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天祥举起手中带倒刺的皮鞭,刷的一鞭抽下。鞭子经过安娜的大腿上,带起了一片片的血雾,顿时安娜一阵惨嚎,但是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但是同时却又夹杂着一丝幸福的味道。一定要忍耐,一定不能哭,要让他玩的高兴。安娜握紧拳头准备继续迎接天祥的征伐。天祥看着安娜身上的扎眼血痕,只觉得手都不自觉的开始颤抖,这女人完全是激发出了自己内心的兽欲啊!天祥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欲望,不停的开始挥舞皮鞭,一片片血雾被鞭子带出体外,安娜的脸上的汗水不停的流下,没一会整张脸就布满了汗珠,连头发都被汗水浸湿了,但是她还是忍耐,不仅没有哭出来,连尖叫都没有发出一声。一阵歇斯底里之后,安娜白皙粉嫩的身体已经被鞭子抽成了一个血人儿,天祥感到自己的心脏差一点都爆裂开来!安娜抬起满是鲜血和汗水的脸颊,望向天祥“开心吗?”“恩,这感觉我从来没有体验过,果然不是你就不行啊。我还想玩的更疯点,你还能行吗”“恩,浑身都疼死了,不过只要你开心就好,来吧,想玩什么就玩吧,不用一个一个问我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谁知道呢,可能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吧”安娜不置可否的回答道。就在两人对话间,房间外的玻璃上映衬出一个身影。贾琳在房间外看着眼前一切,咬着牙恨恨道“哼,这对奸夫淫妇,安娜,今天你就最后一次得意吧”严重透露出的凶狠目光仿佛作案多起的凶杀犯一般。没有人注意到玻璃上出现的人影,也没有人注意到身影是何时走开的。房间里的节目还在进行着。安娜此时已经浑身被汗水浸透,胸前扎着几根钢针,背部,腿上和阴唇上多出了几个硕大的烙痕,手上被夹上了夹棍,就连脚上也满是刺穿脚心的银针从脚背穿出。此时的安娜已经泪流满面,不是她不想忍,而是实在忍不住让眼泪从眼眶中滑落。天祥正在把玩着一个带铁刺的阳具,似乎是想接下来用这个可怕的东西破坏安娜的下体。两个助手上前给安娜注射了补血剂,天祥静静的等待补血剂注射完毕起效后,才拿起阳具靠近安娜面前。“当时你说要给我当刑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被摧残成这个样子?”“没有”“那你后悔吗?”“不后悔”“害怕吗”“恩,害怕,但是我不后悔”天祥哈哈大笑,正准备把带刺的阳具刺入安娜的白虎小穴。这个时候,医师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惊讶的看着心跳读数仪。读数仪上显示的数字突然间降到了正常值一半不到,读数还在疯狂的往下降。大惊之下的医师赶忙制止了天祥的动作。这时候两个助手看到医师的表情,意识到不是开玩笑,也赶忙走过来询问。医师在安娜的面前到处检查,却找不出可能导致心跳生命活动如此急速下降的原因,此时心跳读数降到濒死的警报线,尖锐刺耳的警报声从心跳仪上传来。天祥傻了。就算他再笨,现在也明白事情不对劲,而且非常危机了。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只是傻傻的看着慌乱的现场,手中的阳具邢器咣当一声掉到了地上。医生和助手也开始不知所措,几人快速讨论决定马上叫医疗科的队伍来此将安娜带到抢救室抢救。说着,几人就赶快冲出了房间,去找人通知了。此时,房间只剩下了天祥和安娜。安娜的脸色一片惨白,全身的血管此时如同要跳出身体一般显现在皮肤下。刘天祥颤抖的走到安娜面前,看着安娜苍白的脸,就这么傻傻的站着自言自语。“安娜,喂,安娜,你没事吧,你……你别吓我,你是耍我的对不对,这一定是你的恶作剧是不是……安娜,你说话啊,你别不理我啊”说着说着,刘天祥的眼角流下了两行泪水。是我,是我干的,我竟然生生害死了安娜,就为了我自己的变态欲望,我……哭着哭着,一双颤抖的手抚上了刘天祥的眼角。刘天祥惊讶的抬起头,只见虚弱的安娜吃力的抬着手臂,两只眼皮微微抬起,似乎马上就要不堪重负的合上。但是那仅仅微微抬开的双眼,却能从中感受到强烈的不舍和爱怜。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亲爱的,不……不……怪……你”说完小手慢慢的垂下。咣当一声巨响,俱乐部经理带着一整队医疗人员冲进了房间,经理瞟了眼安娜,马上指挥着手下迅速的把安娜抬到移动床上,连续打了好几针药剂,就赶忙推着车随着队伍跑了出去。现场又一次安静了,只留下了天祥一个人傻傻的坐在了地上。2个小时后,俱乐部特属的医疗中心抢救室,天祥坐在抢救室外的座椅上。头低垂着,双手死死的扣着,连被抠出了血都没有察觉。此时,急救室的门打开了,40多岁一身西服的俱乐部经理走了出来。看到天祥焦急的冲了过来,眼睛中的急躁不言而喻。经理咬了咬牙,闭上了眼睛,慢慢的摇了摇头。拍了下天祥的肩膀,就又进了抢救室。天祥只觉得眼前一黑,大脑里一片空白,双腿一软,坐倒在了地上。抢救室里,经理看着医师们缓缓用白布盖上了病床上躺着的伊人,眼角狠狠的抽动了两下,牙齿互相间咬的死死的。一个医师走向了经理说道“王经理,这是我们的初步死亡诊断书,请您过目”经理接过,打开认真阅读起来。死者姓名:安娜布兰妮年龄:23死亡原因初步判定:死者体内被注射了血液凝结毒素,此毒素无色无味,能在短时间内凝结人体内血液流动并最终致死。装有此毒素的药剂被人掉包从而混在补血剂中被注射入死者体内。根据情况推测,此为蓄意作案,疑为俱乐部内部人员行凶。合上诊断书,不论是谁干的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经理的手握的嘎吱直响。但是随即冷静了下来,对着抢救室内的所有人说道“大致情况我明白了,当做意外死亡处理吧。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真正的死亡原因要保密,特别是外面的刘天祥,这孩子做事冲动我怕他失去理智,就让他认为是安娜在拷问中流血过多不幸致死吧。虽然很对不起他,但是真正的凶手我一定会狠狠惩罚,也算是给他个交代。哎,安娜也是个好孩子啊,可惜了”抢救室外的刘天祥颓然的坐在地上,丝毫不知抢救室内发生了什么。此刻他只有无比的自责和罪恶感。眼泪又一次不自觉的滴下,留在了医院走廊的地板上。过往的护士和医师看到天祥,都远远避开,并奇怪的看着这个坐在地上哭泣的年轻人。“安娜,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刘天祥哽咽的声音如同自言自语般响起。眼前出现了从第一次见到安娜开始的片片回忆。安娜的一眸一笑都鲜活的展现在自己面前。然后这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刘天祥只觉得自己仿佛活在另一个世界。“想必您就是军少口中的天祥少爷吧,呵呵,很高兴认识您,我叫安娜布兰妮,翔少直接叫我安娜就可以了。”“如果祥少真的有兴趣,我可以给您破例做会刑奴,虽然我很久没做了,但是相信忍耐功夫不会退步。”“连多跟我聊两句的时间都不舍得?人家好伤心呢。”“哎呀,这么忙啊,忙到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不去见了?”“切,我就叫,我就叫,亲爱的,亲爱的,哈哈,你咬我啊”“如果是你的话……就不算是奸淫”“我不是处女了,你不会怪我吧”“恩,谢谢。我可不是你想想中的淫荡女人,我是因为是你,才愿意和你做的”“谁知道呢,可能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吧”“亲爱的,不……不……怪……你”眼前的一幕一幕清晰的重现,最后安娜眼中的不舍和爱怜更是刺痛了天祥的心。安娜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我了。我的一切她都了如指掌,就仿佛是亲密的恋人一般。而我却……等等,亲密的恋人……对我的事情无所不知……难道是……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天祥脑中蔓延。天祥此刻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轰然倒塌,那个属于自己的现实已经荡然无存。三天后。刘天祥在家里与自己的父亲刘国忠对视着。“为什么不告诉我安娜就是我一直没见到的未婚妻。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刘天祥冲着自己那身为军部高层的父亲嘶吼着。“哎,我之前一直叫你去和未婚妻见面,是你小子一直坚持不见的。而且你问我你未婚妻的身份,难免会问及她的工作,那个俱乐部是我们军方的秘密,里面有很多高新的尖端医疗技术,我也不方便在你没接触过这些事情的时候告诉你。而且,不管怎么说,安娜的工作内容也谈不上光明正大,你让我怎么开口。我也曾经多次劝过安娜,让她放弃那份工作到我手下干,但是她一直很坚持,而且她那时候也已经不亲自干危险的工作,只是单纯的招待新客人而已,我也就没太在意,想着等你们结婚了她自然就会放弃。谁想到你竟然接触到了那个俱乐部,还认识了安娜,最后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故”刘国忠叹着气说,停了几秒又继续说道“罢了,罢了,是我的失误,是我害了你们啊。”此时的刘国忠哪里还有军部秘书长的样子,满脸都是沧桑,就像瞬间老了十岁一样。刘天祥的手握的嘎吱直响,想起之前与安娜的第一次见面,之后安娜的每一句话,她的一眸一笑,安娜最后看向刘天祥的眼神,那深邃的不舍,像幻灯片一样重现。原来她早就知道我是她的未婚夫,对我的欲望和我的要求予取予求,甚至还亲自贡献出身体来满足我的施虐欲望。刘天祥背过了身子,用上衣袖子挡在脸前,身子还在不停的抖动,刘天祥哭了,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混蛋,如此懦弱,如此窝囊。刘天祥无声的哭泣持续了很长时间,他身后的刘国忠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也流露出了藏不住的忧伤。哭了好一阵子,刘天祥用袖子狠狠抹掉了泪水,还是没有转身,背对着刘国忠说道“我决定了,我要去参军,我要当兵,而且是从最低的列兵开始。我要让自己不再懦弱,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保护所有爱我和我爱的人。”刘国忠听到儿子的话,身体微微发颤了一下,低沉的回应道“恩……”“你不要用你的权力帮我,一点点都不可以,我要全部凭自己来,听到了吗”“恩……”“今天晚上我就走,这个城市我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老头子,这些年谢谢你的养育,在我足够强大之前我不会回家的,也不会见你,请原谅我。你的养育之恩只有以后再报了。”“恩……”“在我回来之前要保重身体啊!”“恩……”“少抽点烟”“恩……”刘天祥的眼角又开始湿润,但是这次他没有让泪水流下。咬了咬牙,似乎是不忍回头看到自己父亲那苍老的面容,就这样背对着刘国忠开门后远去。刘国忠看着天祥远去的背影,眼中充满着欣慰,不舍,担心以及爱怜。满布皱纹的眼角也开始湿润了起来。“傻孩子……”时间在流逝,人们还是在忙碌的生活着。十年,十年的时光转眼飞逝。人还是那人,物还是那物,只是又有些陌生和不同。拷问俱乐部还是人声鼎沸,俱乐部之后的后山,那是军部的秘密墓园。一个身着警服的30来岁的青年站在一块墓碑前默默的低语着什么。手中的鲜花放落在墓碑前。警服袖臂和胸前满挂的奖章揭示着他一级军士长的身份。他身边不远处还有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西服男子,对着另外一块墓碑不知道在干什么,他手中还牵着一个一两岁大的小女孩。小女孩的眼睛水灵水灵的,煞是可爱。小女孩似乎是受不住无聊,撒手开始追着一只蝴蝶乱跑。西服男子看到女孩跑开,担心的说道“李晴,宝贝儿,别乱跑,小心摔倒”说完跟过去,把这调皮的小女孩抱在了怀里走了回来。警服男子与西服男子无意间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流露着复杂的情感,但是很快就又都回过了头,谁也没有跟对方说话,同时选择了沉默。仿佛两人完全不认识对方一样,但眼神中的光芒又仿佛是多年的老友一般。西服男子把鲜花放在了自己眼前的墓碑前,墓碑的碑身上用红彩刻着几个大字.“爱妻柳晴之墓”他从上衣中取出一个保存在盒子里的信封,信封中有着一张写满文字的信。亲爱的: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恐怕已经走了。请原谅我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开你。其实在五年合同期结束我辞职的那天,俱乐部的大夫就告诉了我,说我的子宫受过太多次严重创伤,虽然经过无数次修复还保有怀孕功能,但是却已经丧失了自主分娩的功能,而且子宫已经无法承受十月怀胎后分娩时的压力,他告诉我在我分娩开始的瞬间我就会因为压力导致子宫破裂而身亡,虽然及时剖腹能保住孩子,但我却一定是凶多吉少,他劝我不要尝试怀孕生子。请原谅我没有告诉你这一切,每当我看到你谈及孩子时的兴奋我就已经下了决定。对于我来说最痛苦也是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你因为我而充满自责的表情,我知道我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开口说出这些话的。如果孩子保住了的话,我也好想抱抱她,这个孩子啊,或许你看到她就会想起我吧。她是我在这个人世间存在过的证明,请好好爱戴她,不要让这孩子像我一样。你应该有属于你的崭新生活。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比我更优秀的女孩,她们也同样值得你付出你的爱。答应我,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幸福。最后,请原谅我的自私。亲爱的,不要忘了我。最爱你的妻子柳晴西服男子手中的信被一颗硕大的水珠打湿,他赶紧拿手擦干信纸,并小心的收回了盒子中。男子在墓碑前无声的哭泣,泪水慢慢流过脸颊。怀抱中叫李晴的小女孩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伸出小手抹下男子眼角流淌的泪水,随即好奇的打量着小手中晶莹滚动的水珠,不知此为何物。命运就如一条奔流的大河,有无数的支流汇入,又从无数的河道中宣泄而出。人类就如同大河中的无数生物,被河水带着从一条河道冲入了另一条河道。这河中的水,就是命运吧。可惜,大多数鱼是不知道水的存在的。请善待每一个真心爱你的人,因为你的关心是他们唯一的快乐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