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2月10日。也就是整整一年前,小燕真的飞走了,到了法国,去嫁给那个大她十几 岁左右的老头。那一天我情绪很不好。但我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因为,她只是我一个情人,最 好的情人。虽然我从没有说过爱她,但真的,在她走的时候,我才知道,七年的感情,如果不 能说爱,那也离爱的边缘很近。她走之前的倒数第三天,象往常一样,中午我打了电话给她, 确认她有空了以后,便去附近的宾馆开了房间。小燕很快就到了宾馆。当时我无聊地玩着手机 上的游戏,也没有按以前的规律,先去洗澡。房门我没有锁,因此当燕子轻手轻脚地走到我身边时 ,真的把我吓了一跳。她穿了红色的毛衣,黄色的夹克。长长的头发,有点h黄。三十岁的女人 了,可仍然那么美丽动人。挺着丰满的胸脯,身材虽然不高,却让人心动。“你吓了我一跳。 ”我一边说,一边笑着把手机放好。“那对不起了啊。”燕笑着依偎到我的怀里。“机票 手续都办好了吗?”我一边轻轻地闻着她发梢的香味,一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嗯。是的。 ”小燕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柔声地对我说。我心里涌现一丝痛。虽然燕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她 去法国的真正的目的,但我知道,她是要去嫁人了。虽然她再三跟我说,她只是去看她的舅舅,只 办了一个月的探亲签证,但我知道,她是要去嫁人了。两个多月前,燕要我帮她翻译英语,说 是办签证用的。但我不经意地发现了一封信,那信里的内容告诉了我一切。一个多月来,我约 了她三次。这频率大大多于我们平时的约会。我知道她要走了,但却一直没有告诉她,其实,我知 道她要嫁人了。“燕,过来。”我拉着燕,来到了沙发边上。我坐在了沙发上,燕乖乖地坐到 了我的腿上。“跪下来,跪在我的腿间。”我命令她。我从来没有命令过她做什么事,虽然她 一向来都做得很好。“怎么了?”燕有些惊讶,但还是很听话的照我说的做了。我没说什 么,只是解开裤子,拿出了我的阴茎。它早已经勃起,昂首挺立。燕跪在我的面前,很努力地 吻它,把它含在嘴里,摆动着她的头。披散的头发,轻轻地拂过我的小腹,有些痒,却很动情。 鲜红的口红,弄得小弟弟上划过一道道血色的痕迹,但又很快地被口水浸滑得模糊。我知道 是最后一次了。心好痛。虽然怜香惜玉是我的本性,但现在也不再想可惜她什么。想到她未来的老 公,我的心是那么的失落。我让她放开握着我阴茎根部的手,对她说:“我要你全部吞下去。 ”燕有些吃惊,说:“我从来没试过啊。”我当然知道她从来没试过,但这是她第一次, 也可能是我对她的最后一次。我用力地压她的头,而她也努力地把我的阴茎压往她喉咙深处。 第一下有点梗噎,第二下就完全可以了。我不知道我龟头顶住的地方有没有越过她的喉咙口, 直到她的食道。但确实,我的阴茎已经完全在她的嘴里。龟头的前端完全地包裹住,那么柔软,那 么温暖。我想,这大概就是深喉之术吧。裹着我阴茎前端的肉壁开始蠕动,极其舒服地摩擦着 我的龟头。我来回地,短短地抽插起来,小心,但是坚决。我很惊讶于小燕她居然没有吐。我 知道这种方式,男人很舒服,但女人决对是不舒服的。但我顾不了这些,我只想再深入,再深入, 因为明天她就要嫁给别人了。虽然就几十秒钟的时间,但我深深地刺入她的喉咙,我真的感觉 到了,这里是喉咙口,而那里,大概是食道,而那感觉,那种强烈的,温柔的蠕动,被异样的口腔 肉体包裹的刺激,只是为了让自己深深地记住她,因为明天她就要嫁给别人了。我知道她不能 再坚持了,就放开了她。燕冲到浴室,在那里吐。回到我身边时,满眼的泪水。再一次跪在我的面 前,轻轻地靠在我的腿上。我把燕拉起来,紧紧地抱着她,我知道,七年了,我们终于该要分 手了。我的心里,好痛。往昔岁月,在眼前一幕幕闪过。(二)四五年前,在火车上遇到一位 大学好友,聊起女人的事,他的意见是,宁愿出钱找风尘女子,也不找情人,因为找情人花时间, 花精力,还更花钱。我却和他的观点有绝对的出入。我从来没有找过青楼女,但却一直保持着 和婚外情人的联系。和情人之间,虽然从不言爱,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感情却渐渐加深。一个 有感情的,清爽而又风情的女人做情人,真的很好,是对婚姻家庭的补充。对于情人,我不要求她 是我的唯一,但只要求她要自爱,因为那样会让人尊敬。和小燕的事,我是她第二个男人,七年里 ,我虽然不是她的唯一,但却是她嫁人前最后一个男人。请别砸我。那是1995年的夏天。 “我是军嫂,你怕不怕?”小燕笑咪咪地对我说。虽然我受过很多威胁,在校时打架还受 过处分,但小燕的这一句话,却是最让我感觉到心悸的,害怕到虽然这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却依 然不敢详细地描述第一次亲蜜时的场景。虽然当时只是吻了她。“不对啊,我都没有结婚,你 怎么可能就结婚了呢?”过了半晌,我才反应过来,压住心慌,疑惑地问她。“呵呵,我男朋 友在军队的。”我对军人是绝对的崇敬。虽只是一个吻,我却为我犯下的罪行深深地自责。 乖乖地送她回家后,再也没有对她有任何的想法,于是我们只是好朋友加同事。96年春天 ,我结婚。小燕也来了,我记得她喝了很多酒。后来送她的朋友告诉我,在车上她哭了。当时,我 心里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因为我和她的关系,并没有那么深,可能只是她自己想到了一些伤心事。 答案要到我和她第一次时才知道。但这件事,却在单位引起了一些流言。但我和小燕问心无愧 ,因此并没有在意,一样的友好往来,但似乎在心里,更多了一份关注,多了一份亲密。96 年的夏天,离我第一次吻小燕已经整整一年了。小燕有一个星期没来上班。我很奇怪,打电话到她 家里。她约了我去酒吧。“我和他分手了。”这是小燕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小燕并没有什 么改变,人依然漂亮,不显得那么难过,但情绪显然不高。如果她显得悲伤,我想我会去抱抱 她。可她那么平静,我只能乖乖地坐着,听她讲她的故事。小燕男友的父母是公安局的官员, 和她父母认识。小燕还在大学时,她哥哥犯了事,于是她父母去求他们帮忙。事情当然是解决了, 但小燕也成了那个男人的女朋友。她男友人不帅,也没考上大学。但因为背景好,所以很快在武警 里当上了官。小燕的第一次给了他,但他一直不珍惜小燕。分手,是因为他有了新的女朋友。 虽然小燕一直知道她男友的脾气,但一直忍着,直到现在才分手。她讲了半个小时左右,越讲越伤 心,眼泪流了出来。我很为她难过,但知道我没有办法帮她。那一晚她喝了很多酒。我因为晚 上要回家,只喝了一点点。送她到她家门口时,燕已经很平静了。对我说:“明天我就上班了 。谢谢你陪我。”我想抱抱她,但却怕这个动作给人感觉有点趁人之危,于是克制住了。燕朝 我笑了笑,挥挥手,转身消失在黑暗的过道里。直到她的房间亮起了灯,我才离去。心中忽然的一 阵轻松,明天,会是怎么样的呢?唉,好色男人。三个月后,天已经转冷。南京的一个工程项 目出了点问题,我必须得亲自去一趟。走之前遇到了燕,燕对我说:“好巧啊,我后天也要去南京 ,你能等我,我们一起走吗?”我们公司很大,我和燕不在一个部门,因此没有人知道我们是 一起去的。我找了个理由拖了一天,悄悄地和燕登上了去南京的火车。车上只有我和她认识, 因此感觉很开心。我时常的盯着她看,说的最多的只有一句话:“燕,你真漂亮。”我们一起 到了南京,但却要到不同的地方。大着胆子,我约她晚上见面。燕很高兴地答应了。因为地方不熟 悉,所以还是在火车站见,说好了不带同事来,保密。那是一个快乐的夜晚,我们手拉手去了 新街口,去了南京大学玩,直到快十点钟,我对燕子说:“别回去了吧,今天晚上跟我在一起。” 燕害羞地点头答应。余下的事情很简单,我一个人去开了房间,然后带燕到了那个我已经忘记 了名字的宾馆。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进了房间,我紧紧地抱住她,她紧紧地抱住我。我探 索着燕的唇,燕抬起头,闭着眼,微微地张开嘴,我深深地吻了下去。我狂热地吮吸她的舌头 ,她有点痛,轻轻地呻吟了一声。我把她紧贴在墙上,用手抚摸她的乳房,她没有拒绝,只是 用力地吻我,呼吸急促。我脱去她的外衣,拉起她的毛衣,很轻松地解开了她的胸罩。她坚挺 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跃现在我眼前。细腻洁白的皮肤,粉红色的乳头已经变得胶硬。我低下 头,含住她的一个乳房。我用力地想把她的乳房全部含进我的嘴里,虽然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我用舌头轻巧地挑拨着她胀满我嘴里的乳头,在它的四周划着圈,感觉它变得大了。我另一只 揉捻着她另一只乳房,燕在那里抱着我的头,嘴里嘤嘤地哼着,情欲的海洋,吞没了我们。把 燕放倒在床上,很快地我脱光了我们的衣服,钻进了被子。激情是不需要前戏的。年轻的我,阴茎 早已经硬起。我知道长夜漫漫,我有很多机会。分开她的腿,我对准她的桃园仙洞,就一插到 底。床头灯没有关,照着燕粉红的脸,长长的睫毛并在一起,我看不到她眼底的思潮。我 伏在她的身上,让小弟弟在她的阴道里来回地抽插。我都没有好好看过一眼她的生命之源,只是感 觉那里毛挺多的,磨擦着我的胯间时,痒痒的难过。燕水很多,一直流到了床单上,燕也很激 动,喘息很大。燕有些拘束,只是分着腿,感受着我在她的身体里来回的动作,却没有什么多余的 配合。我一直都不太相信,一个充满激情的男人,在面对她的情人时,能够在第一次,很长时 间地坚持。在从那以后的每一次跟燕在一起,我总是需要很克制才能控制不在第一次太早缴枪。 很快我感觉到了高潮的来临。我没有去控制它,而是加快了动作。我知道我应该照顾燕的心情, 让她有高潮。但我知道,还有一个完整的夜晚,我有很多机会。(直到今天,我才忽然意识到 ,这个夜晚,是我和燕唯一拥有的一个完整的夜晚,而以后,都只有半个白天。这让我在此时,忽 然涌起一阵莫名的悲哀)燕好象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把我抱到她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我,用腿圈在 我的背上。我们用力地吻在一起,我加快了动作的深度和强度。我害怕她怀孕,用力地挣脱了 她的怀抱,把精液射在了她的肚子上。燕看着我,说了一句让我至死不忘的话:“好烫啊。” 洗澡时,已经没有害羞。我们象多年的夫妻,互相为对方抹着沐浴液。我时时地吻她的乳房,还蹲 下身子,去吻她的阴蒂。她的阴唇挺肥的,里面是粉色的嫩肉,阴道口很小。热水从她的身子 上冲下来,淋湿了我的脸。我闭着眼睛吻她,把她的阴蒂含在嘴里。燕不太习惯,很快地要拉我上 来。我要燕吻我的下面,燕不肯,说她不习惯。我没有强求。但也没有一点不高兴。我明白了 ,燕还没有太多的经验,还有许多方面需要开发。再回到床上时,燕赤着身子躺在我怀里。光 滑的皮肤,圆润的肩膀,光照下闪现着悦人的色彩。柔软的乳房贴着我的胸膛,长长的头发披散到 我的肩上,我觉得很幸福,也很幸运。“燕,我结婚时听说你哭了?”我终于问了这个我奇怪 已久的问题。“是的。不过你不要臭美,那不是为了你。”燕朝我皱了皱鼻子说。心里一 阵淡淡的失望,不过我也没有说什么。毕竟,男人,要求不能太多。“那为什么啊?”“ 你结婚好早啊。”燕幽幽地说了一句不相关的话,却让我心里一阵感叹。是啊,我二十七岁就 结婚了,而那时我许多的朋友们连个对象也没有。“是啊,被我老婆逼得没办法了,再说,也 不想再拖她了。”燕忽然伏起身子,很认真地对我说:“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信吗?” 我没说什么,只是再一次紧紧地抱住她。女人是感情的动物。而很多时候,感情是不需要理由的。 七十年代的女孩子,爱情小说看得多,受到的影响大,往往喜欢一个人不要理由。我比较英俊,在 单位很早就做到了中层,喜欢我的女孩子有几个,所以对于她的话,是真的相信。我不禁想起 ,如果她没有告诉我她是军嫂,如果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我会不会离开我的女友而和燕子好呢。 仔细想想,答案是否定的。虽然我老婆没有燕那么漂亮,但我对我老婆有更多的责任。这种责任加 在任何人一个女人身上,我都不会轻易地说放弃就放弃。娶燕子为妻的念头在后面的许多年里 面都不时的出现过,但都只是一时的冲动。尤其当小燕慢慢展现出那一种在床上似火的风情时,我 总是会把她跟我那有些保守的老婆相比,时不时地会有无限的感叹,只盼来世吧。“你结婚时 我想起了我男友对我的伤害,觉得你老婆真幸福,所以就哭了。不过,是挺难过的,如果新娘 是我就好了。”燕子在我的怀里忽然说。燕的话忽然让我想起了我的老婆,心里一阵内疚,也 有了一丝紧张,觉得女人的思维有问题。于是我说:“别这么说,要是让我老婆知道我现在这个样 子,还会幸福吗?”“你啊,单位里都说你是好丈夫,对老婆可好了。不让她知道不就行了。 ”小燕说的是事实。我是顾家的男人。但我需要激情,在平淡的生活中。我对我的夫人很好, 但我夫人幸福吗?现在我时常问自己这个问题,当在对夫人的一次伤害后。但那时,我觉得,只要 自己小心,事情总可以瞒过去的。“燕,做我的情人。我不要你爱我,我也不会说我爱你的, 但我希望我们在一起快乐,我希望能给你一些快乐。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我们会有感情,很深 很深的感情,好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自欺欺人,但我真的这么要求她。而燕没有说什么, 只是紧紧地抱着我。从这一刻起,燕注定了要嫁人,要最终离开我,但我没有想到,她嫁人已经是 六年以后的事了。只是休息了一会儿时间,我感觉自己又可以了。我放平了燕的身体,准备为 她服务。我轻轻地吻着她的脖子,在她的耳朵边上吹着热气,然后慢慢地一路吻上了她的乳房。 光洁丰富而又年轻的乳房,散发着一丝浴后的清香,我深情地吻着,含着乳头,轻轻地用牙咬着 ,同时用舌头点点,舔舔。燕忍不住地呻吟。我分开她的腿,要去吻她的腿间。燕拉我,对我 说:“不要,脏的。”“没事的,燕,闭上眼睛,我希望你快乐。你会快乐的。”我不顾 她的反对,把脸埋进了她的腿间。没有一丝的异味,只有一些沐浴液的香味。用舌头分开她的 外阴唇,我努力地把舌头贴在她的阴道口上。一丝蛋清似黏稠的液体从那个洞口渗了出来,我把它 卷进了我的嘴里。舔弄着她的阴蒂时,液体越来越多,我也变得疯狂。用舌头试图伸入她的阴 道里,用嘴吸住她的阴蒂,用手指绷紧她的阴道,显露出她的阴蒂,用一只手伸上去抓她的乳房, 或者,用整个嘴覆盖在她的腿间,含住一口气,用舌头四处摩擦。燕动情地哼着,却用手盖在 脸上。我拉开她的手,让她看着我。燕不肯,我就强迫她这样做,让她睁开眼睛看着我。燕还 是没有睁开眼,但她的腿忽然夹住了我的头,忍不住大声哼了一声。我知道她高潮快到,于是更用 力地舔她。“不要,不要。”燕用力地抓我,身体难过地扭动着,拼命地把下身移开,并拉着 我上去。“怎么了?”我问她。“太刺激了,不舒服。”燕有点要哭似的说。我想,口交 是刺激的,在不习惯时,可能是有些难过,也就不再坚持。由于刚才分了心,我的小弟弟并没 有勃起。我对燕说:“燕,吻吻我。”燕很听话地抬起身,要来吻我的嘴。我心里阵阵地笑, 觉得她很笨。“吻吻我下面,好吗?”燕这才明白,有些犹豫,就点点头。女人是需 要感动的,这是我的哲学。我坐到了燕的脸上,把我的阴茎放进了她的嘴里。燕的头在我的腿 间,吸住了我的阴茎。牙有点别住我的小弟弟,让我不舒服。我要她努起一些嘴,别用牙弄痛我, 燕闭上眼睛,照着做了。阴茎在她的嘴里迅速膨胀,虽然她还不会用舌头,但也试着在那里舔 我。我扶着床边,在她的嘴里来回地送进送出。试探着要深入一些,燕不会保护自己,差一点呛着 了。雪白的脸,黑色的阴茎,红红的唇,燕的口交给我带来无尽的快乐,随着阴茎的抽送,晶 莹的唾液闪亮了我的分身,我的心也就满足了。再次进入她的身子的时候,感觉那里一片的湿 滑。深深浅浅地抽送,让我们非常享受。她的水很多,撞击时有时会带出滋滋的声音,小燕说是不 是很难听,我说很好听。燕的高潮很快就来了。她不断地说着舒服,舒服,就用腿开始夹我的 腰。我用全身的力气去冲刺,感觉她的阴道在有节率地收缩,紧的时候都把我的阴茎夹得有些痛, 似乎要把这团肉挤出她的身体。但明显燕还不是很能享受高潮,因为她没有疯狂。过一会儿又 只是很享受我的抽动,但却不再收缩了。燕不太习惯,但还是答应我的请求,换了姿势,我从 后面进入了她的阴道。她的肛门很好看,真的象一朵菊花,粉红的色泽。我那时还不知道肛交 ,和燕的肛交是很后面的事了。当时看着花一样的女人在我的身下,而我的小弟弟在她的身体里如 此清晰地进进出出,这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慢慢的燕变得有些干。我问她有过高潮吗?她说 有过了。大多数女人在开始时可能都是这样的吧。那些上来就很会体会高潮的女人,现实生活 中不多的。“那我射了啊。”我说。“嗯。”燕点点头。“我想射你嘴里,好吗?” 我有点恳求她。“我从来没有过,下一次好吗?我不习惯的。”燕轻声地说。可能是刚才 已经有过口交的经验,燕虽然不同意,但态度并不坚决。“我要,求你了。”我说,然后就不 管三七二十一,集中精力,开始努力地动作,直到一阵电流冲上了脑门,我拔出分身,把身子移到 了她的脸上。燕很听话地张开嘴,含住了我的阴茎,我大喊一声,滚热的液体进入了她的嘴里 ,一阵一阵,燕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表情,闭着眼,含着它,直到它慢慢地软了下来,才去了洗手 间。“不要觉得我坏哦。”抱着燕,我对燕说。“不,你不坏的,你是个好男人。”燕笑 咪咪的,没有对我刚才的举动有一丝的责备。从她的眼神里,我忽然明白了,燕是一个真的尤物, 女人中的极品,只是,现在才刚刚发芽。我很后悔,怎么没有先遇见她呢。“燕,我真的是你 第二个男人吗?”我问她。“是的,天哪,你不要以为我是个很随便的女人啊。”燕忽然有些 不满。我心绪万千。七十年代初的女人还是很纯洁的一代女人,这些优秀的品质,在以后的中 国,还会有吗?出于男人的自私心理,我一直希望我是燕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男人。但情人 啊情人,情人是不能填满一个年轻孤独女人生活的全部的,所以,我也相信我不会是她最后一个。 虽然我早已经有心理准备,知道燕会有新的男友,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在一年后,燕身边 出现的男人,居然会是他,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他。(下)当一个女人初涉风尘,有了和男人 的第一次交易之后,第二次第三次就会变得容易。虽然她可以在内心为自己保留一片纯洁,但对于 肉体,可能会有自卑和鄙视。当一个女人,第一次做了别人的情人,那会不会第二次再做别人 的情人呢?答案,我想应该是肯定的。96年底到97年这一段时光,燕很快乐地和我在 一起,每个月有两三次,我们会在下午去开房间,体会激情的快乐。在单位里,我们关系很亲密, 经常在一起吃午饭,聊天,但总是保持着分寸,只是表露着我们友好的关系。世风日下,作为 一个大公司,从副总跟办公室主任,到老总跟秘书,各种绯闻不断涌现。但对于我和小燕的传闻, 却很少有闻,毕竟,我们只是小人物,也不值得关心。再说,我们年轻,又相配,不象那些有权有 钱,却是老少配的故事来得吸引人。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我一直很小心,又不招摇,从不私自跟 小燕去公众场合,没有把柄可抓。燕和她男友分手的事情也已经不是新闻。我想,她曾经军嫂 的身份,吓住的一定不止是我,肯定还有许多其它的男人。因为渐渐地有些小伙子,表露出对她的 爱慕,而燕每次和我在一起,总是会搞笑似地,跟我说其中的一些事。我并不是很在意这些事 。我知道她应该选一个好一点的男人。当时我想,如果她找到了她所爱的,我会真心祝福她,却忽 略了我对她生活的影响,那就是,她做了一个已婚男人的情人。五月间,公关科紧急给我电话 ,要我去上海参加一个产品展示会。因为是临时通知,我不知道燕也去,所以推掉了。结果燕就认 识了他,公司在上海地区的负责人,林经理。当时的林经理,已婚有子,三十七八岁,大我十 岁,在职务上和我平级,外表上,可以说有些丑。但做销售的人,一张嘴却是利害得很,而且脸皮 子厚,敢说敢做。据传他早年做股票已经有了近百万的家产,在公司是有名的嘴上很色的人物,但 却在公司从没有真的绯闻,因为大家知道他外表不好,只当他跟那些小姑娘是说着玩的。燕从 上海回来后,跟我提到了林。说他对她大献殷勤。我当时哈哈大笑,没放在心上。毕竟,喜欢燕的 人很多,谁会在意这么一个老男人呢?过了一个月,燕从办公室调到了销售做后勤工作。销售 后勤是一个肥差,工作轻松,但工资却比办公室高许多,许多女孩子想调都调不过去。燕告诉我, 这是林的功劳。然后,忽然之间公司传出了林在狂追燕的消息。这是当年一大新闻,因为谁都 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都很好奇这件事情。持这种观点的人中间,当然包括我。 对燕我一直很克制自己的感情。我不想说爱她,也不想她爱上我,这是我的自私。因此在外人 面前虽然很亲近,但也保持一定的距离。而在性方面,平均一个月约会二三次左右。渐渐的燕 总是会在跟我做爱后,提起感情的苦,生活的寂寞。我很无奈,但没有办法改变这些。我已经准备 好接受她要找新男友的事实,可依然不信她会跟林好,虽然那时关于他们的事情,传言越来越盛。 男人的激情真的可怕。那些暗暗追求燕的小伙子,在林经理对燕的疯狂攻势面前,都消失得无 影无踪。这可能也是燕的一个无奈。林经理忽然对我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亲近,这是我没有意 料到的。他努力地推销我这个部门的产品,又请我吃饭。销售科有一个好处,经常可以购买礼物送 客户,而这些礼物,无一例外的,都会有我的一份。虽然我拒绝过多次,但当终于拿了一次以后, 也就习以为常。如果我是女人,我想,这就是堕落的开始。我不为他说任何好话,反而时常地 提醒燕。但我不想绞入这一趟混水,让这一事件变成一个三角桃色新闻。而这可能就是林经理亲近 我的原因,他的目的达到了。我只是静静地旁观着事态的发展,让一个已经倍受男友,情人的 感情煎熬的女孩子独立面对人生的选择。我是罪人吗?我不知道。秋天到了,跟我和林的第一 次吻,已经两年多了。我有一个月没有约会燕。忽然听说林经理的老婆到了公司,大吵大闹, 我才明白,事情真的发生了。我约了燕在宾馆见面。燕见我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 “你真的做了他的情人?”我有点愤怒,冷着脸问她。“你不高兴了?”燕小心地问我。 哈哈,我能高兴吗?这一天我是知道的,会来的。但真的来了,我的心里还是有些受不了。更 受不了的,是我以为她会选择一个好男人嫁了,可没有想到,她却又一次做了别的男人的情人。我 知道,我和她之间完了。燕哭了,抱着我哭了。女人的眼泪是武器。我只能轻轻地抱着她。她 跟我讲了林追求她的事,讲他如何流泪,在她的家门口等到天亮,要自杀,如何买东西送她,还说 她知道,林对我也很好。我当时想,我真的是混蛋。但后悔已经没有用,这已经是事实。燕和 林有没有做爱我没有问,因为那些已经不再重要。抱着她的身体,我并没有觉得脏,反而有些心痛 。燕跟我说,林要离婚来娶她,所以她老婆不肯,来单位吵。她知道她跟我是不可能的,所以 ,如果他离婚了,她会嫁给他。那是我唯一一次,和燕开了房间但没有做爱。从心里,我还是 尊敬林的。毕竟,他有胆量,有勇气。既然他如此爱燕,而燕又被他真的感动了,所以我不想做他 们之间的第三者。最后抱了抱燕,我和燕离开了宾馆。听说过癞蛤蟆吃天鹅肉的故事吗?其实 ,这是真的。因为癞蛤蟆有勇气,有激情。女人是容易被感动的,而被感动了的女人,什么事都做 得出来。当风波过去了以后,公司里的人对这件事也就没有了兴趣。听说林经理的老婆死活不 离婚。燕的父母分了新房子,装修家具什么全是林给包办的,后来听说林买了房子,虽然只是小套 ,但也花了很多钱。因此燕的父母也就被收买了。我和燕真的成了朋友,没有了身体上的关系 。但我仍然对燕象以前一样,过节,生日,会送她一些小礼物,她都很高兴。我知道,金钱是买不 来感情的。我很担心林经理这样的花钱,他自已先会受不了的。我真的很希望林和燕能结婚。 但我有过激情的体会,我知道如果林的老婆拖得时间长了,当林对燕的激情过去以后,燕可能又会 受伤。所以,对于我喜欢的女人,我总是很淡淡地释放我的情感,因为那样才长久。98年到 99年,两年的时间里,燕不和我在一起。我依然在寻找我自己的生活,拥有自己新的感情世界, 直到听说燕和林分了手。燕病了。我去看燕,她很憔悴,很让我心痛。但我也知道,这是必然 的。我劝她,我为林说好话。这是真的,我的的确确为林说好话。我跟她讲男人的激情是靠不 住的,只有柔情才会长久。我告诉她,林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钱,说明他真的是爱你的,因为可能 他也明白,只有钱和激情才是他的优点,虽然你不在乎他有多少钱,但在他心里,这是他的痛啊, 因为你对他并不是一见钟情。所以当他发现需要花越来越多的钱时,而激情又被他老婆折磨得不再 时,他终于还是离开你,回到了家里。燕慢慢地恢复,重新上班,大家都对她很好。老总给她 换了部门。1999年12月31日,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天的下午,我和燕在分开两年后,再 一次走到了一起。又两年了,燕已是二十八岁的女人,成熟得象盛开的玫瑰。皮肤光洁如玉, 身体也比以前更丰满。而两年了,我也在感情和性方面更成熟。洗完了澡,我拉着燕来到 了宽阔的单人床上。两年前分开前,她已经在我的调教下懂得了许多做爱的技巧。而现在,我不想 计较她和谁做了什么,只想重新体会和她在一起的快乐。燕在我面前都很听话。我温柔地对她 。我深深地吻着她,我想让她先快乐。我吻着她的乳房,轻轻咬着她的乳头,她把手指抽在我 的头发里,弄乱了我的头发。两年了,燕乳头的颜色已经变得更深,红褐色的。我轻轻地在心 里叹了一口气:唉,燕,我们都老了,你的青春岁月,你快乐吗?我的舌头一路吻过她的腹部 。虽然没有生育过,但已经不如以前那样平坦,有了一些赘肉。当我的舌头抵上她的阴蒂时, 燕的身体轻轻地颤抖,我一下子就听到了她的呻吟。我停了一下,抬了抬眼看了看她。燕也正看我 ,满眼的柔情。我笑了笑,就把脸埋了下去。曾经那么熟悉的她腿间的气息,现在再一次扑面 而来。淡淡的麝香味道,迷乱了我的神智。从轻到重,我用我的口水加杂着她的爱液,一遍一遍地 润湿着她的花间,感觉她的阴蒂硬硬地勃起,如花生米一般,让我尤爱更怜。吮吸着她的阴蒂 ,我把手指轻轻地插到了她的阴道里。皱折的肉壁吸住了我的手指,溢满的阴水顺着手指,流出了 花间。抽出手指,用她的液体润湿她的阴蒂,在上面轻轻地抚弄。舌头伸入她的阴唇,在阴道 口拔弄,加上手指对她的阴蒂的爱抚,燕的身体开始扭曲,又来夹我的头。但这一次,我不同意了 。我让燕把腿举起来,压在自己胸前,燕照着我的话做了。她的臀部半翘着,阴部充分地舒展 ,后庭花也在我的面前盛开。两年了,似乎只有这朵花的颜色没有改变,依然是粉红的色彩,鲜艳 照人。再一次吻她的阴唇,阴道后,我轻轻地把舌头划过她的腿间,移到了她的菊花之上。洗 澡时我特意给她的这里好好洗了一下,现在它散发着幽幽的清香。我用舌头轻轻地抵在上面,用嘴 盖在了它的边上。燕的肛门一下子收缩了起来,她大声地哼一声,肌肉开始绷紧。我很得意于 她的敏感,她的快乐让我心里也是一阵的快乐。用舌头在后庭上打着圈,象舔冰淇淋一样,我用舌 头来回地滑过她的肛门,时时地在上面吮吸,用舌尖压迫,刺激她的神经。燕是快乐的,我也 是快乐的。燕已经不再是小女孩,我要她象个女人一样的伺候我。燕跪在我的腿间,含着我的 阴茎,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看她吞吐着我的阴茎。阴茎在她嘴里慢慢地膨胀,她努力地含着 它,吮吸着它,而我得到的是视觉上的享受。其实,女人给我口交时,虽然我很喜欢,但我还是很 痛她们的,总怕她们会难过。我让燕舔我的肛门,燕照办了。跟她动作一样,我翘起了腿,燕 的脸便消失在我的后面。柔软的舌头抵在我的肛门上,一阵电流冲向我的脑子,酥痒的感觉立即遍 布全身。燕很小心地舔弄着我的后庭,我有时收缩,有时放松,感受着她带给我的快乐。激动 时我用手压她的头,让她紧紧地贴着我的臀部,感觉热热的呼吸轻佛过我的敏感地带。因为是 世纪最后一次,也是两年来第一次在一起,我们都很动情。在进入她的身体以后,我尽情地动作着 。我把手指从后面绕到了她的臀间,那里全是她的爱液。我沾了些爱液在手指上,轻轻地在她的肛 门上抚摸。我把一个手指伸进她的肛门。那里很紧,推开了外面的肌肉,里面是更紧的一圈, 有点干涩。我用液体充分地润湿了她的肛门,一用力,把手指插进了她的肛门。我的阴茎在她 的身体里,隔着薄薄的肉壁,能够感觉到在她肛门里的手指,这让我很刺激,也刺激了燕的身体。 燕大声地喘息,一阵阵的收缩着她的阴道,夹着我的身体的大腿开始更用力,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 。我强忍着激动,为她努力地抽插着,快乐地感受着她的高潮。燕伏起身半抱着我,吸着我的 乳头,抓着我的身体,啪啪的撞击加着滋滋的春水,燕的身体粉红,意乱情迷的眼神,让我知道, 她真的成熟了。我从来不射到她身体里,除了在她绝对安全的日子。在我高潮的时候,我站起 了身。燕跪在我的面前,抓住了我的阴茎,一边看着我,一边用力地吸着我的小弟弟。许多次我都 是让她躺着为我口交,而这一次,我想站着。我不是大男子主义,但做爱除了身体上,也有精 神和视觉上的快乐。我绝对尊重燕,但也需要感受男人的味道。我把精液灌满了燕的嘴,站着 用力地抱着她的头,把她压在我的腿间。在她的嘴里我尽情地爆发,细细地体会那软软的舌头舔弄 着我渐渐变软的阴茎。从她嘴里抽出我的阴茎时,燕吐出了一些精液,用我的阴茎把精液慢慢 地划开在她的唇边,同时向我笑笑。这是一个绝对淫靡的场景,她的眼睛看着我,我站着,俯视着 跪在我的身前的她,纤纤细指握着黑色的阴茎,把浓浓的精液划在她雪白的脸上。感觉,真的很好 。事后想起来,却有些难过,原因,我不说了。这个动作,直到她去年嫁人前,我们也没有重 复过。再加上因为是二十世纪最后一次做爱,因此深深地刻在我脑子里。休息了一会儿以后, 我们又一样的前戏,只是换了些动作,我们分别狗趴式的翘着臀部,为对方服务,从口交到舔肛, 毒龙钻什么。这让我想到了要和燕肛交。两年前我不知道肛交的行为,但两年后,我已经今非昔比 。我没有想到林居然还为我留了一个处女之地。虽然燕坚持着不肯,但拗不过我的执着,最后 同意了。我拿了一些淋浴液来作为润滑剂。当然,淋浴液是有刺激性的,如果皮肤破了,会很 疼,所以劝兄弟们以后不要用这个东西,要去买正规的产品。当然,这是我事后因为燕出血了疼了 才知道的,当时,只有用它了。燕侧躺在床上,我躺在她的身后。充分地润滑之后,我先用手 指插进它的菊花洞里,帮燕适应了一些,然后把阴茎慢慢地推进了她的肛门,一边叫她努力地放松 她的后庭。我知道进去的动作一定要慢,但对于第一次做这种事的女人,即使你再慢,也会有 不舒服或者痛的感觉的,尤其是在,当龟头没入她的肛门的一瞬间,一定要非常小心。进入的 一刻,燕说痛,要我出来,我轻轻地安慰着她,同时一动不动,让阴茎慢慢地变得有些软,减轻她 的痛苦。过了些时候,燕说可以了,我便再慢慢地进去。当燕适应了之后,便对我说:“你动动看 吧。”我慢慢地动作起来,把阴茎完全地插进了她的后庭,被肛肌紧紧地夹住的感觉,带来了 无限的快乐,更多的是刺激。前端的阴茎感觉不到什么,有些空洞,但被夹住的地方,虽然有些紧 ,但却一下子让我变得激动,阴茎又开始粗大,涨满了她的肛门。燕有些吃不消,让我快点动 作吧。我不想折腾她了,我觉得很对不起她,便开始集中精力,温柔但坚决地插抽。肛门变得 适应,进进出出,后庭的肌肉翻进翻出,这种刺激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很快我射了。事后燕流 了血,说痛,我只是笑笑。后来和她再做这样的事,她也慢慢的习惯了。有一次我问她,肛交快乐 吗?她说,有时,是舒服的,很刺激。相信我,兄弟们,我说的是真的,肛交会快乐的,只要你们 带着感情,多加体贴,女人会痛并快乐着的。其实,最难的,可能还是心理上对它的认可吧世纪末 的这一次性爱,带来了许多深刻的印象和留恋,所以对于后面的事,也就没有什么必要重复描写。 本来不想写这些的,但想想以后也许就封笔了,再加有的兄弟喜欢色味,就写出来,也算是满足情 海的发文要求。2002年12月,燕走了,嫁到了法国。嫁人之前,她父母也给她介绍过几 个男人,但都没有谈成。她远嫁海外,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知道对于燕来说,这个婚姻有没有 爱情,但却衷心祝她幸福。2002年的春天至2003年的春天,我经历了一场感情苦难, 女主人不是燕。我违背了我的情人准则,对那个女子说了爱字,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天翻地覆。 唉,爱,真的太沉重了。今年,燕回来过,也给了我电话,但我终于还是没有去见她。苦乐随 缘,来去随缘,心无增减,燕回来的那一段时光,我正在苦悟佛经,对于世间的感情,看得很淡很 淡∮那以后,也就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 再次感谢现在身边的一个女子,让我渐渐摆脱了去年 那件痛苦往事的阴影,也感谢我的妻子,多年来对我的关爱与宽容—道这么写,会招来骂声,但世 事难料,感情的事,谁能说得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