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谁呀!”心想,我正在洗澡谁来敲门。 我裹了条毛巾,去开门。 “原来是你啊?!”只见门外站着位穿着体面的男士。他叫张明,今年27岁,不久之后就会成为我的继父。 事情还要从2个月前说,一天母亲跟我说,准备给我找个后爸。想想也是,父亲在我18岁时候去世至今已经6年了,妈妈守了6年寡也难为她了。 “我现在自己独立了,我无所谓的,只要对你好就行了。”我边玩电脑边说。 “那后天是周末,我们请他来吃顿饭大家熟悉一下吧!”母亲见我这麽通情达理,很是高兴。 “随便!” 很快到了请客那天了,我下班回家,看到门口多了双男性皮鞋,想必他已经来了吧! 妈妈不在家,我往客厅瞄了一眼,一位大约27岁左右的男的坐在沙发上。 “请问你就是张明吗?”我疑惑的问。 “是呀!你是峰峰吧!”他站起来走向我准备和我握手。 我真素有点惊讶,没想到即将成为我继父的男人如此年轻,做我哥哥还差不多。 我由於发愣,手没伸出去,他主动握住我的手说:“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啊!!哦哦!!!”我附和着,其实心里已经打翻五味瓶不是滋味了。 我仔细端详他,短袖西装衬衫,贴身的那种,能勾出完美的身线,尤其是两块胸肌更是明显;下面穿着黑色西装裤,看起来腿好粗,好性感!样子当然没得说,短短的头发,眼睛是双眼皮,鼻子很有轮廓,小麦色的皮肤,嘴唇很薄,嘴角微微上扬,看着有股邪邪的味道,嘴巴很好看,一看就是个吹萧的好嘴!他那西装下结实匀称的身体和档部那包高高的突起都成了我SY时幻想的片段。 他把我拉到沙发上,寒暄起来。我看到他的包在旁边,“你在哪里上班?” “哦!我在你妈妈公司做财务。” “哦!那你是和我妈一起下班的?!”说着,门开了,母亲提着大包小包的进了门。 “峰峰!回来了!快帮妈妈拿菜,重死了。” “我来吧!”张明强着走到门口。 “随便买点好勒!还买这麽多。”他带着怪罪的口吻,和母亲有说有笑的进了厨房。 我突然有种犯恶的感觉,一想到这麽年轻的男人就将成为我的父亲,我就难以接受。不过我还是很有礼貌和他吃完了这顿饭,饭后他做了很多家务:扫地、擦桌子、洗碗。俨然已经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而我只是不作声默默看着。 他走了之后,我和母亲大吵了一顿,最后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那天晚上,我睡在同学家,第二天,我回家收拾一下行李,搬出去和同事合租了。 虽然事后,我也有点悔意,发了条道歉的短信给母亲,可是我在短信中说的很清楚,我还是无法接受一个只比我大3岁的男人做我父亲,我需要一段时间快取。 就这样,我开始外面独自住宿生活。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我还在洗澡呢?!”我冷冷的问。 “你管你洗吧!你妈妈放我半天假,要我带点东西给你,她知道你口叼,外面吃不惯叫我买点你喜欢吃的菜和零食。”他边说边把东西放进冰箱。 哗哗~~~~~~~~我又开始洗,蒸汽使我看不见外面的情况。 突然,门一拉开,是张明。他都已经脱个精光了,宽厚的肩,结实的胸肌,两颗嫩红的突起,肚脐为起点一路的汗毛延伸到腰带里,下面穿着一条包的很紧的肉色内裤,由於水溅到上面,变的透明了。 “我在洗澡,侬组撒(上海话)?”我很生气但有点不知所措。 “别装正经了,你电脑盘里的东西,我早看见了。还不错,喜欢大吊男,今天让爸爸来让你尝尝。” 他的一番话让我想起,当时走的太急没把这些东西删掉。 “什麽爸爸?!别搞笑了,你的岁数做我哥还差不多。” “哦!那就让哥来爽死你。”说着,强吻我,整个人也顺势挤进狭小的淋浴房,水顺着身体的曲线流下,那结实的后背,紧紧的浑圆上翘的臀,笔直的腿。他的舌头很灵活,在我牙齿间穿梭。 “你还KISS过吧!让哥哥教你。”一把我的嘴张大,舌头伸进嘴里开始和我的缠绕在一起,有时候出来的时候,舌尖都会带着我的唾液。边KISS,手不停地摸我下体,不停地抓我屁股,有时还拍打。 “没想到,看你蛮瘦的,屁股还是蛮紧的。”把我的手抚摩他的内裤,最后他把内裤拉下,硬梆梆的大老二弹了出来,在空中甩了甩,挂在下面的阴囊也跟他一样,松到两个卵蛋都看的非常清楚。我急忙跪在这个即将成为我继父的男人面前,双手掌着他的臀,用我的嘴用我最虔诚的心开始了我最诚挚的服务.张明的龟头真的很大,大的我的嘴有点包不住,我小心的从他的阴囊沿着他紧贴着小腹的阴茎再到他那硕大的深紫色的龟头来回的舔弄,他茂盛的阴毛划过我的脸,痒痒的,鼻腔里充斥着男人特有的体味.他的JJ硬的不行,尿道口的淫水顺着JJ滑下,全被我舔了去,真是世上最好的美味! 日,你个骚货真会舔!张明的声音兴奋的带着颤抖,身体慢慢的退后,靠在了蓬头下的?面。 听到了张明的表扬,我更加的卖力,把嘴张到最大一口含上了他的龟头,他的JJ好烫,仿佛要把我嘴融化了一样,我的唇感受着龟头的平滑,冠状沟凹陷的粗糙,我的舌头在他的龟头快速的环绕,擡起眼只见张明的腹肌规律的抽动中,乳头硬挺着随着胸腔的起伏浮动.他的头向上仰起,眼微张,小麦色的双黠泛着潮红,嘴张开大口的呼着气,蓬头的水顺着头顶流下,流过他刀削般的脸,流过他嫩红的乳头,顺着他八块腹肌中间的缝隙,延着他的JJ流到我嘴里,最后滴落在瓷砖上。 呜!好爽,你个骚货,吹的我好爽...张明舒服的全身都颤抖起来。 突然,他的两只手紧紧把住了我的头,在我嘴里抽插起来,他插的很用力,每一下都探到了喉咙深处,有时插到最深处还要停留十几秒哇....突然的深插让我错不及防,伴随他的插入有种想吐的感觉,他停留的时间让我感觉自己快窒息了!下意识的想推开他,但实在敌不过他的力气。。。於是我赶紧调整自己的喉咙更加卖力的吸允着他的JJ。 啊,好爽,操你的嘴真的好爽! 不知是他的鼓励还是习惯了的关系,几分钟后,恶心的感觉没有了,取而代之全是为他服务光荣,幸福的感觉.感受着他的JJ在口中在喉咙停留时那微微的颤动,品尝着他JJ不断涌出的淫水...我感觉欲望那麽的强烈,一如张明JJ的炙热,一如张明JJ淫水的涌动...我一只手握着他的臀,一只手撸动着自己的早已湿的不行的JJ,兴奋的无以言表。 “已经等不及啦?你老二敲的老高!” “恩!!” 因为他想不带套做,所以要先把我的肛门洗干净。他把莲蓬头拆掉,把水管口对着我的肛门,不停冲水,他还用他的手指把我的括约肌轻轻张开。最后把整个水管插进我的P眼,进行灌肠,我觉得好涨,满了就不停的往外排水。几次之后,我排出的水变的无色透明了,於是他叫我把屁股翘起来对着他,接着就感觉有东西缓缓地进入我的肛门。低头向后面一看发现他的老二已经插进去了,或许是刚刚用水灌进去吧,把肛门撑的比较开,里面也有一点点水,根本没有润滑就已经可以顺利的插入了。不久后,他的腹部已经能够贴到了我的屁股,我才发觉他已经完全插入了,能够感觉得出来他的屌很长,插的非常的深,但是却一点也不痛,很舒服。之后他把屌慢慢的拔出我身体,等到完全拔出来了,他又一次完全插到底,这样的动作重复了两三次,然后把我转过去叫我看他的屌,上面非常的干净,而且真的很大,但是比我还长,大约有18左右、粗的很。一边看着他的屌我的手一边摸摸我的括约肌,被撑的松松的,里面还有液体缓缓流出,简直就像女人的阴道。 “草!比操你妈妈还爽,你还是个处男,今天爽死你。”说着一把把我抱起,抱到房间。他要我跟狗一样跪在床上,他从后面握着他的肉棒凑到我的肛门前面,用龟头在我的括约肌扫了几下,然后缓缓的插进去,当插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开始往外拔,当我感觉到他的龟头已经快要脱离我的时候我的肛门一用力夹住了他的龟头,然后他拍拍我要我放放松,我放开了他的龟头,结果他像发疯一样把整根18公分的大肉棒插到最底,突如其来的这麽一顶我哪受的了,不能控制的放声叫了出来,然后他又拔出来,又一插到底,如此这样重复两三次,他把整根屌完全拔出来,这时我没力气再去夹住他的老二不让他离开,然后他的手指在我的洞口游移,接着试着要把我的洞口再稍微撑大一点。接着他又开始把他的J8插入我的肛门,插到底之后他在我的耳边说:“要开始了喔”接着就挺直上身风狂的抽干我的肛门。每一次抽出后都用非常快的速度再冲回我身体的最深处,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松松的阴囊随着抽插的节奏拍打着我的我的屁股。 大约被他干了5分钟后,他开始调整进入的角度,然后龟头朝着我的下腹部直线冲刺过去,这下我真的受不了了,开始没完没了的放声淫叫。”恩...阿...不要阿...你插太深了,这样我受不了阿~恩..恩...18公分真的太长了,每一下都顶到我的前列腺我没办法忍受这样的刺激,已经开始求饶了。“这样就不行啦?那后面怎麽?”於是他开始加大幅度,加快速度继续撞击我的前列腺。每一下的撞击都太过强烈我已经快要崩溃了,於是身体就开始本能的想要离开这样过於强烈的刺激,我的身体开始往前爬,一点一点,直到他地大肉棒已经没办法再撞击到我的前列腺时他发现了我一直在逃避他的撞击。“不要跑”他拖着我的腰部把我拉回去,配合自己一口气用力把肉棒插到最深,这一下把我彻底崩溃了。我把屁眼往他的身体送过去,上半身跟下半身几乎缩在一起,我的卵蛋猛烈的晃着,我已经没有力气去管其他的事了,此刻我只想被干。 他就像一头发情的公狗趴在我身上,18公分的大屌只抽出5公分左右就又插回去,快速的插着。20多分钟过去了,他开始加大幅度跟速度,我的屁眼已经被插到发红,最后他用力往里面一顶,一声低吼,好几道滚烫的精液射入我的体内,之后他又开始抽插,大约一分钟后才拔出我的肛门。她的肉棒抽出我的肛门后,我还清楚的看到上面沾满了精液。“休息一下吧~”他说。我就这样趴在床上,不停的喘气,一段时间后他说要看看精液流出来了没,要我把屁股擡高,“流出来了...”他说”“刚好拿来润滑”於是就用已经勃起的龟头把流出来的精液刮回肛门,然后顺势又插了进去,又开始抽插我的屁眼,不过他这次不是一直撞及我的前列腺,有点往我腰部顶的感觉。他每干一下我都因为肠壁跟他肉棒的摩擦跟腰部的酸麻感觉发出淫荡的叫声:“啊啊...好爽...插进去一点...”。第一炮被他干了将近半小时,现在又来一次,我真的被干疯了,就让他干吧。又是一次二十多分钟的疯狂抽插,我的屁眼已经畅通无阻,暂时失去收缩能力。 攻击完腰部之后,他的老二再度攻击我的前列腺,尽管已经没力了,我还是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抽干而发出淫叫。看到我的马眼一直不停的渗出淫水,床单都湿了。我甚至不知道我有没有射精,只觉得下腹部好涨,好像有东西要从我老二里跑出来一样,然后又是一大坨透明的前列腺液从我的马眼流出来。突然,他把手伸到我老二上,摸摸我的龟头“哈哈,你很high喔!水都流这麽多出来了”他淫荡的说着,手在我马眼附近游移,前后两道刺激让我疯狂了“啊...好舒服阿...还不都是你害的我流这麽多出来!”我说着。听到这句话,他停止了抽插动作,然后把老二深深的塞进我的肛门,靠在我耳边说:“我害你?怎个害法?是不是这样?”说完就把老二完全拔出来然后瞬间用力全插回去。“啊~~~“我被插的只能哀求。他看到我只有哀号就又再问了一次”说~是不是这样?“然后又再深深的顶了一次,我根本说不出话来,他又再深深的顶了一次,我才发觉我很喜欢被他干的感觉,我把P眼直往他老二塞过去想要再插深一点。他见我一直想要再插深一点,便问道:“喜欢被我干吗?”我爽的没办法讲话,只能猛摇头。 过没多久,他说要射了,又加快速度插了数十下后拔了出来,看到他搓着发红的老二,马眼对着我的洞口,把一道道粘稠滚烫的精液射到我肛门里,全部射完后他又把老二插了进去继续抽插了一分多钟才又拔出来。拔出来之后,我累瘫了,就这样直接趴在床上,动也动不了,他就直接坐在我旁边,靠着?壁,半硬的老二上面沾着他自己的精液,粘稠的精液缓慢的从他的大肉棒上往下流,蔓延到两颗硕大的卵蛋上。可能是精液在卵蛋上流动让他觉得有些痒吧,他用手把自己的卵蛋捧起来把上面的精液擦干。我不知道哪来的冲动,爬到他身边,像是一个小孩子肚子饿了要找妈妈喝奶一样,跟他说:“全部给我吧!”我看着他笑了一下,就把他的半硬不软的老二捧来,把上面的精液全都舔干净,也把他的卵蛋放进嘴里好好的品一下。说真的,比起硬梆梆的大肉棒,我更喜欢吃不会太硬的J8。 他摸着我我的头,笑着说:“真有你的,床上工夫比你妈强多了。这个后爸我当定了,以后操完你妈,再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