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说完后,我又转过去阿珠身上去(又是老相好啊!)。 此时的她已经给我有一种虚脱的感觉,像一堆烂泥般躺在地上。 我问她: “还行不行啊?” 她喘着气说: “行!我还未试过阿发的粗大阳具, 怎舍得现在退出!” 我摇头笑道: “又一个淫妇!” 她说: “怎说也好 这样淫乱派对的刺激一生人也未必能遇到一次, 做一次淫妇又何况?” 我笑着命令道: “淫妇 翻转身来 让我插你一个天翻地覆!” 她无力的对我说: “你帮我吧!我全身乏力呢!” 我笑一笑, 帮她翻身双手双脚支地。 我摸清楚她阴道位置后,一挥阳具,狠狠的插入了她的阴道。 下身一面不停在她的阴道内进进出出,双手则向前掏着她的35B豪乳在玩弄。 突然听到阿基叫道: “啊!阿丽又爽晕了过去, 看来她要退出了。” 我们循声望去,发现阿基已经将阿丽抱离“战圈”, 看来今晚也无缘与她做爱了。 阿基返回时, 对着阿萍说: “阿萍, 由现在起辛苦你了。” 承受着阿军进攻的阿萍, 几经艰辛才能够吐出一句回应道: “你想怎样啊?啊……” 阿基说: “阿丽退出了, 圈内的下一个女生要接力应付多一个男生了!” 阿萍说: “那你想我怎样?” 阿基走近她说: “你想用口 还是让我与你肛交?” 阿萍立即道: “我宁愿用口 肛交很痛的呢!” 阿军说: “那你就现在翻转身让我插你吧!我可不想向前推进时 吻上阿基的屁股!” 阿萍不依道: “让我这样平躺让你插多几下好吗?我喜欢男上女下的姿势多一点!” “好 那就让我插多你几下吧!”说完后就奋力狠狠地插多了她十多下。 趁她爽过了头时,阿军乘势将她翻转了过来。 阿基亦趁着阿萍正爽得张口大叫时,顺势将阳具插入她的口内, 令得她只能“唔、唔”的闷哼着。 而阿雯那边厢呢,阿旗将她抱在身上,采取坐姿的抽插着。 只见阿雯已无力支撑自已的身体,双手挂在他的身上, 倚着阿旗有一下无一下的呻吟着。 他们结合之处,更是可用一塌胡涂来形容, 阿雯的屁股与阿旗的大腿被白花花的分泌桨满了! 至于阿欣就真的被插得连呻吟声也叫不出来 整个人大字形的摊在地上任由阿发不停在她身上耸动, 双乳一下一下的抛动着。 怀内的阿珠“依、依、啊、啊、再大力些、再入些”的浪叫着, 下体的分泌早因不停的磨擦而变成奶白色 桨满了整个阴户并沿着大腿流往地上。 阿君则被阿力扯高扯直双手过头按着,双脚被搁在他的双肩上, 被深入的抽插着。 只见她眉头深锁,连叫喊也欠奉,不知是痛苦还是享受。 阿力却像看不见般,继续奋力抽插。 注意力突然又被阿基的呻吟声吸引了过去: “啊……阿萍, 你吸得我好舒服啊……啊……原来你懂得毒龙钻 你舔得我的屁眼很爽呀……啊……是啊……舔回我的龟头啊……呀……啜得我很舒服啊……” 就在此时 第三首歌曲也完结了我们也开始交换对手。 当我把阳具从阿珠的阴道抽出时,还带出了一团白花花的分泌物, “哒”一声跌在地上。 而阿珠则无力再支撑自己的身体,整个人摊在地上喘着气, 耻部正好对准了那一滩分泌物爬了下去。 而我的阳具上也满是她的分泌,直把我的阳具也包裹着! 此时, 阿君嚷道: “我不行了我的阴道很痛啊!” 我立即望向她张开了的大腿尽头, 发现她的阴唇真的红肿了更有一丝血丝从阴道内渗出。 阿发立即爱怜的走过去呵护她,又抱又亲,更跪下来亲吻她的阴唇。 阿基起哄道: “阿力,又是你干的好事!” 阿力一副无辜的样子正想抗辩, 阿君已先一步替他解围: “也不关他的事 其实刚才我与阿豪干时也开始觉得有点痛, 幸好他很温柔我也渐渐适应了。 我见大家也这么好兴致,不忍扫大家的兴, 所以就忍着没有说出来。 但音乐椅这游戏实在太疯狂了,一个接一个的跟我做爱, 完全无休息给我所以我真的顶不住了。 ” 我有点歉意的道: “原来你刚才与我做爱时已开始觉得痛, 我全不发觉真对不起!” 她笑了笑, 说: “不要紧是我自愿参加的。 其实你也很温柔,弄得我很舒服。 ” 阿基厚着面皮的问道: “那么我呢?” 阿君捉狭的皱一皱鼻子道: “比阿豪差些少温柔啦!” 阿雯不放过我般, 道: “阿豪你被班花盛赞, 是否觉得飘飘然呢?” 我回应道: “当然啦!你也未赞过我温柔呢!” 阿军说: “喂!现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呢, 我们是否还继续?” 阿君说: “不用管我了 让我走过一边休息一会就行了!”说毕,就想站起来, 但耐不了下身的肿痛旋即又跌坐地上。 阿发连忙抱起她,把她放到阿丽身边,吻一吻她的嘴, 说了几句情话后就回来重新加入战团。 此时,阿丽也苏醒了。 两个女孩子就坐在一边,一面说闲话,一面观看着我们的游戏。 因为有两个女孩子先后退出,所以,现在的战况是四女对六男。 根据规则,多出的两个男生有权选择哪一个女孩作为他的对手。 而被选定的女孩则有权决定谁与她性交、谁与她口交等。 根据次序, 现在的配搭是: 我与阿萍;阿发与阿珠;阿旗与阿欣;阿力与阿雯;剩下阿基与阿军没有对手。 阿基选择了阿雯,他自言喜欢大乳房的女孩;而阿军则选择了阿欣, 因为四个女孩中只有阿欣肯让他肛交! 一轮抉择后 游戏终于在第五首歌开始前回复。 阿力与阿基一拥着阿雯就很有默契般将她翻转过来成狗仔式, 阿力一摸准了阴道的位置就将挺立不倒的阳具插入了我女友的阴道内;阿基则跪在我女友前面, 将阳具插入她口中并摇摆着腰身,将她的口当作阴道般抽插。 阿雯承受着上下两面的攻击,一脸爽昏了的样子, 因为口中又有一根阳具插入呻吟遂变成了从鼻孔中哼出的闷叫。 阿军则把阿欣抱起,放到阿旗身上,并协助阿旗将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内。 自己则俯到阿欣身上,用手在们的交合处掏了点阿欣的分泌, 涂在她的屁眼及自己的阳具上慢慢将阳具插入她的屁眼内。 只听见阿欣放声大叫道: “啊……两根阳具同时插进来了, 很爽啊……我一直都希望尝试同时前后两个洞都被插入的感觉啊!我终于试到啦!真的很爽呀……啊……你们试着一个出一个入……啊……你们配合得很好啊……我的天啊……” 阿基虽然享受着我女友的口舌服务 仍不忘取笑自己的女友 道: “你这个淫妇!若一会儿后我们全部未射精, 而又只剩下你一个时 再叫爽也不迟!” 阿欣边浪叫着边回应道: “啊……我喜欢呀……同时有六根阳具跟我玩弄!我要前后上下, 双手都用尽来玩……嘻最好全部一齐射到我身上来!啊……阿军, 不要怕我痛再插入一点……啊……你们好卑鄙啊, 谁叫你们同时将阳具一齐插入的……啊……好胀啊……不要一齐抽出 啊呀……又一齐插入……胀死我了……” 原来 在阿欣幻想着同时玩弄六根阳具的时候阿军跟阿旗打了个眼色, 两人配合着一齐抽送誓要将她干死。 在阿军准备插入阿欣屁眼的时候,我拥着怀内的阿萍, 在她耳边诉说: “终于可以跟你快乐快乐了!” 她撒娇般地说: “若你这么想得到我 刚才也不会只用手指 然后又丢下我啦!” 我说: “阿妈说得对, 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女人是最记仇的。” ??她闷哼一句说∶“谁叫你心里只有阿君!”我却说∶“不知刚才我弄她时, 谁口声说不要的呢!不过我有办法令你忘记对我的恨意呢!”她不信的说∶“是什┅┅啊~~”那个“麽”字还未说出口 我已经将我火辣辣的阳具插入她湿滑滑的阴道内了。 我奋力地抽插,务必要令她在短时间内达至高潮, 使她忘记刚才的不快!“啊~~啊~~豪 你好狠啊~~插得我这麽大力┅┅啊~~我要死啦~~啊~~不行了┅┅我好舒服啊~~再插入点┅┅”我一边奋力抽插 一边问道∶“还恼不恼我呀?”她浪叫着说∶“啊~~你插到我什麽也忘记了┅┅啊~~再快一点┅┅我就到啦┅┅”我一手抄起她的屁股 让我更能够深入她的紧凑阴道同时用力的拿捋着她那滑不流手的屁股。 其实自接触到她的肌肤开始,我就发现她的肌肤比其他的女生嫩滑柔软, 尤以屁股为甚。 我一面享受她嫩滑肌肤带来之快感,一面骋驰于她紧窄的阴道内, 其中之快感真非笔墨所能形容。 突然,被阿军的一声大叫惊醒了∶“啊!我要射啦!”原来他忍受不了阿欣直肠的紧窄刺激, 就在她的直肠内射了精!一面享受着我女友阿雯吸啜、一面双手搓弄她乳房的阿基说∶“阿军!你比我好多了!素来我只能在她肛门内享受不够半分钟。” 只见伏在阿欣身上的阿军,边喘着气边从阿欣身上翻下来。 精液从阿欣的肛门内流出,沿着股沟向下流, 直流到阿旗与阿欣的交合处一部份被阿旗的阳具带入了阿欣的阴道内, 一部份则沿着阿旗的阴囊流到地上。 至于阿珠那一对,我现在才留意到原来阿发被翻到了地上, 阿珠握着他下半节的阳具在他身上不停上下耸动, 不敢全根尽没他的粗壮阳具。 我见到此情此景,就对着阿珠说∶“你不是说今晚尝不到阿发的阳具就不退出的吗?为什麽现在又不敢放胆尝试啊?你这样怎尝到它的好处呀!”阿珠脸有难色的娇喘道∶“他真的太大了, 一被他插入我就觉得胀得很难受!我看若是给他尽情插入, 我会受不了的。” 我转向阿发道∶“发,她这样是尝不到你大阳具的滋味的, 反客为主吧!就让她一次爽个够!”众人听到我此番话 无不在旁推波助澜就连退出了战圈的阿丽与阿君也在起哄!阿发豪气的叫了一声“好”, 就一个翻身把阿珠压在身下不理她的抗议,全根阳具大出大入的在她阴道内抽送, 弄得阿珠浪叫连场大叫不行∶“啊~~不要啊~~我死啦┅┅啊~~连阿丽、阿君也这样对我┅┅啊~~阿豪, 我不会放过你呀~~啊┅┅胀得我好辛苦呀~~啊┅┅高潮来啦┅┅啊~~”怀中的阿萍在我身下身下扭动着 不满的说∶“阿豪我要你专心一致跟我做爱!”我小声说了一声“好”, 跟着使出刚才对付阿欣那一招一面插入,一面扭动腰肢, 立即弄得她呵气连连配合着我不断抬起腰来迎合我的插入, 更配合我的扭动方向朝相反方向扭动蛇腰。 在我的攻势下,阿萍被我弄得呵气连连, 淫声不绝。 第五首歌过后,男孩子中阿旗因已经射了精而退出了;而阿珠也在阿发的臣服于阿发的粗壮阳具下, 而宣布退出。 躺在阿君身边休息的她,张开着双腿,大字形的摊在地上, 红肿的阴户正好对着我们。 死去活来的她居然还能笑说,双腿因张开得太久, 已不懂得合上!而当我抽离阿萍身上时她只会闭上双眼, 喘着气。 第六首歌时,我又转回阿雯身边。 阿基与阿力则合作对付阿欣,而阿萍则要同时应付阿发与阿军的进攻!阿雯在我耳边悄悄说∶“豪, 我就快不行了让我下面休息一会,我给你用口弄吧!兼且我可以弄轻一些, 也可让你回一回气!”我说∶“你真的很蛊惑啊!不过我喜欢!来吧!”说着 我反身躺在地上阿雯跪于我两腿中间,俯下头来含吮着我的龟头, 屁股则高高抬起还一面替我口交、一面左右摇摆着那对肥美嫩滑的屁股。 我一面享受着阿雯口腔的轻度吸吮,一面欣赏阿欣同时与两个男人做爱的淫相。 此时,阿欣口中正含着阿基的阳具,阴道内正插着阿力的阳具, 阿力每一下的插入也至使阿欣从鼻孔中哼出一声舒爽的呻吟声!口中的阳具也住口中推入一下 令阿基舒服得不停呻吟着。 至于阿萍那一边呢,阿发一上来就全力抽插阿萍的小穴, 弄得她“哇、哇”大叫连阿军想将阳具插入她的口中也不行!不一会儿, 阿萍已被阿发的疯狂而弄得死去活来不停求饶。 “啊~~停呀,我不行了┅┅停啊┅┅”阿萍不停的喊停着, 渐渐地连声线也沙哑了。 阿军说∶“我看阿萍真的不行了,就饶了她吧!”阿发笑笑说∶“也好, 我看她今晚已经够了!”阿旗在旁也说∶“我的女友从未试过做爱这麽久的!阿萍是否很爽呢?”此时 阿发已经将他的阳具抽出。 只见阿萍软软的摊在地上,不能动弹,连阿旗的问题也不懂回应!此刻, 第六首歌也只是播了一半阿军问道∶“连阿萍也退出, 我们可跟谁干呢?”阿发笑着说∶“能够留到现在的女生一定是最能干的!不如我们一起干阿雯吧!”阿雯听后 立即吐出我的阳具叫道∶“不要吧!我不能再应付你的粗大阳具了!”阿发却说∶“但根据规则 我们可以选择与谁做爱的!”阿雯却说: “但我也可以选择以哪一种方式与你做呢!我决定让阿军插我的阴道。 你呢?我只会用手替你解决!”阿发道∶“也好!”于是他们就各就各位。 阿雯再次埋首于我的胯下,阿军对准位置后, 就将阳具插入阿雯的阴道内开始抽插;而阿发则站于阿雯旁边 引导她的手去套弄他的阳具。 只感到阿雯一被插入后,头跟手就像装上了马达般, 一下接一下的不断加速着套弄我跟阿发的阳具。 虽然口中含着我的阳具而发不出呻吟声,但从她的动作跟表情看来, 她正享受着阿军的抽插。 我一面抚摸着她凌乱的秀发,一面问∶“亲爱的, 是否很爽啊?”她一面上下含弄着我的阳具 一面点头示意舌头更摇动得厉害。 被她用手套弄着的阿发,突然唿吸变得浓重起来, 并说∶“啊┅┅阿雯慢一点,我快不行了。” 阿雯却像充耳不闻般,还加速套弄着。 阿发叫了一声∶“我不行了!”一股精液“噗, 哧”一声从马眼激射而出一咕噜射到阿雯脸上、秀发上, 一连四下全都正中阿雯的俏脸并沿着她的脸旁滴到我身上。 阿雯更被精液浆得睁不开眼来!但正值性欲高涨的她, 却全不理会继续吸啜着我的阳具,享受着阿军的冲刺。 射精后的阿发,软坐在地上,而阿雯则继续用手套弄着他开始软化的阳具。 只听见阿发像哀求般道∶“啊┅┅不要再弄了, 你弄得我好酸啊┅┅我受不了。 啊~~好酸啊┅┅啊┅┅”阿雯却不理会他, 继续一下一下的套弄着他那已经软化下来的阳具。 阿发不堪她的套弄,整个人在地上辗转反侧, 以图避开阿雯的手。 幸好第六首歌救了他,此时第六首歌已经到了尾声, 我们又开始交换了。 阿军的阳具抽离了她的阴道,同时阿雯也松开了我的阳具, 只见一串串的精液沿着她的纷嫩脸庞向下滴 秀发的尖端更钓着一串精液垂到粉红色的乳头上。 但她却全没有抹去的意图,竟更伸出舌头不停把嘴边的精液舔入口中吞下, 表现出一张淫浪的嘴脸。 她悄悄在我的耳边说道∶“阿豪,对不起, 第二次也不是为你吞下精液!”我笑笑说∶“那就罚你以后每天也喝下一杯我的精液 以示惩罚!”她说∶“你能每天给我一杯的话 我一定为你喝下!”我笑说∶“那一定如你所愿!”此时 第七首歌的前奏响起我们亦开始交换对手。 我与阿军选择了与阿欣作对手,而剩下来的阿基与阿力则已就位于阿雯身边。 我对阿欣说∶“我与阿军,你如何选择我们的位置呢?”阿欣说∶“嘻嘻!论技巧, 你比阿军优胜但阿军却有狠劲。 真难决择!”阿军笑说∶“那就不要选择了, 我们一起插你吧!”阿欣惊愕道∶“我只得一个洞 如何可以给你们一起插呢?”我笑说∶“那就是我们两根阳具一起插入你的阴道!”阿欣哗然道∶“那怎麽行呢?你们难道想把我的阴道也插爆吗?”阿军笑道∶“婴儿也能从这里出生 何况是我们两根阳具呢?”我笑说∶“不用怕 我们说笑吧了!就让我插你的阴道吧!”阿欣说∶“那阿军就插我的屁眼啦!”说完后我躺在地上 让阿欣跨坐我身上她扶正我的阳具,徐徐把它纳入体内, 我又重归那个令我趋之若??的叠叠深入的名器。 阿欣把我的阳具纳入后并不即时上下耸动, 当她把我的阳具全根吞入她的阴道后上身向下压来, 整对丰满的乳房压着我的胸口屁股则慢慢向上抬起。 阿军见她已经准备就绪,就向着她的丰臀跪下, 在我们的交合处抹了一把分泌涂在她的屁眼上 慢慢的把阳具插入她的直肠内连在她阴道里的我的阳具也能感到他的插入。 原来那种感觉真的很爽,阳具被她的阴户紧紧夹着, 同时有被另一根阳具磨擦原来是别有一番风味!身上的阿欣更表现得忘我, 双手紧抓着我的双肩借力前后移动全不用我们抽送, 完全表现一副性饥渴的表情。 还一面动一面高唿∶“很爽呀!┅┅你们也动一下┅┅我想要刺激点┅┅”我与阿军一声“领命!”全力向她的前后两个洞穴进攻, 弄得她“依依啊啊”不能成句!我一边向上迎送 一边也关心阿雯那边的战况遂半转头望向她们(其实是受到阿欣阴道的紧紧压迫, 同时也被直肠内阿军阳具的磨察而感到太过刺激, 不得不藉此分心回气)。 此时,阿基让阿雯双脚跪地,从后插入她的阴道∶而阿雯一手按地, 一手握着半卧的阿力的阳具吞入口中吸啜 并快速上下套弄。 我乘机取笑她道∶“阿雯,这般用力,又想吃阿力的精液吗?”她没有回应我, 但横了我一个眼神就像说∶“本小姐正是!”的模样!口下却并不放松, 继续全力地吸啜着阿力的阳具。 她后面的阿基则一面奋力抽插,一面双手搓弄着她的乳房, 两只手指捏着她的乳头。 几乎同一时间,阿力与阿军都??受不住刺激, 精液激射而出!首当其冲的是阿雯在阿力射精的时候, 他的阳具刚好抽离了阿雯的口第一下射出的精液就全部射在她的脸上, 和着刚才阿发的精液向下流。 但阿雯像不甘浪费般,立即将他的阳具纳回口中努力的吸啜, 像要把阿力最后一滴精液也要吸出来吞下。 而阿军射精时则把阳具抽出,弄得阿欣满屁股都是精液, 并流到我们的交合处。 我感觉到,我每一下的抽插,也会把他的精液带入阿欣的阴道内。 阿欣也因为阿军的精液而浪叫道∶“啊┅┅阿军, 你的精液好烫呀!啊┅┅好美啊!啊┅┅阿豪出力些┅┅”另一边的阿力在阿雯的吸啜下捐出了最后一滴精液 躺在地上喘着气任由阿雯的舌头在他的阳具上舔啜, 为他的阳具清洁。 我看到此情况,怪叫道∶“阿雯,一会后我也要你这样为我清洁。” 阿雯抬起头道∶“我每天也这样为你清洁, 如何?”我哈哈一笑道∶“说过就要算数!”阿基打趣道∶“我不需要天天 我只要你一会儿也替我这般清洁就行了。 就看看你与阿欣之间,谁的清洁技巧较好!”我??慕的道∶“阿基, 你太幸福了!阿欣天天替你这般清洁!”阿欣道∶“你想的话 一会儿后我与阿雯一起替你清洁也可以!阿雯 好不好?”阿雯像害羞的说: “我不跟你说话了 每一句也是污秽思想的!”阿基改变了话题道∶“阿豪 又是只剩下我们两人互相操着对方的女友了跟开始时一样!”我笑说∶“说得也是, 就让我们合力做套好戏让他们开眼界!而阿雯与阿欣则示范一下如何才能最取悦男人, 让阿君开开窍让她更有能耐服侍阿发!”我不忘取笑阿君的机会。 坐在一边的阿君嗔道∶“关我什麽事?”阿基笑说∶“刚才还要我教你口交技巧, 你一定要继续进修呢!阿雯我们就表演一下 给她上一课吧!”说完后一面前后抽插着她, 一面将她向前推阿雯双手双脚着地向前爬行, 续渐接近阿君。 阿君正想避往一边,殊不知被其他女孩子出卖, 笑骂声中被挤往阿雯身边阿珠与阿丽按着她坐在地上, 不准她动。 阿基将阳具从她的阴道内抽出,阿雯像很有默契般, 立即转身将他的阳具纳入中。 阿基遂对阿君说∶“看清楚阿雯怎样做吧!往后就可以令阿发欲生欲死, 对你不离不弃!”阿君无奈的看着阿发 希望他能够说句话但阿发只笑笑的看一看她, 没有说什麽。 之后,继续与阿萍调笑,阿君无奈地继续看着他们的活春宫。 只见阿雯一下一下的前后移动着头部,直把自己的嘴巴当作阴道般让阿基的阳具抽插。 一会儿后,她又把阿基的阳具吐出,伸出舌头, 在他的龟头上打圈又上下舔弄着他的马眼。 然后,由龟头一直舔下去,再把他的睾丸含入口中, 含完左边的再含右边的跟着又舔回龟头上, 将整根阳具含入口中。 我为了能看清楚他们的表演,早把阿欣抱坐而起, 让她坐于我的大腿上任由她自己上下套弄。 此时,我对阿雯说∶“阿雯,是时候让阿君实习一下了吧!”她对我笑笑, 然后吐出阿基的阳具拉起阿君说∶“换你来实习一下。” 在其他女孩的推波助澜下,阿君无奈地接过了阿雯的捧。 她仍是很生硬的做着,而阿雯则从旁不停的指导着她。 此时,阿欣在我耳边说∶“阿豪,我很倦了, 由你来作主动行吗!”我笑说∶“不行的话, 可以退出的!无谓死顶!”她不忿的道∶“谁说我不行?我只是动得太久 倦了!想休息一下罢了!”我说∶“好就让我弄得你非向我求饶不可!”我一俯身就将她压在地上, 下身不停耸动每一下也出尽力,全根顶入她的阴道内。 身下的她,被我的强力攻击弄得死去活来, 只听见她不停的喊着: “阿豪┅┅你很劲呀┅┅呀~~停一下┅┅我高潮啦~~呀┅┅我死啦~~”她口中虽然这麽说, 但她仍能不停把下身上下挺动 迎接我的攻势!我取笑她说∶“你不是说死了吗?为何仍这般生勐呢?”她没气的对我说: “你没有听过尸变吗?”就在我想回应她时, 阿基那边厢突然传来一声“不要!”原来阿君在练习口交期间, 阿雯转到他的胯下伸出舌头舔弄他的春袋根。 在双重刺激之下,阿基终于顶不住,而一泄如注--注入阿君的口中。 阿君也感到阿基的精液射入,立即把他的阳具吐出, 但第二下的精液已紧接射出阿君避无可避下, 被接连而来的精液射得满脸都是阿君一声怪叫下冲了入厕所。 在场各人也停了下来,连我与阿欣也停了下来, 担心会否玩得过火阿珠与阿丽立即追进去。 一会儿后,阿丽走出来报告说,原来刚才阿基的精液射入了她的眼睛, 弄痛了她洗过了就没事!我们也舒了一口气。 此时阿雯像宣布重要事项般,也不理满脸满身的精液, 站出来说∶“今晚性爱音乐椅的男子组冠军就是阿豪!”阿基不服的道∶“刚才你突然与阿君俩人一起夹攻我 不公平啊!”阿雯则说∶“规则已讲明可以以多敌少呢!你不济就不要赖了!况且我刚才才一伸出舌头舔你 还未用力你已经射了!”阿基反驳道∶“哪有这回事!”从洗手间出来的阿君道∶“我可以作证 阿雯的说话是正确的!刚才阿雯只是跪到你下面 舌头刚好伸出来你就已经射了!”其他人听完阿君的说话, 纷纷拆阿基的台!阿基无奈的说∶“好好好 我认输就是!我承认阿雯说得对!”阿军在一边说∶“现在就只剩下女子组了 你与阿欣谁会早一步离场呢?”阿雯摇摇头说∶“其实我也很倦了 就让阿欣得胜吧!我要休息一下了!”说完就坐到阿萍身边 看着我与阿欣的性戏。 此时, 阿欣突然说: “其实我也很倦了, 可否由第二个已经回气的女孩来服侍阿豪?他实在太厉害了 我受不了!”我听到她这样说惟有从她的阴道内退出来, 但临抽出前我还是再狠狠的在她阴道内抽插多几下, 享受多一会这个名器的压迫感!这几下的抽插又弄得她连声求饶!我挺着仍然硬壮的阳具站起来 对着在场的女孩说∶“谁愿跟我继续?”女孩们听到我这句说话后居然纷纷向后退 阿萍说∶“我们已经很够了再也不能再做了!”阿丽接口道∶“何况望着你这条阳具, 我们也不知你会又有什麽花样、要干多久 我们也怕了你呢!”阿珠也说: “今晚真的做得太久了 我下身也开始发痛呐!再做可能会导致出血呢!”我苦恼的道∶“那我怎麽办?”阿君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法∶“不如我们全部用口替你解决吧!总好过我们大家也辛苦!”阿欣没气力的说∶“可否不包括我在内?我现在倦到连动一根手指头也无力了!”我笑笑说∶“好!我就豁免你啦!”她却口硬的说∶“就算你不豁免也无用 我倦到动也动不了就算你想逼我也无用!”阿基走到她身边, 抱起她半边身子道∶“连你这般大食也捱不住 看来今晚我们真的玩得很刺激!”阿雯说∶“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我不想阿豪忍得太辛苦呢!”阿力取笑道∶“还是心疼自己的老公仔呢!”阿雯不甘示弱的道: “难道阿丽不疼你 你要??慕阿豪不成!”阿丽“哼”一声说∶“要我疼他?!好难啦!每次跟他做爱也想些刁钻变态的方法 每次做完也弄得我腰酸背痛呢!”阿力反驳说: “但你每次也很享受呢!还试过要求我再试多次呢!”阿丽红着脸说∶“我不跟你说!”我打完场的说∶“你们再斗嘴下去 快天光了!”阿丽说∶“我们不要理他!”说完后躺到我身边 让我抱着她她伸出一只手来玩弄我仍然坚硬的阳具。 阿雯打了个“呵欠”说∶“阿豪,我的两个嘴也都酸麻了!我不能替你口交了, 让我休息一会好吗?嘻嘻!不过一会儿你给吹到射精时记着叫我接力 我还未试过吞我老公仔的精液呢!”我说∶“好!我一定不会放过你!阿力 借个肩头给我女友休息一下吧!”阿雯打了个眼色给我 赞我懂得她的心意!其实虽然说我们在玩着群交派对, 大家也不介意自己女友给人玩弄但阿丽与阿力这样斗嘴, 然后阿丽又不理会她难免会有事发生!所以我俩一唱一和来平伏一下气氛, 还让阿雯去填补阿丽的空缺。 阿力也乐得可以有下台阶,一拥着阿雯就躺在地上去休息!当然, 他的双手绝不规矩的在我女友身上滑来滑去 阿雯也回应他把手放在他软下来的阳具上轻轻磨研, 却不过份!阿基与阿欣也躺在他们身边休息去。 阿旗则在浴室内沐浴,阿发与阿军则坐在一边观赏即将而来的好戏。 阿丽一面玩弄着我的阳具,一面说∶“我们可以开始了吧?阿豪的阳具, 嘻嘻!已经很硬了!”阿萍、阿君与阿珠却说∶“等一会 让我们商量一下!”只见她们几个在说着密密话 我不耐烦的催促着说: “你们又有什麽鬼点子啊?”她们商量完后就走回我身边 阿珠在我耳边说∶“我们在商量如何咬断你的宝贝!”我失笑说∶“你们舍得吗?”还是阿君最好 她说∶“其实我们在商量如何使你快一点射精 让我们可以休息!”我问∶“商量得如何?”她们却不回答我 神秘的向我笑一笑!原来她们的回答就是行动!阿君背对着我跨坐在我的身上 美丽而粉嫩的阴户正好对正了我的鼻尖我还可以嗅到她阴户散发出的芳香!就好位后, 她一手便抓起向我的阳具含在口里吸啜, 动作完全遵照刚才阿雯所教的去做。 而阿珠则跪在我的双腿中间,从我的春袋开始舔起, 又把我的睾丸含在口中吸啜一会后舔回我的腿缝, 再向下舔去有意无意的拂过肛门后,又重复刚才之动作, 最后伸出舌头在我的肛上轻轻顶了几下!她的这几下动作简直令我疯狂 连一向做爱时不会呻吟的我也被弄得“依依啊啊”的呻吟起来!此时阿萍也躺到我身边, 用她湿润的红唇从额头上一直吻下来,最后吻上了我的嘴唇。 四唇相接,两条舌头互相交叠于对方口中。 这个配合,反而使得最早就在我身边的阿丽不知所措, 她发呆的不知该怎样做!阿珠见状就对她说∶“阿丽, 不如你与阿君一起舔啜他的阳具吧!”阿丽也乐得有事可做 立时低头到我胯下与阿君一起舔弄我的阳具阿君让出了我一边的阳具给她。 原来同时被三个人舔弄阳具的滋味是这麽爽的, 虽然口中有一根舌头给我吸啜着但仍难掩我爽极而发出的呻吟声。 我听见阿发与阿军在讨论着,如果他们是我的话, 一定早射了云云!我趁阿萍吻回我面额的机会 抬起头来伸出舌头舔弄阿君那个粉嫩的、但有点红肿的阴户, 阿君立时禁不起刺激而呻吟道∶“阿豪不要舔我 我会忍不住又想要的!”我仍不停的舔着她 口中含煳的说∶“若真的忍不住就出声让我可以再插你一会!”她说∶“你想我死吗?我下面已经不能再做了!”我笑说∶“好让我再亲近你的美丽阴户多一会, 可行吧?只一会!”我说着话的同时手已不规矩的伸到阿萍的阴户上探索, 立时引得她唿吸急促起来一股热气喷到我的耳内!可能实在太过刺激, 这股热气居然成为我射精的催化剂我感到一股热流向我下身冲来, 我赶紧提一口气忍着并叫道∶“阿雯,我要射了!”阿雯听到我的叫喊, 挣开阿力的怀抱爬到我的身下,接替了阿君与阿丽, 一口把我的阳具含入口中并快速上下套弄我的阳具 我立即精关大开源源不绝的把精液射出。 阿雯一点不漏的把我射出的精液含入口中,全没有一丝流出!我射完后, 她还意犹未尽的继续吸啜着直至肯定我已经射完了才松开口。 她爬到我身上,把满口的精液含在口中, 在我眼前张大口让我看见她口内的白黏黏的精液, 然后一咕噜的把满口的精液吞入肚内!她躺到我的身边 说∶“我终于可以尝到您的精液了!”我微笑的看着她道∶“比起阿力的 哪一个好一点?”她说∶“嘻嘻各有千秋!他的有点苦苦的, 你的却咸咸的足以证明你是个很咸湿的人!”她就是这样实话实说!我拥着她, 嗅着她一脸的精液味道感觉很是淫乱,于是我回敬她说∶“比起你来还不及, 你嗅嗅一脸的精液也不去拭抹、洗一洗你说谁咸湿点?”她一脸倦容的说∶“我倦得懒得动, 你又不肯抱我去洗没有法子了,就让我这样过一个晚上算了!”我失笑说∶“我也不能动了, 你居然还敢叫我抱你不跌死你才怪!”她说∶“那就是了!不过, 嘻嘻我挺喜欢满身精液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很淫乱!”突然, 她面有忧色的看着我问∶“今晚我这样的表现 那麽淫乱您会否觉得我不好,嫌弃我呀?我跟那麽多人做过您会否不再喜欢我?”我紧拥着她, 安慰她说∶“只要你还是爱我只喜欢我一个, 心只向着我肉体上去寻求快乐又有何不可?我喜欢你, 不只是肉体还有你的心灵呢!”她听完后, 紧紧的拥着我我回应她的是一个深情的吻!(虽然要忍受她满口的精液味, 但还是值得的!)我们卿卿我我的聊着也不理身边有什麽人, 彷佛全世界就只剩下我俩!不知不觉间我们在相拥中双双进入梦乡。 这一个晚上我们都睡得很甜,直至第二天, 管房的来敲门提醒我们快要退房时,我们才匆匆的爬起来, 各自拥着自己的女友梳洗昨夜留下来风流痕迹。 最惨的还是我女友阿雯,她差不多用了半瓶洗发液及洗面膏, 才能把头发上及脸上的精液味冲去!经过这次的渡假后 我们这几对情侣更加的恩爱因为虽然我们互相交换女朋友做爱, 但只限于追求肉体上的快感心灵上却只属于自己的另一半, 甚至比以前更加的爱对方!我们更同意了可以在不交换的情况之下 可让自己的另一半跟别个人做爱条件是必须双方四个人均同意, 并由自己将另一半交到对方身边去。 至于之后的一个月内,我与阿欣这一对胜利者怎样利用自己的身份去满足性欲, 及大学毕业前另外的几次群交派对已是另外的一些故事了。 不过,可以透露一点的是,我们会有新的情侣加入, 更尝试在课室内、宿舍内及一位同学的海边别墅内幕天席地做爱!那次的渡假, 还有一段小插曲回程时,阿君突然想起自己是处于危险期, 此话一出众女无不即时计算自己的安全期。 原来除了阿欣(她是不是危险期也没所谓, 因为她有服避孕丸的习惯)及阿丽之外连我的阿雯在内, 也是处于危险期!幸好阿军的哥哥是开药房的 他利用此便利替我们拿了事后丸(当然要付款的)!之后, 她们也开始服食避孕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