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最近的天气是怎样?怎麽会这麽热,才打了一会儿的球就已经流了满身大汗、气喘如牛,我看在这样打下去不中暑才怪,连忙躲到一旁的树荫下休息乘凉,脱去黏腻腻的上衣躺上草地上,阵阵的凉风徐徐吹来让人感到凉爽舒服,我闭上双眼享受着这悠闲的时光,哇!好痛啊,是谁捏我ㄚ,我睁开眼一看只见小诗坐在一旁娇笑,想也知道是她偷捏我,我眉头微蹙歪着嘴说「干嘛捏我!很痛呢~~」小诗搂着我的手娇嗲的说「唉呦!这样就生气,人家只是跟你闹着玩而已嘛!」她那高耸娇挺的美胸不时在我顶触着我的手臂,这美妙的触感弄得我心又痒痒了,我不怀好意的搂着她,笑着说「来!给我亲一个就原谅你。」小诗一边推着我一边大叫,「啊!你走开啦,全身黏搭搭的恶心死了。」不会吧!我东闻闻西嗅嗅,不会ㄚ!没什麽味道。 「你还有心情捣蛋,石头、阿力他们一直在找你呢。」小诗拨弄着秀发又继续说「说你不知死哪去了,害他们少一个人,结果随便找一个人顶,没想到输的一蹋糊涂,说等会要给你好看。」一想到阿力那那身蛮力不禁令我打个冷颤「真的假的ㄚ?别骗我呢。」小诗说「哀呀!你不信,要不然我带你去找他们。」我挥挥手说「不用!我没这麽笨。」看来下节课别去上好了,以免惨遭他们的毒手,「当……当……当……」不会吧!这麽快就下课了,反正等会也没事乾脆去吃个冰消消暑,小诗扯扯我的衣襟「还发什麽呆ㄚ?该回去上课了啦。」我摇摇头说「不要!我不想去上课。」小诗问说「那你要去哪阿?」我摸摸头「不知道耶!可能去吃冰吧?」小诗一听到吃冰水汪汪的大眼睛为之一亮,兴奋的说「我也要去。」 小诗今天内搭黑色无肩带的小可爱,外加套着一件篮球衣,配上宽松的运动裤,让人看起来阳光又不失性感,走动时她那浑圆翘挺的美臀轻轻扭着,令人为之目眩神迷,让我我情不自禁的摸着她那小巧翘挺的美臀,小诗瞪我一眼赏了我一各霸王肘「要死啦!摸什麽摸~~」 为了博取同情我摸着胸口哀号着说「好痛ㄛ~~」小诗一脸疑惑不可置新的模样我「真的假的?我打很小力呢。我看看啦?」我指着胸口「就这里,好痛ㄛ~~帮我揉揉嘛!」小诗一边揉着一边问说「就这里ㄚ,还会不会痛?」我把他搂进怀里贼笑的说「给我抱一下就不会痛了。」小诗心想「妈的咧!又被他给骗了。」我笑着说「唉呦!笑一各啦。」 小诗嘟着嘴娇嗔的说:「你很坏呢!每次都骗我。」我搂着她的纤腰赔罪说「好嘛!别气了啦,来【阿姑】亲一个。」小诗被我滑稽的表情逗的都笑弯了腰,迷人的大眼睛都飘出泪来。 「老板!两份芒果冰。」唉呀!今天不是西区的冠军战嘛!现在才11点回去刚好还可以看第四节,看来带回去吃好了,我急急忙忙的说「老板!帮我包起来好了。」小诗一脸疑惑「你不在这里吃ㄛ。」 我说「我要回去看比赛,要不然你再这里吃好了,等会再来找我。」小诗摇摇头说「不要!自己一个吃那多无聊。」回到宿舍後鞋一脱快步进了房间,打开电视一看,天啊!怎麽会这样,灰狼竟输了快10分,而且只剩6分钟,灰狼要是在不振作就要放暑假了,唉!灰狼真的输了,一想到湖人晋级冠军战就让我不爽,打完球全身黏腻腻的乾脆去冲个凉好了,我拿了盥洗的用具「小诗我去冲个凉,如果要用电脑的话自己开,我没设密码。」小诗说了声「好!」冲完凉後,我就只穿着四角裤就出来了,反正跟她都这麽熟了,也就没啥好避讳的了。 我坐在床上无聊切着电视,看有什麽好看的节目,小诗边上网边抱怨说「小凯!你房间好热,电风扇又不凉,你看我都流了满身汗了。」我无奈的说「哀哟!我也没办法。」我也想装冷气阿,只是房东很机车每次我说要装冷气她就推三阻四的,我忽然灵机一动「小诗!要不然你像我这样把上衣给脱了不就得了。」小诗小嘴张的大大,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什麽!你再说一次。」 我笑笑的说「你不是热嘛!那把上衣脱掉不就得了。」小诗要我抛个媚眼低头含羞的玩弄衣襟,她娇嗲的说「不好啦!人家会害羞。」害羞!我听她在弧,平常就大方热情的很,她会害羞我才不信咧,我过去搂着小诗的小蛮纤作势要脱她衣服「害什麽羞啦!来~~我帮你脱……」小诗扭动着娇躯尖叫连连「啊!我自己……来……啦……会痒……啊……」听到她要自己来那我当然停手罗,小诗捶了我一下娇嗔抗议的说「你很讨厌呢!知道人家怕痒还这样~~」只见她一边骂一边脱着上衣。 小诗侧着身体脱去了上衣,缓缓的褪下宽松的运动裤,脱到只剩下小可爱和小裤裤,玲珑有致的身材、雪白细嫩的肌肤还有那纤细柳腰,小巧俏挺的美臀,仅穿着一件鹅黄色的透明蕾丝小裤裤,隐隐若现的神秘地带,看起来诱人极了,小诗呼了一口气「哇!舒服多了。」我不怀好意的问说「小诗!把小可爱脱了比较凉啦。」 小诗朝我吐着香舌扮各鬼脸「想得美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麽ㄛ。」唉呀!奸计被识破了啊,小诗自顾自的玩着电脑不理睬我,唉!我只好无聊的切着电视乱看,没一会而,小诗不知是玩腻还是怎样,坐到我的身旁抢走了我的遥控器「无聊死了!我看看有什麽节目可以看。」靠!就在这时候我那台全新的电风扇居然挂了,天啊!这是什麽情形ㄚ,我还没用几次呢,小诗拉着衣襟扇着风,眉头微蹙嘟囔的说「小凯!你快修好它啦,人家好热ㄛ。」修电风扇这档是我那会阿,我双手一摊一脸无奈「我找不出毛病呢。」 我们又看了一会而的电视,酷热的天气湿闷的房间让我们俩频频拭汗,小诗实在是热的受不了,索性将小可爱给脱了,小诗雪白而高耸起伏的酥胸裸露在我眼前,性感的蕾丝胸罩上头布满小缀花,胸口前那道深陷的沟沟看起来更是诱人,看的我猛流口水,小诗噘着小嘴、指着我的脑袋瓜说「瞧你这副急色鬼的德行,羞不羞人啊?还不把口水擦擦,都快滴下来了。」 我笑嘻嘻的说「我也不想ㄚ!谁叫你身材这麽辣。」小诗一脸得意、骄傲的神情,双手叉腰杆挺的直直地,这麽一来她那本就饱满高耸的双峰这下更为翘挺「那这样如何?」看的我兴奋极了,不自主的使出抓奶龙爪手,小诗大叫说「啊……讨厌……啦……」我粗壮胸膛紧贴在她雪白而光滑的裸背上,左手满满地握住她饱满娇挺的乳房轻轻柔捏着,我在他耳边低声说「小诗!我想要~~」小诗居然跟我打迷糊,她故意问说「你要什麽啊?小诗,笨笨!不懂~~」 好呀!给我装糊涂,我上下游移毛手毛脚搔弄她的娇躯,小诗频频闪躲,纤细的柳腰扭来扭去去,痴痴的笑着「啊!好啦~~我……啊……投降……」哈哈!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小诗乖顺的跪在我身旁,俯下身熟练的掏出我的肉棒,嘴里碎碎念说「真是的!像个急色鬼一样。」 我催促的说「小诗,你快嘛!」小诗纤细的小手握着我的肉棒认真的套弄起来「好啦!你急什麽?」小诗望着紫红肿胀的龟头一点点的塞进小嘴中,顿时我的七魂六魄几乎要爆裂开来,小诗暖呼呼的小嘴包覆着我的肉棒,牙齿不断的刮弄着粗涨的龟头,舌尖在嘴里颤抖着拨动弄酸楚的马眼。肉棒在小诗嘴里慢慢的吐出又慢慢的吞进,强烈的触觉让我不自觉的挺动着屁股,小诗卖力的吸吮着,不时娇喘的挑逗着我「怎样!舒不舒服啊?」我喘息的说「喔!好……好棒……」听到我的赞赏小诗更是卖力舔食的我粗壮的肉棒,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小诗的香舌舔舐着弧线优美的柔唇,用骚媚的眼神看我,沉寂已久的情慾再这一刻完全爆发出来,猴急的将她推倒在床上,小诗娇笑的说「唉呦!你等等啦,人家小裤裤都还没脱呢。」我熟练去扯拉她的裤头,粗暴的脱着小诗的丝质的小裤裤,小诗抱怨说「你轻点,这很贵的呢。」小诗配合着我微微抬起翘挺的美臀,让我能更加顺利脱去小裤裤,我猴急的扶着龟头顶住那紧闭而滑腻的裂缝,微一用力,粗壮龟头已分开两片稚嫩娇滑的湿润阴唇,我一鼓作气,下身一挺,硕大浑圆的龟头粗暴挤进湿暖火热柔嫩的花瓣,小诗柳眉轻皱、娇啼婉转「好痛啊!你小力点啦~~」我抱歉的说「小诗!对不起嘛……等会就让你舒服~~」小诗又嗔又娇的骂道「你最坏了!就只会欺负我。」看她一脸羞涩娇羞的模样,忍不住去亲吻她的柔唇,小诗火辣热情用着香舌回应我,俩人搂得死紧,娇缠在一块。 我感觉到肉棒被温暖紧凑的嫩肉包裹着,小穴里淫水阵阵,感度十足,肉棒被她的嫩穴内一圈圈的嫩肉箍得很紧紧,这美妙的滋味简直是难以形容,我兴奋的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小诗失声浪荡喊叫着「哎呀……好舒服……天呐……怎麽会……这麽舒服……这了……啊……啊……哥啊……」小诗两条浑圆匀称的美腿紧紧的交缠着我的腰际,小巧翘挺不停的美臀频频向前顶耸迎合着我的抽插,我扶在她纤纤细致柳腰上的手,畅快的美感让我忍不注狂攻猛进,小诗湿滑柔软的嫩穴的肉壁像小嘴一样不停的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肉棒,小诗被插得高呼低唤,浪水四溅,一波波的快感袭上心头,她层层嫩肉的阴道壁像痉挛似的紧缩,小诗放声呻吟「啊……完了……啊……啊……」高潮急冲而来,小诗伏在床上气喘嘘嘘,浑圆翘挺美臀抖个不停,我顺势拔出肉棒让小诗稍稍喘息一下, 我和她并肩躺下看着满足的神情,玩着她的头发边问说「舒服吗?」小诗朱唇微启,眸眼惺忪,一副陶醉的模样,又娇又媚「嗯……人家……还要……」我调侃她说「你还要什麽啊?」小诗趴在我的身上高耸饱满压迫的我的胸膛,撒娇的说:「你很坏耶!每次都笑人家。」我顺手解去她的胸罩搂抱着她「好啦!不逗你了~~」我扑过去对她又亲又抱、毛手毛脚,小诗娇嗔的说「你等等……」 我一时摸不着头绪,起身好奇的问说「小诗!怎麽了?」小诗双颊晕红娇羞无奈,声如蚊鸣地道「人家……想从……」小诗伏跪在床上雪白翘挺的美臀翘的高高摇来摇去,喔!我懂意思啦,看她骚浪的可爱忍不住笑出声来,小诗美艳的脸庞娇羞的埋在枕头里,娇嗔的说「你讨厌!笑人家~~」这时小诗的嫩穴早已淫汁泗溢泛滥成灾,我的大龟头从後面顶住湿润的嫩穴,小诗扭动的玲珑有致的娇躯躯摇晃着浑圆翘挺的美臀。 见小诗这副骚发的模样这是可爱极了,伸出一手扶紧了她的柔滑的腰臀,下身用力一挺,整根粗壮的大肉棒一通到底,粗硬的大龟头直达花心。」小诗柳眉微蹙浪荡的呻吟「嗯……啊……好美……」火热紧狭、湿润淫滑的娇小嫩穴紧紧的包裹住的大肉棒,这种舒畅的快感真是难以形容,小诗饱满娇挺、柔嫩纤滑的玉乳随着我猛烈的抽动摇来晃去,看的我兴奋极了,两手握住小诗浑圆饱满的双乳,搓揉掐捏玩的不亦乐呼,酥麻的快感,另小诗不断发出淫荡的叫声「啊……啊……嗯……啊……好棒……啊……插死我……好了……」听她这麽说我肏得更深更底,我双手牢牢的抓着小诗翘挺的美臀,我的身体不停停的往前压送,肉体间的碰撞不断发出「啪!啪!」「啧!啧!」,小诗白皙细致的美臀泛起一片嫣红,穴儿口是缩得既小又绷,全身不停的颤抖着,一头褐色秀发四散飘动,小诗娇靥晕红,娇啼婉转「……啊……啊……你……啊……啊……你……啊……进……进……去得太……太……深……了……啊……」 又插没几下,小诗浑圆修长的美腿不住颤抖着,温热湿滑的浪水涌泉而出,她小巧的美臀忘情的向後挤压,好让我顶得更深,小诗又是一声娇喘「啊……啊……不行了……啊……啊……」柔嫩的娇躯无力的瘫软在床上,我轻易的将小诗给翻转的过来,扶着她纤细柔嫩的小蛮腰,扶着炙热火辣的肉棒朝上一顶,又是一阵狂风暴雨似的死命的抽插,小诗看似虚软无力,却又频频耸挺着光滑的柔嫩雪臀,迎合着我猛烈的抽插,层层的软肉紧紧箍紧着我的肉棒,嫩穴喷出阵阵淫地水,小穴口不停的紧紧缩刺激着我最敏感的肉棒根部,这飘飘欲仙的感觉实在令人难以抵抗,一阵男欢女爱翻云覆雨云令我满头大汗,让小诗美艳秀气脸蛋一阵晕红,娇羞无限,香汗淋漓,娇喘连连「……啊……啊……嗯……嗯……你……啊……你……啊……啊……」淫水飞散而出,呜咽的颤抖,花眉蹙锁不散,娇躯酸软,芳心一阵迷乱、酥麻,无力的瘫软在我怀里。 小诗又再度历经一次高潮,紧窄的嫩穴娇嫩湿滑的粘膜,一阵吮吸似的缠绕、收缩,不停的蠕动压挤着我的肉棒,阵阵快感直充脑门,龟头狂暴粗涨,另我在也忍不住,小诗声细如蚊的娇喊「小凯!今……天不……行……」我一听这还得了急急忙忙的拔出,一股浓稠热烫的阳精,喷得小诗的雪美细嫩、饱满高耸的美胸白斑点点,我喘吁吁的倒卧在床,温柔的搂抱着身旁的可人儿,小诗玩弄着胸前的农稠黏滑的精液娇嗔的说「你看啦!射的人家整个胸部都是。」 我搂着她的香肩打屁的说「你真是傻傻的,这可是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呢,对皮肤可是很有帮助。」小诗水汪汪的大眼睛睁的大大「真的吗?」不会吧!这样说她也信,我心虚的点点头「没错ㄚ!」小诗趁我不备时抹了我一嘴的精液,她笑嘻嘻的问说「当我白痴ㄚ,本姑娘可是聪明的很呢,怎样!味道如何ㄚ?」靠!被他将了一军,我一连「呸!」了好几口水,拿着面纸猛擦。 小诗挽着我的手说「别擦了,人家全身黏搭搭的难受死了,走啦!我们洗澎澎去。」也对黏腻腻的还真的挺难受的,我都准备好了只见小诗还赖在床上,我问说「小诗!你又怎麽了ㄚ?」小诗盘着腿耍赖撒着娇说「我要你背我。」我真是败给她了,只能认份的弯着腿让她趴在我的背上,她那饱满高耸的胸脯在我背上磨来磨去,这感觉还真是怪舒服的,边走边勃起,到了浴室小诗见状讶异的问说「怎麽又硬了,你该不会又想要了?」我作势要抱她「哈哈!你怎麽知道。」小施拿起了身旁的莲蓬头朝我猛喷「你这大色狼让我替你消消火。」冰凉刺骨的感觉让我猛起鸡皮疙瘩,我欺过身去把莲蓬头给抢了过来朝着小诗狂喷,小诗的小手遮掩着玲珑有致的娇躯站在原地直跳脚,哀声求饶说「啊……别喷……了……啊……不要……很……冰……」小诗那34E丰满怒耸的美乳随着她的娇躯的扭摆一上一下的晃动。 突然「碰!」一声,俩人嘴张的大大的同时转头往门外看去,霎那间空气就像冻结般,我打破了沉默低声的问说「小诗!你有没有听到声音ㄚ。」小诗柳眉微蹙地点点头,小声的说「有阿!」阵阵的脚步声快步走进了房内,再我房前一阵敲打,一阵粗声粗气的喊叫「阿凯!在家没事锁什麽门?」靠!不会吧,阿力他们怎麽这麽早就回来了,好加在我有锁门真是太庆幸了,要不然散落一地的衣服、胸罩、小裤裤,让他们见到那还得了,小诗站在我身後着急的问说「怎麽办?你快点想办法啦~~」忽然我灵机一动「小诗!要不然你先躲进衣柜里好了,剩下的我再来想办法。」小诗裹着浴巾迅速的捡起地上的衣物一溜烟躲进衣柜哩,我急急忙忙的穿起四角裤跑去开门,一进门阿德就勒住我的脖子质问我说「为什麽这麽晚开门?」我一脸无奈哀号喊痛说「我在洗澡啊!我也没办法,你快放手会痛呢。」 阿力问说「你没事翘什麽课?你该不会忘了今天中午要打校际杯吧。」校际杯好像有这麽一回事,他们瞧我痴茫的神情就知道我又忘记了,石头崩溃的说「天啊!我真是败给你了~~」阿德催促说「好啦!好啦!别说了,快换衣服啦,要来不急了。」妈的咧!衣服都在衣柜里,这叫我该怎麽办,阿力说「你还在干麻!发什麽呆ㄚ?」靠!我豁出去了,勇敢的把柜子给拉开,只见小诗瑟缩在一旁拉着我的衣服遮遮掩掩,她像我摇摇手、挤眉弄眼要我赶紧把门关上,我随手拿了一套篮球服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门给带上,才换好衣服後,阿德就一直催说「快啦!要来不及了。」我看看时间还真的快来不急了,这下我也管不得小诗,反正她待在宿舍里头因该不会出什麽事吧,小诗听听外头都没有什麽声音,但又怕我们还没走,小心翼翼的把衣柜开了个小缝探头探脑,确定我们是不是都走了。 小诗确定我们都走後,整个人就像松了口气软绵绵的瘫卧在床上,小诗一想到刚才的情形还有点惊魂未定,小诗摸摸胸口一股黏稠刺鼻的味道另她不竟感到恶心,心想还是先洗个澡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等会被人发现就不好了,小诗进到浴室打开莲蓬头快速把身体冲洗乾净,擦乾身体一丝不挂的走出浴室,把散落在衣柜的衣服、胸罩、小裤裤给找了出来,小诗换上衣服後看看时间还早,不如去逛逛街消磨一下时间也好,小诗一个人在台北的街头闲晃,没一会就感到无趣,毕竟一个逛街真的有点无聊,途中恰巧经过一家屈诚氏,小诗想想不如进去买些日常用品好了,小诗一进就东翻西选,好像对什麽东西都很感兴趣似的。小诗总觉得站柜台外的服务员老是盯着她看,她总觉得这男人有点面善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距离离的有点远又加上小诗有点近视看的又不是很清楚。 小诗也就懒得理他继续挑着东西,小诗弯着腰挑选着洗发精,忽然有人拍拍她的香肩,小诗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位站柜台的服务员,那男人惊讶的说「小诗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人了。」小诗看着他先是楞了一下,脑海中煞那间闪过了他的身影,靠!他不就是驾训班那个教练,小诗想起想起和他的事,不由得白嫩的脸蛋泛着红晕「教练……是你ㄛ……」教练问说「你来买东西ㄛ。」小诗点点头,教练豪爽的说「这家店是我开的,看你要什麽随你拿。」小诗客套的说「不好啦!这怎麽好意思。」教练轻搂小诗纤细的小蛮腰语带调侃的说「凭我们两的关系,你跟我客气什麽。」小诗一听俏脸又更加羞红,不知何时教练的淫手已在小诗浑圆翘挺的美臀上四处游移小诗不高兴的拨开了他了手「你放尊重点这可是公共场所。」教练说「干嘛对我这麽冷淡。」 小诗不理他转头就要走,但教练拿可能会让煮熟的鸭子给飞了,两人在店里拉拉扯扯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小诗心想这样和他纠缠下去那还得了,把教练拉到一旁低声的问说「喂!你到底想怎样?」教练笑笑的说「我想怎样,这你是知道的啊。」小诗一听顿时满脸怒容「喂!我没告你强暴你就要偷笑了,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要走了!你别再烦我。」教练这回真的没在和小诗纠缠。教练自言自语的说「你要是走了,那我之前替你拍的照片那要怎麽办。」小诗心想什麽照片,拉着教练急急忙忙的问说「什麽照片?你给我说清楚。」教练故意提高音量「就之前我趁你睡觉时替你拍的照片啊。」小诗听他讲的这麽大声急忙摀住他的嘴「要死了啊!讲这麽大声。」小诗一脸不悦的说「快把照片还我。」教练故意掉小诗胃口「在我家呢,你不是还有事吗?要不然下次遇到你再拿给你好了。」 妈的咧!这人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小诗气的满脸通红「不用!我这就跟你上去拿。」教练的家就在店的楼上而已,小诗才刚踏进教练家的门口,教练本性马上显现出来,抱着小诗不由分说乱吻一通,无论小诗怎样挣扎教练就是不放手「不要……啊……你快……放……放手……」教练一面紧搂着小诗的柔软的纤腰,一面淫笑道「嘿嘿!今天可是你自己送上门可别怪我。」 小诗羞愤难抑「你快住手,要不然我叫警察,准你吃不完都着走。」教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啊!随你去,到时候我就把你的照片放在网路上,看看谁丢脸。」小诗心想这还得了,这照片传了出去那我还能做人吗?态度顿时软化许多,教练轻抚着小诗细致白嫩的脸蛋,淫淫的笑道「这就对了吗!」小诗暗叹自己误上贼船看来是逃不了,小诗一脸无奈「喂!你去洗个澡,臭死人了。」教练一听兴奋极了「好!好!没问题~~」没两下就脱个精光「小诗你也来一起洗嘛!」 小诗都还没答腔教练就动起手来替她脱起衣服来,小诗尖叫说「啊!我自己来,啊……你别乱摸啦~~」一阵兵枪马乱小诗脱完衣服,双手环抱饱满高耸的美乳娇羞的侧着背,不愿让教练看到她赤裸的娇驱,但光她那光滑细嫩的美背和浑圆翘挺就够人兴奋,教练当场一柱擎天,她兴奋的把小诗搂进怀里,粗肥的肉棒在小诗雪白的美臀上磨蹭来磨蹭去,小诗羞滴滴的说「喂!你要守信用,等会要把照片还给我。」 教练现在兴奋极了哪会理会小诗说什麽,只见他敷衍的说「好!好!那有什麽问题。」小诗为了慎重起见又问了一次「喂!我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见?」谁之教练竟牛头不对马嘴的说「小诗你看,我的大不大啊?」小诗心想,靠!我真是败给他了,教练拉着小诗鲜嫩的小手去碰触他的肉棒「小诗!替我摸摸它嘛!它涨的很难受呢。」小诗心不甘情不愿的抹着沐浴乳在肉棒上搓洗着,小诗的小手握着的肉棒上下的不停捋动,畅快的美感让教练舒爽的呻吟「哦……哦……好爽……哦……」 小诗拿起莲蓬头冲去肉棒上头的泡沫,小诗跪坐在地上樱唇微启轻轻含住教练的龟头伸出香舌又舔又吻的,搞的教练麻痒痒的难受极了,细嫩的小手握住他的肉棒一上一下的套弄着一手抚弄阴囊,舔得教练舒畅无比,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快感,教练一脸陶醉「哦……哦……棒……真……哦……太棒……」鬼叫着,没两下教练的龟头绷涨得油油亮亮,触觉敏锐异常,小诗瞧教练的能耐也差不多到了极限,小诗不愿让他射在嘴里即忙的吐了出来,小诗紧紧的握着肉棒加紧的套弄,教练一阵嘶吼「啊……」火辣滚烫的精液喷的小诗艳丽的脸颊满脸都是,小诗实在没料到教练的射程能这麽远,气的娇嗔说「你搞什麽鬼,射的人家满脸都是,恶心死了。」教练扶起了小诗搂抱着她拿着毛巾替她擦拭「小诗妹妹!对不起嘛,别气了。」小诗「哼!」了一声「你出去啦!人家要洗澡。」 小诗裹着浴巾才刚踏出浴室的门口,教练就猴急的将小诗抱起三步并两步的冲进房,小诗羞涩娇嗔「啊!讨厌~~放下人家啦……」教练进到房间後顺手就把门关上,猴急的将小诗身上的浴巾给掀开,小诗那水嫩细致、婀娜多姿的好身材,看的教练猛咽口水,他迅速的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兴奋的把小诗浑圆修长的美腿给撑开,这当教练要长驱直入时,只见小诗挣扎的使劲吃奶的力气硬生生教练给推开「你等等ㄌㄚ~~人家今天危险期,不带套套不和你做。」教练正在热头上这时叫他去哪找套套啊,可是小诗又很坚持,忽然他想起前天在路上有公益团体在赠送免费的保险套,记得好像丢在抽屉里的样子,教练打开抽屉一看,哈哈!真的有,教练心情为之振奋快步的跑到小诗面前,一时失足正好跌个狗吃屎,小诗看的捧腹大笑,他不知道是在急什麽,教练也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摸摸头的说「小诗!可以……开……始了吧……」 小诗笑笑的把教练手中的保险套给拿了过来,要教练乖该的躺下来别乱动,小诗柔顺的帮教练给套上了套套,接着跨坐在教练的身上,细嫩的小手扶着肉棒对准着湿滑鲜嫩的花瓣,小诗翘挺的美臀为唯一沉,「滋~!」一声,粗大的龟头撑开她柔嫩的花瓣,藉着嫩穴中滑腻的蜜汁淫液的润滑,教练粗肥的肉棒就这样被她那窄小紧实的蜜穴给吞没,这种紧实夹缩的快感让教练痛快极了,心想自己真是三生有幸竟能和这种如花似玉的姑娘来上一炮,小诗双手按在教练的腹肌上,仰起头媚眼微闭,浑圆小巧的美臀有节奏的轻快扭晃摆动,小嘴「嗯……嗯……嗯……嗯……」的浪叫,教练仰头朝上看去,小诗浑圆饱满的乳房也跟随着动作上下跳动,教练伸手双双捧住,兴奋搓揉掐捏小诗那对高耸娇挺的美乳,她的肉棒更是努力顶送推按,正当教练干的正起劲时房门竟被打开了,而小诗还浑然不知,努力的扭腰摆臀只想尽快让教练给缴械了事。 只见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站在门边,憨憨傻傻的说「哥哥~~我肚子饿,我要吃饭。」小诗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转头一看瞧门外有人吓的大叫「啊!」双手羞涩的遮掩粉嫩的酥胸,那男的被小诗这麽一喊竟吓的哭了起来,瞧他都20来岁了行为和动作竟还像个小孩子,不知是因为太刺激还是怎样,层层的软肉不停的蠕动收缩、阵阵颤抖,小诗中失声叫道「啊……啊……不行……了……」紧接射出了一股滚烫的又粘又稠、又滑又腻的淫液,教练感到肉棒的根部就像是被橡皮筋给紧紧的箍住,嫩穴不停的蠕动收缩、一阵吮吸似的缠绕、收缩,教练能耐通哪还忍的住,大龟头传来酸麻熊熊暴涨,没两下就泄精了事,教练对自己的表现不甚满意,竟迁怒起站在门外的男子,拿起身旁的枕头丢了出去「吃你的头!把门给我关上啦。」那人又哭又闹向个小朋友似地,教练很狠的瞪了他一眼「还哭~~」那男的见到教练凶狠的模样,吓的关上门逃之夭夭。 小诗好奇的问说那男的是谁看起来怎们呆呆笨笨的,教练一开始还很不愿意讲但被小诗一撒娇就什麽都招了,那男的原来是教练的亲第弟,只是小时候发烧给烧过头,脑袋瓜因此给烧坏了,行为能力就只有六岁,所以看起来才会呆呆傻傻,小诗揽的管他家事,现在他只想要回照片而已,她缓缓的站起身来,拿着保险套在教练眼前晃来晃去,小诗嘟着嘴伸出细嫩的小手「照片呢!可以给我吧?」教练双手一摊装傻的说「什麽照片啊?」小诗拿起保险套甩在教练身上「你怎麽可以这样不守信用。」艳丽的脸蛋涨的通红一脸气嘟嘟的模样,其实那有什麽照片这一切都是教练弧的,小诗得知真相後气的对教练拳打脚踢、娇嗔怒骂,但小诗的花拳绣腿对教练来讲跟搔痒哪有什麽两样。小诗见教练嘻皮笑脸的模样,气的更不知该说什麽「哼!不理你了,我要回家去。」教练这无赖的个性,那有可能让眼前的这美丽动人的性感尤物就这麽走了。 扑了过去搂住小诗纤细的柳腰,柔情的像小诗陪罪说笑使尽了浑身解数说学逗唱,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把小诗哄的服服贴贴不和他在拗脾气,但小诗这人向来得理不饶人,对教练呼唤来呼唤去一下要他倒水一下又要他做什麽?整的他一个头两各大,小诗赤裸裸趴卧在床翻阅着床头的杂志,教练看着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丰腴小巧的美臀,看的教练猛流口水胯下的肉虫又不安分的动了起来,教练敏捷的跳上床趴在小诗身上,半硬不软的肉棒在小诗浑圆俏挺的美臀上磨蹭,小诗娇斥骂道「死鬼!你又再搞什麽蛋~~」教练吻着小诗白皙无瑕的玉颈,低声的在她耳边说「小诗!我的好兄弟涨的难受极了。」小诗一脸惊讶「不会吧!你都射了两次,还想要啊。」只见教练「嘿嘿!」淫笑两声,油亮亮的龟头不知何时竟已顶进小诗那鲜嫩紧密的花瓣中,小诗柳眉微蹙垮着脸说「喂!你怎麽这样~~」教练屁股一挺粗肥的肉棒全没入小诗黏腻紧窄的嫩穴中,小诗娇啼「啊……等……等你……还没……啊……带套……」 昨夜惨遭教练蹂躏一晚的小诗,起床时那阵阵的酸痛令她直呼吃不消,小诗揉揉迷蒙的双眼,有个模糊的的人影光着屁股站在自己眼前,吓的她惊声尖叫,拉着薄被遮在胸前,深怕自己浑圆饱满的美乳春光外泄「啊!你是谁?」只见那人说「姐姐!我想尿尿~~」小诗仔细一瞧原来就是教练那白痴弟弟小光,小诗赏了小光一个白眼口气不悦的说「靠!要尿尿不会去厕所,跟我讲有什麽用。」小光哭丧脸的说「人家尿不出来。」小诗瞄了一下小光的胯下,眼前景象真的只能以惊为天人来形容,小诗嘴张的大大的一脸惊讶的模样,小光大家夥实在让小诗吓了一跳,又粗又长的肉棒,大龟头红红亮亮的,翘的直挺挺的,最起码也有20公分长吧,小光满脸委曲「姐姐……人家好难过呦,尿不出来。」小诗心想这傻瓜真是笨的彻底,勃起成这样尿的出来才有鬼,小光见小诗不里睬他任性坐在地上大吵大闹,小诗被他烦得心烦意乱,板起脸孔「好了!别吵了!」 小光被小诗这麽一吼哭的更是大声,小诗这下更是心慌意乱,裹着棉被哄着他说「乖!不要哭嘛~~」没想到小光对於小诗的哄骗完全不为所动,还一直吵说要「尿尿」小诗心想看来不帮小光解决「尿尿」这问题他是不会罢休的,小诗伸出细嫩的小手握住小光那根黝黑粗壮的大肉棒缓缓的套弄,边抚着小光的头说「乖!等会就舒服了。」美妙的快感让小光露出欢愉的神情,小诗心想这家夥耐力还真是惊人,都弄了大半天了她还不射,小诗仔细的端详他一番,只见小光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结果居然是个傻子还真是可惜ㄚ,唉!如果他不是个傻子,凭他的长相和这跟大棒子要不然不知迷死多少女孩。小诗的手是酸的要命,但她怕脏不敢用嘴帮他,但小光实在是太持久了耐力十足,无论小诗怎麽弄他就是不射,小诗沮丧的瘫在床上,被小诗这麽一弄小光又更想「尿尿」了,小光爬了上床,压上小诗身上扭来扭去、磨蹭来磨蹭,吵着要小诗帮他想办法。 找洞钻是男人的天性,就算是傻子也不列外,小光横冲直撞得乱闯谁知竟一杆进洞,小诗悲鸣的哀号大叫「啊……你~~搞……什麽……鬼……」靠!又不是杀猪叫这麽凄惨,原来小光胡乱捅一通,竟将他那根粗的吓死人的肉棒,挤进小诗还未经人事的小菊花,小诗痛的歇斯底里的大喊「啊……痛……快拔……出来……」,小光硬挺肉棒穿梭在小诗狭窄的小菊花,紧紧被缩压包含着,毕竟小光还事生手,没两下便射在她的屁股里面,在小光喷洒的一煞那间,真感到此生从未经历过的无比快感,小光就像或的纾解般瘫躺在小诗的身上,小诗气的踹了她一脚将它给踢下床,谁知小光这家夥竟尿起尿来,胡乱喷一通,小诗被喷洒的满身都是,小诗崩溃的大叫「啊!这是什麽情形~~」小诗在教练家盥洗完,又毒打了小光一顿才甘心的离去,小诗的菊洞让他的一连三天都没去上课,她妈还以为她得的痔疮直说要带她去看医生,让小诗觉得又好气又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