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敬愛的駱老師

  (一)

  陰天,天是那麼低沈,壓抑地讓人喘不過氣來。那天就是個陰天,早晨出門

  時看到陰沈沈的天空,我的胸中不自覺地憋悶起來。

  來到學校,按部就班的上完了第一節語文課,似乎一切都將按課程表一一上

  演。「六年級都是這麼無聊麼」我一邊想著,一邊起身向外走去。由於那時都是

  按戶籍劃分初中的,所以六年級課程便不太緊張,老師們對平時的教學也不太上

  心了,為了出成績,只重點培養尖子生搞搞競賽什麼的了。

  可能是早上粥喝多了,剛來到操場我便有了強烈的尿意。也許你會問了,這

  有什麼問題,有尿去尿唄。本來我也是這麼想的,可到了廁所,尿尿卻感到很吃

  力,我發現陰莖的包皮上鼓起了一個小包,隱隱作痛,我勉強尿完,由於小包的

  突起,改變了尿尿的方向,小部分尿液滴到了鞋上。「我的片兒鞋,可惡的陰天

  !」我將所有的不滿都歸咎於陰天。

  我從小陰莖的包皮就長,這樣尿到鞋的情況也偶有發生,我本也不以為意,

  只是心疼媽媽新給我買的片兒鞋,但我卻沒想到這次小包不但給我帶來了極大的

  痛楚,更帶來了一次奇妙的經歷。

  (二)

  第二節是數學課,是駱老師的課,也是我最愛上的課。駱老師雖然年紀不大

  ,但由於和藹可親和真才實學,已是帶過二屆畢業班的學校教學骨幹了。此外,

  我校近幾年進入全國奧數競賽的學生均是她帶出來的。我在數學方面較有天賦,

  數學成績一直很突出,駱老師對我也是特別關注,這也是我愛上數學課的原因,

  此外還有一個不可告人的原因埋在我心底。

  「上課!」駱老師甜美的說道。

  「起立!」學委娜說道。

  「同學們好!」駱老師甜美的說道。

  「老師好!」我跟同學們一起大聲答道。

  「坐下!」駱老師對我們熱情飽滿的狀態很是滿意,露出甜甜的微笑。

  「今天我們講一下相遇問題:請看例題:甲乙兩地相距250千米,客車和貨

  車從甲乙兩地同時出發……」

  駱老師用她甜美的聲音講解著,此時我卻感到兩腿間傳來陣陣疼痛。

  「帥,你來說一下這道題有幾種情況?」

  我只感覺教室裡鴉雀無聲,突然不知誰捅了我一下,我下意識的站了起來,

  看到駱老師和全班同學都看著我,我才猛然意識到駱老師叫我回答問題。可我剛

  才由於疼痛並沒有聽講,只能茫然無措的站在那。同桌拉了拉我的褲腿,指了指

  試題。可我只感覺到腿間的疼痛,支支吾吾的不知所云。

  「你坐下,岩,你來回答。」駱老師顯的話讓我如獲大赦。我一屁股坐了下

  來,細密的汗珠從我額頭滲出。

  鈴……下課鈴聲敲響了。

  「下課!」

  「同學們再見!」

  「老師再見!」

  終於熬到了下課。

  「值日生留下值日,其他人下樓去做間操。」體委峰不合時宜的大聲說道。

  「可惡!」我用我當時認為最惡毒的詞語暗罵著,想站起來往外走,陰莖的

  疼痛卻讓我的屁股怎麼也離不開板凳,我凳子上磨蹭著,直到教室裡只剩下值日

  生、我和剛剛收拾好講義的駱老師。

  「帥,你上課可是很少走神的,你哪裡不舒服麼?」

  「有點疼。」我下意識地將手捂在了襠部。忽然我意識到有所不妥,低下頭

  滿臉通紅。

  「帥不舒服。我看你們班教室挺乾淨的,你出去做間操吧,免得出操少人扣

  你們班分。」駱老師平靜地支走了值日生。這裡要說一下,駱老師是別班的班主

  任,負責教我們班數學。

  我感激的看著駱老師,因為我這樣的狀態出操肯定相當難受。

  待值日生出去後,駱老師輕盈地走到我的座位旁蹲了下來,關切地問道:「

  告訴老師,到底哪裡不舒服?」

  我紅著臉,不好意思回答,只聞到淡淡的芳香。

  「是雞雞疼麼?」反倒是駱老師點破了這層窗戶紙。

  我紅著臉「嗯」了一聲。

  「快告訴老師怎麼回事?」駱老師急切的問道。

  我將早上在廁所發現的情況告訴了她。駱老師微一思索,說道:「可能是陰

  莖包皮炎症,這事可大可小,你快讓老師看看,可別耽誤了。」說著就要脫我的

  褲子。

  我下意識地推擋著,「聽話!」駱老師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下。

  我放棄了推擋,配合著站了起來。駱老師順利地退下我的褲子,陰莖完全暴

  露在老師面前。我有些恍惚,恍惚間覺得此情此景似曾相見。

  「腫得很厲害啊!」恍惚中的我感覺到陰莖上有氣流拂過,顯然她的臉離陰

  莖不遠,甚至可以說很近。瞬間心底升起一種說不清的感覺,緊接著就是一陣疼

  痛。我下意識地蹲了一下,這時才注意到陰莖竟硬了起來。

  我不知為啥陰莖會像每天早起那樣硬朗,滿臉通紅,擡眼偷瞄駱老師,只見

  她也一臉驚訝。見我瞄她,她的臉也微微一紅。

  「嗯哼~~」駱老師清了下嗓子,「腫得這麼厲害,讓老師看一下。」說著,

  就一手扶著我,一手托起了我硬朗並腫著的陰莖送到了她的眼前。

  「包莖,肯定有髒東西出不來,才發炎的。一定要把包皮翻過來洗乾淨才行

  ,可能會有點疼,你怕不怕。」說到這,駱老師擡起頭看著我。

  「我、我不怕疼,我是男子漢。」說著,我露出了自認為堅強的神態,不過

  我隱約發覺駱老師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特別是當我說出「男子漢」的時候。

  「那老師要開始了。」說著,駱老師將左手食指和拇指圍成O型,環住了陰

  莖上的包皮,慢慢向後褪去。

  「忍著點。」駱老師一邊褪著,一邊用嘴向陰莖上吹氣。

  「第六套廣播體操開始……」隨著廣播體操的音樂,一點點、一點點的露出

  了尿眼、白嫩的龜頭前部、粘連的包皮。

  「老師,到頭了。」我呲牙咧嘴的看著全過程,看到這兒,我知道已經到頭

  了,因為我自己清洗雞雞的時候就是翻到這。

  「哦?」駱老師暫停了手裡的工作,有些吃驚。

  「老師,我每次清洗時就褪到這兒,再褪就疼了。」

  「傻孩子,還能褪的,你看,還沒到腫包呢。」說著駱老師又要開始了。「

  這下你可要忍著點了」駱老師補充了一句。

  馬上我看到了龜頭上出現了皮肉分離的景象,一陣撕裂感也隨之而來,我忍

  不住悶哼了一聲。

  「好了。」駱老師興奮的說著,我長籲了一口氣。

  只見龜頭完全漏出來了,皮肉分離的部分微帶血色,冠狀溝中粘著一層不均

  勻的物質,傳出一陣臭味兒。

  「你看就是這些髒東西導致炎症的。」駱老師一手把住包皮,一手輕輕的揉

  搓著那些物質。

  「差不多了,下面要清洗一下了。」駱老師站起來伸了一下腰,「來,你坐

  到桌子上。」

  我順從的坐到了課桌上,陰莖已然不像開始那麼疼了,我感到很輕鬆。本以

  為老師要去打水,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卻讓我始料未及。

  駱老師蹲了下來,頭一探,把我的陰莖含了進去……

  我先是一驚,隨即便感覺到一陣溫暖,駱老師的舌頭靈活的在龜頭上遊走,

  我突然感覺一陣電流從陰莖傳來,緊接著一陣噴射。

  駱老師顯然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沒有準備,吐出了我的陰莖,咳嗽了幾聲,

  乳白色的液體沿著她的嘴角流出來。

  「怎麼還沒硬就射了。」我聽出了駱老師語氣中有些失望。

  「老師,你再來,我能硬。」我不服氣。駱老師看著我正滴著精液的陰莖,

  一口吃了上來。

  「唔」我舒服的哼了一聲。在溫暖的包裹中,陰莖再次硬朗起來,我放下了

  心中的包袱,這不正是我夢寐以求的事麼。駱老師也發現了我的變化,兩片嘴唇

  夾的緊緊的,濕熱的舌頭伴隨口腔不斷在陰莖上滑動。

  「四二三四五六七八」伴隨著廣播體操的節奏,我不禁按住了老師的頭,她

  吹的更起勁了,整個頭劇烈的前後擺動,我的快感更強烈了。

  尾椎傳來一陣酥麻的感覺,我渾身一抖。駱老師好像感覺到了,頭猛然一前

  ,把我整支陰莖都含進了嘴裡,我向前一頂,精液往她的嘴裡直衝而出……我不

  斷的噴射,這次駱老師好像一時之間無法承受,一大堆精液沿著嘴角流到了她的

  白大褂上,但她毫不在意地不斷用力吸吮著我的龜頭、不停地吞嚥著。

  直到我不再抖動,駱老師把口中的精液嚥下,帶著滿足的神情想要吐出我的

  陰莖。當駱老師快要吐出陰莖時,我從桌上蹭了下來,莫名的強烈衝動讓我把著

  駱老師的頭,不停的將陰莖在她的嘴裡抽送。

  我瘋狂地抽送著,只聽見駱老師在我腿間嗚嗚著,我也顧不得她有什麼感受

  了。駱老師發出了哭腔,這激發了我的一種強烈的征服感,尾椎再次傳來一陣酥

  麻的感覺,我猛地往前一送,用老師的話說「射了」。

  駱老師一把推開了我,梨花帶雨咳嗽著,好一陣,她才滿面泛紅的笑罵著:

  「老師差點窒息了。」接著,她站了起來,看著白大褂上的點點精液,說:「都

  是你,新換的白大褂又得洗了,好在下節沒課了。」

  說罷,駱老師脫下了白大褂,看到我翹著陰莖仍在回味著,彎下腰快速地舔

  淨了陰莖上殘存的精液,然後起身拍了我的腦袋一下。

  「趕快提好褲子,同學們馬上就上來了」。這時,我也聽到教學樓裡想起了

  腳步聲,急忙提好褲子。

  駱老師走到講台上拿起了教案,向門口走去,我也戀戀不捨地跟了過去。走

  到門口,駱老師回過頭,在我耳邊甜甜地說:「這是咱倆的秘密,跟誰也不能說

  ,包括你的父母哦,要是告訴別人,老師就再也不理你了。」說罷她撩起紗裙,

  將我的左手按到了她的兩腿之間,我只覺手被熱氣籠罩,還滑膩膩的。「下個月

  的奧術比賽考得好,這就是獎勵哦。」

  說罷,駱老師開門出去了,只留下呆呆的我。

  (三)

  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上午還晴朗的天空,下午漸漸陰沈下來,

  本來戶外活動的體活課,改成了室內答卷子。「陰天準沒好事。」我憤恨的嘟囔

  著,為沒能進入奧數集訓隊而心情鬱悶。

  其實我的成績也算不錯,只差一分便能進入集訓隊了,這對於奧數起步較晚

  的我來講已經算是相當好的成績。我呢,對競賽不太感冒,要不是想著駱老師的

  獎勵,心情也不至如此糟糕,本來還想利用體活課散散心,可偏偏還轉為答卷子

  。哎,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啊。

  數學科代表抱來了一摞卷子,將卷子分成四份放到了四個小組的第一張桌子

  上。

  「從前往後傳,一人一張,下課交卷,大家都自覺點,自己答自己的卷。」

  接著她來到我身邊,對我說:「駱老師讓你去辦公室。」我看了她一眼,只見她

  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

  娜,她是數學科代表,他爸跟駱老師班的岩的爸爸是老戰友。另據駱老師班

  的消息靈通人士說,娜和岩小時候訂過娃娃親。娜是我們班的奧數尖子,而岩是

  駱老師班的奧數尖子,那時候「東邪西毒、南帝北丐」火得發紫,出於小孩兒的

  天性,我就給他倆起了個「東岩西娜」,沒想到後來卻傳開了。

  娜臉皮薄,聽說後都氣得哭了,後來查到是我給起的,便對我記恨在心,總

  打我小報告,而我呢也確實屬於淘小子,因此我經常挨班主任批評,這也是班主

  任不太喜歡我的原因。今天看到一直對我不錯的駱老師也喊我去辦公室,估計她

  也沒少說我的壞話,認為我是凶多吉少,所以才能一副幸災樂禍的態度。

  我白了她一眼,摔門出去了。

  「哼,神氣個什麼勁兒,看駱老師怎麼批評你。」身後教室裡傳來娜的氣罵

  聲。

  「不知娜跟駱老師都說我啥了。」本來心情不爽的我,心中也不免忐忑不安

  ,因為駱老師從沒叫我去過辦公室。「小賤娜,我不就給你起個外號麼,你怎麼

  老跟我過不去,你以後肯定萬人騎」我心中暗自詛咒著,沒想到若干年後,我當

  時的這句無意的詛咒竟一語成真,此是後話,暫且不提。

  我進了數學組的辦公室,老師們有的閒聊,有的在準備教案,有的在批改作

  業。我輕聲問了聲老師好,她們衝我笑了笑,便繼續著剛才的事情。跟駱老師關

  係較好的唐老師用筆指了指裡面的門,「是帥吧。駱老師在裡面等你呢。」

  我有些納悶,原來駱老師就坐在唐老師的旁邊的。

  看我有些吃驚,唐老師說道:「你們駱老師剛提了數學組長,去裡面的辦公

  室了。快去吧。」

  我來到駱老師門前,輕輕敲了敲門。

  「進!」依然是那麼清脆甜美的聲音,不過我能感覺到裡面帶著愉快。

  我推門進去,站在門口,只見駱老師坐在辦公桌後,嘴裡哼著不知名的小調

  ,辦公桌上的茶杯還冒著熱氣。駱老師見是我進來了,從辦公桌繞出來,走到我

  身邊將門鎖好,我正納悶老師為什麼要鎖門,駱老師就將我拉到辦公桌後。

  「帥,上課時怎麼又不對勁,是不是又腫了?」駱老師關切的問,一點看不

  出有責備我的跡象。

  「沒有。」我小心翼翼的回答著。

  「那是因為沒入圍奧術集訓隊?」

  「不是。」

  「那是什麼?」

  我不做聲,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她,難道告訴她我是因為想要那熱騰騰的

  獎勵。

  「看著老師,是因為什麼?」駱老師不依不饒地問著,我從她的眼中看到了

  一種我說不好的感覺,是一種壓抑的熱情。

  「我想要老師的獎勵。」我壯著膽子坦白了。

  「……」這次輪到駱老師不語了,雖然她努力使自己平靜,但我能明顯感覺

  到她因激動顫抖的身體。

  「其實你考得不錯……」

  「那就是說我能得到獎勵啦!」已經感覺到什麼的我打斷了駱老師的話,興

  奮地說著。

  「今天叫你來,就是給你獎勵的。」說著,駱老師的臉蛋有些發紅,氣息也

  有些急促。

  只見駱老師解開花格襯衣的兩個紐扣後,拉起內衣的下襬,一個特別誘人的

  雪白肚皮,立刻就活靈活現地展露在了我的眼前。

  緊接著駱老師捉住了我的右手,從她那解開的內衣下方伸了進去。我的手心

  馬上就實實在在地觸到了一隻歡蹦亂跳的乳房,只覺得駱老師身體一震。

  我下意識的揉捏了幾下,駱老師的眼神迷離了,喘息更加急促了。我知道這

  是乳房,我小時候就是吃這個長大的。說實話老師的乳房沒有母親的大,讓我不

  能理解的是,為什麼揉捏後,駱老師會喘息這麼急促呢,想著想著,我便鬆開了

  手,不敢再動。

  駱老師感覺到了我的停頓,眯著眼對我說道:「帥!你怎麼停了,把老師的

  乳房揉捏的時候再勁大一些,尤其乳頭用得勁要更大才好,這樣老師才能感到特

  別舒服。」

  我兩隻手同時解開她衣服的其餘紐扣,駱老師是圓錐型的乳房,雖然不大但

  卻呈奶油色,我一手一個地握住她跳動的乳房,肆意將它們揉捏成了各種形狀。

  沒過一會兒,駱老師就全身顫抖著拉掉了我在她胸脯上肆虐的雙手,接著稍

  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襯衣,很隨便地扣了幾個紐扣後,將我推倒在椅子上,雙手

  撩起淡藍色短裙,跨坐在我的腿上。

  「還記得獎勵麼?現在就去摸摸你的獎勵吧。」

  這才是我想要,我伸手沿著駱老師白皙大腿,趕快我的右手就滑到了駱老師

  的兩腿之間,「老師沒穿內褲」我有些意外,手只停頓一下,便完全捂在了她

  那毛茸茸的屄上。

  駱老師的屄那裡有一股熱烘烘的感覺,還有許多細小的水珠在上面浮動著,

  用手指頭只要在那個地方稍微摸上一下後,給我當時唯一的感覺,就是覺得特別

  地粘滑。

  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地方,可到了這裡又該如何呢?一時間,我竟不知所措

  ,只能在那裡來回揉搓,駱老師相當受用,扭著胯部配合著我。

  我的手越來越濕,駱老師的大腿壓得我生疼。我扭動了一下,她像是察覺到

  了我的不適。從我的身上起來,並將我拉了起來,然後指了指桌子。

  我明白老師的意思,稍微揉了揉被駱老師壓疼的腿後,將辦公桌上的東西一

  股腦推到了一邊,由於著急,那杯熱茶險些燙著我,不過好在有驚無險。

  我踮起腳,坐到了辦公桌上,平躺了下來。

  這時,駱老師也風情萬種的爬了上來,兩腿跨在我頭側,兩手支在我的胯邊

  ,與我方向相反的壓在了我的身上。

  接著,駱老師一把褪掉我的褲子,將我的陰莖握在了手裡,瞬間,我感覺到

  了陰莖在老師手中的變化。

  駱老師嚶嚀一聲,我就覺得自己有些涼的肚皮上,立刻有一大口溫熱的口水

  落在了上面。接著陰莖被握緊了往下一捋後,我感覺到龜頭涼涼的。我想像得到

  那圓潤膨大的龜頭,此刻應該很有精神地向可敬可愛的老師行了個禮。

  她一邊繼續捋動著我的陰莖,一邊對我說道:「帥!你把老師的屄掰開,再

  用手指頭戳那個屄眼,不過不要戳的太深了,否則我可疼的不行。」

  此時我才從陶醉的感覺中覺醒,打量著我這份神秘的「獎勵」:駱老師的屄

  長得比較飽滿,最上面的那個高高肉丘上,除了長著許多褐色的茸細陰毛外,再

  下面那像個剛出籠的饅頭一樣的肥胖肉肉中間,有一道微微向外裂開的小縫,裡

  面顯露出了兩片柔嫩的細小肉條。

  當我把那兩片細肉條掰開以後,裡面都是些褶皺連片,凹凸不平的肉塊,一

  下子就把我看了個眼花繚亂,不知道從哪裡下手才好。

  在沒有一點辦法的情況下,我只好伸出自己的指頭,在駱老師的那些地方胡

  亂戳了起來。此刻,我心裡才真正體會到了駱老師上課時經常講的「要掌握方法

  ,而不是死套公式」的良苦用心。

  「再扒開一些,微微張口呼吸的那個就是。」駱老師顯然發現了我的不知所

  措,指點我如何操作。

  「找到了。」我感受到了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時的喜悅,說著,將手指伸了進

  去使勁摳挖起來。

  駱老師顯然沒有意料到我的動作會如此粗魯,急忙喊道:「疼,輕一點,輕

  ……一點。」

  我急忙停下手裡的動作,將手指抽了出來,在手指抽出來的瞬間,竟然拉起

  一條細絲,在日光燈的輝映下,閃著晶瑩的光,十分好看。

  可能是由於辦公桌上的玻璃板太硬了,駱老師腿擱得生疼,她將腿分得更開

  了些,沾滿細小的水珠屄離我的臉更加近了。我鼻子中感受到駱老師屄中噴發出

  來的濕熱氣息。有點臭但還說不上臭的味道,不算好聞卻讓人很是迷離。

  恍惚間,我伸出舌頭在她肉縫兒間舔著,只見駱老師渾身一顫,這時,我感

  覺到肉縫兒間突起一個硬硬的東西。我用舌頭分開肉縫,不斷摩擦著那個突起。

  「對……那……裡……癢……」駱老師顫抖著斷斷續續的低聲說著。不知過

  了多久,駱老師一陣痙攣,一股淫水噴射而出,弄得我一臉都是,濃烈的氣味衝

  擊著我的鼻腔。

  「我要,我要。」駱老師如?症般,將濕漉漉的她稱為屄的地方從我身上滑

  過,背朝著我,半蹲在我陰莖的位置,她一手扶著早已向她敬禮的陰莖,一手分

  開她叫屄的地方後,用勁的蹭了起來。雖然她背對著我,但每蹭一下,我都能聽

  到她舒服的哼聲。

  最後,駱老師乾脆就停在那兒喘著氣不動了,靜止了好一會。緊接著還沒等

  我心裡明白怎麼回事,她的屁股就往下一沈,耳朵裡只聽到「咕唧」一聲後,

  我便發覺我的陰莖進入了一個溫熱滑膩的地方。

  「哦……」我舒服地叫出聲來,只見駱老師扭過頭,做了個噓的手勢,然後

  指了指門外。

  我急忙噤聲,剛想體味一下那裡對陰莖擠壓的爽意時,駱老師又擡起屁股,

  在陰莖將要從那個那裡滑出的時候,她的屁股緊接著又快速沈了下來。

  如此往復地來了好幾下後,駱老師用的勁開始越來越大,好幾次都是猛猛地

  沈到底,把我的蛋蛋擠壓得生疼,我將腿分開了一些,使蛋蛋在駱老師下沈的時

  候能夠不至受到擠壓。

  「啊……啊……哦……啊……哦……啊」駱老師低低的呻吟著,如囈語般毫

  無意義的話語不斷地刺激我的耳膜。

  駱老師一起一蹲,陰莖在她身體裡就一進一出,就這樣還沒有來上二十下,

  一種強烈的快感,立刻就源源不斷地湧上了我的心頭。陰莖一陣酥麻後,我猛地

  將腰往上一頂,駱老師此時正好往下一坐,一股股熱燙的精液,有節奏地噴射著。

  此時正處在興奮狀態的駱老師,當下被我這突然的射精,刺激得馬上嘴裡面

  「呀!呀!呀」的低叫了幾聲,然後大口的喘著氣,同時扭動著屁股,彷彿要吸

  乾我噴出的所有液體。

  我迷失在一種從來沒有體驗過的爽意和快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