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

  赫連鐵樹心裡糾結的看著眼前倒了一地的丐幫眾人,只見滿地的乞丐渾身無

  力的躺在地上呻吟著。

  「來人啊,把這群所謂的江湖人士都綁了,好好伺候伺候這群武功高強的俠

  客們,哈哈哈哈」赫連鐵樹大聲狂笑道。

  「什麼鬼啊,大宋所謂的高手就這鬼樣子,還以為這任務是送死來的」

  赫連鐵樹心裡回想到一個月前。

  一個月前——

  「我一個人潛入大宋?這是開玩笑嘛」赫連鐵樹看著面前的傳令官吼道。

  「赫連鐵樹將軍,這是皇太后的命令,讓你潛入大宋解決丐幫的隱患,你是

  要抗旨嗎」傳令官冷聲說道。

  「本將軍知道了,請回吧,不送!」

  赫連鐵樹一臉陰沈,說完轉身就走出了房間。

  「這臭婊子,早晚要讓你知道本將軍的厲害!」

  赫連鐵樹想起皇太后那美妙的身段,身下的褲子撐起了小帳篷。

  「還好前幾天抓到的那個採花賊身上帶的藥居然和悲酥清風融合在一起產生

  了那麼好的效果」赫連鐵樹自言自語道。

  幾天前一品堂抓到了一個名為挖坑天龍的奇怪名字的採花賊,在無盡的折磨

  之後從他那得到了一瓶特效藥,居然讓悲酥清風產生了比以前大10幾倍的效果

  範圍還多了一些別的效果。

  現實——

  「將軍,這些臭乞丐都綁好了,還抓到幾個特別的人物請大人吩咐如何處置

  嘿嘿」赫連鐵樹的副官黑狗一臉奇怪的笑著向赫連鐵樹抱拳說著。

  「特別人物?」赫連鐵樹一臉奇怪。

  「嘿嘿,大人肯定會喜歡的,請將軍跟我來」黑狗一臉淫笑的發出了男人都

  懂得奇怪聲音。

  熟知自己副官到底是個什麼個性的赫連鐵樹眼睛一亮,「快帶我去看看」。

  跟著黑狗來到了一個有幾棵大樹圍著的小林地,只見十幾個西夏兵圍著地上

  綁著的四個美妙身影,她們被粗繩綁了起來,嘴裡塞了布團,周邊一個個粗魯不

  堪的西夏兵口水直流,還有幾個直接在自己褲襠處摸索著。

  赫連鐵樹看到地上綁著的幾個身影瞬間眼睛睜大連路都走不動了,三個少女

  身穿綾羅綢緞一看就是富家女子,身材美妙,腰圍纖細可握,胸前飽滿雖然不大

  但是被繩子綁著嘞出了誘人的形狀。

  第一個少女滿頭烏黑的流蘇像瀑布一樣,一身白色的綾羅把傲人的的好身材

  勾芡出來,那面容更是讓人覺得貌似仙女下凡一般無比清純,靈秀,滿臉的恐懼

  可以讓天下男人都為之傾倒。

  旁邊兩個少女,一人粉白衣著,雖然不急白衣少女清純可人,但是面容姣好

  還帶著一股成熟。另外一個碧色綢緞,似乎是個未成年的小女孩一般,臉上掛著

  淚,那想哭又不敢的表情簡直讓人把持不住。

  三個少女都因為天冷穿著鹿皮小蠻靴可愛無比,讓周圍的男人一個個都好奇

  她們的小腳是否也如此可愛。

  除了這三人,還有一個中年美婦,一身白衣喪服。這美婦雖然年級比這三位

  少女大了不少,但是確實一臉魅惑表情,滿臉潮紅,似乎是被這麼多男人圍著就

  已經讓她想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將軍,這幾個好貨色您看如何」黑狗一臉淫笑的問道。

  「哈哈沒想到這個倒黴催的任務居然能碰上如此絕色」赫連鐵樹哈哈大笑道。

  赫連鐵樹看了一眼周圍那些眼發綠的大頭兵,想了想說「兄弟們,大家都知

  道老子的的規矩,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今天吃肉,大家都得喝口湯是不是阿!」

  「將軍大人英明啊!」

  「願為將軍大人赴死!」

  「還是跟著將軍大人好,有什麼好事都能跟著享受享受」周圍兵丁聽到自己

  也有機會嚐一嘗這些絕色美女的滋味都開始起哄。

  赫連鐵樹向來好色而且絕情,在他看來,女人就是用來享受的,不僅喜歡淫

  虐美女,而且自己玩膩後還會賞給手下一起享用。

  雖然在西夏只是一個偏將軍,但是手下軍士因為經常得到好處,對於赫連鐵

  樹非常忠心,如今聽到赫連鐵樹這麼說,也都明白接下來只要將軍玩膩了這些美

  女,就輪到自己了。

  赫連鐵樹走上前在那白衣少女的胸前狠狠的抓了兩下,那白衣少女哪裡經歷

  過這種事情,頓時嚇得不敢動彈,嘴巴被堵住只能無力呻吟著,那美妙的聲音讓

  周圍的男人有一種這美女在叫床的感覺。

  「哈哈,才捏幾下就有感覺了,看來是個看來也是個騷貨啊,把這幾個中原

  騷貨帶上,我們趕快撤離這裡找個安全的地方大家好好見識下中原騷貨的活計!」

  赫連鐵樹命令道。

  「遵命將軍」周圍軍士聽到馬上大聲回複,一群人把四個美女扛著就走,一

  個個滿臉淫笑的在幾個美女身上揉捏著,還不時的發出各種噁心的聲音。

  被綁著的四個美女也就是王語嫣,阿碧,阿朱,和來丐幫篡權的馬夫人康敏。

  本來被抓住的只有康敏一人,但是被改進的悲酥清風居然讓段譽連淩波微步

  都用不出來,才幾下就被西夏兵打昏,而王語嫣這幾個美女也落入了赫連鐵樹之

  手而

  本來應該在這裡的慕容復和四大惡人因為赫連鐵樹覺得悲酥清風加強之後的效果

  不需要江湖人士參與,被派出去在大宋境內探查情報了。

  赫連鐵樹這次只是帶了200軍士而已。這也就導致根本沒有人知道王語嫣

  幾女落入了赫連鐵樹和西夏兵的魔掌。而喬峰迴來杏子林的時候,因為赫連鐵樹

  急著撤離享受美女,發現空無一人,以為丐幫廢了他的幫主職位就散了,也就自

  己尋找身世真相去了。

  也不知道這些變化會讓幾位傾城美女遭受什麼悲慘的命運呢,這又會對世界

  局勢造成什麼變化呢?

  ----------------------

  王語嫣從小在小島上長大,與世隔絕,也就是偶爾在蘇州城里和燕子塢散心

  過。

  突然經歷這些事情又被赫連鐵樹抓住自己從未示人的椒乳狠狠地揉搓,而赫

  連鐵樹本人也是面容可怕,居然一下子就被嚇暈了過去。

  赫連鐵樹因常年領兵,人高馬大,一米九的身材,身寬體大,而且曬黑的簡

  直像是崑崙奴的皮膚,滿臉的鬍子,整個就是一頭狗熊的樣子,也難怪會把王語

  嫣直接嚇昏過去,阿碧和阿朱兩女也因為被西夏兵圍著上下亂摸嚇昏了過去。

  唯一沒暈過去的就是康敏,康敏本就淫亂,被一大群西夏兵揉捏,周圍都是

  男人密集的雄性氣味,居然開始滿臉羞紅,大腿之間的布料也開始有一點濕潤。

  「嗯……啊……不要啊……不要摸那裡!」本來堵住紅唇的布團也突然被黑

  狗拿出,康敏一下子沒忍住居然大聲呻吟了起來。

  「不行啊……那裡不行啊……啊!求求各位大人了,放了我吧」康敏身體敏

  感,被西夏兵的大手渾身毫不留情的狠狠捏拿,聲音頓時提高了好幾十分貝。

  「哈。這個騷貨居然濕了,還在叫床呢」

  「中原母狗果然是淫蕩啊,看著那麼端莊,居然隨便摸兩下就有感覺了」

  「餵母狗,我們玩你玩的舒服嗎!哈哈哈哈,是不是要高潮了啊母狗!」

  「這隻母狗開始自己動起來了!真是個騷貨啊」

  只見康敏被兩個西夏兵抱著,不由自主的開始扭動起傲人的身軀,而本來應

  該是抗拒西夏兵的動作卻讓這些好久沒見到女色的大頭兵一個個亢奮了起來。

  康敏心裡那宋人的驕傲讓她不敢在發出聲音,她用潔白的上齒咬住紅嫩的下

  唇,只發出「嗯……啊……嗯」的嬌羞呻吟。

  「賤人!快點給我叫大聲點,爺爺們玩你你居然敢不叫!!!」黑狗一看康

  敏不叫了,頓時大怒,反手一巴掌狠狠地抽到康敏那無比誘惑的臉上「啪,啪,

  啪」黑狗連著三個巴掌。

  康敏從小養尊處優,嫁給馬副幫主之後簡直被當作皇后來寵愛,何時被人打

  過,頓時愣住了。

  「賤人,在不叫就打爛你這張臉」旁邊的西夏兵吼道。

  「不要。不要打我的臉,不要打我的臉」康敏從小就用自己的臉得到無數的

  好處,聽到西夏兵要打爛自己的臉頓時嚇到了,一臉恐懼的哀嚎著。

  「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罰酒,哈哈哈哈哈,幾巴掌下去什麼中原俠女還不都

  是成了母狗」周圍西夏兵大聲笑著,似乎自己已經征服了整個大宋的武林美女一

  般。

  「嘎嘎騷貨,快說,你是不是一隻母狗!是不是喜歡主任們玩你」

  「是……康敏是一隻喜歡各位主人玩弄的中原母狗」康敏害怕被打,猶豫著

  說著這些西夏兵喜歡聽的話。

  「哈哈哈哈哈哈,中原母狗果然淫蕩」

  「看來我們西夏可以用大屌征服中原了,艹服中原所有的女人!」

  「原來你叫康敏啊,但是母狗怎麼能有姓呢!以後你就是敏母狗了,聽到沒

  有!」黑狗笑道。

  「是……是……敏母狗多謝主人賜名」已經豁出去了的康敏這次毫不猶豫的

  回答道,說完還抬起頭對黑狗媚笑了起來,似乎是奴性被這群淩辱自己的西夏兵

  開發了出來。

  赫連鐵樹把王語嫣,阿朱,阿碧三人綁在了自己的後背戰馬上之後走了過來。

  「黑狗,看來你調教母狗的本事還是沒落下啊,這隻母狗這麼快就調教好了?」

  赫連鐵樹笑道。

  「哪有啊將軍,這個騷貨簡直就是天生的母狗,一點挑戰都沒有」黑狗淫笑

  著又抓住康敏那肥大的美乳狠狠地捏了起來。

  原來這黑狗以前是西夏境內的山賊,專門喜歡搶劫婦女進山調教成母狗,被

  赫連鐵樹剿滅山寨的時候投靠了赫連鐵樹,而赫連鐵樹見黑狗有這個本領便把他

  留下來調教打仗時俘虜的女人。

  這些年赫連鐵樹的性奴都是黑狗調教的,還以此送給了不少大官,籠絡了不

  少西夏權貴。

  赫連鐵樹知道黑狗最喜歡那些已經嫁人的少婦,調教她們成為蕩婦的感覺,

  而赫連鐵樹則是喜歡把那些嬌嫩的少女變成淫蕩無比的騷母狗。

  兩人喜好不同,自然交情無比的好,每次都能夠各取所需。

  「那這隻母狗就送給你了,黑狗!別虧待了兄弟們!」赫連鐵樹道。

  「嘿嘿,將軍不想嚐嚐鮮嗎」

  「哈哈本將軍吃肉總要給弟兄們丟點肉湯才是,這個騷貨我就不用了,直接

  給兄弟們開開葷!」赫連鐵樹大手一揮,大聲說道。

  赫連鐵樹這些年用美女母狗拉攏了不少達官顯貴,也學會了不少套路。只見

  西夏兵一個個看著自己的眼光漏出崇敬,赫連鐵樹心裡得意了起來。

  「我的勢力越來越多,到時候這西夏誰說了算就不一定了,皇宮裡那隻母狗

  我一定要把她淩辱虐待痛快了然後賣去妓院讓她每分每秒都被艹的高潮!」

  赫連鐵樹心想。

  赫連鐵樹帶著200丘八朝著自己前幾日找到的隱蔽山谷快馬趕路,只見他

  還牽著一匹馬,馬背上並排的橫放著三個妙容姣好暈過去的少女。

  而他後面則是或騎馬,或用腳趕路的西夏兵,一個個人高馬大,面容面容粗

  狂,訓練時曬黑的皮膚讓這些人看起來像是塞外崑崙奴一般而隊伍中間卻有一幕

  與周圍格格不入。

  只見一匹黑馬上面乘坐了兩個人,一人是一名中年美婦,這美婦面帶潮紅,

  性感的紅唇微微張開,眼睛閉著,而她身上除了腳上的小蠻靴之外居然不著寸縷。

  她雙手被綁在身後,而她的股間居然有一隻巨大的黑色肉棒在她的粉嫩小穴

  裡一出一進的抽插著。

  「啊……啊……哦……啊……太快了……要飛了……要飛了……敏母狗要死

  掉了啊」

  她身後的男人一隻手掐住她雪白的脖頸,一隻手狠狠地捏住她的乳珠拉扯著,

  隨著她身後男人每一次聳動,她傲人的雙乳就像是波浪一般晃動著引起周圍西夏

  兵不時的轉頭注視。

  「敏母狗,快說,我艹的你爽不爽!」她背後的男人突然使勁掐住她的椒乳

  大聲喝著。

  「主人艹的啊……啊。敏母狗……哦。好舒服,啊……啊!」

  「不行了……啊……啊……母狗要……啊……飛起來了」康敏被插到高潮,

  頓時放聲大喊了起來。

  「快點艹死母狗……啊……主人……啊……艹死我這個漢人賤貨啊……啊

  ……艹死中原小母……啊……狗……啊」

  黑狗一聽康敏如此放蕩,雙眼一紅,放慢抽插的速度,黑色的大肉棒狠狠地

  朝康敏嫩穴深處用力一挺!

  「啊!!!!啊!!!!敏母狗要死了!。好棒啊!」康敏眼睛立刻突出睜

  大。性感的紅唇更是大張,口水順著下吧留了出來,一滴滴的滑落在康敏擺動的

  嫩乳上,形成了光滑的水漬感覺到自己的肉棒進入了康敏的子宮,黑狗淫蕩的一

  笑,停止了抽插。

  「母狗,想要主人的大肉棒就要像一隻合格的母狗一樣懇求主人的恩賜才行」

  黑狗說著。

  「啊……主人……快艹母狗啊……啊……好難受……母狗好難受啊」康敏的

  嫩穴沒有黑狗肉棒的摩擦頓時癢的難受,身子不住的扭動了起來。

  「主人……快點……快點艹死母狗吧……敏母狗的中原騷穴需要被西夏主人

  的大肉棒操爛啊!」康敏忍不住嬌聲求道。

  「哦,中原的俠女母狗這麼一會就忍耐不住了嗎,你們丐幫可是能抗爭西夏

  大軍的啊」黑狗裂開嘴笑說。

  「啊!對不起主人!中原的俠女都應該給西夏主人們當肉便母狗!用我們的

  騷穴來迎接偉大的西夏主人肉棒隨意的操弄」康敏癢的難忍,頓時什麼話都說了

  出來,只要黑狗能繼續艹她就好。

  「嘿嘿,那主人就把肉棒賞賜給你這個漢人母狗好了!接招吧!」黑狗聽到

  康敏已經屈服在肉慾下還說出無比淫蕩的話來,忍不住了,又開始了對於康敏美

  穴的狂虐!

  此時黑狗的大肉棒已經插入了康敏的子宮內,而他重新開始操虐康敏的時候

  肉棒也沒有拔出來。

  「啊……啊……啊……啊……啊……主人的大肉棒……啊。插進……母狗的

  ……子宮啊。啊……母狗……啊……死掉了!」康敏頓時大叫起來。

  「敏母狗!主人要恩賜給你我的精液了!用你的子宮接好!」抽插了許久的

  黑狗早就想把自己的子孫射給這只美婦母狗了,聽到康敏繼續浪蕩的淫叫,一下

  子忍不住,大開精門!

  「啊啊……啊……哦……好多啊!好熱啊!……啊!主人的精液全部都進來

  了!……啊……母狗的子宮裝不下了啊。」康敏被黑狗的滾燙的精液刺激到子宮,

  又一次攀上了高潮!

  「啊……主人的精液好多……要生個小寶寶了……敏母狗要懷孕了」康敏雙

  眼迷離的嬌揣著。

  「敏母狗,好消息,我們將軍配置的新悲酥清風會讓你只能生女不生男!」

  黑狗說道「到時候你生下來的小母狗也會接著成為我們西夏的肉便器母狗!」

  「啊……對……主人的精液……小母狗……會生小母狗」康敏此時已經在馬

  背上高潮了十幾次,早就意識不清了,順著黑狗的話答道。

  說完康敏的頭就朝前一到,高潮到昏迷的康敏再也沒有力氣支撐自己在馬背

  上的身體了。

  而此時,周圍的西夏兵一個個褲子都拱了起來,明顯是都被這場馬背上的淫

  戲刺激的,一個個連走路都走的歪歪扭扭的,時不時的轉頭看著趴在馬背上的康

  敏,和抽出大肉棒在康敏背上擦拭肉棒的黑狗。

  康敏的小嫩穴只被天生短小的段王爺和馬幫主艹過,這次被黑狗那18厘米

  長,寬如小臂的肉棒操弄了半天,已經完全合不攏了,一個誘人的粉嫩洞口裡像

  是噴泉一樣的流出了濃稠的白精,順著馬背流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