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闲来无事,去朋友的公司闲侃,到了他们那里只有朋友的妻「阿芳」一人在办公室,交谈中芳告诉我「阿进」去了签合同了,不在,於是闲聊了起来。 先介绍下我朋友妻--芳,芳是个很有味道的女人,身高1米65,胸部很挺,高挑的身材,让人看了总想和他P一下。我和他们是十多年的朋友了,从中学一直到现在,前年我结婚,今年进和芳也结婚了,所以大家都都很熟悉,一起创业,共同起步,现在大家都各有小成。 最近我和进一起在聊天室里聊起,原来大家对对方老婆都很感兴趣,进和我都有感觉到,可能是和自己老婆在一起太久了,夫妻做爱的感觉没太多激情,而且在无意的交谈中感觉他老婆芳对我很感兴趣,於是大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交换妻子一起干。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总想着找机会和自己老婆谈下,可我一直都未找到机会和老婆说这事,我想我老婆那里是很难行得通的。那天进对我说:「要我俩谁有机会就先上,大家可别认真哦!」所以总想着自己先下手为强,但对於自己老婆我直到现在也没敢提…… 离题了,回归正传。今天和芳闲聊中得知,进去了外地,要两天後才回来,最近天气冷了,芳说他们社区今天停电、停水,没地方洗澡,问我家方便吗?我老婆在不在,想去我家洗个澡。我告诉她可以,下班後我们在家里等她。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其实我老婆今天也到外地下乡演出去了,对了,忘了介绍我老婆,我老婆叫「茜」,学舞蹈的,身材样貌那是一级棒,直至今天都没要小孩就是为了保持身材。 到了5点多,门铃响了,从可视门铃中看到芳,她披肩长发,身穿一套黑色的连衣裙,手中拿着一个纸袋,我想里面一定放着那些换洗的内衣裤。我打开了房门,芳一进门就问我:「哎,老张,你家茜呢?去哪了?」 「哦,刚刚团里来电话,说今天省里来了领导要带他们下乡演出,刚刚才出门,要明後天才能回来。」 「哦!那我在你家洗澡不方便吧?」(其实芳也是个很保守的女人) 我答道:「都老熟人了,你还怕我把你吃了呀?打个电话告诉进,看进放不放心我呀!你告诉他在我这里洗澡,看进醋不醋?呵呵!」(其实我才不怕,哪怕她真打电话,我就告诉进,今天我要先搞你老婆了。呵呵! 芳答道:「我是怕你家茜醋呀!我俩孤男寡女,茜要知道还不气死了?呵呵呵……」 「没事的,我老婆可没那样小心眼。再说是你呀,要是别人,她可能会。好了,我把水都调好了,你可以尽情享受了。哈哈哈!」 芳笑着回答我:「你可不要偷看哦!不过看了也白看,我哪有你家茜身材好呀!」(其实芳的咪咪比我老婆大一号) 我在客厅打开电视,电视里播放着一部外国大片,我故意把电视音响开得很大,但我人已走到了洗手间门口。听到里面有水流声,我想芳正在脱衣服,於是轻轻打开门洗手间门隙,哇!好美的身材,一双挺挺的双乳冲击着我的眼球,我下面立即不听使唤的顶了起来。 芳这时并未发现我正在偷看她,接着她走进了浴盆,在水的冲击下,两只奶不停地贱出了水花。她把冲水头放到了她的下身不停地冲着,可能是水温和水的冲击使她有了感觉,只见芳闭上了眼睛,用下唇咬住了上唇,不停地让冲水龙头冲击着下面,我明显感觉得到今天会有戏! 我故大声的说道:「阿芳,水温还行吧?要不要我帮你换下电热水器?」芳像被惊醒般一下睁开了眼:「哦--不……不……不要了,挺好的。」眼神向门口飘了一眼。 我身体一挺抽身离开了门口,走到客厅沙发上看起了电视,此时我正策划着我的第一步计划--酒。 我来到酒柜前开了瓶红酒,拿了两个杯子坐到沙发前,装作没事一样慢慢品了起来。大约过了十多分钟,阿芳上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下穿一条白色直筒西裤,看上去很清秀,可能是头发还没干的原因,几滴水滴滴在了上衣上,立刻把上衣湿湿的贴在了她的乳罩上,两个双峰挺挺逼人,很是诱惑。 「坐下喝杯酒吧!」我说道。 「哦,你还挺有情调的嘛!一个人还喝点红酒。平时是不是茜陪你喝呀?」 「哪里呀!你来没什麽饮料招呼,所以上点红酒呀!」 阿芳坐了下来,我立刻为她满满的加了一杯红酒,两人开始海阔天空的聊了起来。看着芳慢慢红起的脸颊,我知道时机到了,於是聊着聊着,我把话题带到了性上…… 「阿芳,你知道现在很多城市中有换妻俱乐部吗?现在很多时尚人士都加入了,听说很剌激哦!有时间约阿进和茜茜一起去参加呀!」 (阿芳并未感觉到惊呀,这是出乎我意料的。) 「我才不去,都是些不认识的人,没什麽感觉。再说茜茜会同意吗?她不和你离婚才怪!」 我说:「哪里呀,我家茜可没那麽保守。」 「我才不信呢!要是茜敢去,我也敢去,让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戴绿帽!」 我故意说道:「哪里呀,有我们在旁边那不算!哈哈哈……」 阿芳好像聊开了一样,问道:「我听茜说你这人挺烦的,每次都把茜搞得挺累是吗?」 (这里说明一下,本人对性特强,从认识我老婆到现在几乎每天都要和老婆做爱。因我老婆是学舞蹈的,身体很软,好多高难动作都玩过,一般都是老婆受不了我才会停下。) 「茜这都告诉你呀?她回来我可要好好问问她。」此时我眯着眼笑了笑。 「哼!你和进在一起还不是总提我们,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笑了笑并未回答,表示默认了。「听进说你那里比较紧是吗?」我故意色迷迷地看了下她的下身。 阿芳像是被我挑逗开了:「去你的!死阿进,什麽都乱讲!」 此时我胆子也大了起来,弟弟已把内裤顶得受不了,头脑中总出现阿芳那迷人的乳头和光光的下身。 我走阿芳旁边坐了下来,一下拉住了她的手:「阿芳,给我一次好吗?我真的很想和你有一次。」 此时阿芳像被我吓到了一样:「别这样,你喝多了,茜一会就回来了。别这样,别这样……」一边说一边把我往外推,身体往後挪直顶到沙发背上。 这时我哪里还管这些,心想都到这一步了,强奸也要把她干了!我一只手已从芳的领口插下,直接摸到了我久违法已久的人妻乳房。是的,芳的奶子比我老婆的要大一些,以至於我一只手无法全部捏住。 芳还在挣扎,不停地叫着「不要、不要」,我立刻吻了上去,当我吻到芳的耳朵时,感觉到她的反抗不再那麽强烈了。这时我强硬地把芳的身子翻了过来,我两只手已可以同时捏往她的双乳,我使劲地捏着芳的那双奶子,痛得她直对我说:「轻点……轻点……求你轻点好吗?」 这时的我哪里还听得进去,我用下巴顶住芳的脖後颈,芳像只母狗一样趴在沙发上,我上半身全压着她让她动弹不得,其实芳现在已没能力抵抗我了。 芳不停地叫着:「别这样……别这样……」从声音里可以听出她的叫声越来越小。我的阴茎直接顶着她那圆圆的屁股,可以感觉到芳的屁股热热的,这时我左手还在捏着她的左边奶子,於是用右手快速解开她裤子的皮带,一下把外裤脱到了小腿下,这时一条白色的三角裤剌激着我的眼球。 我的小弟弟此时比正常要大出两倍多了,大脑和阴茎有一种充血的感觉,但我并未直接进入芳的小穴,而是先用右手从她三角裤的一侧摸进,天啊!我还以为她小便失禁了,她的小穴上全是流出的淫水。 我立刻把她的三角裤两侧捏在一起用力向上提,此时三角裤已变成丁字裤,我一提一放、一提一放,芳在那咬着嘴唇小声的哼着:「啊……啊……啊……」她越是叫,我越是兴奋,一把将她的三角裤拉下,直接就用三指:食指、中指、无名指,直捅到她的小穴里,「啊……」芳这时痛得大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