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你们想干什麽?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和小依没有关系!你们先让她走……」 ? ? 玉彬和小依这对俊俏的夫妻,被一群男人强行掳到一座铁皮工厂内,小依被阿宏和麦可推到在墙角,玉彬被山狗从背后扭住手腕,痛苦的对着袁爷等人叫骂着。 ? ? 袁爷不怀好意的冷笑着道:「哼!放了她!你把欠的钱拿出来我就放人!」 ? ? 玉彬脸上一片惨白,嘶哑的说:「现在……现在我没钱!不过我一定会还。你们先放小依走!不关她的事。」 ? ? 「哈……」六个男人面目狰狞的大笑起来。 ? ? 「没钱……也可以!反正很多人从很早前就已经喜欢小依了!不如……让大家快乐快乐吧……嘿嘿。」 ? ? 「你……你们原来……是有预谋……畜牲!让她走!大不了……大不了我的命赔给你们……」 ? ? 玉彬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袁爷和沈总设下了陷阱让他投资,导致今天负债累累而被绑来这里,原来都是爲了染指小依,不禁又气又急的发抖起来。 ? ? 袁爷拿起一把铁棍往玉彬的肚子上一捅,玉彬惨叫一声,苍白的脸痛得扭曲变形,双腿都软了下来,山狗拎着他的颈子,强壮的手臂从他跨下穿过抓住他的要害狠狠的把他瘦弱的身体提起来。 ? ? 「哎啊……」男人最脆弱的部位受到攻击,玉彬更凄厉的哀号起来。 ? ? 「安静一点!」泉仔怒斥一声,双手左右开弓。 ? ? 「啪!啪!啪……」不断落在玉彬的双颊,打得他脸上都是鲜红的掌印,鼻子和嘴角都喷出鲜血。 ? ? 「住手!」小依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丈夫被淩虐:「不要再打他了!」 ? ?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才是他们想要的,爲了丈夫的安危,她努力的压抑自己激动的情绪,流露出恨意的大眼睛瞪着袁爷一群人。 ? ? 「你们放过他吧……我知道你们要什麽,我人就在这里……随便……随便你们想做什麽都可以,只要先放了我丈夫。」 ? ? 小依双唇苍白的颤抖着,透明的泪水已经在眼眶内荡漾开来。 ? ? 「坐下!」袁爷冷酷的命令小依。 ? ? 小依像待人宰割的羔羊般并着修长的一双腿,紧靠着墙壁顺从的坐到地上,一大截白皙的大腿从掩不住的短裙下暴露出来,原本可以展露动人双腿的穿着,现在竟然成爲她心中最后悔的事。而那六只禽兽看到这个美丽的少妇被迫顺从的动人模样儿,加上她丈夫将在一旁眼看着妻子任人淫虐的玩弄肉体,更让他们无名的兴奋起来。 ? ? 麦可和山狗搬来一张桌子,阿宏走到缩在墙角的小依前面,庞大的身影笼罩住她的视线,小依心中充满了恐惧,但倔强的个性仍使她强装镇定。 ? ? 阿宏看着跪坐在他脚边、明明已经害怕得发抖,却还任性的瞪着大眼睛的美人,兴奋之情更逸在他肥胖的脸上。他淫笑着弯下腰,两只魔爪伸向怯生生的小依,小依本能反应的往墙角缩,但是后面已没有退路了! ? ? 她嫌恶又害怕的扬起下巴尽量将脸转向一边,光是看她这种样子,阿宏胯下的那根肉棒就早已硬梆梆的顶起裤子,汗湿的巨掌抚摸到小依光滑修长的大腿。 ? ? 「哼……」小依紧紧的闭上眼哀喘一声。 ? ? 这是第一次被厌恶的男人碰到不该碰的肌肤,阿宏却无耻的以爲她的反应是因爲他的爱抚,反而更轻薄的爱抚起来。他的呼吸浓浊而急促,听在小依耳中觉得好可怕和恶心,她咬着唇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背部也紧贴在墙上拼命的屈起双腿,阿宏在她大腿上乱摸,最后竟还要伸进窄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