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众神放逐的堕落神灵在离开神界七千年后 其赎罪之泪装满了七只壶从地狱被释放出来, 回到了天上乐土。 同时获得了消灭诸恶的力量与慈爱的外貌。 众神赐给他孔雀王的称号,并给予他守护神的荣耀……NBC电视台的第二摄影棚内正在现场录制目前最受欢迎的综艺节目「爆笑剧场」。 现场坐满了观众,另一边高挂着正在进行的单元招牌「灼热地狱大会」。 现场摆了数十个暖炉、烤箱等等能使周围温度加热的道具, 当中坐了约十五位参赛者每一位都是穿着冬季的大衣、围巾。 再加上棚内大型照明灯更加使整个空间炎热异常, 虽然说特别为现场观众调整了冷气空调但连远在数公尺外的观众都觉得热气扑面, 就更别提身在当中那些参赛者了。 不论男女,每一位参赛者都热得满头大汗, 此时一位上半身打着赤膊的主持人出现了他也是全身冒汗。 「嘿!今天我们灼热地狱大赛的参赛者都十分的有精神, 比赛已经过了五分钟还没有人想要退出。 嗯……十万元的奖金,果然魅力不小啊!大家还在拼命的忍耐。 」当主持人走过一位身穿灰色大衣的短发清秀女孩身边时, 见到她满脸潮红汗如雨下还不断的张口喘气, 对她笑着问道: 「你是……歌唱新人南子吧 怎么啦?脸色不太好唷?」「唿……唿……不……不要紧!」南子大口深唿吸几次 咬紧牙关强自振作精神倔强的回答。 主持人望见站在楼上的制作人比了个手势, 会意到她要加快节目进行的速度 于是举起麦克风大声说: 「大家坐得也够久了, 现在……请各位站起来先来一小节的体操,流一点汗……」只见所有参赛者面有难色的站起来, 跟着主持人高举双手做起体操运动现场爆出一阵笑声……在摄影棚二楼控制室内, 两位人员正在忙着操控各个仪器制作人已经坐在座位上看着下面节目的现场。 「制作人,喝点饮料吧。 」「谢谢。 」一位年约二十多岁的长发美女从戴着耳机的工作人员手上接过了一罐冰冷的可口可乐。 这时从室内喇叭中还不断传来现场观众笑声与主持人的声音。 「哈……哈哈……」「我们现在伸出手臂, 像这样……再踮起脚来……」声控工程师看着监视萤幕说道: 「唉……现在的节目怎么这个样子整人呢?观众也是……瞧人这样受苦真有那么好笑吗?」「山本……你就别再抱怨了 这可是我们公司的招牌节目啊你只要做好份内的事就行了。 况且那些参赛者可都是为了奖金而自愿参加。 」美女制作人冷冷的回答。 炽热摄影棚中央,一群人穿着大衣正笨拙的做着怪异的体操, 但是大家都没有注意到那位歌唱新人--南子已经是半闭着双眼 恍恍惚惚跟着动作而已。 「好!很好!再来一小节……」主持人挥汗如雨继续带动着只有自己才懂的体操, 一堆裹得像胖企鹅的人逗得观众哈哈大笑……虽然有五位参赛者受不了酷热退出比赛 但这个时候谁也没发现南子已经因为受不了高热而昏迷 她向一旁倒下去。 直到发出「砰!」一声,大家才看见南子头部撞上一个暖炉, 接着又碰倒了一根大型照明灯。 主持人正要反应去扶起南子时,照明灯却砸中了暖炉, 爆出巨响与火焰霎时将南子包围在火海里。 现场包括距离最近的主持人都吓呆了。 所有观众更是惊慌失措、尖声大叫起来……「快!快拿灭火器灭火!」楼上控制室里的山本镇定的发出指令。 立刻有四五名工作人员穿过人群,将手提式二氧化碳灭火器对准火焰, 「噗……唿……」一大片白雾混合了极低的气温将火势给消灭掉。 留下来的是一堆废铁、电缐与一具满是烧伤几乎无法辨识的女体……「玲子小姐……我听说……」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跑了过来。 所有工作人员包括那位女制作人,及许多的现场观众在火势被扑灭后都围上前去, 当大家看清楚现场惨况之际皆惊骇得不知所措……第一章一个月后……NBC电视台十楼中的一处茶水间里 同样是在「爆笑剧场」工作的一位现场助理--青子 另一位是摄影师--太郎。 两人忙完工作后一齐到茶水间泡咖啡喝。 「啊……连续工作了四个小时,真累……」「你还算好的, 只是在一旁送送东西提提词。 偶尔还可以偷偷的坐一下,我可惨了,一直要操作又笨又重的摄影机。 一连站了四个钟头,两腿酸死了!」太郎边说边用手敲敲大腿。 「唉……别说了,谁叫我们的制作人是个标准的工作狂呢?不到三十岁就能做出全电视台收视率最高的节目, 难怪她要拼命保住现在的地位了。 」青子端了咖啡座到太郎对面。 太郎望望四周,似乎怕别人听见, 谨慎的说: 「她那么漂亮, 说不定和节目部经理有一腿才能爬到这个地位。 」「太郎,你是不是也想要那位美丽的女制作啊?」青子嘟起嘴唇, 诈做生气状。 「嘿……虽然玲子小姐在工作时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但是她可是一位不折扣的大美人我当然也会想想……」「哼?!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 看见美女就想那个。 」青子说着撇过头去。 「青子你别生气,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太郎移动到青子身边,伸出手搂住她的肩膀。 其实青子虽比不上玲子的美丽,但也算得上是漂亮。 忽然室内的电灯熄灭了, 一片漆黑中青子吓得抱住太郎道: 「啊!怎么回事?」太郎安慰着说: 「没事, 没关系。 只是电灯关掉了,我去开……」话刚说完电灯又亮了。 青子红着脸放开太郎,但是两个人都觉得茶水间好像变得冷了起来。 「这……这里不太对劲,我听三楼的神代子说过, 她跟几个同事在办公事里也碰过电灯自动熄掉的事。 」青子不安的说着。 「不要怕,只不过是大楼电力供应不稳定罢了, 你看……这不是一下就恢复了吗?」「可是……总是……我还听见过其他事……自从……说不定是一个月前我们节目里发生的那件意外!」太郎忙掩住青子的嘴说道: 「别说了!你没听见那天节目部经理亲口说要大家对这件事保密的吗?谁传出去就要谁走路。 再说……这也不能全怪我们啊,那个……那个新人自己也有责任, 谁叫她体力不够却要硬撑?!」此时室内灯光渐渐变得幽暗惨绿 青子与太郎注意到了四周的变化﹔一阵凉飕飕的阴风吹过 两个人都毛骨悚然起来。 突然青子一声尖叫,太郎吓得拉起青子奔向门口要逃出这弥漫怪异气氛的茶水间, 但是太郎握住门把却怎么也无法将门打开。 青子颤抖着说道: 「怎么啦?快一点离开这, 我……我好害怕!」「我正在开门可是门好像卡住了, 打不开。 」太郎拼命用力摇撼着门把。 「咭……咭……咭……唿……」就在两人身后出现了一阵阵类似野兽般粗重的唿吸声。 青子与太郎回头一看,吓然见到一只怪兽。 这只怪兽十分地高大、丑陋,它站起身来几乎有两公尺高。 另外它还有着人猿金刚的身体、背上有像是鱼鳍般的角刺, 尾巴就像是蝎子般。 脸居然像是狮子一般。 在它的血盆大口中正喷出一股股骇人的声音与白雾。 青子在尖叫一声后昏了过去,太郎一手拉着昏厥的青子一手仍试图打开门逃出去。 怪兽冷笑起来, 更口吐人言道: 「嘿……你们是逃不出去的, 这个房间已经布下了结界外面的人也不知道这里面发生什么事。 」太郎转身面对怪兽颤声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要……这样做?」怪兽道: 「错误……罪孽……要用血来偿还!」说完喷出一股白雾, 举起巨扇般的左手一挥太郎的身躯硬生生被撕成两截, 上半身飞出去……「啪!」太郎的上半截身体贴在墙上 这个时候他才来得及咳出血液与泡沫。 痛苦的痉挛并喘咳一会儿就了断气。 怪兽又随手折断一根金属支架,朝向太郎的残躯射去, 将「他?!」钉在墙上。 还「站」在青子身边的下半截身躯不断涌出大量血液, 流到她的面庞。 青子受到热血刺激而醒来,转头见到身边的太郎只剩下一半, 当场惨叫后再度失去意识…第二章当青子醒来后 发觉自己正躺在茶水间里的大桌上而那恐怖高大的怪兽正站在脚边。 这次因为没有见到太郎的血腥恐怖模样, 而且眼前的怪兽也非初见所以这次没有昏过去, 但还是怕得全身打哆嗦、无法移动身体。 「你…你想要……干…什…么……?」青子鼓起勇气发问。 「罪……要用身体来偿还!」怪物一边说一边用力撕扯青子下半身的衣物, 随着裂帛声过去青子的裙子、丝袜、内裤等全部都离开了身体, 露出了她修长的双腿与神秘的三角洲。 青子害怕得大声尖叫,但是全身像被无形魔力禁制般不能自由活动, 只是挣扎扭动娇躯而无法逃脱。 怪物大声一吼将胯间的肉棒挺起,青子看到这样粗大的阳具吓得说不出话, 那是相当成年男子拳头的大小上面还有很多突出、蠕动的颗粒, 甚至还有隆起的血管。 怪物鼻孔里不停地喷出粉红色的催情气体, 双手握住青子脚踝用力拉开还一面拉一面用肉棒前端轻触青子的花瓣, 为的是要使她的蜜穴湿润方便巨大的肉棒插进去。 青子拼命地扭动屁股,为的是阻止怪物的动作, 不然那根可怕的肉棒就会向自己的胯间刺来。 怪物吼声连连也想慢慢尽快地插进去,可是并没有想像中的顺利。 「哼!还想反抗……嘿…不要紧…等一下你就会配合着把腿张开更大一些。 」怪物冷笑着。 不久散在空气中的催情淫香越来越浓,青子吸入后只觉得全身来渐渐发热, 胯间蜜穴被怪物粗大的肉棒顶摩、冲击使得全身都紧张起来, 大腿内侧开始好像有强烈电流通过并漫延到全身 娇躯开始颤抖起来。 当怪物的肉棒用力顶到她花瓣间的湿润珍珠时, 青子意外的感到从身体内部里涌现出快感使她蜜穴内开始湿润。 怪兽查觉到青子身体内部与情绪上的变化, 也注意到她蜜穴已经足够湿润的事实就将肉棒对准花瓣中央作势要插入。 青子惊叫道: 「啊……不行啊……它…太粗了…无法进去的。 」她尖声叫喊,疯狂地扭动身体,满脸通红, 脚趾也因为用力过度而翘起。 怪兽毫不理会,双手用力一扳,将青子双腿分开的更大。 「噗滋!」巨大肉棒开始慢慢进入湿润的花瓣里。 这时候青子的头已经仰到无法再仰的程度,嘴里发出惊人的声音, 不停地扭动全身。 「啊!啊……怎么…进来…进来了……啊……我的…我的身体…要…坏了……下面要…裂开了……」青子悲鸣着。 当怪物缓缓的将肉棒更深的插入时,青子无法控制的一边哭泣一边挺起身体。 怪物见到青子如此痛苦的模样笑道: 「嘿嘿嘿……像是要裂开了吗……我会给你插到底的, 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青子哀求道: 「啊……求…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的身体真的会坏掉的!」巨大的肉棒插在女体里显得非常残忍 但同时却也挤出了不少爱液由肉棒与花瓣紧紧接合处溢了出来。 当肉棒插入到根部时,青子的唿吸开始急促, 下体产生快要熔化的感觉 不禁喘道: 「啊……不要啊!」但她的腰却勐然?起, 全身开始痉挛颤抖。 青子在心里想,这样下去一定会发疯。 但是这种肉体官能上强烈的快感,几乎使她忘记眼前恐布怪物的事。 不久怪物开始将肉棒在她密穴内疯狂的进行抽插运动, 蜜唇的花瓣几乎要被抽得翻过来这更是无比强大的刺激。 怪物此时已无需在抓住青子双脚,她自行尽量分开自己的双腿, 并在空中勐蹬。 怪物开始伸手去揉搓青子的乳房,肉棒更凶勐抽插着, 她的屁股也开始一起一落的配合动作。 粉红色的花瓣已充血,随着肉棒的进出而带出大量爱液, 顺着青子的屁股沟流下在桌面上留有白色的泡沬。 怪兽道: 「嘿……高兴吗?看你这个淫荡的模样!」这时候它的抽插运动变得更勐烈。 青子已经沈醉在痛苦与喜悦的迷蒙境界中, 娇喘道: 「高……高兴……粗大的……这样插进来……太高兴了……啊……啊……」在呻吟声中还带着放浪女人散发出来的性感。 「啊……还要…还要啊……还要…用力啊……啊……再用力……要…要……了……啊……好啊……喜欢……呀……嗯……」青子以甜美的声音要求。 怪兽勐插数十下后,肉棒突然剧烈的抖动, 大量浓浓的精液射入青子的蜜穴深处灌满整个子宫后仍不断射入。 怪兽的精液、青子的爱液与蜜穴受创破裂而流出的鲜血, 三者混合的液体由红肿的花瓣间倒喷而出遍布满地 青子在高声嚎叫数声后终于又失去了意识。 怪兽狂吼着抽出沾满混合汁液的粗大肉棒, 它似乎仍未满足壮硕的手臂在空中乱挥,粗大肉棒前端兀自射出一股股青色的精液……隔天早上清洁女工开门进入茶水间, 见到室内惨状吓得大声尖叫跌跌撞撞奔出去。 两名警卫闻声赶到,见半躺在地上的清洁女工举起颤抖的手指向茶水间内。 警卫们进入室内首先就闻到浓冽血腥味,其中一人忍不住就退出去开始呕吐。 另一位掩住口鼻强忍着四处查看。 他进入茶水间首先见到一具上半截人体残躯被钉在墙上, 下半身却站在门边内脏、碎肉、断骨及污血流满一地。 中央餐桌上还躺着一位半裸的女子,附近留有一大片不知名的污秽液体。 墙上明显一个巨大的血手印。 警卫看了一会儿,终于也受不了难闻的气味而退出室外。 此时其他警位亦来到这里, 当中一位扶起清洁女工问: 「发生了什么事?」清洁女工全身发颤, 害怕道: 「有……有鬼……是妖怪……」「鬼?妖怪?」警卫们面面相觑。 第三章「哈……嘻……」「爆笑剧场」的节目现场依旧是笑声不断, 高挂着的招牌上面写着: 「恐怖海水中地狱大会。 」摄影棚内有一个很大的透明水箱,在装满的海水里还有许多海蟑螂、海蛇、海蛞蝓等等, 及其他不知名的怪异生物。 身穿泳装的年轻女子潜入水中不一会儿就冲出水面, 大声尖叫着: 「啊!啊!快……快拉我上去!」海蟑螂还在她身上乱窜。 主持人回头大声宣布: 「真可惜,岛田小姐只坚持了二十一秒……」现场观众在见到参赛者狼狈爬出水箱的窘态, 纷纷发出笑声。 在楼上的控制室里……「鬼……?!」「听说最早是衣裳部的女孩子看到了。 虽然对公司内部解释为变态者的恶作剧,可是前天开始就有死伤发生, 太郎死了……场记的青子小姐也被强暴现在还因为精神衰弱而住院。 与这个节目有关的人,已有五个人横死,三个人住院。 大家都认为一定有什么东西在作祟……」「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个节目的收视率一直都很高, 公司与厂商对这些事件也都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可是……」「难道你想要停止现场播出吗?」「不是的……只是感到害怕、不安, 大家都害怕下一个轮到自己。 」「卡!停止!」玲子中断跟山本的对话, 透过现场广播器大声命令。 「怎么有个和尚闯进来呢?时代剧是在第三摄影棚啊!」一位身穿僧袍头戴斗笠的和尚走到摄影棚里四处观望, 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别紧张,他是我请来的。 」节目部的西城经理站在玲子身后。 「经理!」玲子大声抗议。 「他是来驱妖的。 」那和尚举手推了推斗笠,露出一张年轻略带严肃的一张面孔。 节目录制结束后,西城经理与制作人玲子小姐跟那位和尚一起到会客室商谈。 桌上摆满了十多种蛋糕、点心与冰品,和尚已经脱下斗笠, 正狼吞虎咽的吃着面前的各式食物先前表现出的谨慎、精明神色已丝毫不复见。 「你的法力我们董事长都告诉我了。 这么年轻就有威力无比的法术,据说你的驱妖术可以媲美慈空大师。 」西城有点谄媚的称赞和尚。 玲子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 一副轻蔑的口气道: 「法名叫孔雀, 那是从孔雀明王得来的罗?那你是孔雀明王再世?」和尚拿起第三个冰淇淋 满嘴食物道: 「不……不敢当我还早呢!」「也许孔雀大师已经知道了, 我们之前也曾悄悄请驱妖师来过可是失败了。 」孔雀一边拼命吞下食物一边回答: 「我知道……那次驱妖失败, 驱妖师失踪听说连负责联络、交涉的人也被杀了, 房屋被烧……据我师傅的说法那位联络人被杀是他本身恶行的结果。 」「原来如此。 工作上的差错在所难免,至于遭人怨恨嘛……咦?这么快就吃完啦, 喜欢的话再来一份。 」西城经理注意到桌上的食物已经被一扫而光。 孔雀搔搔头笑道: 「哦?可以吗?嘿…太好了, 在乡下很难吃到这种东西。 」「再送来一份甜点与冰淇淋。 」西城经理透过对讲机向秘书吩咐。 「经理!就因为那几个猝死者,就以为妖怪、魔鬼在作祟, 请来驱妖师任他摆布这可是会影响公司的信誉唷!这种事一定是变态者的恶作剧, 应该交给警察来侦办才对。 」「闭嘴!别胡说……」「你叫孔雀?是哪个有身份人物推荐来的新歌手吧, 希望你下一次别以驱妖师身份进来换个比较有分量的身份吧!」「玲子小姐……」「失陪了, 我还有工作要做。 」玲子回头就走。 这时一直沈默的孔雀站起身来说话: 「玲子小姐可以等一下吗?」玲子走到门边气冲冲说: 「我没闲功夫陪你胡闹。 」「不要动。 」孔雀恢复了正经的表情,伸手到玲子的肩部凭空一抓。 玲子觉得似乎有一个东西被抽离身体。 她望着孔雀的手掌中捏了一个奇怪的生物,那个小东西不断挣扎并发出「吱……吱……」的叫声。 「哇……那……那是什么?」玲子惊恐的问着, 连西城经理也凑上来看。 孔雀举起手中怪物好让两人看清楚,那是一只长了两只角, 有着狗头及蜥蜴身体的一只小怪物。 「这个东西叫魍魉鬼,原本栖居在瘴气闭塞之处, 是一种下等的怪物。 不过…要是肉眼能看见时,就无法收拾了。 」孔雀说完就一手持着手诀开始念咒,他手里的魍魉鬼渐渐化成一股清烟消散掉。 「这东西附在你身上,表示你将会有灾难。 今晚…玲子小姐你会遇上危险…」「少……少在我面前玩这种魔术, 我……我才不信呢!」玲子倔强的反驳着。 第四章晚上在玲子的家里聚集了三个人, 别墅型居家的庭院内生了一个小小的火堆四周围上用符咒结成的围栏。 原本就是闷热的夏夜,又加上坐在火堆旁,西城与玲子都热得满身大汗, 两个人都脱下外套只穿了一件上衣西城还特意松开领带。 原来玲子终究还是担心妖怪作祟,所以让孔雀到家里作法驱魔。 「阿比拉温悖愠达拉困……悖愠达因加克阿比拉……」孔雀闭着双眼双手结印, 专心在火堆前持咒念经。 「好热……受不了……我去房里冲一下澡, 这里实在太热了。 」玲子起身说着。 「玲子小姐……」西城经理想劝阻。 孔雀回头说: 「再忍耐一下子,现在离开这个祭坛会有危险。 」玲子问: 「还要等多久呢?」「至少要到破晓。 」「别开玩笑了!」玲子看手表才凌晨三点多。 「我冲一下就好了,马上回来!」「你……」孔雀话没说完就见到玲子已经走进屋里去了。 玲子脱下衣衫,走进浴室淋浴。 打开水龙头,让热水冲洗全身,先前的炎热与不舒服感觉总算都消失了。 「会有什么东西呢?真是个大骗子,西城经理也真是的……」玲子一边淋浴一边报怨着。 但是此时在她背后墙上出现一个幽暗深遂的洞穴, 并缓缓喷出一股淡红色烟雾很快就混合在水气中, 因此玲子没有发现身后的异状。 不知不觉吸入甜香后她突然觉得跨间有了奇特的搔痒感, 不禁幻想起有东西将钻进蜜穴的强烈羞耻感。 「啊……我怎么会这样?」一边责备着自己意外产生的春情, 另一边却又用莲蓬头对着胯下让强烈的水柱冲击着蜜穴与蜜唇, 她的身体就像被点燃似的热起来意想不到的快感, 从胯下涌出。 「不能……不能在这里……而且……外面还……有人……」玲子试着将莲蓬头的方向改变, 但是仍无法克制自己体内产生甜美感所带来的诱惑。 空着的另一只手则开始在自己高挺的美乳上搓揉起来。 不久她?起右脚踩在浴室墙壁上,让双腿大大地分开, 慢慢再把莲蓬头伸入两腿间转向上……类似异物插入的奇妙感觉打在大腿根上 竟使她想起传闻中青子被妖怪强奸当时是否也体会到这般强劲的冲击。 「唔……」玲子用手抓紧乳房,似乎怕不这样做, 身体里的美感就会消失同时下体的搔痒感越来越强。 「我怎么……会变……变成这样……」玲子似乎忘记庭院里还有两个大男人, 一下将莲蓬头靠近蜜穴一下又远离。 不时配合着自己的感觉调整水流的力道,然后忍不住体内的悸动而开始扭动屁股。 「啊……不能……这样……不……可以……」内心虽然想拒绝, 但抓住乳房的手向下滑动手指开始上下慢慢摩擦, 刺激着敏感的珍珠。 身体到达这种程度以后,就没有办法再停止了。 「算了……不管了……」玲子自暴自弃的将后背倚靠在墙上支撑身体, 一手握住丰满的乳房玩弄乳尖把硬挺起来的乳尖夹在手指间揉搓, 她的唿吸随之更为急促全身都在为追求快感而颤抖。 另一手将莲蓬头逼近蜜穴,甜美的冲击感使身体更向后挺, 她轻轻闭上眼睛。 立刻在脑海里出现有着壮硕身体的妖怪,抱住自己赤裸娇躯, 还是处女的蜜穴被粗大的肉棒插入贯穿时那种无比的快美感……「啊……怎么……」轻微的高潮迅速到来, 玲子紧缩臀部的肌肉全身开始乱颤,刹那间脑海里变成一片空白……「错误……要用身体……身体来偿还……」幽暗洞内穴停止散发香气, 却伸出了一只长有尖细指甲的粗大手掌渐渐靠近尚沈浸在美妙高潮, 对外界丝毫没有感觉的玲子……当怪手一出现在浴室空间里时 孔雀马上感应到了妖气的出现他站起身来奔向屋内, 同时向西城经理说道: 「妖怪出现了!浴室在什么地方?」西城也跟着飞奔道: 「啊?!在……在楼上右边……走道最里面……」「哇!哇!救命啊……」两人在上二楼楼梯时听见玲子发出的惊声尖叫。 原来玲子在高潮过后,身体内的情欲得到发泄, 妖怪的淫香暂时失去对她的诱惑力玲子这才注意到身后阵阵微弱电光变化, 她回过头去见到近在眼前的大怪手惊骇得跌坐下去大叫出声。 孔雀与西城此时也冲进浴室内,见到一只从墙壁上伸出的巨手与一位赤身裸体的美人。 虽然这个时候玲子因为过度的惊吓而忘了用手遮掩住娇躯, 但在场的两位男士谁也没心情、没时间欣赏这意外暴露的春光。 怪手查觉到有外人闯入,飞快地抓住玲子的右腿, 像抓住小婴儿般要将她扯入墙上的洞穴中。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破!」孔雀双手结印, 一道强烈的光柱自双掌间冲出击中了怪手手臂。 爆出一声巨响与火光,怪手在手肘以下硬生生被孔雀发出的九字真言咒力所击断。 玲子掉落回地面挣扎着站起来,西城忙找了条浴巾让她披在身上, 保护美妙的身段不至春光外泄但在她将身体包裹之前, 西城已经把握住机会将眼光悄悄在她赤裸娇躯上来回梭巡好几遍。 当众人松口气后, 玲子望着地上的断臂惊讶道: 「孔……孔雀你看!」遗落在地上的手臂居然慢慢在缩小, 最后变得和常人一般的大小。 孔雀见状叹了口气道: 「唉……是追傩之鬼!」第五章一番折腾后三个人总算能够坐在客厅里喘口气, 玲子也穿回了衣衫却仍掩不住她脸上惊恐的神色。 「孔雀大师……这只手臂……还有你刚刚说的什么追傩之鬼?」西城经理害怕地瞪着断臂。 孔雀捧起刚刚击断的怪手手臂, 沈重的说: 「所谓追傩是从前在农业时代, 为了驱除灾厄与不满的一种祭典藉由驱赶拟装灾难的演员来完成仪式, 只在季节交替时才举行。 当时,人们为了发泄心里的不满与忿怒,向这些拟装鬼投掷石块来表示驱赶灾厄。 在平安时代因为无恶不作而被渡边纲剁断手臂的茨木童子, 据说也曾经是装扮追傩的拟装鬼。 」玲子喃喃道: 「原来还有这个典故……」「因为对拟装者集体施以不人道的疟待, 让本来只是外表可怕的假鬼变成内心狠毒的真鬼 这就是追傩之鬼了。 」「可是……现在……这里并没有举行过追傩的仪式或祭典啊?」「你们仔细看看, 对这只断臂有没有任何印像?」「经理……你看……这只手臂长满水泡 就像是被火烧过一般而且细得有些像是女人的手臂, 说不定跟上次摄影棚里的意外有关?!」玲子瞧了断臂一阵子像想起什么事情般冲口而出。 「不……不会吧,都一个多月过去了。 」西城经理又开始冒汗。 「原来在摄影棚里……今天我在那儿也感觉到一些不安的气息, 现在我们就到摄影棚把事情解决吧。 」「现在?到……摄影棚?要做什么?」玲子不可置信的问。 「在那里或许能够将式鬼唿唤出来,到时候再试试看是否能够与它的主人沟通、谈判。 」三个人驾车到达电视公司已经是一小时以后的事。 西城经理特别先通知警卫管制二号摄影棚人员进出, 因此孔雀能放心的在那设立结界阵法。 「请注意,从现在开始到早上七点为止, 任何人禁止进入!」警卫忙着隔离围观的人群。 「会发生什么事吗?」「一定是那个和尚干的!」「会不会是跟最近的一连串怪事件有关……?」「装神弄鬼, 他一定是骗子。 」众人不明究里,议论纷纷。 摄影棚内孔雀用符咒设下结界,中央升起小火堆, 怪手摆放在前面并用一面符咒镇住。 「我现在用系灵法将拥有这断臂的式鬼唤来, 你们趁这空档说说一个月前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一个多月前发生的事了。 爆笑剧场一直是NBC电视台最受欢迎的招牌节目, 虽然……最近幸灾乐祸的观众增加是事实。 」玲子停了一会儿接下去说: 「其实我们也知道收看这个节目的人, 大都有将日常生活中的不满和忿怒寄望在电视里被疟待演员的身上得到发泄与消解。 参加节目里各种单元的演出者,也有想藉这个节目高收视率来推销自己。 因此一些知名度不够高的演员或歌手都热衷上这个节目。 」西城经理插嘴说: 「为就是这样, 当时有一位刚出道的歌手整体形像不太醒目但还蛮可爱的女孩, 是叫……是叫什么名字……?」「那个女孩叫南子 参加一个游戏单元却因为现场意外而被烈火烧伤 我们立刻将她救了出来马上送到医院虽然没有生命的危险, 但是她全身百分之四十受到烈火灼伤尤其是脸部……可以说她的演艺生命就到此为止了。 」玲子说到这儿低下头心里也感到一点点内疚。 西城经理见玲子不再说话, 就接着说: 「节目要重新录制在时间上是不可能的。 因此那天就取得演出者与现场所有人员的谅解, 终于完成节目的录制工作……」孔雀静静的听到这里 感慨的说: 「也就是花大把大把的钞票来止谤?」见两个人都沈默不语 孔雀再问: 「那个女孩后来怎么样?」西城经理急忙辩解道: 「医生说要完全治好身体上的灼伤是不可能的……但电视公司会给她适当的补偿。 其实会发生这一切的意外……应该归咎她自己, 她不要勉强硬撑就不会有意外……现在想反咬一口实在是太过分了!」「山本?!你怎么进来的?」玲子惊讶的发现声控工程师山本居然站在背后。 「经理再三叮嘱过任何人都不许进来,为什么你……?」玲子边问边起身走到结界边缘。 「小心!别走出结界之外,他不是人!」孔雀发现山本身上发出与怪手一样的气息, 急忙要阻止玲子行动。 第六章但是山本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从头到脚完全融化掉从腐肉中再站出一个巨大的妖怪, 就是前几天在茶水间强暴过青子的壮硕妖怪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它缺少了右手臂。 它伸出仅剩的左手抓住玲子的肩膀,同时张开血盆大口发出阵阵吼声。 「啊……啊……!」玲子吓呆了,站在原地忘记反抗, 就任由巨妖抓着自己的肩膀。 「可恶的式鬼,竟然幻化人形来欺骗人心!看我的……破!」孔雀冲过去并由结印的双掌中发出咒力, 虽然未来得及运使九字真言力但这股咒力打在巨妖腹部, 也发出如打鼓般的声响将它震退了数步,玲子因此被弹得倒飞出去, 不幸撞断了保护节界的绳索与符咒。 「糟了!结界破了!」孔雀既要对抗巨妖又要照顾玲子和西城, 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 少了结界的镇压,那只断臂轻易的挣脱符咒的束缚, 又变回粗壮的怪样从孔雀身后飞过去。 他正专心观察面前巨妖的动作,冷不防被后面的巨手抓住并撞向墙壁。 「磅!」一声巨响后,怪手将孔雀强压在墙上, 少了孔雀的牵制巨妖又开始追击玲子。 「还我的手和脸……错误要用身体……跟生命来偿还……」巨妖一步步逼近半躺着的玲子, 她已经哭得泪流满面身体却一动也不能动。 另一边的西城正蹑手蹑脚的向外爬着逃走。 孔雀虽然无法移动身体,但双手仍然能够自由活动, 他立刻结印发动九字真言咒力: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真言咒力流遍全身 孔雀的身体发出淡淡的红光头发也一根根飘了起来。 压在他身上的怪手无法抵御咒力而慢慢的缩小、融化……巨妖感觉到孔雀的变化, 回过身来要先应付孔雀。 孔雀也毫不迟疑,由怀中取出降魔杵冲向巨妖, 它挥出巨掌迎击孔雀右脚一蹬向半空中跃起, 避过了一掌之厄 同时高举降魔杵贯注咒力道: 「式鬼!回到黑暗世界去吧!」当降魔杵带着一片强光刺入巨妖的头顶时, 巨妖发出了痛苦的吼声全身逐渐气化,渐渐只剩下一副巨大的怪异骸骨, 不久连骨头都碎裂……消失……玲子与西城看着眼前的大战变得目瞪口呆……「式鬼……以阳间的生命交换你阴间的性命。 式鬼已经消灭,唉……主人大概也活不成了。 」孔雀走过去对玲子与西城说道: 「被诅咒的人也许罪有应得, 但是……施展诅咒的人也往往同归于尽到底谁才悲哀呢?一错不能再错, 虽然这次的事情解决了希望你们往后不要再犯……」孔雀缓缓步出了摄影棚, 外面已经少了围观群众刚刚剧斗的声响似乎并没有传出来, 两个负责守护的警卫也只是看着孔雀离开。 玲子经过这次的事件后,心里暗暗决定要订个计划加强现场的安全急救措施。 「哼!年纪轻轻的就敢教训我!若不是董事长的命令, 我才不会去奉承这种小鬼呢!玲子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式鬼一被消灭, 西城经理马上换了副面孔丢下还在瑟瑟发抖的玲子, 大摇大摆回到经理办公室。 西城坐到经理专用的椅子上,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了, 心里想: 「终于卸下这个压力了可以向董事长交代。 节目也可以继续赚钱,管它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南子应该已经死了, 可以在她的赔偿金上下手再捞一笔……」正想要如何搂钱 突然由背后出现一片恶臭数十只长得像蟋蜴、蜘蛛的魍魉鬼飞扑到西城的脖子与后背乱爬乱咬……「哇……!啊……!救命啊!快来人啊……!」西城经理全身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牢牢压在椅子上, 没法子挣脱逃走就这样活活地被魍魉鬼咬死……第二天在郊外一座小破庙, 一位年轻的和尚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报纸……「NBC电视公司节目部经理离奇惨死。 本报讯,NBC电视公司节目部经理于昨日清晨死于办公室内, 死状极惨。 据警方调查当时在经理室外的秘书与工作人员皆未发现异状, 因此判定与该公司之前几件杀人事件有关正深入侦办当中…」孔雀喃喃的念着这一篇报导。 「疑?这么一大早就在看报,是那儿又有新开的酒家在免费庆祝啊?」一位有着两道长长白眉的老和尚走到孔雀身后说着。 「师傅,我前天明明已经消灭了式鬼,当事人应该已经不在人世, 怎么西城经理还会死呢?」「孔雀你的驱魔法力在里高野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 虽然还比不上为师我啦。 对付一般妖魔鬼怪是绰绰有馀。 不过你要知道,外在的妖魔要消灭掉是比较容易, 人心里的心魔却不是法力僧用咒术就能诛灭得了的。 他会死……恐怕是咎由自取吧,况且同时发生事故的玲子小姐不就没事吗?因此你要记住, 心魔……才是里高野最难对付的妖怪人心是无法用任何力量加以左右!」「是!师傅……我知道了。 对了!那西城经理死了,驱魔奖金跟谁要呢?」孔雀跳起来叫着。 「哈……NBC电视台的董事长在你出发驱魔前就已经付清了, 你放心吧。 」「师傅……那我的份呢?」「你好好做事, 多练练我教你的法术将来碰到厉害的角色才不会被打得夹着尾巴乱跑, 这些钱我会帮你存起来的嗯……就这样。 」老和尚摸着白胡子慢慢向内堂走去。 「师傅!你又想独吞……上次的钱还不是被你一个人花光了, 快点把我的分先给我!」孔雀不甘示弱追上去。 「你……你竟敢这样对师傅说话……」老和尚加快脚步想逃走。 「乒乓!碰……!」破庙里……只见到一老一小两个法力僧像小孩般扭打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