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杯,乾杯。」 饮宴已到中途,一对新人循惯例向前来祝贺的宾客敬酒。 郭雄的视线没有一刻离开过新娘子,他的脑海满布新娘丽仪的倩影,尤其穿着旗袍敬酒的她就更加诱惑迷人,玲珑浮突的身躯被旗袍紧紧包裹着,一对雪白的美腿在旗袍开叉处露出,格外迷人。 望着丽仪纯美的脸容、高挑的身段,郭雄胯下的阳物已经兴奋膨胀起来了。「美人儿,今晚我一定要操你,让你尝尝老子鸡巴的厉害,嘿嘿??」郭雄心内暗想。 酒宴完毕,郭雄藉着一对新人送客的机会,握了丽仪的小手,柔软滑腻的触觉,已令郭雄想入非非。 「表哥,招呼不到,再见!」新郎俊文对微微发呆的郭雄道别。 「再见!」 郭雄离开酒楼後,便拿出手提电话拨电?「荣,我刚离开,我表弟应该很快便会从酒楼回家,你们的情况如何?」 「我和阿虎已经成功进入了你表弟居住那幢大厦之内,我们现在藏匿在天台上,无人发现我们,等一会你表弟回到大厦门口时,你来电通知我们,我们会在升降机前等他。」 「没问题,我现在乘计程车来。」 郭雄在俊文居住的大厦门外等了二十分钟左右,便看见俊文的车子驶至。 「xxx,怎会这?多人!」郭雄看见大约有十来人陪伴着俊文和丽仪从酒楼回来。原来这十多个人都是俊文和丽仪的朋友,他们一大群人从酒楼送他们回家的。 「很夜了,你们送到门口成了,我和丽仪自己上楼便成了。」俊文站在大厦门口道。 「不成,我们还没有闹新房。」俊文的朋友起哄道。 「改天玩吧,今天我和丽仪忙了一整天,大家都很累了。」俊文知道丽仪害羞的性格,不大习惯闹新房这种疯狂玩意,所以婉言相拒。 「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要阻着俊文的好事。」 「那?我们大夥儿再到卡拉OK唱歌吧。」 「俊文、丽仪,好好享受春宵,我们走了,再见!」 看见俊文的朋友离去後,郭雄心内大喜,他连忙拨电在大厦天台等待猎物的同党。 「他们正在上来,你们可以行动了。」 目送朋友们离开後,俊文牵着丽仪的小手步进大厦。 升降机内,俊文深情的眼睛凝望着丽仪,丽仪给瞧得赤霞满脸,头儿默默低垂。丽仪此刻的心情乍喜还惊,喜的是今天嫁了给自己最喜爱的男人,惊的是稍後时间将会发生的行为°°夫妻之礼。 由於丽仪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所以一直和俊文发乎情,止於礼,两人最亲密的行为限於接吻,今晚将会和俊文进入从未接触的境界,怎不教她的心房咚咚的跳个不停。 俊文此时的心情亦非常兴奋,她望着丽仪娇羞漂亮的脸庞,淡淡的幽香从娇妻身上传来,已令他情欲亢奋不已。 「叮」的一声,升降机抵达10楼,俊文和丽仪甫踏出升降机,已被两把牛肉刀架在颈项。 「打劫,不要出声,不然休怪我刀下无情,快开门进屋!」蒙了脸的阿虎威吓道。 利刀架颈,俊文和丽仪被胁持进入自己的屋内。 阿荣从手提袋内取出一早预备好的麻绳,将俊文两手两脚紧紧捆绑在一起,然後将一片牛皮胶布封住俊文的嘴巴,令他发不出声来。 阿荣将俊文推在沙发上,全身被麻绳紧纠缠的俊文,就像俎上之肉,动弹不得,只能眼瞪瞪看着事情的发展! 望着阿荣一步步走向仍被阿虎胁持的丽仪,俊文此时的心情就像被一块重铅系着,急促地往下沈。 「真是一个漂亮的妞儿,咕噜,大佬真是没介绍错,今晚饱矣,嘿嘿!」望着肌肤胜雪,身段适中,样貌甜美的丽仪,阿荣忍不住吞了数啖口水。 「不要??」被贪婪淫秽目光注视的丽仪,已泪流只睫,她惶恐地哀求。 在丽仪背後用刀胁持着她的阿虎,突然用手拦腰将她紧拥着,虽然隔着裙子和对方裤子的布料,但丽仪已感到一根坚硬灼热物体顶着她臀部不停磨擦,她本能想闪避这侵袭,但被阿虎蛮力控制着,不能反抗。 背後的男子吞口水和呼吸越来越急促,手部亦从腰部隔着裙子向上摸索,停留在丰满的胸部摸扭着。虽然隔着衣服和乳罩,但耻辱感觉己令丽仪泪水汹涌溢出,泪眼中她看到阿荣亦已按捺不住,伸手正要掀起她的裙子下端。 「不要,求求你们??鸣鸣??」 突然,阿荣的手提电话拿起,将阿荣的动作停止住。 「事情办妥没有?」郭雄在大厦门外用手提电话致电阿荣。 「OK,大佬你真是没有介绍错,那妞儿真棒,样靓身材正,今晚想不精尽人亡才怪,哈哈。」 「你按电掣打开大门,我现在上来开餐。」 「OK,我现在就去开门。」 蒙了脸的郭雄进入屋内,他望了望被捆成大闸蟹的俊文,随即露出狞笑。这个平时温文尔雅,含着银钥匙出生的表弟,今日落难的可怜样子,令郭雄看得非常兴奋。 「平时你老子持着有几个臭钱,看不起穷亲戚,老子白鸽眼,儿子有难受。」郭雄心想。他狠狠用脚在俊文小腹踢了几下,然後挥拳狂捶,三人再用力疯狂践踏俊文的下体,血液慢慢溢出,痛得俊文昏死过去,看来阳具断了,两粒春子也破了,以後恐怕都不能人道…… 「不要??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打他…。呜呜呜…。」看见心爱的俊文被痛打至重伤,丽仪心痛哀求道。 三头淫狼哪会理会丽仪的哭求,丽仪越伤心,越能满足他们变态心理。 郭雄行至丽仪前面,近距离淫邪地望着无助的丽仪。哭成泪人的丽仪,虽因挣托而发鬓乱了,但容颜依然俏丽,丰满的胸部随急促的呼吸跳动。 「咦??你有对很大的奶子,让我看看有多大??奶头是粉红色的吗??」郭雄粗暴地将丽仪白色套衣向左右扯开,露出一件丝质亵衣。 「不要,救命??」丽仪惶恐地竭力挣紮哭叫。 「不要,求求你们放手,鸣…。求求你们。」丽仪用尽仅余的气力竭力地挣紮,因为阿虎的手已伸到两腿尽头,隔着蕾丝内裤抚摸三角地带。 弱女的挣紮,只是徒然,阿虎的手已进一步拉开内裤橡根边缘,伸进内裤之内,直接肉贴肉触摸柔软的阴户。丽仪拚命地合拢双腿,阿虎的手只能抚摸阴阜中间的裂缝,未能一探桃源仙洞。 熊熊的欲火急速地蔓延,三人的阳具已硬如铁柱。 「拉她进房!预备摄录机,老子要把今天轮奸处女新娘的过程拍成AV影片,留作美好回忆,哈哈…今晚老子不操破你的处女洞便不是男人…哈…哈…哈…」接着?起发抖惧怕的丽仪的下巴大叫道:「哗哈哈…。今晚洞房花烛夜,我们不把你奸至虚脱绝不罢休!!「破处大行动,三条大鸡巴狠插淫穴」正式开始!!」。 已浑身无力的丽仪,听道将面临凶狠的大轮奸,拍下被淫辱的影片,情绪激动::「呀…不要啊…不要轮奸我…。救命啊…呜…」当然无法反抗三名大汉的暴力,她被强拖进睡房。 郭雄将丽仪推倒在睡床上,阿荣阿虎两人分从上下强按着丽仪的手脚,使她不能动弹。裙子和内裤已被郭雄脱去,丽仪四肢被阿虎,阿荣抓着,全身动弹不得,呈现大字型,像一头赤裸的羔羊,等待悲惨被轮奸的命运。 六只眼晴贪婪地望着丽仪赤裸的阴户,浓密的耻毛铺在阴阜之上,裂缝之下两扇阴唇紧紧保护着嫣红的处女洞。 「主耶稣,救我??」感觉一根灼热粗壮的物体抵着阴道,丽仪知道被强奸的悲惨命运快将降临,她默默地祈祷。 「哈哈,大佬今晚做新郎??」 阿荣和阿虎大吹口哨,见郭雄大慾得偿,正在痛快地操着丽仪的阴道,他们亦已放开按着丽仪手脚的手。两人脱去身上衣服,用手握着自己的阳具手淫起来,巨大的阳具正朝气勃勃地指向丽仪赤裸被操的胴体。两人心内都想郭雄早点完事,好让自己的阳具插进丽仪的小穴中操穴。 射精後,郭雄仍未离开丽仪的私处,让丽仪躺在床上,双腿放在他的肩上,让精液可以源源不绝地与丽仪的卵子结合,务必要弄大丽仪的肚子。郭雄痛恨俊文家看不起人的嗅脸,喜宴上意外偷听到俊文夫妇婚後不设房,近日还是危险期,今晚轮奸大行动,首要就是要比俊文先与新娘破处,轮奸新娘子,弄大他的肚子,再断俊文子孙根…。,郭雄射精後,此刻,丽仪默默无语,傻痴痴地弓起双腿,被迫容许郭雄的大鸡巴仍紧插在自己的阴道内,看着淫贼的精液与自己的卵子结合,无力反抗… 「轮到你们了,这妞儿真正,又紧又窄,记住要狠插!!狠狠地,狠狠地狂干她的小穴才爽!想再看刚才她如此淫荡的性反应吗??待会狠狠插她的淫穴便行了,记紧,每次一定要把精液全灌进她的子宫底才准拔出来!等一会我们再轮流操她,今晚每人不狠干她最少三次不准走!哈…哈…哈…这骚货真是天生给男人干的,哈…哈…哈。。」郭雄向兄弟打了眼色,满意地拔出深插在丽仪阴道内的阳具。 随着郭雄阳具之拔出,浓浓的阳精和处女血缓缓从丽仪穴口流出。 「包,哈哈!我胜了,我先操。」阿虎开心道。 阿虎乘着郭雄留在丽仪阴道?的精液润滑,阳具较易进入丽仪狭小的阴道操穴。这次阿虎反转丽仪的娇躯,从後插入丽仪刚被狠插的小穴?。这时已被操得有气无力的丽仪一动不动地任阿虎同样八寸的巨阳在她小穴中出入,因为在郭雄侵犯她之时,丽仪已经知道再也保不住自己的贞节,在被操时她好像依稀看见上帝,上帝无奈地望着她,满脸哀伤的丽仪只有白白地任由这班禽类轮奸自己! 轮奸丽仪得逞後,郭雄等三名淫贼趾高气扬地离去。良久,丽仪才恢复神智,往浴室洗去被奸的痕迹,可是又怎能洗乾净昨晚发生的惨事呢??当日报案後,丽仪与下体受创的俊文一齐被送进医院,不幸的消息传进家族?,亲朋戚友无不痛恨几名色狼,同情俊文夫妇的遭遇。由於郭雄等人蒙着面,精心步署整个轮奸大计,加上丽仪不暗世事,被奸後往浴室洁净身体,很多罪证都被冲洗掉了,警察根本很难破案,因此郭雄还以表哥身份,大模施样地前往俊文家慰问,可怜俊文夫妇还懵然不知当日大轮奸的恶贼正是自己的表哥郭雄。 看着清丽脱俗,美若天仙的丽仪,郭雄的鸡巴不敢勃起。,内心忍着想再干丽仪一番的冲动…。。 由於俊文下体受创甚深,而且太迟送院,医生已证实俊文已後都不能人道,没有性交的能力,俊文父亲获知九代单存的儿子丧失生育能力後伤心欲绝,加上媳妇被淫贼轮奸,整个人精神崩溃…。。 看着正播放当日轮奸丽仪的三级影片和茶机上一张一张丽仪的赤裸被操的三级照片,郭雄面上泛起淫贱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