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高中女生凌辱解剖(1)「像个傻瓜, 又不是小学生剖开青蛙肚子有什么好玩的!」准备进行青蛙解剖时, 有一个女学生故意大声的这样说。 「上这样的课,简直是浪费时间。 」用不屑的口吻说完便走出实验室。 她是二年C班担任委员的水泽兰,她是当地财阀之一的会长水泽一郎的独生女, 也是学校的大股东兼家长会长。 水泽兰是全学年最棒的美少女,可是性格就不同了, 藉着父亲的势力行为嚣张,老师都采取敬鬼神而远之的作法。 说的也是,小学就解剖过青蛙了,到了高中还要做这种事, 真无聊。 一点意思也没有。 其也学生也跟着兰的后面走出教室, 并不一定是自己的意思只是不得不如此做。 兰的成绩和外貌都是班上的佼佼,加上父亲的权势, 同学们都让她一步。 就以此为后盾,在班上成为女皇般的存在。 如果不追随兰的行动,事后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报复, 所以虽不是本意其他的同学行易有限公司跟着跷课。 「啊……」生物老师桥口明把想说出来的话吞回去。 上课时受到水泽兰的杯葛不知有多少次了。 容貌在标准以下,杀是肚子凸出的中年单身老师, 自然不会受到学生们的欢迎。 可是全班跷课的行为,还是使桥口相当生气, 个性满弱的桥口今天也终于忍受不住了︰「太过份了……」对高中女生这生气, 实在是不值得一个人留在实验室里,不由得点燃复仇的火焰。 几天后,最后一节没课的桥口,去厕所回来时, 经过二年C班的教室前。 没有看到学生,这一班可能去上体育课了。 桥口正想走过去时,突然停下脚步,因为在空荡的教室里, 看到一个人影。 这一名女学生打开几个书桌后,从最一个书桌拿出书包, 又从里面抽出红色的钱包。 「这是现行犯!!!!」桥口走进教室, 以恐吓性的口吻说。 「啊……」女生伫立在原地,脸色苍白。 「你应该知道偷窃会被开除的。 」桥口从女学生的怀里拿出红色的钱包。 「对不起……老师,放过我吧。 」「偷东西被发觉就道歉……这样就没事的话, 法律根本不需要存在……」「可是我……也没有这个意思。 不知不觉中就……」女学生拼命的解释,因为月经, 向体育老师请假但心里烦悉,不由己的做出偷窃的行为。 桥口也听说过女性月经期间情绪比较不安定, 很容易产生偷窃的行为所以对这种事多少能理解。 「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让我看到偷窃的行为, 就不能……」可是桥口看到钱包里面的东西话也中断了。 里面有一个高中女生不该有的巨款, 有五万数仟元的现金。 这学生是怎么回事??以为这个学生做现在最流行的援助交际, 拿出学生证来看竟然是水泽兰的。 财阀的独生女,虽然是高中生,身上带五万或十万的现金也不足为奇了。 「原来你是月经来了,据说女性月经期间情绪比较不隐定, 那也只好重宽处理了。 」桥口突然改变成温和的口吻轻拍女学生的肩头。 「那么!老师肯放过我了吗?」女学生的表情变开朗。 「老师不是警察,始终站在学生这一方的。 」「谢谢老师,以后一定不会做这种事了。 」「嗯!!!你明白就好。 」桥口大方的点头。 但他为不是对学生会这么体贴的人,现在能拿到里面有学生证的水泽兰钱包, 觉得女学生的偷窃行为并不重要了。 「对于轻视我的行为,我一定会加倍报复……」桥口抓紧手上的红色钱包。 就在此时,听到下课铃声,不到五分钟, 这个班上的学生会回到教室。 「这个,不是你偷的,算是你捡到的。 」桥口把钱包放回女学生的手里。 「我该怎么办呢?」「放学前, 放在实验室的桌子上然后到黄昏时以匿名打电话给水泽, 要记住。 」这一次,桥口以命令的口吻说。 (2)「应该还给我的……」内心感到生气, 但水泽兰还是回到学校因为回家后很快的接到匿名电话说捡到钱包, 放在实验室的桌子上所以水泽兰仍穿着学生制服到学校。 「最好今天就拿回来了,不然会发生严重的后果。 」带神秘口气的话,使得兰立刻赶回学校。 她在接到电话前还没发现钱包丢了, 什么时候丢掉的呢?还有捡到的学生为什么不直接送给我, 也没有送到教职员室?入夏后白天的时间长了, 可是天色已暗,在校舍里还看到灯光,可能有教职员在加班。 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呢?……兰急忙走向实验室, 走廊上没有任何人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不知为何,实验室的灯是亮的,按电话里所说, 红色的钱包放在桌子上的。 其实,明天来拿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的……兰拿起钱包, 想打开来看一看打开来时,有什么东西掉在桌子上。 「是什么东西呢?」五公分见方的胶袋一连串有六个。 「哎呀!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拿在手里才知道是保险套, 兰的脸色大变。 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在钱包里,实在想不通。 就在这时候,房间里出现闪光,刹那间, 兰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现埸的照片确实拍到了。 」手拿照相机的生物学老师桥□站在那边,刚才的闪光是照相机的镁光灯。 「水泽!你是不是现在准备出发去做援助交际呢?」桥口用讽刺的口吻说︰「最近爱滋病盛行, 用保险套预防是好事。 」听到桥口的话,兰这才惊觉过来︰「不!不是的……」急忙把手里的保险套扔在地上︰「这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 是谁的?这里除了你之外,没有别人。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是谁的。 」兰大声的说。 「保险套是在这个钱包里,不是你的的话, 就调查钱包是谁的就知道了。 」桥口从兰的手里把皮包抢过来。 「那……那是……」「看!里面有你的学生证, 这样就证明钱包是你的了。 」「钱包是确实是我的。 但不是……」兰委屈的想哭,不知道要如何解释对方才能了解。 「毫无疑问的,你会被学校开除,而且还有照片作证。 」「不……不能那样。 」「为什么不能?这是你种下的恶果。 」桥口的口吻冷漠。 「明天一早就去冲洗,就算后天拿到, 照片送到校务会议是三天后。 」「老师,不要这样,我真的不知道有这个东西。 」兰用哀求的口吻说。 「那么,我问你,你能证明这保险套不是你的吗?」「这……」兰不知该如何回答, 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东西还要怎么证明呢?「哼!既然没有证明, 开除你是已决定的事了。 和异性有不当交往的不良少女,学校一定会开除的, 哈哈……」桥口发胜利的笑声突出的肚子随之摇动。 「对了,超级市埸也有洗照片的,现在去还来的及, 学校开除你可以提早一天了。 」桥口说完,想离开实验室。 「老师,请等一等。 」兰喊着,追上去,形成从后背撞上桥口的结果。 「唔……」桥口故意夸大的向前倒下︰「痛……」「啊……对不起, 老师。 」「这不是对不起能了事的。 啊……」伤的不轻的样子,桥口作出痛苦的表情站起, 右手抚摸左肘。 「我马上去医院开诊断书,可能一星期才会冶好吧。 」「老师相信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真是了不起的女人,假装是模范生, 背地里和男人不当交往对老师又施以暴力……」「我真冤枉的, 连男朋友也没有。 」兰泫然欲泣。 「你这样说也没用,有你拿着保险套的照片和医院的诊断书。 」「不!我不是那样的。 」关于保险套,一定有人设计;撞到桥口也不是故意的, 这样被学校开除末免太过份了况且父亲也会没面子。 发生这种事,父亲根本无法面对这个社会了。 「老师,求求你,请听我的解释吧。 」兰拼命的哀求。 (3)「已经有证据了,听你解释也没什么意义了。 」「可是,求求老师……」「好吧。 」桥口意外的答应了︰「俗话说,小偷也有三分理, 你就解释来听一听吧。 」「谢谢老师。 」兰好像松了一口气。 「在听你释之前,先作一件事。 水泽,你向后转。 」「是……」兰在不明情况下转身。 「啊!老师你在做什么?」双手突然被扭转, 兰发出尖叫声。 听到「卡喳」一声,手铐把他双手拷住。 「为什么要这样?」「这还用问吗?在听你解释时, 你又用暴力怎么办?我是很柔弱的男人无力抗拒不良少女的暴力。 」桥口一本正经的说︰「你再用暴力的话,我不止是摔伤, 可能要骨折了。 」「我不会作那种事……」「好了, 现在听你解释吧。 」「这是……」兰把接到匿名电话到现在的状况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所以, 这是有人想陷害我。 」对兰的解释,桥口的反应很冷淡︰「你有什么证据吗?」「那是……今后要调查……」兰的说词爱??, 目前什么都不清楚不过是推测而已。 「没有证据怎么可以?!」「我也没说谎, 老师请相信我。 」兰除了反覆哀求外,没有其他的方法。 「我是不相信没有证据的事,不然以后会发生严重问题。 」「我要如何说你才会相信呢?」「不管你怎么说, 没有证据的事我是不会信的。 」桥口的口吻保持冷淡。 「那么,我是……」「只有等学校开除你了。 」「不能那样的!」兰发出歇斯里的声音。 「可是证据已经全我不能就此不管。 」「我什么事都答应。 老师……」兰知道再没有时间调查是谁陷害他的, 现在只有求桥口了。 「水泽,你什么事都听我的吗?」「是, 我愿意。 」只要能不被开除,兰准接稍许不合理的要求。 而且还有父亲的社会地位……「水泽, 上一次你害得我无法上课。 」桥口的口吻变的尖锐。 他指的是青蛙的课。 「那一次……对不起,因为我身体不大舒服, 不由己的……」「你自己的身体不舒服 就要那样跷课吗?」桥口怒视着兰。 「是,对不起,我道歉。 」「现在道歉也没有用,我那受伤的自尊心是无法复原的。 」「那怎么才能原谅我呢?」兰战战竞竞的问。 「你现在接受那一次你跷课的内容, 那样我也许会消气的。 」「老师,我愿意在这里接受上课。 」上课的内容是解剖青蛙,现在一对一上那种课也很无聊, 但这样能消除桥口的怒气兰愿意接受。 「好,马上开始解剖。 」桥口把两个长方形的书桌拼在一起,解开兰手上的手铐。 铐在后面会很痛,不能专心解剖,桥口把兰的双手铐在身前。 「可是……这样也不能解剖。 」兰感到奇怪,双手不能自由活动,要如何拿解剖刀呢?「这样就好了, 又不是要你解剖。 」桥口说完,把兰推倒在桌子上。 「啊!这是作什么?老师。 」「当然是解剖呀!」「那么要把青蛙……」「谁说要解剖青蛙?我现在解剖的是你°°水泽兰。 」「我不要!」兰不由得大叫,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代替青蛙被解剖。 「这可是你不被开除的代价,不然只有让校方开除你了。 」「不可以那样!」「这样也不可以, 那样也不要究竟要怎么样?」「这……」「我来替你选择吧!要学校开除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