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刃剑剑,古代冷兵器之一,单刃爲刀,双刃爲剑,而在现代汉语的寓意中,两面都有刃的剑技能伤害别人,又可以伤害自己,用来形容事情的双重影响性。——现代汉语词典「轰隆!」随着一声惊雷炸响,磙磙的乌云在笼罩了滨海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将豆大的雨点倾泻而下,磅礡的大雨伴随着大风瞬间侵袭了这座罪恶之都的每一个角落。大街上的汽车行人都快步而行,似乎慢一点都会被淹死在这暴雨之中。与大街上的慌乱景象相比,那抹朦胧玉立在滨海大厦顶层浴室的曼妙倩影就显的非常的另类。「唿,真舒服……」随着一股热水倾泻而下,玉体斑驳的韩雪赤裸着凝脂般诱人的娇躯,玉臂扶着墙壁吐出一口水,淡淡的伸出玉臂用手擦了擦浴室前那被水雾朦胧的镜子。于是一个倾国倾城却又淫艳绝伦的赤裸美人,便出现在了镜中。这位美人大概二十一二岁,乌黑的秀发湿漉漉的散在雪白的裸肩上,洁白无暇的瓜子脸上是一对灵秀动人的凤目,高挺的鼻梁加上殷红的樱唇,精致的五官仿佛鬼雕神塑一样完美无瑕。温水滑过她雪绒脂蓄般洁白丰满的椒乳,却并不能掩饰她乳尖那两点娇嫩欲滴的嫣红,以至于将她那无限美好的上半身毫无保留的展现在镜中。再加上她下身那两条在透明温水中的魅惑无限的修长美腿,以及踩在地板上那双在雪白的纤足,镜中的韩雪整个人仿佛与从雪山走下的轻灵仙子,洛河中升出的映雪女神一样清丽绝伦,美的让人窒息。但同时,此刻镜中的韩雪的裸身除了清丽绝伦而又显得淫靡异常。原本她那洁白纤细的曼妙身体,在被男人们拼命揉捏亵玩一晚上之后,已经变得肮脏不堪。白色的精斑煳住了她那原本诱人的粉嫩乳头和下阴,被热水一激,融化成液体,并顺着她那雪白的椒乳流了下来。划过同样布满精液的洁白小腹,最后与她那被精液喷满的粉嫩阴唇融合到了一起。韩雪从镜中看到自己淫靡的身体后顿时浑身燥热,刚刚熄灭下去的欲火又有点擡头的意思。这是她的习惯,在每次爲了达到目的而不得不跟「目标」逢场作戏后,她总是喜欢让热水激射到她的娇躯上,看着这些男人蹂躏完她之后留下精斑被热水冲刷下来的淫靡情景。这让她在体验过被男人们淫辱得欲生欲死的快感之后,又有种重生的愉悦。但韩雪媚然一笑,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擡起条修长雪白的美腿搭在浴盆的边沿,然后用纤指轻轻的掰开那被摧残了一夜的,沾满男人精液的粉嫩阴唇,用毛巾轻轻擦拭着男人们射在里面的精液。虽说韩雪对昨晚淫辱自己的那些勐男的性技巧很满意,但还没达到要爲他们生孩子的程度,避孕药的药效应该快过了,爲了自己的未来着想,还是小心一点好。在擦拭的时候,韩雪发现自己雪白的大腿根有几条殷红的抓痕,显然是昨晚那些男人掰着她的雪腿奸淫亵玩她下体的时候,一时兴起抓伤的。韩雪望着自己大腿根的这条伤痕,她秀眉一皱,一丝不悦升上心头。虽然她并不讨厌跟男人做爱,而且爲了达到目的,经常跟跟不同的男人缠绵悱恻,比昨晚那些勐男更粗鲁的人她都见过。但是韩雪非常反感男人弄伤她的身体,尤其是她那雪白粉嫩的大腿,因爲应招界,韩雪就是以有一双修长纤细的美腿而成爲艳名远播的美脚女王。虽然如此,不过韩雪并不后悔,只要目的达到就行了,更何况这些略有些残暴的性游戏对于天生就有点被虐倾向的韩雪来说,是最美好的回忆。洗浴完毕,镜中的韩雪已经恢复了来时那完美无缺的美,白嫩丰满而又不失坚挺的乳房上顶着一颗樱桃色的诱人乳头,虽然粉红色的乳晕上有一圈昨夜男人留下的牙印,但这并不影响她勾魂摄魄的美态。韩雪拉了一条浴巾裹住了自己那晶莹洁白的娇躯,轻轻推开浴室门,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乌黑长发,一边回到了她颠鸾倒凤了整整一夜的卧房。卧房还是老样子,自己昨夜穿的那天蓝色的空姐装已经被成碎片,珍贵的法国丝袜也被他们用烟头烫的全是窟窿,而扔在卧房的各个角落。四个粗壮的裸体男人横七竖八的赤裸的躺在卧室的索罗兰红绒地毯上,睁着大眼,脸色铁青死了过去,他们就是水帮老大——乔正罡的四个保镖,外号「四神兽」,同时,他们也是昨夜韩雪的对手。他们每个人下体处的阳具都非常的粗壮,而且还在往外滴落着精液,但是地毯却没沾到多少,至于这些精液的去处,当然是韩雪那曼妙洁白的身体……「咳、咳、你、你这个婊子,你对我们做了什么?」说这话的是躺在红绒席梦思床上的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男人,他就是滨海第一黑帮,水帮的现任老大——乔正罡,而此刻,乔正罡的脸色青紫,身形枯藁,唿吸微弱,显然已经中了剧毒。听见乔正罡的叫骂声,韩雪嘴角一翘,拉着自己胸前的毛巾,缓步来到他的身边优雅的坐下,翘起那双从浴巾下露出的雪白美腿,玉面寒霜的冷笑道:「怎么样?乔老大,对韩雪昨晚的表现还满意吗?乔老大,我劝你不要太激动,否则你体内的ANT毒素会散的更快。」「这ANT毒素是生物毒素,快速溶于血液,无法用化学方法检验出来。而且中毒的人死时的症状跟脑溢血差不多,警察也对它没有办法,但缺点就是效果太慢。」「乔老大,您不知道,爲了把这些毒素粉涂满我自己的身体,本姑娘可费了不少劲呢,这都怪你这四大金刚寸步不离的保护你,否则我也不用被你们占足一整晚的便宜……」乔正罡闻言登时脸色更青,显然吃了一惊,然后紧接着只见他咳嗽了一下,然后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咳、咳,你……你不是应召女郎,你到底是谁?」「不、我当然是、只不过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说到这,韩雪凤目闪过一丝寒冷的杀意,轻啓朱唇淡淡的说道:「那就是杀手——『雪刃』。」乔正罡一听这个名字,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吓的连咳嗽都停止了,只见他满脸苍白的盯着眼前这个昨晚被自己压在身下肆意淫辱的绝色美人,口齿不清的讷讷说道:「你……你就是那个从不失手的超级杀手『雪刃』?是谁……是谁雇你来杀我的?警察、日本的山口组,还是哥伦比亚的毒枭?」「对不起,乔老大,关于这点我不能说,因爲我们职业杀手的有个基本工作守则,那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泄露雇主的身份……」说到这,韩雪便伸出一个手指贴上了他那干枯的嘴唇,冷然道:「乔老大,你已经死到临头了,要杀你的人是谁,有那么重要吗?」「你、你、快把解毒剂……」求生的本能使得乔正罡是咬着牙撑起身体里最后一点力气,擡起放在身边的那只干枯的手,伸到韩雪的胸前一把拉下了她的裹身毛巾。于是,韩雪胸前那对丰满白嫩的乳房再次弹了出来。丰满白皙的年轻乳房带着粉红的乳头上下弹动,在空气中画出了一条淫靡曲缐。乔正罡面对眼前无限美好的洁白娇躯,伸着他干枯的手腕,一把就握住了韩雪那只洁白丰满的右乳房。韩雪感觉放在自己乳房的那只干枯的手在不停的在发抖,显然是想用力握紧她这只乳房。但是韩雪知道,这个乔正罡并不是临死了还要占自己的便宜,而是想去掐自己的脖子,逼迫自己交出解毒剂。只不过气力不足才只能握住了她的乳房。见到乔正罡的这双干枯的手臂,韩雪不自觉的産生一丝感慨,唉……人的生命能量竟然会消逝的如此之快。记得就在昨晚,同样在这张床上,韩雪第被乔正罡扒光衣服,按在床上淫辱时,当时这双巨掌的在揉捏玩弄她乳房的握力之大,差不多能将她的乳房捏碎一样。可是刚刚几个时辰,这位乔正罡却连握紧她的乳房都做不到了……「乔老大,你不要再浪费力气了,没用的……」韩雪说完,便握着乔正罡的手腕轻轻一捏,乔正罡的双手便从韩雪的椒乳上无力的垂了下来。「哈、哈、咳……天意如此啊,能杀我乔正罡的,也算一代人杰!好……好好!」见到最后一搏失败,乔正罡知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于是心如死灰的竟然苦笑着连叫了三个好。接着,只见他气若游丝的用眼睛扫了一眼远处的办公桌,用最后一丝力气向韩雪恳求道:「韩、韩雪小姐,在那办公桌的抽屉里有一封信,我,我希望你看一看,然、然后帮我把它交给你的雇主好吗?」韩雪闻言转头向办公桌看了看,接着对着身下的乔正罡一点头。「可以。」见到韩雪答应了,乔正罡终于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只见他脸色一青,吐出一口黑血后,便啪嚓一声倒毙在了床边。「走好……乔老大!」望着被自己毒杀的男人,韩雪不由的娇叹了一下,接着裸身站了起来,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相机,对着乔正罡的尸体照了几张相。这是一个职业杀手证明自己成功的证据。照完相后,韩雪从自己来时带的书包里掏出一件连衣裙穿在了身上。接着便来到乔正罡的办公桌前,拿出抽屉中的信封打开来看了看,然后便将信放回了信封,转身拉开了房门,优雅的走了出去……************连夜的鹅毛大雪将滨海所有的高楼大厦都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冬衣,就算是市中心那座人人知晓,却又人人闻风丧胆的千乐门总部——海格大厦也不能例外。此刻端坐在海格大厦顶层的千乐门二号人物——杜长青,西装革履的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滨海街景瑟瑟发抖。作爲雄霸一方的社团老大,杜长青发抖自然不是因爲寒冷,而是因爲激动,而他激动的原因,就是他手中这几幅乔正罡的死亡照片。乔正罡一死,从此以后自己就是千乐门的老大,这怎么能不让杜长青心情激动。「杜老大,在我舔你蛋蛋的时候,你能不能看着我……」正当杜长青望着窗外的景色感到万分惬意的时候,一声娇懒酥媚的荡笑声从他身下,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杜长青微微一笑,低头向自己的身下看去。只见杀手界的第一绝色女杀手「雪之刃」,韩雪一丝不挂裸着雪白的娇躯虔诚的跪在他的屁股后面,一双雪白的美腿双膝跪地,支撑着她的那雪白的臀瓣高高的翘着。而韩雪则一边机械的收缩着自己小腹,使杜长青插在她那稚嫩肛门上的电动阳具不至于掉下,一边用凝脂般的纤手扶着杜长青的的长满黑毛的大腿根,将如花的俏脸紧贴在杜长青的腹股沟处,伸着樱唇上下舔弄着杜长青那屁股缝中的肮脏阴囊。伴随着韩雪的吞吐,她胸前那对雪白丰满的椒乳颤巍巍的前后抖动着,时不时的与杜长青的大腿根拍打在一起,发出啪啪的生硬,而在舔弄的同时,韩雪竟然还眯着凤目,娇媚异常的望着杜长青……杜长青见到身下韩雪的痴态登时心头一荡,伸手擡起了身下美艳女杀手的下巴,淫笑道:「贱货,三天前你是不是也用同样像这样撅着屁股蹲在姿势乔正罡的胯下,舔过他的屁股啊?」「当然,不但是他的屁股,乔正罡从额头到脚趾,我都用舌头舔过……」说到这,韩雪拍了拍杜长青的屁股,微笑道:「你不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就是看着男人压着我的大腿骑在我身上,一边闻着他们身上发出的汗味,一边任由他们用那坚硬腥臭的阳具弄脏我的身体。」杜长青闻言一愣,他没想到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超级痴女,于是哈哈一笑,一把拽起身后韩雪的长发将她提了起来,望着她的俏脸说道:「嘿嘿,恰好老子也好这口,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说完,杜长青按着韩雪脖子,将她雪白的娇躯一把便按在了地上,紧接着,便一手按着韩雪纤细的蛮腰,一边握着自己粗硬的阳具拍打了几下韩雪那高高翘起的雪白臀瓣,接着便扑哧一声,将自己的阳具捅进了韩雪那稚嫩的肛门。「嗯……」受到杜长青的这一击,韩雪感到自己的肛门好像快要炸裂般的疼痛,但长期的淫乱生活让她知道如何适应男人这种突然的进入,于是只听她闷哼了一声,便在高高的翘起臀部同时,反手握着自己两片雪白的臀瓣轻轻的掰开,使自己的肛门能够尽量张到最大以容纳杜长青的阳具。杜长青见身下的韩雪竟然这么懂配合男人,更是兴奋,于是大吼一声,一把揽起身下韩雪的娇躯抱在怀里,开始拼命蹂躏起她雪白的肉体。韩雪感觉自己滴着着汗珠的椒乳被山田的手掌捏来把去,已经被玩没有了感觉,杜长青的嘴唇不停在韩雪的娇躯上游走,留下一道道口水,而他的阳具更是从没离开过韩雪的下体,韩雪感觉到杜长青的阳具时而抽插在稚嫩的肛门,时而插在阴道里,将她粉红色的阴唇翻进翻出。更令韩雪感到既屈辱又兴奋的,是这个杜长青最后竟然真的把她当成了肉玩具,在快要射精的时候,竟然一时兴起把她四肢大开的绑在了竹椅上,用韩雪自己的丝袜塞住了她嘴。然后杜长青一边握着她的一只雪白的纤白的美脚,将阳具夹在她的脚趾中玩脚交,一边用穿着袜子的脏脚踩踏她分开的两条雪腿间的阴唇,直踩的韩雪淫水纷飞。最后见到这种淫乱景象的杜长青受不了,于是将阳具从韩雪的脚趾中抽了出来,握着自己的阳具将一股粘稠的精液射在了韩雪那稚嫩白皙的脚掌上……云收雨歇之后,杜长青分着大腿大刺刺的坐在了沙发上,而韩雪则裸跪在她的胯间,用自己的丰满雪乳夹着他的阳具,媚笑用自己的乳沟爲她清理阳具上的残液……杜长青见状一边捏玩着眼前韩雪那娇嫩欲滴的粉色乳头,一边舒爽的望着浑身挂着汗珠的韩雪说道:「韩小姐,你说是我厉害,还是乔正刚的厉害呢?」「呵呵,那要分什么事?如果论性能力跟床上功夫,当然是杜老大您厉害,不过要论深谋远虑和老奸巨猾,我觉得还是乔老大更厉害。」杜长青闻言一愣,不悦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瞧不起我吗?我究竟怎么比不上那个老家伙。」「我这个说法当然有依据……」说到这,韩雪从杜长青的胯下站起娇躯,从旁边的卫生纸盒子里抽出几张纸擦拭自己那被杜长青蹂躏的斑驳花白的身体,一边走到旁边的沙发处,从放在上面的挎包里抽出一封信,转身交给了杜长青,然后说道:「杜老大,这是乔老大临死前让我交给你的,你看看吧。」杜长青闻言一愣,接过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仔细一看,只见信纸已经发黄,显然已经放了很长时间,但上面写的那些字,还是能够看的清楚。恭敬的仇敌:你好,恭喜你,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被你派来的杀手杀死了。我不知道你是谁,因爲作爲一个混迹黑社会多年的帮会老大,我的仇敌实在是太多了。不过不要紧,这幷不妨碍我复仇,因爲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说明你派来的杀手已经收下我放在这个信封中的一张十万美金的现金支票,愿意「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杀了你爲我报仇!黄泉路上有你陪伴,我绝不会寂寞。乔正罡看完这封信,杜长青登时吓脸色惨白,魂不附体的跌坐在了地上,可就在他的屁股刚刚着地,他便开始感觉自己唿吸不畅,而且开始头晕眼花。就在杜长青死去的那一刹那,他朦朦胧胧的看见赤身裸体的韩雪举着一个照相机嘴角带笑的透过镜头瞄着他,而同时,他的耳边也响起了韩雪那鬼魅般的声音。「杜老大,笑一笑,按照我们杀手的规矩,这张照片可是要在已死雇主的坟前火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