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云南大理发生地震,小娜她们学院接到任务,去灾区救死扶伤。小娜也参加了。到达灾区的第三天,小娜和同事们一起,去一所小学救伤员时不幸遇到了余震,她和几名同事不幸遇难。云南和学院方面请我们到那里解决后事。大姐说“我想明天就到云南大理去。”“姐,你自己去不行,我和你一起去。”“小玲,你挺着个大肚子就不要去了。再说还有两个多月就要生了。”“姐,我不让你自己去。你不让我去,就让海涛和你一起去。海涛到时候还能给你帮帮忙。”大姐说道:“不行,你一个孕妇干什么都不方便,海涛必须在家陪你。”“姐,我去不方便。你就让海涛去吧,他可以代表我。我多想再看三妹一眼呀。”说完翠玲又放声大哭起来。如燕没有办法,只得同意我去。她刻意叮嘱小玲,一定要注意身体,注意安全。我出去把我做的饭端进来,让如燕和翠玲她俩吃一点。她俩哪有心情呀,好歹胡乱的吃了一些,两个人就忙着收拾衣物。翠玲在我的行李里,放了几双大姐的丝袜。大姐看见了她把丝袜拿了出来,翠玲看了看大姐,就默默地又把丝袜放回我的行李。大姐红着脸低下头,收拾起自己的衣物来。我回来后还没有去单位报到,所以我也不用请假了,就只当是我出差还没回来。这一夜我在外面的沙发上睡。她们姐俩在里屋说了一夜的话。第二天一早,我拿着行李就和如燕走出了家门。如燕对小玲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要注意身体,感觉不舒服,就不要去上班了。翠玲一一答应着,她也让我们注意安全。就这样,我和如燕前往云南大理。一路上无语。火车座了两三天,又改乘汽车,又坐了两天,才到了小娜牺牲的那个乡。乡里的群众和小娜的学院领导,隆重的接待我们,安排好我们的住宿,又带我们去小娜牺牲的地方吊唁。由于还要等其他的死难家属到齐了,才开追悼大会。所以我们只好等了下来。一连几天下来,如燕悲痛万分,人渐渐地消瘦下来,如燕病倒了。她高烧不退,还说一些胡话。乡里最好的医药都拿来给她用,医学院的专家亲自给她看病。我天天守候着她一步也不离开。就这样如燕的病情越来越好。在如燕生病的这几天,我给她侍候的无微不至,端药喂水,擦洗身体,无所不干。如燕看在眼里热在心头,使得我俩的感情得到进一步的升华。在我们离家的这些天里,翠玲是每天都打上几个电话。当她得知如燕生病的时候,翠玲急的想要马上来到大姐的身边。被我好说歹说的劝住了。翠玲要我好好的照顾大姐,一有情况马上通知她。在我的精心侍候下,如燕的病慢慢的好了,又过了几天,别的家属也到齐了。乡里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会后组织人把牺牲烈士的遗体,安葬在这他们战斗过的地方。我扶着大病刚好的如燕,她亲手在小娜的下葬处,在我的帮助下种下了松柏。我把这一切过程都一一的拍下来,准备带回去给翠玲看,好让她也放心。我们把这里的事情安排好后,就要启程回家了。医学院的领导,派人取来小娜生前用过的东西,如燕只留下了小娜的几件贴身衣物,她把小娜的笔记本电脑,和一些御寒的衣物,都捐送给了乡里的小学。我们回家了。一路上如燕都倚靠在我的身上,我则是用我的胸膛和臂膀支撑着她。在回家的几天里都很平静,如燕也得到了安心的休息。在我们快到站的时候,我给翠玲打了个电话,是医院的护士接的,她说翠玲出了交通事故,人正在医院抢救。我和如燕听了大吃一惊,我们下车后急忙来到了医院。交警正在等着我们,他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们。原来小玲在上班的路上,被一辆面包车撞上了。司机是一个刚十九岁的孩子。翠玲被送到了医院,情况非常不好,孩子是保不住了,她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手术时医生问翠玲是不是通知家属,翠玲知道我和大姐在路上,她怕大姐的病刚好再受打击,急急忙忙再出乱子,就没让医生打电话。这两三天她强撑着等我们平安的回来。我和大姐跑进监护室,翠玲头戴着氧气罩躺在床上。大姐哭叫着翠玲,翠玲好像有了反应。她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了看我和大姐,翠玲她示意要和大姐说话,护士给她摘下面罩。翠玲声音极小,“都办好了?”大姐眼含着泪,“办好了,我亲手把小娜安葬的,我和海涛在小娜的坟前栽的树,你就放心吧。”翠玲听后点了下头。她非常困难的说“姐,我不行了。你把我和小娜葬在一起吧,将来你还和从前一样照顾我们俩。”“不,不要。”如燕边说边哭泣着。“还有一件是你要答应我,就是,就是,咳咳。。。。。。”“小玲,小玲,你慢慢的说,什么姐都答应你。”翠玲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姐,我死了,你嫁给海涛吧。我欠他一个孩子,你帮我还吧。海涛是个好人,你又这么疼爱我,真是舍不得离开你们。我希望你们两个我最爱的人在一起,这样我死也瞑目了。”翠玲深深的吸了口气。“姐,你不说话,我就算你默认了。我想和海涛说几句话。”如燕慢慢地起身,我来到翠玲的面前。“海涛我爱你,是你给我最热烈的爱。可是我对不起,我没有保住我们的孩子,你原谅我吧。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嫁给你。我死了你就娶我姐吧,她会像我一样爱你的,拜托了。”“不,你别说了,你会好起来的。会好的,会好的。”我失声痛哭。翠玲用她微弱的声音说:“海涛,你要答应我,会好好待大姐,像爱我一样爱她,我在地下有知,也会祝福你俩的。姐,姐。”如燕赶忙上前,她拉住翠玲的手,“小玲,姐在这。”“姐,你别忘了和海涛生个孩子。给孩子起个好听的名字,叫,叫。。。。。。”翠玲的声音越来越弱,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小玲,小玲。”如燕扑倒在翠玲的身上。我也在一旁痛哭起来。在许多人的帮助下,我和如燕把翠玲送到殡仪馆火化。几天过后我们又取出了翠玲的骨灰。我和如燕带着翠玲的骨灰,来到了云南大理,把翠玲的骨灰埋在了小娜的坟旁。我和如燕又在翠玲的一侧,种下了松柏。我和如燕在这里呆了三个星期,我和如燕每天都给松柏浇水。过后我们回到了城里。如燕说要回家,我也没有阻拦。我自己径直回到了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