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长得不错,不管身材、脸蛋都在水准之上, 所以娶到这样的美娇妻常做是应该的。 当然,常做又激情的情况下,在结婚半年多, 就发现她的那个不来了又过了三五个月, 就穿起孕妇装。 当然,这也是一种喜悦,不过我就憋得很苦恼。 当然,孕妇有时也需要,不过谁会有大动作当然, 这种情况下就当然不下去了…后来一个号称是老婆的干妹妹的女的叫惠敏的, 在这时候跟她走得好近有时她会到我们家小住。 我坦承,那段期间,遇到这长得漂亮(和老婆不同型), 穿着曝露的女人又睡在客房不关门的情况下, 基于关心我当然有正大光明的偷偷进去帮她盖被子, 虽然是夏天但我们有开冷气呀!于是, 就很容易看到她不设防的小裤裤我技巧性的偷偷把我借她穿的运动短裤再拉高些, 蕾丝边很容易就露出一抹黑毛我看着她甜睡的脸, 小心异异的把指尖伸进去…动也不动的碰触着惠敏的私处 好久。 做贼心虚,我回房去看看老婆,孕妇嘛!好睡得很。 再回到惠敏那边,咦换了睡姿,露了小蛮腰, 改仰着睡睡姿有点不雅,但对我来说,机不可失!因为两脚微开。 这让我畅行无阻的把整个手贴在她的阴部。 当我偷偷的把中指按压到肉缝时,意外的发现她已经湿了…我吓出一身冷汗, 她醒着!她醒着!她醒着!而我的中指正笨拙的抠在她的肉缝间。 冷静!我要冷静!我咧!和老子玩阴的!我温柔的把手往更羞耻的胯间抚摸, 她的会阴、小菊花早已湿湿滑滑的干!我心中咒骂着, 小骚货看来你比我更想要!我再度弯曲手指, 指尖感觉到她下体敏感的收缩!(这种身体反射装不了)于是故意来来回回在她那儿搔弄 她的淫水明显变多不过身体动也不动,脸孔表情依然甜睡!干!是做春梦吗我把心一横, 顺手把她的小裤裤与我借她的小运动裤同时往旁边一拨 她的隐私毫无保留的曝露出来惠敏还是不动声色, 喔不对!嘿!嘿!脸红了…脸红透了!我把她的小裤裤夸张的拉开 还装!干!我心中不禁得意。 当我两手并用,把她的两片阴唇扯开时, 她的嘴唇轻启紧闭着的眼皮不断颤动。 这是我头一遭看女人的下体看这么久,又这么清楚的!一开始, 她的两腿是紧张的当我翻开她的嫩穴又看了半晌后, 她的下身竟然轻轻的扭送双腿已经放松。 当然,淫水又冒出许多,这女人!我没徵求她的同意, 这姿势很容易就让我的舌尖从最敏感的地带扫过,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惠敏忍不住轻哼: 啊呀!还装!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当我吃她的那儿几下后 她的双腿主动张开让我舔饱所有的隐私地方, 然后还把我的头夹在大腿中央我再接再厉的刺激她, 当时只是好玩头一次这样文静的玩女人, 她的手主动压住我的头还把她的私处往我脸上抹, 弄得我口鼻满脸都是淫水。 她泄身了!我趁她爽身的同时,双手往上翻开她的上衣, 奶罩竟然已经松绑了!意外!她的胸口微微冒出点汗 我继续刺激她直到她颓然瘫软。 爽过了!她开始害羞起来,把我的手推开, 转身侧卧到这田地,我把她的裤腰一拉, 她主动抬高另一边然后她的下身裸裎了,我再把她的上衣往上拉高, 当罩住她的脸时停住,她的手举高高,腋下有稀疏的几茎卷毛, 乳头翘得很高。 我也把全身脱光了!? ?? ?? ?? ?从后面抱住她, 面的弟弟夸张的在她滑熘的下体抽送还没插进去, 直到她主动扶着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洞洞 噗兹!我没换过姿势只有她转身俯跪,翘起屁股让我尽情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抽插…她的腿渐渐跪不住, 身体抱住枕头全趴下去了只剩下翘着屁股迎合!直到我尽情的射出浓精, 才惊恐的拔出肉棍喷得她的背部、屁股到处都是。 我检视自己的成果,她的阴毛全黏在一块了, 穴穴被我弄得红红的我开始有点后悔这样冲动。 然后赶紧去把门关起来。 她怨怨的说: 帮我擦一擦嘛…我们都静静的。 说真的,紧张的气氛正再凝聚着。 洒得到处都是,她不敢乱动的让我自己擦着, 从背上、后腰、到屁股然后我要她把脚张开些, 当我把手靠近她的胯下时看不到她埋在枕头下的表情, 但是她白晰的皮肤起了疙瘩我再把她的脚挪张开些, 她的穴穴长的很美现在穴口的嫩肉红红的更明显。 她再度怨怨柔柔的说: 干嘛!还看不够呀!我马上回说: 那看得够!长得这样漂亮…她夹起双腿, 我把她的屁股拉高这时不难发现她胸前的乳房, 不大型却很好!我继续我的工作,菊穴、大腿内侧、鼠蹊部、当我擦到她的大阴唇时, 她开始晃着屁股避开说要自己擦就好…我讶异的是自己竟然又大起来, 伸手握住她的奶 温柔的说: 我来!她没抗拒, 我说: 把腿分开些…当她挪好姿势时 我抓着我涨翘的鸡巴对准穴口,缓缓缓缓的再度往前推进, 她没太多抗拒的迎合我的插入 只回头说: 你这样对得起你老婆我已经没考虑那么多了, 但是干了好久就是不出来最后,她累瘫了…那次之后, 惠敏就再也没到我们家好像这人就这样消失了。 老婆也没再说什么,至于我,当然也不能问些什么!就这样不了了之只是…现在回忆起来, 挺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