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叫东翎,今年十九岁,大学一年级生。 因为父亲是家中幼子,我又是家中独子,所以自小就得到很多人的宠爱。 唯一对我较严厉的是我的母亲,她在後来跟我说,她的理论是,既然已经有了 这麽多人的溺爱,那麽总要有人去管教我。 当然,以前的我是不知道的,直到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我才知道母爱真的是 很伟大的。 上了大学後,因为我嚷着要独立,所以我选了在另一个城市,一所很不错的大 学,报读了法律系。家人虽然不舍,也同意了,帮我租了个小房子。 我不打算完全靠家里,所以在附近的咖啡店中找了份兼职,体会一下半工读的 生活。最初我是瞒着爸妈的,直到第一个学期发了成绩单,才跟他们说。看到我能够 兼顾学业,他们就没话说了。 我也交了个女朋友,是在咖啡店打工时认识的,叫做巧玲。她是本地人,也是 一个女同事的朋友,因为有时会为同事替更,几次过後就熟稔了。 巧玲和我一样是大学一年级生,不过她的专业是外语和翻译。她的样貌甜美, 我最喜爱看她笑着的样子,她的身材也不错,虽然不高有点娇小,但却正是 我喜爱的类型。 有次爸妈打算来个惊喜,来了探望我,亦刚巧碰到了我和她在咖啡店吻别的情 境,所以他们也就发现了。还好他们对她的印象还不错。 交往了大半年,我和巧玲间,很明显地,应该发生了的,也已经发生过了。第 一次时,是在我家中。因为我之前已经知道了巧玲曾经交往过男朋友,所以 当我知道了她不是第一次时,也算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只是没预料到她的经验 也同样不多。 我这个新手,尝过鲜之後,自是乐此不疲。最初巧玲总是说不想要,因为好多时 做过之後她也会很累,但在我每次无赖之後,最後都是半推半就间被我得手。当 然每次之後,我也会为她全身按摩,令她睡个好觉,好恢复体力。 就这样我们过了甜蜜的一年,直到有一天,我听到她的朋友说她的前男友回来了。 说到这个男友,是她的初恋男友,和她在初中时就是同桌,不过数年前就举家出 了国,那时他们也秘密交往了两年。我也是有次从巧玲口中,才知道她的第一次 ,就是在他出国前没多久发生的,她说那次是她自己自愿的,想留个美好的回忆。 不过,出国之後,过了一年後,他俩分手了。因为那个男孩听到她身边不乏追者, 对自己没信心的同时,也不想她这样为他这样。所以,他单方面和她分手了。也 没有说出真正原因。 我知道这些的时候,已是他回来了两周之後。是在我发现了巧玲最近总是神不守 舍,又不想说出来,我最後担心不已,才在她的好友那儿得知的。那个朋友也 就是我在咖啡店打工的半工读同事。 她叫做美妮,也是巧玲的中学同学。她说那个男孩为了巧玲,好不容易才劝服了 家人,让他回国读书,这还是他在努力奋斗,考取了骄人的成绩,亦得到了大学 的奖学金,以交流生的名义回来的。虽然只能留一年,但他已经打算把巧玲努力 追回来,然後明年和她一起出国继续学业。 听到这,我的心自是直沈下去,先不说我知道那人在巧玲心中的地位,就是出国 留学,也是巧玲一直向往的。在我可能还再体会说所谓半工读的时候,别人已经 想到把她接走了… 最後我迷糊间回到了家中,既不知所措,又心烦和伤心。巧玲是个善解人意,温 柔娴静的女孩,但内心深处却是有主见女孩。既然她没有和我说起,即是说她还 没有打算说出来。 可能像很多其他人一样,无助的时候,总会想起自己的父母,我也是一样。当 我打电话回家,听到母亲那熟悉的声音时,我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 母亲等到我的声音,也知道我有些不对劲,和往常不同,她的声音轻柔了不少, 温柔地问我什麽事。当我一开始说出来,就似是不能停下来般,把全部事都说了 出来。 说过之後,我才有些後悔,因为在母亲面前,我总是有些拘谨,不知道总是有些 严厉的她会怎样。不过,她只是静静地听我诉说,在我说完後,她没有怪责我, 反而为我分析,和我讨论当中的可能性,例如巧玲想静一静,才会和我说这事。 和母亲的一席话,我安心了很多,就像母亲所说,情能令人迷乱,既然暂时不能 解决,不如静心等候,相信巧玲也想我能保持冷静的。 不过,那天晚上,我的心,却是再也静不下来了,因为巧玲找到了我。她说她已经 知道了美妮和我说了,她先是说这是她做错了,因为没考虑到我会担心。不过, 她接着说她实在真是很苦恼,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所以她希望可以自己一个人静 一静,好好想一下。 直到她轻轻亲了我一口,离开了很久之後,我还是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只感到脑里 乱成一团。不能思想的思维,想到的只有巧玲,和这痛苦无助的感觉。最後,我找 到了解决方法,就是跑到街上,买了很多啤酒,然後回家痛饮。 渐渐地,不知是嚎叫还是痛哭了很久之後,已经迷糊神志不清的脑袋,也好像好了 很多。 甚至乎,我看到巧玲也回到了我身边,拥抱着我。 大喜若狂的我,自是紧紧地抱着她,不再让她离开。我口里诉说着我有多麽的爱她, 有多麽的想她。她也说着同样的话语,窝心极了。 紧抱着她的我,开始热情地亲吻她,她说不要,叫我停下来。感到她的抗拒,我意识 到她还是要离开我,不能自拔地痛哭着。听到我伤心欲绝的声音,她的挣扎也停了下 来,再次抱着我。 於是,我又再次要拥吻她。她先是想再次推开我,却有些乏力,就像以前很多时我想要, 她却不想的时候。我没有停下来,像是和她配合了无数次般,轻柔地亲吻着她。不过, 相信那时的我,却是既可怜兮兮,又泪流满脸的。 我找到了她一如以往般柔软湿润的嘴唇,贪婪地吸吮着。感到她的被动,虽然没有回 应我的亲吻,但也没有再要推开我,只是嗯嗯唔唔地想要扭开。 我没有放弃,依然热烈地亲吻着她,不过我的大嘴是亲吻着她的脸颊,和她嫩滑的玉 颈,她像是不堪出挑逗地想要挣脱,但我却是紧紧地抱着她,亲吻着她。 同时间我的双手也没有停下来,开始了在她的身上游走。当我的手将她的裙推了上去, 摸到了她的大腿时,她啊声呼叫了出来,不过立就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声音,因为我的 嘴乘机印了上去,同时舌头也探了过去,主动地去撩动她的小舌头。 再我的攻势下,本来还坐在沙发上被我抱着的她,也被我拉着同时卧倒在沙发上。 这时候的我,像是发情了的公牛,而她既想要阻止我,却又无力去停下我。 衣衫不整的她,没多久就已经变得春光乍现,在我的手成功地把她的上衣和胸罩都解 开时,我的嘴终於离开了她的小嘴,随即找到了她胸前的樱桃,含进了口里撩拨吸吮 起来。 她终於又可以再次说话了,那说了半句要我停下来的话,却在胸前的失守的瞬间,变成 了娇呼声,那高昂拉长了的声音,却是最美妙的鼓舞声。 她的双手捉着了我的头,要把我拉起来,口中低声嚷着不要,不过我没有停下来,因为 口中那硬了起来的樱桃,却是最真实的反应和答案。 我那本来只是在大腿上抚摸着的手,虽说是极大的享受,却再不安份於那儿。她的 双腿依然紧紧拼合在一起,所以我的手向上游走,直到我摸上了她的内裤。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手已经在腿的一边潜了进去,在她不算浓密的丛林上 肆意抚摸着。她的反应比之前的更要剧烈,连我在她胸前的攻势也不理会了,身体在激 烈地扭动着,同时捉住了我的手,要把它拉出来。 当然,我没有如她所愿,因为我的手指,在这短短的数秒间,已经进一步挤进了她两 腿间的空隙,摸到了一片的湿滑。 在她的手捉着我,要拉走我的手同时,我的手指一屈一推,一小截的手指顺着湿滑的爱液, 滑进了她的泥泞小径。本来拉着我的手,一震之下,变成紧紧的捉着我,口中的不要,也 变成了一阵长长的娇吟声。 这时候的我,更加不会停下来,已经小弟已经硬得把裤子也隆起了一大团。 在我的手指的努力下,她的挣扎已经渐渐乏力,只剩下断续的呻吟声,和间或似哀似怨的 呢喃声音。在我依然迷糊不清的神志,依稀听到的虽然和平常巧玲在这时说的不大一样,但 却是充满着爱。 慢慢地那紧合着的双腿打开了,同时巧玲也慢慢开始回应我。得到了暗示的我,自是欣喜若狂, 三爬两拨间就把自己脱光了,然後在昏暗的光线下,在巧玲的配合下,也把她的衣服全脱去了。 巧玲主动地把我拉向她,然後她拉着我仰卧在沙发上。我们俩人热烈地亲吻着,两具肉体在 狭窄的沙发上,交缠着磨蹭着。每当我的小弟磨擦到她的私处时,她都会敏感得呻吟了出来。 她的呻吟声,像是催情剂般,令我越发的兴奋。 终於在我再次磨蹭到她的蜜穴口时,我没有再滑开,而是将下身调整了一下,接着就顺着那片 泥泞推了进去。 小弟一下子被那紧凑的肉壁包围着,我舒服得赞叹了出来,同时她发出了一阵销魂的呻吟声, 像是不堪刺激般的,本来搁在我双腿的大腿一下子收紧,变成了盘在我的腰上。 同样兴奋不已的我,自是开始了人类最原始的本能,为接下来的激情展开了最灿烂的序幕。 房里面响起了此起彼落的呻吟声,和肉棒剧烈的碰撞声,像是交响乐那样,虽然没有也不需要 指挥,却无碍於将这激情变成最动人最激情四射的乐章。 直到不知道那缠绵激情至深处的声音,此起彼落了不知多久,才在两人同时间由最高处,同时 达到了快乐的顶点,才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经历了人间最美妙观能刺激的两人,在慢慢平伏之後,也双双进入了梦乡。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