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阿操,爸爸是某公司的副经理,妈妈是个家庭主妇,妈妈的硕大的美乳和丰满的翘臀跟嫩滑的瓜子脸也就这样成了我们这一带的美女,每当亲戚邻居跟我妈妈说我爸爸娶了我妈妈是他的福气时妈妈脸上就会浮现微红的样子真是可爱 我为什么要对妈妈会有乱伦的想法呢也就要说说在我十一岁听到爸爸干妈妈时淫语下体的肉棒,哦不,那时的我还是小牙签就不知觉的硬了,膨胀得很难受也从那天起我就学会套弄阴茎了也就是撸管,想着妈妈的裸体在我面前摇摆心里发出渴望: 「唔……唔……妈妈……唔……好爽……唔唔……」想着妈妈托着美乳在我面前要求我干她的样子又快速套弄了好久感觉下面有股热流要喷发出去我就加快套弄着心里种下了一个乱伦种子:「妈妈,我的好妈妈,我爱你」感到精液要从肉棒喷出我马上拿起纸巾包裹起来「唔……噗……滋」 ……时间过得很久 不知不觉过了四年多了 我对妈妈的渴望却丝毫不减更是逐日增加,下面的小牙签也增长到一尺多长的巨棒,褪去青涩的脸蛋换来成熟英俊魁梧的模样,果然机会来了。 一天中午,爸爸打电话到家里说要出门去恶国,妈妈就急急忙忙的准备好衣服拿到了公司去了 过了几周后的晚上,我从学校回来背着沉重的书包一声不吭的走了家,开了门没看到妈妈在就把书包放在椅子上,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玩着某款游戏,打完游戏十几分钟后我见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便出房门,听到就从妈妈的房间的浴室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好奇心勾引我去看看,悄悄推开妈妈的房间在门的左侧就是浴室了 浴室这是一大间,当我走近浴室,就听到有水声,显然是有人在洗澡,我听到女人的呻吟声,声音很细微,不禁怔住了,连忙不动侧耳倾听,可是再也听不到声音了,我想或许是听错了,可是,又来了,好像非常的,呻吟声中好像夹着哀泣的声音, 这下我断定是女人的呻吟声了。、我再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就走出房间拿了浴室的钥匙就轻轻的打开了浴室的门,一阵朦胧的气雾向门外散出,我就探出头来往里看去。 这时妈妈赤裸着身体,整个人斜靠在墙壁上,把一双粉腿大开着,露出那个迷人的桃源洞来,两手正不停的着她那嫩红的阴户,半眯着眼睛、微张着嘴,「妈妈在自慰!」我的神经突然一阵紧张。 「唔……唔……」妈妈摇着头,吐着气的哼着。妈妈为何藉着洗澡来干这种事呢?我想八成是爸爸不在,无法满足她,所以只好来自己来消消那旺盛的欲火,也难怪妈妈这幺标致的美人儿,偏偏嫁给这幺一个丈夫,看妈妈的身段实在够迷人的,两个乳房没因为奶过孩子,让男人玩弄过,却不下垂,还是非常巨大丰满的挺着,乳头颜色深红,它的丰劲弹性可真是吓人,胀得都快流水了。 再往下移是那个小腹,却没因她生过我的关系,她的腰肢可还纤细的很,再往下……呵!是那个迷人桃源洞,她的阴毛稀少,整个外阴隆起,阴核已经兴奋的凸出,可知她是个性欲极强的人,鲜红的阴唇向外张着,由于妈妈不停的捻着,正有滴淫水顺着大腿流下。「哼……死……」妈妈颤抖着身体,语音模糊的呻吟着。 这时妈妈另一只手磨捻着自己的乳房,尤其是那两粒深红的乳头,被捻的坚硬异常,不时有少量的奶汁流出,全身一阵乱扭……「嗳……老天……我要死了……」妈妈下面长满了茸茸黑毛的桃源洞口,这时不断的涌冒出淫水来,茸茸杂毛黏住纠缠在一起。 妈妈百般无奈的摸也摸不着,捣也捣不着,也不知道她到底那个地方不适,全身不安的扭曲着,一身的白肉颤动着,磨呀、捻呀,好像仍养不过,就用手直往已泛滥的洞内直捣…… 妈妈弯曲着身体,两只媚眼半张半闭的看着自己的阴户,又把那只本来在摸乳房的手伸到阴户来,用两只手指头抓着两片嫩肉,粉红的阴唇往外翻张了开来,接着又把另一只手的手指头伸进桃源洞内,学着鸡巴抽送的样子,继续的玩弄着自己的阴户。 妈妈的手指一抽一送,显然有无上的快感,只见她的脸带着淫荡的笑了,从她的子宫涌冒出的淫水,顺着手指的出入被带了出来,两片阴唇也一收一翻的,她的粉首摆来摆去的。口中不住的唔喔出声:「唔……喔……喔……」。 我被妈妈这股骚浪劲儿挑动起性欲来了,鸡巴也迅速的涨大,再也不管会发生什幺后果了,飞快的进入的浴室,朝着妈妈猛的扑上去,抱住她。 妈妈惊呼:「啊?儿子……你……你……」 「妈妈,我要做你情人,我来……我来让你爽。」我的嘴唇吻上妈妈,妈妈的全身一阵扭动,在杨东怀里挣扎。 「唔……不要……臭小子……」不理她的抗拒,她这种欲拒还迎的抗拒,对我而言,不外是种有效的鼓励。我连忙吸吮着妈妈丰满的乳房。「不要……我不要……」妈妈嘴中连连说不要,一张屁股却紧紧靠着我的屁股,阴户正对着我已勃起的鸡巴,不停的左右来往的摩擦着,我感到一股热流从阿姨的下体传播到自己的身体。我猛地把妈妈按在浴室地板上,全身压了上去。「臭小子……你要干什幺?」 「妈妈我要让你爽!」 「嗯……你……」我用力地分开妈妈的双腿,使她那潮湿、滑腻的阴户,呈现在眼前,我握正了鸡巴,往妈妈的洞口一塞,不入,再握正了,又塞,又是不入,急得我眼冒金星…… 「妈妈,你的小淫穴太小了,在那里嘛?」 「自己找。」妈妈说着自动把腿张得更开,腾出了一手挟着我的鸡巴到她的洞口,我忙不迭地塞了进去。 「喔……唔……」妈妈把腿盘在我的屁股上,使她的花心更为突出,每当我的鸡巴插入都触到她的花心,而她就全身的抖颤。 「喔……美死了……」我觉得妈妈洞内有一层层的壁肉,一叠一叠,鸡巴的马眼觉得无比的舒服,不禁不停的直抽猛送。「喔……臭小子……你真是会干……好舒服……这下美死了……喔……」 「这下又……美死了……」 「嗯……重……再重一点……你这幺狠……都把我弄破了……好坏呀」「好大的鸡巴……嗳哟……美死我了……再重……再重一点……」「大哥哥……你把我浪水……水来了……这下…… .要干死我了……喔……在妈妈的淫声浪语下,我一口气抽了两百余下,才稍微抑制了欲火,把个大龟头在妈妈阴核上直转。 「大哥哥……哟……」妈妈不禁地打了个颤抖。 「哟……我好难受……酸……下面……」妈妈一面颤声的浪叫着,一面把那肥大的屁股往上挺,往上摆,两边分得更开,直把穴门张开。 「酸吗?妈妈!」 「嗯……人家不要你……不要你在人家……那个……阴核上磨……你真有……你……你……你是混蛋……哟……求你……别揉……」「好呀,你骂我是混蛋,你该死了。」我说着,猛的把屁股更是一连几下的往妈妈花心直捣,并且顶住花心,屁股一左一右的来回旋转着,直转的妈妈太死去活来,浪水一阵阵的从子宫处溢流出来。 「嗳……臭小子……你要我死呀……快点抽……穴内养死了……你真是……我不理妈妈仍顶磨着她的阴核,妈妈身体直打颤,四肢像龙虾般的蜷曲着,一个屁股猛的往上抛,显露出将至巅峰快感的样子,嘴中直喘着气,两只媚眼眯着,粉面一片通红。 「臭小子……你怎幺不快抽送……好不好……快点嘛……穴内好养……嗳……不要顶……嗳哟……你又顶上来了……呀……不要……我要……」妈妈像发足马力的风车,一张屁股不停的转动,要把屁股顶靠上来,把我全身紧紧的拥抱着。 「嗯……我……出来了……」妈妈的阴穴内层层壁肉一收一缩的,向我的鸡巴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她的子宫口像孩子吮奶似的一吸一吮……她阴精就一股一股的激射了出来,浇在我的龟头上,妈妈的壁肉渐渐的把龟头包围了起来,只觉得烫烫的一阵好过,鸡巴被妈妈的壁肉一包紧,差点也丢了出来,好我在心中早有准备,不然可就失算了。 停了会,妈妈泄完了,包围着杨东的壁肉也慢慢的又分开了,妈妈喘口长长的气,张开眼睛望着杨东满足的笑着!「臭小子,你真厉害,那幺快就把我弄了出来。」 「舒服吗?」 「嗯……刚才可丢太多了,头昏昏的!」 「妈妈,你舒服了,我可还没呢,你看它还硬涨的难过。」我说着又故意把鸡巴向前顶了两顶。 「坏……你坏……」 「我要坏,你才觉得舒服呀,是不是?」我把嘴凑近妈妈耳朵小声的说道。 「去你的!」妈妈在我鸡巴上,捻了一把。 「哟,你那幺淫,看我等一下怎幺修理你。」 「谁叫你乱说,你小心明天我去告诉你爸爸,说你强奸我!」我听了不禁笑了起来,故意又把鸡巴向前顶了一下。骚货妈妈的屁股一扭。 「告我强奸?哼!我还要告你引诱儿子呢!」 「告我引诱?」 「是呀,告你这骚妈妈。」 「去你的,我引诱你,这话打那说?」 「打那说?你不想想你自己一个人时的那骚浪劲儿,好像爸爸没满足你一样。」 「那又怎幺说引诱你?」 「你自己捻弄阴户的那股骚劲儿,我又不是柳下惠,谁看了都会想要的,害我忍不住跑了过来,这样不是引诱我?」 「我那丑样子,你都看见了?」 「你坏,偷看人家……」 我把嘴封上了妈妈,许久许久不分开,向妈妈说:「我,我要开始了。」「开始什幺?」 我以行动来代替回答,把屁股挺了两挺。「好吗?」我问。 骚妈妈自动把腿盘上我的屁股,我又一下一下的抽送起来,每当我抽插一下,妈妈就骚起来,配合着我的动作,益增情趣。「哟!臭小子,你又……又把我浪出水来了……」 「你自己骚,不要都怪我!」我继续着埋头苦干。 「喔……这下……这下真好……干到上面去了……舒服……再用力点……」慢慢的,妈妈又开始低声的叫些淫浪的话来。 「妈妈,你怎么这么骚啊?」 「都是你使我骚的,死人……怎幺每下都顶到那粒……那样我会很快……又出来的……「妈妈,怎幺你又流了,你的浪水好多。」「我那里晓得,它要出来,又有……什幺办法……又流了……,你的鸡巴比你爸爸粗多了……你的龟头又大……每当你插入子宫触到人家的精剿……忍不住……要打颤……哟……你看这下……又触……触到了……喔……」「鸡巴比爸爸大,那功夫呢?」 「也是你……比他强……」 「喔喔……这下……顶到我的小腹了……嗳哟……要死了……嗳……我好……好舒服……快嘛……快点嘛……重重的……重重的狠插我……我的好儿子……喔……」我的屁股并没有忘记要上下的抽插,狂捣、猛干,两手也不由自主的玩摸妈妈的大乳房来,奶水不断的从乳头处流出,飞得我和妈妈满身都是。 「嗳哟……轻点……我的好儿子……捏得人家上面流水~!下面也流水啦~!」妈妈翻了个白眼给我,似有怨意。 「……下面快点嘛,你怎幺记得上面……就忘了下面呢……唔……」妈妈似奇养难耐的说道。我听妈妈这幺说,连忙顶了顶,在她精巢花蕊上磨转着。 「不行……臭儿子,你要我的命呀……我要死了……你真行……真的要我的命……」又张口咬住妈妈一只高大浑圆的乳房,连连的吸吮,由乳端开始吸吮起,吐退着,到达尖端浑圆的樱桃粒时,改用牙齿轻咬,每当妈妈被我一轻咬,她就全身颤抖不休,奶汁便飞溅而出。 「啊……臭小子……啧啧……嗳哟……受不了了……我不敢了……饶了我吧……我不敢了……吃不消了……我的好儿子……嗳哟……我……要了你妈妈的命了……喔……」妈妈舒服的求饶着。 妈妈架在我屁股上的两条腿更是用力紧紧的盘着,两手紧紧的拥抱着我,我见妈妈这种吃不消的神态,心里发出胜利的微笑。因为在行动上,使出了胜利者扬威的报复手段来,屁股仍然用力的抽插,牙齿咬着她的乳头,奶水不断从深红的乳头喷出。 「啊……死了……」妈妈长吁了口气,玉门如涨潮似的浪水泊泊而至我的鸡巴顶着妈妈的阴核,又是一阵揉、磨。 「嗳哟……啧啧……哥哥……你别磨……好哥哥……我受不了了……没命了……呀……我又要给你磨出来了……不行……你又磨……」妈妈的嘴叫个没停,身子是又扭摆又抖颤的,一身细肉无处不抖,玉洞淫水喷出如泉。 我问着满脸通红的妈妈:「妈妈,你舒服吗?」妈妈眼笑眉开的说:「舒服,舒服死了……嗳哟……快点嘛……快点用力的干我……嗯……好儿子……你可把我干死了……干得我……浑身……没有一处……不舒服……嗳哟……今天我可……美死了呀……嗳哟……我要上天了……」 忽然,她全身起着强烈的颤抖,两只腿儿,一双手紧紧的圈住了我,两眼翻白,张大嘴喘着大气。我只觉得有一股火热热的阴精,浇烫在龟头上,从妈妈的子宫口一吸一吮的冒出来。 妈妈是完了。她丢了后,壁肉又把我的龟头圈住了,一收一缩的,好像孩子吃奶似的吸吮着,包围着我火热的龟头。我再也忍不住这要命的舒畅了,屁股沟一酸,全身一麻,知道要出来了,连忙一阵狠干。「妈妈,夹紧……我也要丢了……喔……」话还没说完。 妈妈就自动的用花蕊夹住了我的大龟头,不停的磨,淫声叫道「快给我~!射到我的子宫里去~!我要~~!快给我~!啊~!」我激动的大力抽了几下大肉棒,就射在妈妈还在收缩的子宫口,妈妈经我阳精一浇,不禁又是欢呼:「啊……烫……我的好美……」我压在妈妈的身上细细领着那份余味,好久好久,鸡巴才软了下去溜出她的洞口,阴阳精和浪水慢慢的溢了出来…… 妈妈一这深吻着我,一边淫声娇道:「好儿子你真利害,干得人家心儿都飞了,魂儿都丢了。」 我还在玩弄着妈妈的巨乳,吃惊的问:「妈妈~!你真的很淫呀!下面水多不说,连上面的美乳也源源不断的奶水流出呀。」说完又大力的捏了两把,奶水飞溅,害得妈妈一边叫爽连连,一边有气无力的娇声说:「好人~!啊~!轻点~!啊~!我下面又流了~!啊!本来我就天生体质异于常人的!啊~!不要再弄了~!先吃饭去吧~!等下你想怎幺弄都依你了~!」 说到这,我才感到肚子是有点饿了,这才又揉了两下妈妈阴核,狠声说道: 「等我酒足饭饱了,再干你这欠操的淫货!什幺第一美人,不是一样任我骑!」妈妈淫声回道:「好儿子,知道你利害了,等你吃饱了,有力道了,妈妈一定用小穴穴好好招待你,到时你有多大能耐就使多大,不要是你干坏了我的小淫穴,你爸爸以后就没得玩了。」 我听了哈哈大笑:「爸爸知道我这幺辛苦来这里帮他慰劳他那欠操的夫人,一定感激不尽,哈~哈~哈!」 说完便一脚踩在妈妈嫩穴处,不断的用鞋底使劲踩磨着妈妈那正流水精水的小穴,妈妈惨叫了一声,从下身处的剧痛传到了全身,不由自主的弓起上身猛挺双乳,乳白色的奶子马上从高耸的双乳处射出,接着我又狠踩了几下,痛得妈妈晕了过去,但双乳还是不停的随着妈妈呼吸时起伏流出奶水。我嘿淫笑了几声,不顾妈妈便直步出去了。 妈妈过了好阵子才醒了,不见我在这里,连忙清理下身和全身那些分不清是汗不,淫水,奶水的混合物,当看到自己的小穴的嫩肉被我踩得红肿,不由心里骂道:「这臭儿子真是的,奸淫了人家,还不尽兴,差点踩烂了人家的小穴,好在没事,不然以后就没得玩了。」想着想着,一想到刚才我奸淫自己时的场景,子宫内又不自主的流出了淫水。妈妈怕我久等了,连忙清理完后披上了一件轻纱,这是我为晚餐专门为妈妈准备的衣服。 我吩咐下人把饭菜送进了妈妈卧室,便支开所有的下人,想着在饭桌上用餐时如何与我一起奸淫玩弄这个号称「第一美女」的妈妈,妈妈一身轻纱,简直就象没穿衣服一样,轻纱虽然是红绸子做,不透明的,样式是特制的,轻纱低胸围着前胸,并没什么勾带之类的东西挂在肩上,全由凸的两个乳头托住就要脱下的胸衣,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 整个肩部和上半胸雪白的肌肤让人直吞口水,深深的乳沟、露出上半部的乳房和高高叮起的乳头无一不让人手痒,背部也只是绑了条很细的拉带拉合由轻纱做成的胸衣,接下来的轻纱是窄体的,一直从前胸包着蜂腰、迷人下体和性感的大屁股,突出下阴把整个阴部高高托起,和胸前两点形成三角地带,后面上翘起的大屁股,让人见了恨不得马上把妈妈压在身上,一边从屁股后方插入她的小淫穴,一边大力的拍打那可爱的雪股。 当妈妈移步进入卧房时,我都看呆了,妈妈美目流光,脸上焉红一笑: 「让我的乖儿子久等了,儿子看妈妈这身打扮还可以吧。」我呆呆的连点头,妈妈见我这副猪哥像,不由掩嘴轻笑,顾作小女儿神态,我更是心痒,顾不得桌上的美食美酒,忙叫安排妈妈坐下。妈妈只见我中间只有一个位置,离我很近,张开美腿便坐。 这时、我顾意问:「妈妈,让我好等,怎么洗澡都这么久呀,是不是特别洗得香香白白的好招待我呀?!哈哈!」妈妈粉红微红,嘴角含春地说:「你真不正经,强奸了我不说,害得我被你搞得死去火来!」说完美目轻瞟了一下我,我不由心里一荡,心想:「你这个小淫妇,还不满足,还没开始吃饭就开始勾引我,等下你就你真的死去活来。」我嘻嘻的笑:「妈妈真是可怜,你的B好象比以前肿多了!是被谁搞得啊?让我看看」 也不等妈妈是否愿意,两手分别握住妈妈的双乳,虽然靠着轻纱,但还是让妈妈感到从乳房传来阵阵淫意。妈妈连忙娇声道:「不要呀~ !啊~ !不要!」我在一旁看得兴起,从妈妈的背后,连忙把拉链给解开了,边对妈妈淫笑: 「妈妈还是要小心,万一B烂了就不好了,还是解开衣服让我检查一下吧!」 妈妈本来用手要阻止我的动作,但已经迟了,我已经解开了前胸衣,两只大玉兔跳了出来,两棵比葡萄还大的红色的乳头分外显眼,然后我把妈妈的身体靠向自己,两手从妈妈的腋下伸出,分别用力握住妈妈那巨大的乳体,嘿嘿直笑:「妈妈,快看看,蜜桃~ !」然后用力一挤,乳头溢出了奶水,顺着铜钱般大小的红色的乳晕打转,一滴一滴往下流。 我还没等妈妈有什栾反应,张嘴就吸食从鲜红乳头流出的乳水,清香甘甜的乳水顿时飘溢整个房子。 妈妈这时才在我不断用力挤压巨乳和乳头被我吸吮的剌激下发出了阵阵呻吟:「啊……!啊……!不要吸了!儿子用力点!啊……!停~ !啊……!啊!你别咬呀~ !啊!用力点吸!」 妈妈的双乳在我不断的玩弄下迅速胀起来,妈妈只感到双乳肿胀难受,不停的挺动双乳,恨不得把两乳都塞进让我的嘴里让儿子好好享用。 妈妈这时亲吻了一下我,淫声道:「儿子~ !你小点劲!别捏坏了妈妈的奶子!啊……!用力点……!亲吻我~ !嗯~ !嗯~ !」我吻吸着妈妈的香唇,源源不断的吸食着妈妈的香液,我也开始不断吐出口液,让妈妈吸食,两人相互交换着香液。我的两手都没停,把双乳用力挤压,弄得妈妈的双乳,两个硕大无比的香乳留下了许多手指痕和指甲印。乳头溢出的奶水,我也是倒一点都不浪费,添得乾乾净净,两棵红葡萄已经变得长尖的,足有手指头这么大了,好象红艳艳的草莓,上面不时滴上牛奶一样,而因?乳房的胀大,乳晕周围出来了不少乳孔,不时渗出乳白的乳水,马上就用牙咬上去,用嘴清理乾净。我松开的双手把下身的围纱撕去,才发现妈妈根本没穿内裤,下身早已淫水泛滥,流得两腿都是,这也怪不得,根本妈妈的身体就是非常感性的,十分容易性高潮。 妈妈一边挺乳给我享用,一边眼带眉光对我淫声说:「好儿子!啊~ !我下面好痒呀!一定是刚才洗浴时让你给操到了~ !啊……!你不要用手挖人家的小穴了~ !啊!快来~ !快用你的大肉棒为妈妈检查检查吧……!啊~ !」我嘿嘿一笑:「妈妈~ !什么是大肉棒啊~ !哈哈哈」 「……!去~ !去你的~ !啊~ !快点~ !我又流了好多水了!」妈妈不断扭着下身,摆着屁股去贴着我的下身,好让我从身后插她的小美穴。 可我并不理会妈妈,把妈妈抱向自己的怀中双手开始慢慢的除去全身的衣服,露出了健美的身材,那条大肉棒很奇特,龟头很大,这样的龟头边缘来回在小穴抽动时,会让女人非常受用。 我看到妈妈见了大肉棒后的直吞口水的样子,十分兴奋,把妈妈的双腿张成了一字型,只见妈妈的小穴依然在一张一合的排淫水,没有因?大腿大张而阴穴露出小洞,证明妈妈的穴户保养得非常好,非常有弹性。 这时妈妈已经美目微闭,娇声连哼~ !准备享受大肉棒的抽插了。我看到妈妈的淫像,掏出自己的大肉棒,足有一尺来长,那龟头比拳手还大,摸着妈妈的双乳,心想在浴室插完了妈妈的小穴后,如果不是这样就不会有机会干我妈妈了,现在妈妈已经性起,不管如何都不会拒绝自己的。 我挺着大肉棒不时的在妈妈的外阴磨转着,就是不进去,妈妈被磨得下身乱挺,想自己把我的大龟头纳入阴穴内,可我有意不插她,把肉棒退了回来,妈妈被整得娇喘连连:「啊~ !好哥哥好儿子~ !快……!快进来呀!人家快痒死了」我在妈妈的耳朵轻咬:「妈妈!你睁开眼瞧瞧~ !我的肉棒要入花海了~ !」妈妈闻声睁开美目,眉眼含水的看着我正用那根吓人的大肉棒磨着自己的外阴,就是不插进去,上去沾满了自己阴道里流出的流液,妈妈吃了一惊,刚才在浴室被我插穴时没注意看仔细,现在烛光比较足,看到清清楚楚,那大龟头红的跟火一样 妈妈看到我的鸡巴的粗大,娇气道:「,儿子……!儿子……!啊……!别磨了……!快点进来吧……~ !啊……!……!啊~ !插进来吧~ 我的好儿子!啊~ !好爽~ !」我突然把大龟头猛插了进去,只见妈妈的小阴唇被大龟头分开,阴肉紧紧包住着龟头上,淫水也从肉棒四周溅出,喷在肉棒的龟头上,顺着妈妈的股沟一滴滴的流在地上。 妈妈就娇声道:「那感觉太爽了……!啊……!,你别弄人家小豆豆嘛……!现在它归儿子你啦……!啊……!好啦……!好啦……!人家让你挤奶被你操……!」 此时我嘿嘿淫笑着伸出了双手,分别握住妈妈的双巨乳,拇指和食指X住两棵大红葡萄,开始搓X起来,立刻妈妈的双乳乳水直冒,妈妈被X得浑身乱颤,红着粉脸,把脚张成几乎一字型,左手用手指把小穴的已经外露的大阴唇搓开,粉红的小阴唇和红肿突起的阴核在淫水浸泡下,闪闪发亮,妈妈顺势把屁股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