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前女友和我一样喜欢篮球,我们从高中时期便一起打球、看球。 后来我们大学考上了不同学校, 却情爱不减。 她当了她们学校校队的球队经理, 而我加入了我们学校的校队。 那天是大学联赛冠军战,我们学校历经千辛万苦走到这一步, 而我也以一年级超级战力的身分参与其中。 对手是一路打来未曾输过的强队, 据说他们球风强悍彷佛不要命了一般,而且队上各个都会得分, 是难缠的对手。 正是女友的球队。 那天我在体育馆门口遇见女友, 因为比赛紧凑的关系我们已经快两个月没有见面 而眼前的女孩已经换然一新我几乎快认不出来他是以前高中那个清纯女学生。 她顶着一头新染的暗红色及肩长发, 手指甲和脚指甲都涂着亮红色的指甲油穿着一字领白色罩衫, 脚蹬绑至小腿肚附近的细带罗马平底凉鞋。 就像是为今天特地打扮一般。 「你什么时候会打扮成这样了?兔子?」我不可置信的问, 我总是昵称她兔子因为她白白肉肉的和兔子一样。 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瘦了一点。 「就为了今天啊!」她笑着说, 眼神却不在我身上。 「是为了我得到冠军要去庆祝吗?」我笑着问, 要上前去抱她完全不在意她是对手的球队经理。 「或许吧。 你身上都是汗,臭死了啦。 」她把我推开,跑进体育馆。 比赛开打,我们几乎一路挨打, 对手球员真的各个凶狠异常几乎要让他们予取予求。 甚至还有一名中锋在篮下灌篮, 别说我连队上学长们也没辄。 最后就在很大的差距下,我们输掉了冠军。 落寞之虞,我看向对手席,女友正开心的拥抱每个球员。 「你是我们经理的男朋友?」对方教练在我身后问。 「你…?」我转过身,看见对手教练和蔼的笑容。 「我在体育馆外面听看到的。 你今天打的不错,你女朋友也很喜欢篮球,真是个好女孩。 」他拍拍我的肩膀,随后走掉。 回到球员休息室,大家无精打采, 毕竟以如此的比分差距输掉冠军谁都不好过, 我也是。 突然我很想找女友说些什么,因此我便默默的离开, 走到走廊上。 走廊上空无一物,我慢慢走过一扇又一扇门, 我知道对方球员休息室在哪里就在前面而已。 球员休息室的门没有关好,里面传来一些奇怪的水声, 我走近透过微小的门缝看向里面。 只看见几个赤裸上身,露出肌肉的球员背对着门, 肩并肩站在一起好像在看着什么讨论得起兴。 虽然我心底有一点不好的预感, 但又觉得应该不会发生那种不堪入目的事情才对。 从这里什么有看不清楚,因此我走到隔壁房间, 我知道隔壁房间有个地方可以通到球员休息室。 我爬上隔壁房间的橱柜,推开天花板钻了进去, 从这里就可以看见球员休息室里发生的事情。 我从通风口往下望,却不由得呆住了。 室内大约十来个壮硕的球员,就是刚刚打败我们得到冠军的那些人, 充满汗臭味。 他们有些只穿着球裤或运动短裤,其他人则是一丝不挂, 而且各个阴茎勃起。 站在中间的是四个人围成的一个圈圈, 蹲在四个人之中的是个女孩轮流帮四个人舔着老二。 女孩顶着一头新染的暗红色及肩长发, 手指甲和脚指甲涂着亮红色指甲油看不出来穿什么衣服, 不过可以看见她穿着一双新买的细带平底罗马凉鞋 好像特别为今天打扮一样。 那是他们的球队经理,也是我的女友。 「嗯嗯…你得了几分?」女友一边津津有味的吸着某个球员的老二, 一边擡头问他。 「六…六分…」那人舒服的结结巴巴, 两手交握在背后硬撑着好像快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