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和马艳丽能成为情人纯属偶然。 2003年的9月中旬吧,我和二个朋友章杰、赵军开车去东海县一个开窑场的朋友那里喝酒, 到了那里就在他窑场里买好酒菜找了几个当地的他的朋友开喝。 我平时的酒量还算是过得去吧(高度白酒6、7两)可是那次没用酒杯, 是用碗(主要是在窑场没那么多的杯子)。 开始两碗下肚还行,桌上连我们这边三个人大约有八个人(嘿嘿……那次喝得太多了, 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我和每一个那边的朋友都得干上一碗白酒!结果是喝完了酒是怎么上车回来的都记不起来了。 在回到我们城市的时候(估计当时我那两个朋友也喝得不少), 其中一姓赵的朋友提议: 「不回家了上徐州玩去。 」我和另一章姓朋友(他开的车)在酒劲上头之时也是边边叫好, 打电话又叫上市内的一叫孙勇朋友准备上高速去徐州。 在刚要出外玩时, 后来的那个孙勇的说: 「那个女的不是马艳丽吗问她去不去。 」我当时还没有醒酒,眼睛都睁不开, 嘴里接着他的话囔囔着: 「停车, 她在哪把她带上!」于是开着车子追到马艳丽(当时她骑着自行车)问她去不去徐州玩。 我们其实和她也不是很熟,只能说是认识而已, 我记忆中她当时见我们的面包车突然停在她前面拦住 她被吓了一跳。 她说: 「都这么晚了,去徐州干吗」(当时已经是下午快到4点了。 )我们几个趁着酒性说: 「不算晚, 从高速路去最多二、三个小时就来了!」(我们这城市离徐州大约有200里多一些。 )、「保证不让你回家得太晚!」等等, 反正当时我们几个是极力游说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之意!她当时可能是没经过这场面, 有点架不住劝说 又好像是找推辞的说: 「要是去, 我也得和我婆婆说一下才可以的。 」我们几个一听有点希望, 都囔囔道: 「那你去说一声, 我开车和你一起去离你家远一点等你。 」她骑着自行车,我们开着车跟在她后面, 走了差不多有五分钟拐了两个巷子, 她停下车说: 「前面就快到我家了, 你们在这等我好了。 」我们就停下车等她,她回去大约有十分钟就出来了。 我们几个当时真是很高兴!没想她还真的能去, 就叫孙勇将副驾驶的位子让出来给她坐他到后排来坐(当时我是坐在副驾使位子的后面)。 她上车后说: 「我和我婆婆说和朋友上徐州买点东西, 吃晚饭时回来你们晚上七点前能不能回得来要是回不来我就不去了, 我老公那时间就回家的!」我在她后面说: 「这你放心 肯定能在七点前回来的从我们这里到徐州来回走高速路也不过只要二小时, 我们在徐州玩个把小时就回来也不过七点钟。 晚上我还得回来有事呢!」她说: 「可得一定在七点时回得来, 要不然我老公生气就烦人了!」(估计她也是没去过徐州 也不很了解汽车的车速。 )我在她身后安慰她: 「你放心好了, 我们几个你看像是坏蛋吗他们几个人要真的是长得像 我也不像啊!」(其实当时心里想: 上了贼船还不知道!嘿嘿嘿……)我跟她说话时估计其他几人可能是看插不上嘴 就用手偷偷来掐我。 当时一是酒喝多了神经麻木,二来也可能是酒后和女人说话, 特别是心里还有那么点想法也就没有觉得怎么痛。 后来是酒醒了,才觉得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当时我是满口的酒气,头伸到前排和她有话没话的找话说, 她当时被我醺得皱着眉头不想理我(这是她后来和我上过床闲聊时说的)。 我们的汽车上了高速去徐州,离徐州市区还有四、五十里时, 车子发动机出了些故障。 (二)汽车的发动机虽出了故障可还能行驶, 只不过车速慢得比手扶拖拉机强不了多少!本来开车的章杰因为是喝过酒了 车速不敢开得过快(我们三人中他因为得开车 喝得最少)车速也就刚达到高速路的要求,就这二百多里跑了近两小时, 还没到市区就已经快到六点了。 马艳丽掏出手机看看时间, 有些着急的说: 「都到六点了还没到市区!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得去」我在她身后安慰她说: 「别着急, 现在你急也没用这里根本是不可以停车的。 」她挺无奈的叹息说: 「要真是回去太晚了, 又得有架吵了。 」好不容易车子总算进了市区,就这不到五十里竟用了近一小时的时间。 还没到市区时,赵军就用手机联系了他当年在徐州的工友, 那边早就等得着急了。 这刚进市区就打手机过来催问怎么还没有到等找到他的工友时已经是七点多了。 到了什么话也顾不上说,先去饭店。 这时马艳丽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号,是她老公打来的, 就跑到一边去接电话了。 我这时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偷偷的凑近她听她接电话。 我听她不停地在解释着什么,可能她老公在电话中的语气很不好, 她显得挺紧张的。 他们说了有十几分钟才结束。 我看她要通话结束了,就赶忙过去了。 她走过来和我说: 「麻烦了,我老公生气了!问我是跟谁在一起, 让我马上回去。 」我说: 「这都到饭店了,怎么着也得吃了饭再回去。 反正你回去也晚了,你老公也知道这事了, 也就不在乎多晚一会了。 」她说: 「那你们在这吃吧,我得租车回去了。 」我吓唬她说: 「你一个单身女人晚上坐车太不安全!上两天还听说有单身女人被劫的事情发生呢!」接着我又安慰她道: 「你放心, 吃过饭要是他们几个都不回去我也一定租车送你回去!」这时赵军、孙勇也听到我们的话, 过来一齐安慰她信誓旦旦的保证吃过饭很快就回去。 她勉强同意了,就和我们一起进了饭店。 赵军当年的工友还特意找了两个也是在以前赵军工作过的单位工作的哥儿们来陪客, 他们的名字我没记住只记得其中有一个姓张的, 好像是在单位有点职务。 酒菜上好后我们就落座,一桌就马艳丽一个女性, 可能是我一路和她说的话最多让她感到和我比较近一些吧 加上我又让她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上她也没有再好的选择, 就在我边坐了下来。 (三)马艳丽坐在我边上,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烦躁。 徐州的几个朋友热情地让她吃喝,她也只是勉强笑笑, 只是端着杯子喝点饮料。 我因为中午酒喝得太多了,也是吃喝不下, 除了和徐州的几个初次见面的每人喝了两杯 其他的时间都是在安慰马艳丽给她挟菜在她面前的盘里。 我还是头一次距离这么近的细看她。 之所以认识她,是因为孙勇和她科长是同学, 我们几个和孙勇去找她科长玩过两次和她也就说过几句话。 当时对她也没有太深的印象,只是觉得她长得中等偏上的水平, 身材个头还不错穿着打扮挺有女人味的。 那天她能和我们去徐州,一来是对我们几个人的情况知道一些;二是因为单位不景气, 属于半放假闲得没事;还有就是那两天正和她老公闹了点别扭。 这些都是后来我问她为什么敢和我们几个上徐州, 她和我说的。 她那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薄休闲皮衣,里面是白色的套头衫, 下身是深蓝色的牛仔裤。 我细看她,觉得她的五官是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类型, 不像有些女人乍一看还不错,可是越是细看越是觉得真不咋地。 她发觉我老盯着她看,有些不自然,可能是为了掩饰自已吧, 和我说: 「你不要光顾着我了你自已也吃呀!」「我见你这么愁眉苦脸的没心情吃东西, 我也吃不下了。 」(当时说这话自已都觉得真是太假了。 )「唉!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吃好回去, 我从来没有在晚上一人在外面太晚回家的 我老公肯定气得够呛!」「不会吧要是这样你老公也太小心眼了!现在社会风气都这么开放了 女人偶尔回家晚一些 问题也不会那么严重吧」(当时心里想: 要是自已的老婆不知道是和哪些人在外玩得太晚回家, 是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非弄明白不可。 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想要求别人看老婆看松一些, 自已对老婆看得紧一些。 )酒喝到一半时, 徐州的姓张的朋友和上菜的小姐说: 「妹妹, 你们几个来陪陪我们这几个外来的朋友行不行」「可以啊 等一会就来。 」一会就进来了四个小姐,因为我边上坐着一个女人, 她们都不清楚我和她是什么关系就没有人在我边上坐, 都坐孙勇、赵军三人旁边了。 那几个小姐坐好后自已倒好啤酒,一人点上一根烟, 其中有一个长得很丰满的问姓张的朋友: 「哥哥 怎么喝」姓张的说: 「我们这几个朋友都是特意来我们彭城府玩的 你们要有点特色让他们难忘这次来我们彭城府才行!」「那好 我先和几个哥哥喝杯奶子酒!」那个小姐说着就站起来 一下将衣服从下撩到了胸口上面露出了两个又白又大的奶子。 那小姐的奶子真的是挺丰硕的,两个奶头像两粒小枣子, 我只是在毛片和网上见过从没把玩过像她那么大的奶子, 当时我还真是从没在酒桌上见过这场面。 那小姐是坐在赵军身边的,撩起衣襟后就面对面的坐到赵军的腿上, 将一只奶子用手托着和他的嘴一齐另一手端起一杯啤酒倒在自已的奶子上, 啤酒顺着奶头淌下赵军张口含着她的奶头像吃奶一样将啤酒喝到肚里, 并边喝边用手把玩她的另一只奶子。 赵军喝完后,这小姐又坐到了孙勇腿上, 用同样的方法喂他喝啤酒。 我的位子在孙勇旁边,他喝完就该轮到我了。 马艳丽一开始没弄明白,她哪里见过这阵势赵军喝完了孙勇又开始了她才回过来神, 脸唰的红了离开座位快步走出了包间。 (四)那个小姐倒在自已奶子上的一杯酒已经被孙勇吮咂完了, 可他还是左手抓住那小姐的一只奶子口里含着另一个奶子的奶头, 用右手搂住她的腰坐在自已的大腿上不让离开。 我这边看着他们几个身边都有一个小姐可以边吃喝边上下其手, 自已旁边虽有一个女人却是只能看不能动, 心里早就急得要命。 好在这个大奶子的小姐要和每人都这样喝一杯, 当我看到她的奶子就心里很是有些痒痒。 轮到我喝酒了,正好马艳丽也出包间了。 这小姐见马艳丽没吱声就出去了, 坐在孙勇腿上问我: 「这位哥哥, 你的女朋友好像不大高兴了」「那个是不是你的马子」徐州姓张的朋友这时问我说。 「她不是我的马子!是和我们几个一起来玩的。 」我立即回答道。 「这一路可都是你在关心她,和她聊个没完的, 我们几个加在一起还没你一人和她说的话多!虽然不是也差不多了。 你去看看她,你的酒我替喝。 」孙勇这小子这时口中离开奶头和我说。 我心里当时可是恨死这小子了,心中也是有些懊悔。 (早知就不和她说那么多话了,连小姐都不往我边上靠, 只能看别人又亲又摸的!)心里虽这样想 当着众人也没法。 唉!只好去看看马艳丽,好人做到底吧!我出了包间没见到她在过道, 是上洗手间了到洗手间一喊也没有我就下楼到了吧台, 找饭店的老板娘问道: 「有没有看到和我们一起来的女的」老板娘说: 「刚刚出门了。 」我一听心里吓了一跳!怕她一人要是真的回去会出事, 赶紧出去找她。 到了门口四下看看,她正在离这不远的路口处站着呢!(这个饭店离闹市稍远一些, 又是在巷子里她可能是找不到路。 )我过去问她: 「你怎么出来了」她当时有些生气的说: 「你们也太不像话了!那种场合我能坐得住吗本来还以为你们几个挺不错的, 怎么都这样!」「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就在那陪你呢!」我赶紧为自已辩解。 不能没沾到小姐还得背上黑锅!损坏形象可是两头都损失!「嗯, 你比他们几个要强一些。 我要回去了,我老公刚才又打我手机了。 看你们几个是没完了!」看她当时执意要走, 我说: 「那你也得和我们说一声啊你等我一下 我上去催他们几个问问再多久才能走好不好」「嗯。 」她有些勉强的答应了。 我上包间一看: 几个人因为马艳丽出了去, 也放得开了在酒桌上都和身边的小姐又摸又掏的玩得正欢着呢!我过去和孙勇、章杰他们一说这事, 章杰说: 「她要现在回去就只能让她打出租了 车子本来就出了点毛病回去也得很晚。 再说,这几个小姐刚才都谈好了陪我们过夜。 」孙勇这小子接过话又说: 「你就当一回雷锋陪她一起回去吧!她和我们几个出来的, 要是真出了事就不好了!谁让你一路缠着人家说个没完呢」(操!当时我心里的懊悔又增了几分。 )看他们几个这态度,我也只好是我好人做到底, 陪她回去了!我陪着马艳丽到了车站正巧看到有辆送客到徐州的我们那地方的出租「昌河」, 谈好价两人就上了车往回去。 我和她是坐在后排,坐下后我的左手试探性的搭在她的腰间。 她当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有些不自然的稍稍扭了一下腰。 我当时心里想: 要不是你,我这会也正和小姐欢着呢!那边没得玩, 你这里好歹也不能轻易放过!反正是喝过酒了 要是翻脸也可以有酒遮一些最多以后不见面!我看手搭在她腰间她不是太反感, 心里就暗想: 看来还有点意思!手上就稍稍用了一点力。 马艳丽这时有些不自然的磨了磨身体, 小声说: 「你别这样!」我当时心想: 成败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了, 退缩了还有可能被她心里笑话。 「你不知道,其实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了, 只是没有机会向你表达!今天能有这个机会和你在一起 我要是不说出来以后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说这话时就是当时喝过酒了 连我自已都觉得有些肉麻。 )「那我怎么就从没见你表示过你喜欢我真是会说假话!」「我能怎么表示谁让我们没能早认识呢!现在我们都有家庭, 我不是为你着想的吗要不是今天喝了点酒 打死我也说不出口的!」(我自已说的话自已都觉得太假!像是在说言情剧中的台词。 )她听了把头转向车窗外,显然是不大信。 「你怎么不信我你看这来时一路我不都是在没话找话的和你聊吗!在包间有你在我身边, 那些小姐我看都没看一眼!你说要回来我立刻就租车陪你回来了!他们几个说要包小姐过夜我都没留下!还不都因为你吗!难道你真没有看出来」听了我的一番辩解, 她好像真是有点受感动了脸转了过来。 我当时一见,胳膊就更加用力地搂住她的腰, 把她搂向怀里她只是稍稍的挣了一下,也就任我搂着靠在我怀里。 我当时自已都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本打算是要很费一番口舌的。 当时我口中一边说着一些赞美她的甜言蜜语(具体说的是什么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一边搂着她腰的手慢慢滑向她的臂部用手掌隔着她的牛仔裤摸她的屁股, 她也没有表示什么反对(大概人在陌生的环境中都比较容易放纵自已)。 我见她没有什么表示反对的举动,手慢慢地由她的屁股向上伸到她衣服里。 她的套头衫下摆没有掖在裤子里,这点更方便我的行动。 我的手先是在她的背部抚摸着,摸到她后背的胸罩带时, 我的手指轻轻拉着那皮筋来回的弹了几下;左手在她背后抚摸 右手自然而然的就伸到她胸前隔着衣服揉她的奶子。 马艳丽那时候头已经靠在我的肩膀上了, 我手上行动着这边用嘴去亲她的额头和脸颊, 她当时有些被动的样子任我亲她。 我亲了一会寻到了她的嘴唇,先是将她的下唇含在嘴中吮吸舐弄, 不一会她也将口张开了我的舌头很自然的伸进她的口中去寻着她的舌头, 她也有些回应的用舌头和我缠绕。 我右手从她套头衫的下摆伸进去摸到她的胸罩, 将胸罩推到她的胸脯上面抓住她的右奶子揉了起来。 感觉她的奶子不小,抓在手中很柔软,奶头有点硬。 她在我几方面一齐动作之下唿吸有些加重, 要不是被我嘴堵着估计开车的司机就能发现。 揉着她的奶子一会,我感觉更兴奋了,就放开她的嘴唇, 想将她的套头衫掀起来好好看看她的奶子长得究竟是什么样子。 她发觉了,使劲地用手往下抓住衣服的下襟不让我得逞。 「给我看看好不好我想吃一吃你的奶子。 」当时我厚着脸皮小声的求她。 「不行,这是车里,给司机看到太难为情了!」她当时声音虽小, 可语气没有商量的可能。 我哄她说: 「这车虽说是我们那里的, 可是司机又不认识我们!他忙顾着开车没工夫看我们的。 没事的!」「那也不行!我现在就已经是和你有点太离形了!你坐好, 我们说说话。 」她倒是立场非常坚定。 当时我想,在那环境下也只能做到那一步了, 过急了会适得其反也就没有再强求她。 左手伸在她衣中搂着她的腰,右手在前面的胸前抚摸揉捏她的奶子和奶头, 小声的哄她。 (后来我想: 当时这点还是做对了,要不过后她不一定会再理我。 )揉了她的奶子一会,我的手伸向下面她的牛仔裤, 想摸她的屄可是牛仔裤的裤腰有点紧,手只伸到她内裤的皮筋下一些就伸不进去了, 只是可以摸到她的一些阴毛感到她的阴毛不少, 还有比较扎手的感觉。 我当时想解开她的裤扣能够再往下摸摸她的屄, 可是她依然是坚决不同意。 摸了一会阴毛就感觉没意思,又重新到上面抓着她的两个奶子轮流把玩捏弄。 在边抚摸边聊天中,她告诉了我她的手机号, 也记下了我的手机号。 车子快到她家时快十二点了, 我说: 「你回家这么晚, 你老公会不会打你我很担心你!」「我老公从来没有动手打过我 他不敢的。 不过生气吵架是难免的了。 」她说得还好像挺有自信的。 (当时我心想: 要是真打你也是该打。 )我说: 「车子不送你到家门口了, 隔一段路你下车自已走回家吧防止你老公出来等你看到。 」「这样最好了。 」她也很同意这么做。 车子快到她家时她亲了我一下, 说: 「等一会你不要下车了, 明天我要是有时间就打你手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