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8日,我会永远铭记这个日子。 今天中午,一阵喜庆的鞭炮声将我从梦中惊醒, 若在平时的周末双休日我肯定会继续蒙头大睡, 但今天我不会我像弹簧一样的从床上弹起。 母亲在厨房作饭见我早起有些惊讶,随后可能想到了那串扰人的炮竹声告诉我楼上人家嫁女儿。 我没有说话,心里只是咯登了一下,我用最快的速度洗漱一番, 顾不上吃早餐向母亲撒了谎在社区门口等朋友便冲出门去。 楼外躺着放燃后的鞭炮尸骸,迎亲的车队、喜气洋洋的家人和看热闹的邻居围拢在楼下, 楼上传来新郎兴奋的顶门和讨发红包声。 我走到清静的社区门口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空腹又抽外烟不一会便感到头晕胸腹腔发空得感受, 我仍然抽着因为我想压制的是越来越加剧的脉搏心跳。 不得不承认我紧张,我紧张害怕看到待会的一幕。 从小到大我很少会这样,但今天我却无法控制。 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五分钟、半小时, 社区内重新又燃放起了炮竹。 我掐灭香烟走回社区来到迎亲主婚车前, 但我无法靠近狭小的社区街道已被新人双方亲属和婚庆摄像人员以及左邻右舍围得水泄不通, 我只能远远的看着茫然的看着。 新郎终于抱着身披洁白婚纱的新娘走下楼来, 直接抱入了车里新郎高大英武和新娘是那么的般配, 他站在车边微笑地接受四方的祝福等待着新娘和其双亲告别。 我把所有的注意力投向打开的车门,想看清新娘的脸, 因为我仍抱有一丝侥幸心理那不是我所见过的女孩 又或者说是我想最后一次再看看她。 车终于缓缓地开走了,当车从我身边经过时, 我从未关的车窗看到了姑娘的脸。 走好,祝你幸福。 不知道是不是天下每个男人都会有暗恋的情结我以前从来没有过, 包括青春期不知为什么当成年已久的我遇上她时有了这种感觉。 这种感触很奇怪,因为我甚至从未近距离地看清过姑娘的脸也未曾和她说过一句话, 甚至不知道她的芳名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恋上了。 大约十个月前的夏季,我刚买完烟打算往楼号走, 就在此时一个高挑的身影从我身后赶上经过。 我中等个头,那姑娘虽然只穿着平底跑鞋,显然还要比我高上一些。 她单肩背着一个小包,长长乌黑的秀发披散着, 身着一件橙色的短袖紧身T恤一条细窄的蓝色牛仔长裤将她修长苗条的背影勾勒得是如此的完美。 她走着她的路,却将我的心也带走了。 在大街上到处看到这样的背影,但不知为何只有她将我牢牢吸引, 真不知道是孽还是缘。 由始至终我没有看清她的脸,只知道她住我楼上。 我住在这十馀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姑娘, 显然她不是新搬来的住户。 因为从那以后我留意到她偶尔陪父母外出, 街坊老邻居们和她们都很熟络甚至远超过我。 或许她年少学业紧张,我没有看到过她,或许她后来大学四年住宿, 我没有发现到她。 我开始经常在几个固定的时间段通过门上的猫眼窥探楼梯间的动态, 只为了能够更多的看到她的倩影。 注意到她早九晚五很有规律,腰背笔挺,走路快速极具青春活力, 无论什么季节她从来不穿裙子只穿长裤夏季一直就是汗衫T恤, 从不见吊带小衣给人感觉保守而矜持。 我还不经意在一个冬日看见她挎着小包上楼梯的背影, 从臀形和腿根间的空隙判断她应该已经不是一个处女。 尽管如此,通过我的观察,平日晚间她很少出门, 即使外出也会和家长同进同出比起那些社区里一到别人下班时间就踩着高档皮鞋外出的女人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使。 不过遗憾的是透过猫眼我看见了她的身材, 但窄小的猫眼却始终无法让我看清她的脸。 我不止一次从小角度的窗户看到她下班回家, 只要我打开房门便能和她打个真切的照面 但是我不敢我做不到。 我是怎么啦我自己都无法相信,在前几任女友身上和外出嫖妓像禽兽般的我会变得如此软弱。 终于在今年1月左右的一天晚间我如愿了。 那日我买了一只新包回家,刚踏入楼道口便看到了她那高挑的身影, 她改了发型将直发染烫成了卷发,更显成熟和妩媚。 她正和一家属在底楼等人,聊着她相亲时对方为了和她持平身高穿内增高的事。 过道灯虽暗,但对我来说却已够幸运,虽说是中距离,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那姑娘的脸。 那是一张标准丽人的脸,五官比例得体,虽不施粉黛, 却绝不输于影视上修整过的女明星。 我盯着她瞧了几眼,她发现了我,边说话也边回瞄了几眼, 虽然只是短短几秒感谢上帝!那也已经足够。 由于比较直接得看到了长相,我开始有了实质性的幻想。 我幻想各种各样的情景与她说上话,幻想着因此两人有了接触, 幻想着随后两人开始了恋爱但更多的是性爱。 我幻想我除去了她的衣衫,露出她洁白无瑕的胴体, 然后深情的热吻。 我幻想抚摸她尖挺的乳房、吮吸她那嫣红的乳珠。 我幻想肩头架起她两条雪白令人窒息的修长美腿, 她那粉嫩的小穴接纳我那并不粗壮的老二。 我幻想她应承着我的抽插,每一下都令她嘴里发出销魂蚀骨的呻吟。 我幻想着因为母亲不在家,她偷熘来找我, 在毫无遮掩的厨房与我做爱。 我幻想着随时随地她只要一有机会便激情四射地找我寻欢……我完了, 我彻底地完了!工作没有精神了娱乐没有感觉了, 就连外出打炮时身下的女人全都变成了她。 三个月后,我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 那晚我买彩票回家,刚准备上楼梯时一个男人骑着摩托载着她回来, 我故意走得很慢因为我很紧张,甚至站在家门口我呆呆的站着假装掏钥匙, 为了就是听他们说话。 男人的声音很浑厚但不失年青,他说了些什么我已记不清了, 我只记得她甜甜的和那男人说拜拜语音柔美而动听。 那是我白日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声音,但现在享用它的显然不是我。 我茫然不知所措,直到听到她的脚步声上楼甚至经过我的身后才反应过来。 我低着头不敢看她,开锁进屋的一瞬间我回头看她上楼的倩影, 轻盈的步伐彷佛告诉世人她无比快乐的心情。 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得到她的芳心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享用她的风情外面光缐昏暗, 那男人又戴着头盔使我不得不想。 我开始有了沮丧,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的痴狂, 那种暗恋单相思的痴狂。 我甚至幻想那未谋面的男人是如何的与她翻云覆雨, 更甚至变态的想探求究竟哪个男人有这么好的运气得到她奉献出的贞操。 学生时期我曾嘲讽过一个失恋男生痛苦不堪的痴情, 我认为男人痴情是天底下最愚蠢的乐章。 如今的我才体会到什么叫作痴迷,我对一个连话也未说上一句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邻家女孩的痴迷已远远超过我曾经拥有过的初恋。 我从没爱过一个女人像对她这样的迷恋,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爱对我来说或许只是一种变态的迷爱。 我不再幻想和她有性,转而改变成爱。 幻想着我和她卿卿我我、甜言蜜语,幻想着我俩热情拥抱永不分离, 幻想着我和她孝敬长辈、永结同心……我甚至决定从今天起努力工作 或许不切实际的从天而降一笔财富让我成为社区里家喻户晓的人物, 这样才能得到她家长的肯定和她的倾慕。 我知道即便去谘询心理医生,也已无法改变我对她的痴迷之情。 5月6日我听到了一条对别人来说是喜讯、对我而言却是噩耗。 车棚收费的阿婆和一中年邻居手指着我居住的楼房, 谁谁谁的女儿8号要嫁了不幸被我听得真切。 谁谁谁我并不认识,但我知道我们这幢楼里适婚年龄并未婚的女孩只有她。 我回到家打开电脑开始搜索本地区5月8日的婚庆新人名单, 只可惜一无所获。 我告诉自已这不是真的,1月份才听她说相亲的事, 3月底才看到那可能的男友怎么5月初她就要结婚了呢如今酒席这么难订, 5月又集中黄道吉日就算4月他们开了证书, 这一个月里能订到酒席吗1月相亲至4月结婚这好像也太快点了吧更何况阿婆手指的方面在我们楼的后面还有其它的楼 肯定是这样我坚信不会是她。 但同时也知道我的臆断是何等的脆弱。 5月7日,向单位请了假,由于晚上要出门, 我鬼使神差的在猫眼处守了一个白天。 下午几点忘了,我见到了她的家属外出归家陆续上楼, 边走边说还有几个我并不认识。 随后我见到了她,还是一身青春又朴素的装扮。 在她身后跟着一个和她很相配的高大魁梧的男人, 看不清脸手上端着一个大红色的箱子透露着喜气。 他俩虽不说话,但谁都看得出是什么关系, 至少我看得出。 透过猫眼我见到她在男人身前走路时与平日的不同, 今天走得很慢腰背也不再显得笔直,柳腰款摆、风情万种,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这么走路当然是在她男人的面前。 晚上睡在床上我给自己开了个玩笑,那不是她的男人, 或许只是她的兄长哈哈哈……暗恋是如此的甜蜜, 暗恋又是如此的辛涩。 婚车走了,也请一并带走我的痴恋吧!婚车走了, 也请一并带走我的痛苦吧!整个下午和晚上我如同行尸走肉 说不上悲痛也谈不上是哀愁我就像一个灵魂出窍的躯壳呆坐在电脑前注视着桌面, 好比一只停止工作的摆钟。 我就这样呆呆的坐到半夜,随后提笔写下了这篇纠结心情的文章来结束我那狭隘的单恋。 2010年5月8日,我会铭记这个日子, 直到永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