阿利身上,在它耳邊輕聲的耳語:

  「兒子!你真會幹,干的媽媽又舒服又滿足,你知道嗎?讓自己的兒子干進逼裡,那種滋味....喔...那種滋味真是神仙般的享受!」

  「我告訴你,明天我會跟今天一般喝一點酒,然後過來我們好好的玩,媽會帶領你好好享受人生!嗯!媽愛你!」

  媽媽穿上衣服往外走,走到一半又走回來,又伏到阿利身上,附在耳邊耳語:

  「從今以後,媽媽會穿最喜愛的內褲,而且要讓你隨時隨地都可以欣賞到!」

  --------------------------------------------------------------------------------

  我那親身母親甜蜜的陰戶中的美妙的子宮相比。當她在我身體下在一次快樂到要發狂的有力的高潮中呻吟,真是太美好了!

  當然,這只是開始,我很樂意告訴你自從那次起,更多的愉快和美好的性交。到現在已經有幾年了。我已經完成大學的學業,有一份高薪的好工作。我現在有一棟自己的公寓。我和母親最常在那做愛。我有時也會帶其他的女

  孩回來性交。但我從沒發現一個可以取代我母親的人。

  即使我已經結婚了,母親她依然時常和我做愛。她認為那是一見美好的事,而我也這樣想。每當我一個人的時候,我總會拿起一件我所收集的媽媽的內褲。那有著女性陰精的獨特味道。陪伴著我,直到她帶回那陰精的泉源,

  為了與她鍾愛的兒子的另一場愛的相聚!

  --------------------------------------------------------------------------------

  「哦………」

  她咬緊銀牙,瞪著那雙勾魂的媚眼望著他,酥胸急劇的起伏,兩隻乳房不住的浪擺著。

  「哼………你好壞………平………我………我要你嘛………我要你的大雞巴………唔………嗯……小穴癢………好難過………」

  周平見茜茹已淫蕩得浪叫出聲,勾逗得他神魂飄飄,雞巴忘形的暴跳幾下。

  看看小妹妹被大傢夥插得死去活來

  他立刻滿足她的需求,展開要命的攻勢。

  屁股開始一起一伏的挺動,大雞巴對準肥嫩的春穴,便是狂插猛抽不斷。

  兩手各握只豊滿的乳房,使勁的揉著,搓著。

  這陣狠勁的插抽,可正中這小淫婦茜茹的下懷。

  大雞巴在小穴裡,抽抽插插,使得小嫩穴漲的滿滿地,美的渾身爽快,一陣既充實又酥麻的快感卻上心頭。

  使得她忘情的浪叫著:

  「哎唷喂………平……達令………好……好………哦……再插……啊……小穴舒服死了……哼………我的心肝………哼………」

  茜茹的乳房被揉得癢到心底,屁股拚命上抵,還不時的前後左右磨轉,周平也把腰幹使勁的往下頂撞,陰戶內花心受到大龜頭的撞擊,既酥麻又快感,只樂得茜茹連連喘著道:

  「心肝哥哥………哦………唔………大難巴哥………我好……舒服……唔…………親親………哎唷………頂到人家花心………哎……好酸………」

  周平聽她叫舒服的嬌聲連天,忙托起她粉白的肥臀,挺著巨陽猛力的大起大落抽插著。

  茜茹嬌小的陰戶含著大雞巴進出收縮,穴肉不停的翻吐著,每當大雞巴往下壓時,一股白色的淫液就被擠得溢出小嫩穴,頂著臀肉溝,流濕了整個床單。

  「啊………平………親愛的………我的親丈夫………啊………妹妹可………可讓你………玩死了………哦………要命的大雞巴哥哥………」

  周平見她浪勁十足,忙挺起身子,把茜茹的玉體翻轉過來。

  此時的茜茹就趴在床上,望著她那肥白豐滿的粉臀,若得周平更是一陣的肉緊萬分。

  他又迅速的伏了下去,貼著茜茹滑嫩的背部,伸手分開兩片肥飽的臀肉,大龜頭找到了玉戶口,忙又屁股一挺,雞巴「卜滋!」一聲,盡根沒入。

  正當舒爽的欲仙欲死時,周平卻要命的把大雞巴從小騷穴拉出,使得茜茹頓覺小穴非常的空虛,使她無法忍耐。

  但是身軀被他翻轉過來,當週平又再次的壓下來後,她又重拾那種漲,滿的充實的快感。

  一根又粗又長的特大號雞巴,深深抵住茜茹的敏感花心,她立即感到全身一陣酥麻,不由得急急往後挺扭著肥臂。隨著屁股的扭動,大龜頭一下下的磨擦著穴心,磨得她突突亂跳的花心好不痛快。

  禁受不住這心底陣陣傳出的騷癢,茜茹淫浪得浪哼休休著:

  「哎唷………親哥哥………喔………要命的大雞巴………哼………小妹……唔………真是舒服透了………美………心肝………我………爽死了………哎唷………我………我……受不了啦………呵快………我要丟………啊!丟

  ………丟………」

  茜茹口裡不絕的浪哼,隨著周平的大陽物插抽,極度狂浪,神態淫蕩的,樂極魂飛,欲仙欲死。

  茜茹她粉臉赤扛,星眼含媚,心肝大雞巴不停的亂叫,陰戶顫抖的收縮,一股滾燙的陰精,澆淋得龜頭酥麻,全身遍體的舒暢。

  「好妹妹………啊………美死了………嗯……好小嫩穴………大雞巴好爽……………哦………我也……喔……射……射精了………」

  周平最後掙扎般,雙手按住她兩條渾圓的大腿,猛力的抽抽三下,一股熱熱的陽精,直洩入她張開的花心裡。

  使得茜茹玉體一陣哆嗦,口中呻吟著:

  「唔………哥………洩死我了………」

  正當兩人銷魂的忘情緊緊糾纏著,沈醉在美妙境界之中。

  突然……

  「砰!」一聲,套房的大門被撞開了。

  這突來的情況,實在太嚇人了,使得周平和茜茹這兩個男歡女愛的姐弟,緊張的不知所措。

  可是,下意識的反應,使得周平連忙從茜茹的玉體上,翻身站在床上。

  「畜生………」

  來人未到臥室,可是聲音已先傳入周平及茜茹倆人的耳朵。

  忽見一位滿臉憤怒的中年人走進,正是他們的父親周友善。

  「剛才我去找茜茹,正好看她急急忙忙的從公司出來,我暗中尾隨茜茹到這裡,眼睛一瞬,鬼丫頭不見了,後來我遠遠的發現茜茹在窗子裡眺望,才有了目標,不幸我走慢了一步。你們居然上床了………」周友善嘀咕著。

  看著他們姐弟兩人赤裸的拉著毛毯,正瑟琵的發抖。

  「兩個畜生做得好事………都快穿上衣服,跟我回家,限你們三天就結婚,日後誰也不準後悔。」

  這是周友善嚴厲的叱喝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