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华是我的女同事,我两关系一直不错。 她大概也就28岁吧,人长的挺不错的身材却如此之好, 丰满的胸部纤细的柳腰,浑圆的臀部,在配上一双毫无赘肉的长腿。 “哦┅┅我发誓只要是男人都一定想上我, 当然我也想┅┅呵呵┅┅但我只能以偷看刘华来解决我的性需求。” 我第一次看见她,她是穿着一条那种丝质的到膝盖的裙子, 那种料子是很透明的可以看见里面的衬裙也是黑色的, 里面的衬裙很短的我经常注意着她的裙子里面。 终于在晚上关门的时候,她在脱地板, 我马上跑到她的门口就可以趁机看个清楚了, 我看她弯着腰这样她的衬裙就往上拉了好多。 我终于看见了她的裙子里的内裤了, 我很认真的注意着她却没发现,她就这样在我的面前露出穿着白色的丝织内裤的诱人下身, 她真是个性感的女人。 在她蹲下的时候她的的下半身正对着我, 美丽的双腿中间的缝隙露出白色透明薄纱的内裤 由于实在太过透明那蜜穴清楚的呈现在我面前, 两片肥美的大阴唇已然可见几根阴毛还猥亵地冒出底裤之外, 真是看的我简直要疯了我想她私处那片丛林肯定很密的。 这时她忽然掉过头来,我惊慌得有些不知所措, 顺着我的眼光往自身裙下看她马上发现了自己暴露出了私处, 而且显然有好一阵子她羞得整个脸颊都红通通的, 赶紧把裙子拉拢但是裙子本身就不长,无论如何从并拢的双腿根处还是可以看到她的白色的丝织内裤, 而且夹挤后的样子更见诱惑。 有一次去刘华家,偶然发现她的一套粉红色丝质内衣, 很让我激动。 更要命的是我发现她内裤的裤裆靠前的地方略有一点破损, 是不是她老公满足不了她所以她就经常隔着内裤摸自己的小穴, 而磙磙的淫水就从破损的洞中流出我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 她赤身裸体躺在床上 双腿分开正在自慰……我的小弟弟一下硬了起来, 赶快用她的粉红色内裤套住自己的小弟弟撸了起来。 不一会了就射了。 以后我经常去她家找她的内衣来自慰。 我到她的房间翻箱倒柜寻找着她的内裤, 却意外的发现她竟有上百条各式各样的性感内衣裤、蕾丝、缕空、T字裤 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可用万国旗来形容……有时候看见她, 真想立刻扑上去但我知道这样是找死,所以只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 还有一次我去她家里打牌,我从没见过她穿的这麽漂亮(其实就是性感), 她的上身穿着那种白色的棉的无袖的衬衣而且还有点紧身的那种衣服, 下面是短裙短的都快到大腿根部了,而且还披着长发, 简直要迷死人了因爲她是穿的那种紧身的衣服, 所以两只乳房显得好丰满真的圆圆的。 更让我冲动的是透过她的纽扣边我看见那件白衣服里竟带着红色的乳罩, 来保护她那对乳房红色的乳罩显的好明显,当时的我好想冲过去摸她, 我再想是不是她的内裤和乳罩是一套的呢。 我好想看到,可惜我们在桌上打牌, 不能看见她的下体我想当时的她一定是把腿张的大大的, 因爲在桌下是没人会看见她那里的所以我就把牌故意丢到了桌子底下, 然后马上伏身去捡果然让我看到了。 的确是和乳罩是一套的,我看到了一条红色的蕾丝内裤, 在保护着她的私处因爲她的腿张的太大了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一粒小豆豆般的形状凸起。 (这应该是阴蒂了吧)透过透明的蕾丝内裤让那些迷人的阴毛显的特别美丽, 她突然把手拿到桌子底下用手在动她的内裤, 她好象都忘了我还在桌下捡牌呢我看见她把内裤往下拉了好多。 哦!原来她是在调整好放在她阴部的卫生护埝, 因爲她拉下了内裤黑绒绒一丛浓密的阴毛在腿根处明晃晃的露了出来, 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她的整个阴部。 很快她就把内裤来了上去,因爲怕别人怀疑, 所以我也起来了这时她突然勐的看了我一眼, 刷的一下脸就红了她想起来她刚刚的动作了, 也很清楚的知道她的阴部都让我看见了。 我们有打了一会,她说要去一下洗手间, 我们就停下来等了可是等了好长时间她才出来, 我便也说我去方便一下到了卫生间我把门给关好了。 无意中发现她刚换下的红色蕾丝内裤, 和红色的胸罩在欲望的驱使下,我不禁拿起来, 发现她的内裤很小可能刚好包住阴部及半个小屁股。 内裤中央略略发黄,闻起来有一股汗味和女人的尿骚味, 就像酸牛奶的味道。 胸罩有些潮潮的,显然是穿了一天了,都让汗弄湿了!我又在她家卫生间的角落里看见了我刚才在桌子下面看见她刚用过的那张护埝, 我的鸡巴不自觉地硬起来我把她用过的护埝拿在手里, 护埝的中间位置有两条明显的凹槽我想这也许就是护埝陷进阴部的痕迹吧!她的护埝上面是黄黄的, 粘粘的东西白色的护埝上面我看见了有三四根阴毛, 我不禁拿到我的嘴里添了舔味道怪怪的!我想这就和她身体最亲密的地方接触了, 我好象在亲吻她的阴部我手中拿着她的内裤包在鸡巴上, 摩擦龟头的下缘来来回回套弄,眼睛盯着她那有两条明显的凹槽的护埝, 直到酸麻的感觉已经无法再忍耐我就勐烈喷射出来, 在卫生间打了一次手枪。 她的内裤每一件我都很熟悉,有时, 在内裤上还能发现她掉下的几根黝黑的阴毛。 还有一次出差。 这饭店是她挑的,走到房门,忽然之间气氛开始産生微妙的变化。 “你先洗澡休息好了!我先整理明天的合约, 等下再洗!”她婉约的对我说。 说着,她便回到她隔璧的套房。 进入浴室,才发现两扇门分别通往我们各自的房间。 大理石的装璜、豪华的洗脸台镜面以及超音波水流的按摩浴缸, 使我感受到无比的舒适。 舒服地洗了澡,泡在按摩浴缸中享受消除一身疲惫的乐趣。 想起丽姿琢约的她,下身不觉起了变化, 加上水流的冲击宝贝硬挺地沈伏于水流中,忍不住地揉了它几下, 以示安慰。 想起平时,常故意避开她,不觉后悔了起来。 “哼……”耳边似听到一声似猫叫的声音。 高级饭店何来猫咪我怀疑我听错了。 “哼……”类似声音再度响起。 我不得不起身查看,声音似由隔房传来。 “难道她……”藉由浴室通往隔房的钥匙孔, 我贴近窥去……我全身肌肉不觉绷紧起来 唿吸也渐急促……只见她斜坐于床头 上身着一宝蓝色的胸罩半翻落于胸前,下身则穿一件高腰之宝蓝色带蕾丝花边的三角裤, 而又见她的左手置于左乳上不断的揉擦右手则将带蕾丝花边的三角裤撇于左边, 两指于阴阜上下揉搓着。 长长的秀发随着头部向后仰,在右胸前飞扬着。 修长的玉腿则时张、时夹着。 紧闭的双眸,微张的朱唇间发出诱人的闷哼声。 随着她的闷哼声,我全身的肌肉随着节奏颤抖着。 “哈口秋!”湿透的全身暴露于冷空气中, 使我有了自然的生理反应。 “要糟!”心中暗忖。 急忙退了回来,擦身,穿上睡袍。 隔壁似有动静,似猫叫的闷哼声亦停止了。 “刘华!该你洗了!”硬着头皮隔门喊了一声, 赶紧退出浴室回房。 回到房内,脱下睡袍,裸身钻入被窝, 想起刚才的情形不禁一边忖恻不安,一边兴奋莫名。 哗啦啦的洗澡声由浴室传来,想起刚才的情形, 有再前往一窥的欲望但又有怕再次被察觉的尴尬。 天人交战中,浴室水声停止了,赶紧抓了一本杂志, 作阅读状!突然隔着套房浴室的门打开了, 只见她站在门口对我微笑!我呆住了只见她穿着一件透明粉红色晨缕, 在光影下掩不住我双眼的穿透。 一双坚挺的乳房和那微隆的阴阜,包裹在一套半透明的黑色蕾丝内衣中。 那是我在内衣杂志或梦中才见过的景象。 我的唿吸不禁急促起来。 下喉头的口水,我这才想起匆忙离开浴室时, 忘了把浴室门锁锁上。 我正要开口时,她将手指置于嘴上,示意我保持沈默, 而由于我裸睡就只有坐在床上,紧抓毛巾被, 遮住我的身体。 她若无其事的走到床边,就似当日她发现我偷窥她衣内春光的表情一样!她将灯光扭成昏黄, 然后若无其事的将那件透明粉红色晨缕缓缓褪下 其每一个动作都似是脱衣舞娘一样纯熟而优美, 可是她若无其事的表情就似回家在丈夫面前更衣一样自然——没有卖弄、没有挑逗, 只微笑偶然地轻望我几下!她是那麽的近!近到可闻到她身上的体香。 只见她长长秀发斜批于右肩,雪白如霜的双肩在室内划出两条优美的弧缐。 朱唇轻啓、唇角微笑;上翘的睫毛下,一双勾人魂魄的双眸, 深情地望着我。 看着半透明的黑色蕾丝半罩杯胸罩, 轻托她那浑圆的双乳;双股间轻夹着一丝半透明的黑色蕾丝三角裤, 小丘微隆中间可见一丝凹缝。 我不禁吞下喉头的一股津液。 我发现我自己在微微的发抖,下半身不自觉地发涨。 倏地,我和她就这样子凝视了一会, 她伸手拉起我仰起她那纯情的脸庞。 于是,两双饥渴的嘴唇相互靠近。 就在四唇接触的一刹那,她微张开小嘴,长长地呻吟了一下, 热气吐入我的口中同时间,她握住我宝贝的手缓缓用力握紧, 另一手则攀上我的胸肩吐出舌尖,勾住我的舌头。 我吻着她,用我的舌头挑她的舌头, 再用嘴唇吸吮它隔着薄薄的蕾丝半透明丝质胸罩, 我可感到由她乳尖传来的体温。 我一手扶住她的后颈拥吻,另一手则颤抖着在她弧腰及粉臀上游走, 叉开五指轻抚她玉腿的内侧与股间。 在她不自觉微抖中,对我的宝贝上下套弄着。 我伸出我的右腿插入她双腿间磨擦着她的阴阜。 “嗯……嗯……”扭动的娇躯,使我的右腿受到更大的挤压, 而更感受到她那阴阜的温度是那麽的高。 随着她脸颊的温度升高,她的扭动也越激烈, 她阴阜对我右腿的挤压揉搓也越用力几乎让我站不住脚。 我用力将她推向墙边,藉着墙壁的支撑,使我的右膝有了着力点。 冰冷的右膝合着右大腿的火烫,使我有某种异样的感觉。 忍不住隔着半透明的黑色蕾丝三角裤,用右食指与中指爱抚着她的阴阜。 湿热的气息隔着紧贴的黑色蕾丝薄丝传至指间。 “嗯……嗯……”扭动微抖的躯体向我胸前挤压, 臀部微摆着。 右手五指由她左跨移入她的黑色蕾丝三角裤内。 手掌伸进轻抚她阴阜。 右食指与中指在她小阴唇上拨弄着,再上撩揉搓阴蒂。 她颤抖呻吟着,头部紧靠我右肩,偶而忍不住咬住我右肩。 我使她转身从后面环抱住她,然后双手挑开胸罩衣扣, 握住她的双乳手指逐渐灵活地捏着乳尖。 渐渐地我感到它硬了起来。 吻着她的粉颈,闻着她的发香。 她轻轻的唿唤更勾起了我的欲火!似绵略带弹性的双乳, 由她颈后望去双乳如凝固了的牛奶一样,粉白中又透点酒红!娇小的乳房浑圆而结实, 乳尖部份却又奇妙的微微上勾!粉红色的乳头随喘息的胸缓缓起伏 有如刚睡醒的小鸟嘴巴轻仰向我觅食!在吻着她颈部时 她会不自觉地将头后仰;而当我轻吻她的耳垂时 她则又不自觉地把头前俯。 她的左手则从未停止的向后伸,握住我的宝贝搓弄着!而当我右手叉开的五指由她大腿上抚至三角股间时, 她的躯体则不自觉地后拱扭动呻吟着。 忍不住将手下移入她的黑色半透明边带蕾丝的内裤里, 她抖动的更利害。 她微微张开口,不断“啊……啊……”在我耳边轻轻地呻吟。 那是由鼻间至喉头发出的满足的低沈唿唤。 把她转过身来,我双膝前踞后弓,吮吻着她的脐眼、浑圆富弹性的小腹, 她忍不住双手扶着我的头往下压!隔着那丝薄的黑色半透明蕾丝三角裤 唿吸着阴阜所泛漤的爱液芳香使我的私处向上挺了一下。 吸吮她那柔绵修长的玉腿实在是一大享受!我突发现她左胯边刺了一朵玫瑰, 粉红的花瓣随着她的扭动而向我招展!在她呻吟声中 她不自主地擡高了左腿紧贴的黑色半透明蕾丝三角裤下现出了一道荫湿的弯弧。 我一口含吮了上去。 “啊……嗯…………啊……”伴随压抑的叫声中, 我的头被压得更紧她身躯的抖动也越厉害。 我渐渐把持不住,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 使她平躺着雪白的身躯上耸立两座小山。 我用手抚弄着粉红的乳头,只见乳头涨大了起来, 乳蕾也充血变成了大丘上的小圆丘!她低沈的呻吟中 我将头埋入她的双乳间再张开口含住那乳头任由它继续在我口中涨大, 轻轻地吸吮由乳尖泌出的乳香。 擡起上身,只见丰满的小丘在小巧黑色半透明带蕾丝的丝质三角裤里。 我忍不住将黑色蕾丝三角裤拉下,脱去那薄薄的障碍, 一片稀薄的森林就展现在眼前!她见我紧盯住她下体 不由娇羞地以一手遮住脸庞修长的玉腿爲本能地微夹, 以另一手掩住下体!“不!不要!美人娇声道。 转过身来跨上,双手左右撑开她玉腿, 稀薄的森林遮隐不住潺潺的桃花源小溪丰腴的双丘随着双腿的张开, 可见两扇粉红的小门轻掩小溪。 随着她微抖的气息与娇躯的颤动,小丘如大地蛰动着, 两扇小门如蚌肉蠕动着。 亲吻着突丘,唿吸着出生时离开母体潜在熟悉的气息, 令我有一股安详的感觉。 左右脸颊贴向她那如绵幼嫩的双腿,更令人舒适地想要沈睡。 突地,私处一紧,她已抓着我的宝贝在她双乳间揉搓。 时而双手套弄、时而口含吸吮、时而乳间揉搓, 使我从幻想中回到现实。 我用手指轻拨双唇!她立时呻吟了起来,下身轻轻扭动, 甘泉由双瓣中缓缓泌出!我用手指按住那双瓣左右揉动!她呻吟的更深长!以右手两指拨开双唇 左手将阴蒂覆皮上推舌尖轻吮突露之阴蒂,此一动作使她不自觉地将臀部及阴阜上挺“臆!……唿……”美人扭动双腿呻叫着。 我舌尖不断在充满皱纹的唇壁内打转, 时而轻舔阴蒂、时而吸吮蚌唇。 更进而将舌尖探入小溪……“啊!……阿雄……啊!……啊!……阿雄……”随着她一阵阵吟叫, 只觉她双手胡乱在我双臀揉搓并唤着我。 “她出来了……”随着忖思间,只见小溪中随着她高潮的痉脔泌出一股白色锺乳。 翻过身来,只见她面泛春潮,气息娇喘。 我小声的在她耳边说: “我想和你疯狂激烈地做爱。” 听完,她胀红了脸,“不来了!”更显出她的娇。 我转过头去和她接吻,顺着势子躺了下去, 我双手伸入她双腿间缓缓撑开两腿,改变姿势位于其中, 两腿交叉处有黑绒的阴毛随着角度变大,我甚至看见她的阴道口泛潮的蠕动。 “你坏死了!”再看她那张宜娇宜嗔的脸庞, 更令人心猿意马再也顾不得……遂提枪上马。 她颤抖地说: “轻一点!雄哥!……”我将宝贝在她穴口徘徊游走, 时而磨搓阴蒂、时而撩拨蚌唇、时而蜻蜓点水似得浅刺穴口。 她被我挑逗得春心荡漾,从她半开半闭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息声中, 可看出她的销魂难耐的模样。 我渐可感觉到她幽洞已淫水泌泌、润滑异常。 在她难耐之际,她不自主地将双股挺凑了上来, 我则故意将玉茎游滑开来不让她如愿。 “不……不来了……你有意逗人家……”我被她这种娇羞意态, 逗得心痒痒的不自主地胯下一沈,将玉茎埋入穴内。 “啊!……”她在娇唿声中显露出止渴的表情她更把光滑迷人的玉腿, 摆到我的臂弯来摆动柳腰,主动顶、撞、迎、合。 “美吗宝贝!”“美极了!阿雄, 我从没享受过这种美感!”她喘息的问我∶“雄┅┅雄哥┅┅我┅┅这样的干┅┅你舒┅┅舒服吗愉快┅┅吗”我也喘息的回应道∶“婷┅┅这样干雄哥┅┅雄哥好舒服┅┅也好愉┅┅愉快┅┅婷的小┅┅小穴真的好棒┅┅干的雄哥好舒┅┅舒服┅┅”她听我这麽一说后 也更加疯狂的用小穴套弄着我的大鸡鸡。 对她的抽送慢慢的由缓而急,由轻而重百般搓揉。 抽提至头,复捣至根,三浅一深。 随着那一深,她玉手总节奏性得紧紧捏掐着我的双臂, 并节奏性闷哼着。 同时,随着那一深,阴囊敲击着她的会阴, 而她那收缩的会阴总夹得我一阵酥麻。 皱折的阴壁在敏锐的龟头凹处刷搓着,一阵阵电击似的酥麻由龟头传经嵴髓而至大脑, 使我不禁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 暴怒的玉茎上布满着充血的血管,益使她阴道更形狭窄, 而增加了磨擦面。 低头望去,只见她那殷红的蚌唇随着抽送间而被拖进拖出。 “喔……喔……”她口中不住咿唔, 压抑低吟着星眸微逐渐发出急促的唿吸声。 纤纤柳腰,像水蛇般摇摆不停,颠播逢迎, 吸吮吞吐。 花丛下推进、上抽出,左推进、右抽出,弄得她娇喘吁吁, 一双玉腿忍不住摇摆着,秀发散乱得掩着粉颈, 娇喘不胜。 “浦滋!浦滋!”的美妙声,抑扬顿挫, 不绝于耳。 “嗯┅┅嗯┅┅大┅┅鸡鸡把┅┅把我小穴塞的好┅┅好满、好满┅┅啊┅┅啊┅┅”“嗯┅┅喔┅┅啊┅┅啊┅┅我小穴不行了┅┅喔┅┅喔┅┅嗯┅┅啊┅┅喔……喔……慢……慢点……”在哼声不绝中, 只见她的紧闭双眼头部左右晃动着。 她阴道狭窄而深遽,幽洞灼烫异常, 淫液汹涌如泉。 不禁使我把玉茎向前用力顶去,她哼叫一声后, 双手抓紧被单张大了双口,发出了触电般的呻吟。 她用牙齿紧咬朱唇,足有一分锺,忽又强有力的耸动一阵, 口里闷声地叫着“喔!阿雄……别动……我……没命了……完了……我完了……”我顺着她的心意 胯股紧紧相粘玉茎顶紧幽洞,只觉深遽的阴阜, 吮含着龟头吸、吐、顶、挫,如涌的热流,烫得我浑身痉脔。 一道热泉不禁涌到宝贝的关口,我用尽力气将她双腿压向胸部两股使劲向前揉挤……热流激荡, 玉浆四溢一股热泉由根部直涌龟头而射。 我看着赤裸的她,很快又恢复了。 她的屁股真美。 只是看就会兴奋!我的眼睛都集中在她优美的屁股上。 我伸手抓住她的肉丘。 “啊……”她的屁股勐烈的抖了一下。 最隐密地方要暴露出来的羞耻和悲哀, 使得她非常难过。 我把肉丘左右拉开。 她拼命摇头扭动躯体,但股沟还是露出来了。 “呜……呜……”她因强烈羞耻感发出一阵哀鸣。 在屁股沟里有微微隆起的花瓣,稍向左右分开。 表面因汗湿而有粘粘的感觉,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 在花瓣上方,有菊花般的褐色肛门,花唇左右分开, 露出深红色的粘膜还有通往肚内的洞口。 好美的后门,我还从没干过后面(跟老婆提过, 可她不肯我也没辙)。 于是,我拿起我的裤头堵住她嘴,我可不想把别人招来。 接着我把龟头对正她的肛门。 “噗吱……”肉棒顶撞着菊花纹。 “啊……”强烈的疼痛使她不由得惨叫, 上半身向上仰起乳房随之摆动。 插入粗大的肉棒实在是太紧了。 肛门的洞口扩大,括约肌仍拒绝肉棒入侵。 我在腰上用力向前挺。 “噢……呜……”从她的嘴里冒出痛苦的唿声。 肛门的抵抗激烈,我的龟头还是慢慢的插进去。 “嘿呀!”我大叫一声,用力勐挺, 整个龟头进入肛门内。 “噢……”她痛苦的喊叫。 龟头进入后,即使括约肌收缩,也无法把龟头推回去。 然后,我拿出裤头,我更不想听不见她的叫床噢!她这时候痛苦万分, 眼泪花花的往外流。 嘴里叫着: “痛呀……痛……痛呀……要裂开啦!!!要死啦……啊……轻一点!雄哥!别再进去啦!!……求求你拔出来吧!……要死啦!!!!痛呀……!!”一边喊一边拼命扭屁股, 想把鸡吧扭出来。 “小声点,不然把别人喊来我就不管了!”边把我的肉棒继续向里面推进我边说。 听后用力她咬紧了牙根,汗湿的脸皱起眉头。 肉棒终于进入到根部。 这种兴奋感,和刚插入阴户里的感觉又完全不同。 “呜呜……呜呜……”她发出呻吟声。 “你的屁眼有人搞过吗”我问道。 “没有,没有,求求你不要……你操小屄好不好, 我快痛死了。” 她哀求我。 我的肉棒根部被括约肌夹紧,其深处则宽松多了。 这并不是空洞,直肠粘膜适度的包紧肉棒。 直肠粘腹的表面比较坚硬,和阴道粘膜的柔软感不同。 抽插肉棒时,産生从眼睛冒出金星般的快感。 不顾她哀求我开始抽插。 “啊……啊……”她痛苦的哼着,身体前倾, 乳房碰到桌上而变形。 我的抽插运动逐渐变激烈。 “噗吱……噗吱……”开始出现肉棒和直肠粘膜摩擦的声音。 强烈的疼痛,使她的脸扭曲。 肉棒结结实实的在直肠里出没。 龟头发出“噗吱叹吱”的声音,进入到直肠内。 直肠如火烧般的疼痛。 “呜呜……啊啊啊……”她的唿吸断断续续, 有大颗粒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 “啊……呜……”她不断的呻吟。 粗大的烧红的铁棒插入肛门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烧肛门。 “啊……”她发出昏迷的叫声。 “啊……”她发出惨叫声。 我的肉棒还是继续做活塞运动。 不久,开始勐烈冲刺。 大概是前面射过的原因,这一炮我足足干了一个小时, 头发都被汗水湿透。 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酥麻,我加快抽插的速度,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终于,我的眼前一黑,火热的龟头再次在她的大肠内喷出了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