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今年刚上大学的十九岁女生,为了缴交自己的学费,我请担任看护护士的母亲帮我寻找了一份兼差的夜间看护工作,对象是一名独居老人,每周有三天我必须在下课后去这位老先生的家中照顾他直到隔天。我觉得这份工作相当适合我,因为这可以让我有足够的空闲准备我的课业。

  这位老先生名叫巴恩哈特,是这一带相当知名,身价上百万的房地产富翁,就一个老年人来说,有着一八二的高瘦身材,一副宝蓝色眼睛的巴先生算是个相当吸引我的男人。

  每天傍晚大概七点钟左右,在我母亲帮他洗完澡穿好睡衣并且扶他上床休息后,就由我接替母亲陪伴他。通常我会陪着巴先生聊聊天说说笑话,直到八点左右他睡着为止。

  平时我喜欢穿一些紧身的衣服,因此巴先生总是喜欢紧盯着我年轻傲人的身体,说些黄色笑话挑逗我。

  有一天我父亲从楼梯上不小心摔下而受伤,我母亲因此必须提早离开回家去照顾他。所以,我这段日子又必须更早到巴先生的家中代替我母亲完成所有的工作,从帮他做晚饭一直到最后他上床睡觉。

  我母亲曾问过我是否能完成这些工作,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要帮巴先生洗澡让我有点紧张而已。

  第一天提早到巴先生家后,我煮好晚饭就陪着他一起吃饭。我今天只穿着一件宽松的小短裤,露出我长长的美腿,而上半身更是只穿着一件贴身的白衫,将我傲人的胸型完全展现出来,所以在吃饭的时候,他显得相当兴奋,不停的用他灼人的目光上下扫视着我的身躯。

  吃完饭后就到了要帮巴先生洗澡的时候。虽然我并不期待帮他洗澡这件事,但是我相当好奇巴先生衣服下的身材是不是跟他的外表看起来一样吸引人。

  放好热水后,我扶着他进入浴室,开始脱下他身上的衣服。巴先生显得相当的紧张,不断的跟我开着玩笑,叫我不要害羞之类的,我只好跟他说不要担心,其实我心底正期待赶快看到巴先生的裸体。

  我慢慢的脱下他的衬衫,展现在我眼前的身躯虽然已经布满皱纹,但是仍然能看出年轻时让人脸红心跳的健壮体格。在我脱下他的长裤后,巴先生用相当热切兴奋的眼神,盯着我脱下他身上唯一剩下的四角内裤。

  我微笑着慢慢的把他的小短裤拉下,出现在我眼前的是已经微微勃起的阴茎与巨大下垂的阴囊,我被他那巨大的阴囊吓到了,直楞楞的盯着它,想着原来可以这么大,巴先生注意到我失态的眼神,露出一丝骄傲的微笑。

  我的眼睛被他伟大的下体吸引住,透过正前方的玻璃镜子目不转睛的边看着边扶着他泡进浴缸的温水中。我从旁边抓了条浴巾沾湿肥皂泡沫后开始帮他擦拭他的胸膛跟背部。随着我的手慢慢往下腹擦去,他的阴茎随着一阵阵的抽动也显得越来越硬翘了起来。

  浴缸中的水随着我擦拭的动作溅到我白衫上,我的奶头也渐渐显露在湿透的薄布料下。我感受到我的奶头在擦拭动作下被衣服摩擦着,一阵阵的麻痒感让我越来越兴奋,奶头也变的越来越硬,巴先生透过镜子的灼人目光集中我那激凸的硬奶头与深棕色的乳晕之上,让我更承受不住了。

  我在他的目光下,继续的往下擦拭着他双腿之间的庞然大物,一只手擦拭着他的两个大睾丸,另一只手握着他的阴茎上下不停的擦拭下,他的阴茎也越来越巨大。

  巴先生兴奋呻吟了起来,随着我兴奋的不停反覆搓揉着他的大阴囊,他享受的闭着眼睛把他的头靠在浴缸边上,同时伸出右手来贴在我坚实的奶上挤压,两指搓揉着我的硬奶头。我就这样抽弄着,没过多久大量的灰白精液就从他那又长又硬的鸡巴就开始喷发出来。

  我扶着他出来后,他高兴的亲我的脸并且感谢我给他这么美好的一个泡澡,我扶他上床看电视后,留他一人从房间出来,脑海中依旧不停的回想着刚刚那一段让人性奋的情景,一发不可收拾,感觉自己反而更加兴奋的全身发热,只想寻找解脱的出口。

  因此我把我自己脱的精光,赤裸着再次走进他的房间,巴先生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着我靠近床边,不停的扫视着我,让我更加感觉骚痒。

  我跟他说:「你已经享受过了,该换我发泄了吧?」

  「小宝贝,上床来自己弄给我看吧!」

  我把棉被拉开,脱下他的睡裤,爬在他的身上背对着他,一只手伸到胯下玩弄着已经淫水氾滥的阴户,另一只手则开始抽动着他再次硬起来的巨炮。

  我诱人的白屁股让巴先生更加的兴奋,他开始用他的中指戳进我的泛着淫水的阴道,同时另一只手不停揉着我的花蒂。他的技巧实在太棒了,我开始配合着他的戳弄前后摇着我的屁股,同时把他二十公分长的大鸡巴含到我的口中,不停上下含弄,口中舌头不时逗弄着马眼跟阴茎四周。

  我一只手握着他的巨炮,另一只手则握住他的睾丸撮弄。不时的进进出出,把巨炮吐出来伸出舌头舔着四周突出的血管,还把头更低下去,用口把睾丸含着不停的舔舐。

  吸吮着巴先生的阴茎,我感受到巴先生又要再次爆发,我手边挤压着他的大睾,将他的巨炮深深的含到口中。随着巴先生的喷发,大量精液射入我的喉咙,我不停的吞嚥着,但还是有不少从我口中流出来,顺着他的阴茎流下。

  随着他的爆发,我的屁股也在抖动中一阵阵的喷发出淫水,顺着巴先生的手流下,滴在他的睡衣上。我只好重新帮巴先生换上新的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