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 只有十岁的方生被当时较他年轻四岁,但已经顽皮狠毒非常的妹妹方婉云所戏弄, 从花园内十多尺高的千秋架上倒跌下来,头部落地,尤幸颈骨没有折断, 否则便铸成大错。 但方生自此以後却变成一个蠢钝痴儿,智商偏低,终日浑浑噩噩﹗ 他的後母万枫婷事後则大发雷霆,大为责怪她亲生的女儿方婉云, 责怪的原因却是: 为什麽方生没有跌死﹗ 十年後: 方婉云的容貌经过多次惊人的脱变,竟然由一个胖胖的丑女孩、 成为各名校间,万千少男为求一睹的婷婷玉立美女了。 外表纯情、温柔、天真的她,在家却是另一个天翻地覆的模样﹗ 她除了是刁蛮与任性莽为的公主之外,还是一个天生的虐待狂﹗ 她当然隐藏着这种特殊的嗜好,不会给那班奉她为玉女至尊的裙下之臣所知道﹗ 就由於这种内心的抑压,更使她无时不刻地,想出虐待的鬼主意, 而唯一让她得到发泄的对象﹗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___方生﹗ 由於方生始终是她的哥哥,一丝道德的伦理观念,使她不能逾犯, 她没有和方生发生过半点性行为, 内心傲慢的她一直都瞧不起这个几如白痴的哥哥, 只有性虐待而没有性满足,使她的个性更变得古怪跋扈﹗ 这一日: 是星期六的下午,天色灰沈蒙翳﹗ 方婉云推掉一切无聊的约会,昨天十间名校的亲善大使联选, 自己竟然败给一个黄毛丫头而屈居第二﹗ 当然啦﹗善於掩饰内心世界的方婉云摆出一款很大方得体的态度上前向冠军祝贺一 番﹗ 还受到上万的男生们如雷的掌声与喝采,这使她更深得人心, 再成为梦中情人之后的美誉了﹗ 晦﹗那失败的满腔怒郁之气,仍未消却在她的心田呢, 这下可要找生得粗壮的哥哥尽情发泄耶﹗ 她花了个多小时来打扮着,从外国邮购回来充塞一柜的SM服饰, 她拣了一件又一件,挑完又选﹗ 最後才穿上了Leather质料,极窄身的黑色连身衣,这种性感的,亮着异样光泽的皮 衣, 刚能包裹着她发育完成的高耸胸脯与黑毛稠密的下体﹗ 她朝落地镜子瞧了瞧自已的模样,一点也不输蚀於外国的女郎﹗真个满意极了﹗ 她脚上再穿上了及膝的长皮靴,一派SM女王的威严模样﹗ 她就是这样的装扮从二楼大摇大摆地走进三楼哥哥的房子, 一手扯着方生的头发,硬拉到她三百尺的豪华大睡房之内。 这时候,她正用带着黑皮手套的右手紧抓着皮鞭的握手,大字形的擘着双腿站着﹗ 「死吧﹗你这个臭屌的奴隶﹗Shit﹗」 说着狂打着方生的背部,舒畅地呼喝着、发泄着﹗ 方生不断地左闪右避那如雨的飞鞭﹗ 「嘿﹗嘿﹗看你怎样逃﹖再走避的话, 打死你这个蠢货算了﹗哈﹗哈﹗哈﹗」 方生早已被妹妹打得满体疼痛,皮肤撕裂的感觉很是难受﹗ 脑内只有逃走的意念,立时冲出房门﹗ 「操妈的﹗想走吗﹖给我抓到,要你双倍受苦﹗哈﹗哈﹗」 方婉云挥着黑鞭正从楼梯的转角处跑出来。 正拐过另一边房角,下着陡直的木梯时,动作反应迟缓的他,脚步一个跄踉, 整个人就这样从梯间打了十多个转身,滚落到下层的地板上,昏厥过去了﹗ 万枫婷一如十年前一样,再度怪责方婉云的不是之处: 理由仍然是:为什麽方生没有死去﹗ 两日後: 方生的检查报告出来了: -----脑部受到轻微的震荡,身体各部位没有骨折的创伤----- 万枫婷紧张地向主诊医生问:「没有性命危险吗﹖会变成植物人吗﹖」 医生自以为自己的答案是好的:「没有哟﹗放心吧﹗太太。」 万枫婷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话: 「妈的﹗」 三日後: 方生从医院回到家中,一切都改变了﹗ 只有方生自己才知道,绝然不同的改变,陡地发生在他的身体之上﹗ 他终於能够继承了老爸的聪明才智与及雄才伟略, 还能将方氏一族的特有遗存因子全力爆发出来﹗ 这种遗存因子就是___性残暴﹗ 方生竟然能够回忆到廿年之间的历历往事: 自从他变成智商偏低的孩童後, 虽能学习日常的一切生活事宜,但终日只会埋首砌玩模型。 老爸方雄业身为S阜十大富豪之一,雄业集团产业宏大,竟无一个能干的男丁继承, 不禁悲怀终日,五年前不知为何原因就卒然撒手人寰了﹗ 这神秘的死亡,有好事之人怀疑与他的继室有莫大的关系﹗ 方生的亲生母亲早在诞下麟儿的时候,就难产死去了﹗ 後母万枫婷是S阜的选美会小姐冠军, 在他两岁的时候才嫁给方雄业,这便成为方生的继母了﹗ 这个万枫婷现在也只得三十来岁,虽然已生了十六岁大的方婉云, 但现在仍是万人迷,风姿卓约,美艳动人, 敢於追求芳心的人不多,但作爱的「工人」却不少﹗ 由於方雄业的遗嘱竟有一半的财产,拨给这个早已在他生前背守妇道的爱妻﹗ 故此万枫婷现在是雄业集团的主席,更身兼上流界的社康扶椅社的总监, 商界与政界都德高望重﹗ 但背地里的她还不是老样子﹗ 尤如武则天的翻版,日淫夜奸,荒诞不?﹗ 还算方雄业惦记儿子的安危,另外的一半家财仍留给方生, 但暂时却由万枫婷管理着,一待方生在卅岁年届的时候,才归其全盘应用, 顾虑周全的方雄业亦指定每月转账庞大的生活费到方生的私人户口里, 供其日常的开支。 这个万枫婷凭着一时无两的绝世美貌, 令到年届五十,刚为(鱼众)夫的方雄业狂热的拚命追求。 不到半年的光景,当时只有十七岁的万枫婷就下嫁方生的老爸了﹗ 这故之然就成为当年城中谈论的焦点了﹗ 老夫可以娶得少妻的原因: 故然是花花金钱的缘故啊﹗ 所谓有其女必有其母,她的野心初时只是嫁入豪门为止, 没想到竟能分得偌大的家产, 人心当然无厌足,尤其是她这类形的女人,更是居心歹毒得很﹗ 她早已垂涎方生的那一份,这几年间,已千方百计想出计谋, 设法将方生置於死地或者将他变成了植物人, 那麽﹗她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得到全部的所有家财了﹗ 方生瘉後回到家中,一切按照旧状﹗ 现在的他已是城俯颇深的人, 他仍装作痴呆的模样,受着妹妹的屈打淩辱﹗ 但私底里却筹备着一切,要将产业全夺回来﹗ 另外,他体内遗存的暴烈性兽与日俱长, 这几天来,他开始暗中观察继母与妹妹, 那成熟的女人胴体,性感已极的衣着与少女无敌的美貌,青春少艾的嫣红肌肤﹗ 看得他咬牙切齿、亢奋不已﹗ 他誓要将这母女俩、狠狠的强奸与虐辱﹗ 啊﹗一个是没有血缘的继母,另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妹妹, 嘿﹗多少也挟着乱伦的滋味﹗实在令他心痒血沸已极﹗ 在方生的房中,再不是一盒叠一盒的玩具模型, 代替的是堆积如山的SMVideo与无数的性爱书册, 他暗中在外用钱雇了十几个少女的肉体,来实习了他学来的狠毒与猥亵的摧残技俩, 当然他这些研究与享受,并不曾给他的妹妹与母亲所发现﹗ 这晚来了﹗ 他早已在大宅适当的位置神不知鬼不觉地, 设置了几十部不同角度的自动先进录影系统, 录後的画面可以放大一百倍以上还是极其清淅的﹗ 他要让所有镜头完全地录下他即将要犯下来的奸暴行为, 一方面可以自娱,另一方面计划若有偏差,亦可作为要胁的凭据﹗ 「嘿﹗嘿﹗这下可有好戏上演了﹗你们这两个臭婊﹗等着瞧吧﹗」 方生在房间内奸笑了开来﹗ 晚上九时许: 天际远处隐隐传来闷雷的声音,气压很低,异常的闷热,雷雨即将暴烈的降临﹗ 方生也开始准备暴烈的性虐降临行动﹗ 他先带上了SM专用的黑色皮HOOD,这种头罩在眼和嘴的部份是开着洞的, 而洞的周围是綑着血红色的边条,这使他的样子看来很是诡异可怖﹗ 他对着镜子一面整理一面嘿嘿地笑, 那一排森森的牙齿,就像极了一只饥饿野狠的利齿﹗ 跟着他上身套了一件极薄而紧身黑色半透明纱衣, 将他天生雄浑的肌肉明显地浮突了出来, 再来下身是黑皮的短裤与长靴,他的阴茎虽不曾见着任何美女, 但因为满脑残酷的情绪高涨缘故,那鸡巴早己高高的举?起了﹗ 他索性将血红的大鸡巴从短裤的开洞处取将出来﹗ 嘿﹗嘿﹗行动吧﹗ 他开了一台显示器,正看到妹妹房间的一切﹗ 「嘿﹗这个小淫娃竟然在自慰﹗待老子来帮帮你吧﹗ 嘿﹗嘿﹗」 方生重重的打开自己的房门,他没有任何忌惮﹗ 这晚是重要的节日,所有佣人都在六时许放假走光了﹗ 而继母出席完公宴後会在十时许回来,现在就先将独自留在房内的妹妹奸淫个痛快 吧﹗ 万枫婷回来的时候,正好一并...........嘿﹗嘿﹗ 方生一边向方婉云的房子走去,一边盘算着淫暴的程序﹗ 来到妹好的房门前,方生听到房内传出一阵又阵放浪的呻吟声, 方生这几个星期以来,不断注意她母女俩的举动, 知道妹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自淫一番﹗ 「时间计算得很准呀﹗」方生嘴角挂起淫酷的笑,突然对着门前仰天狂笑三声﹗ 跟着一脚发出强大的暴劲,将脆弱但又名贵极的木页门整幅踢下来﹗ 这时的方婉云穿上有如比肩尼泳装的名贵Sexy睡衣, 正坐在大床上用自慰器触动着阴户享受着, 冷不防大门「澎」的巨响突然破落﹗ 「哗﹗」她一声惊叫﹗ 随着大门砰然塌下,一条黑影壮汉扬着巨大的鸡巴猛走进来﹗ 方婉云见到这一个带着Hood的年青夥子, 当然不知就是她的哥哥__方生﹗ 「你.....你..是谁﹖干..甚麽...」娇生惯养的方婉云几时遇过这种暴力情况, 只吓得口为之僵,语为之窒﹗ 方生狞笑道:「干什麽﹖臭娃﹗」说着手掌大大一挥, 啪﹗啪﹗啪﹗,疾刮三巴耳光在方婉云的翠脸之上﹗ 「呀..........」少女的脸上红痕泛现,看得方生更为疯狂﹗ 左手一执少女额顶的发根粗暴地喝: 「小臭婊﹗用脑想想﹗我想干什麽呀﹖说不对的﹗我扯爆你的小头﹗ 哈﹗哈﹗哈﹗快说﹗」 少女头皮痛极,一面含糊地说:「你....你想......」 但总是说不出来﹗ 方生再来一记铁硬巴掌狂扫,少女哗呀一声,一个拧身倒卧在睡床上﹗ 方生得势不饶人,一下重拳打在方婉云的有若软绵的肚腹里: 「死吧﹗﹗」 少女脸痛腹疼,眼泪眨时如泉奔溃而出,一副极为楚楚可怜的样子﹗ 「嘿﹗嘿﹗这才像样嘛﹖梨花带雨,美啊﹗ 哈﹗哈﹗不要装模作样了,小臭婊子﹗外的扮温柔婉约,内的凶残淫贱﹗ 也要你尝尝个中滋味﹗嘿﹗嘿﹗你还未曾答我呢﹗我想干麽﹖快说﹖」 方生又一手扯着妹子的长发,拉到自己的胸膛下: 「快说﹖不然的话﹗我割了你的舌﹖ 看你以後甚样用小嘴儿呼奴喝婢﹗哈﹗哈﹗」 右手更扯着她的脸肉说着: 「快﹗答﹗我﹗臭屄﹗」 方婉云无可奈可只有痛苦地说:「你...你想操我...吗﹖」 方生听到满意极了: 「哗﹗哈﹗哈﹗哈﹗知道了吗﹖哈﹗哈﹗慢着﹗那有这般快成全你﹖」 说着双手向她的胸衣抓着一分,胸罩好端端的披烂了﹗ 方生指着那装满SM用品的衣柜嚷着: 「自己挑一件最贱的来穿上,给你十分钟时间﹗ 每过一秒,我就狠狠的扯下你一根屄毛﹗该你痛过死去活来﹗ 哈﹗哈﹗快点儿﹗」 方婉云听着这样可怕的命令早已心惊胆颤,双手掩着胸,朝着衣柜慢慢走过去﹗ 「你......怎...知我有....这些.....」她疑惑地断断续续问道。 「哈﹗哈﹗我有什麽不知道﹖快穿﹗说话太多了﹗臭猪﹗妈的﹗」 方生打着哈哈应付,怕露出马脚﹗ 不久﹗方婉云穿了一件Leather质料的三点式,怯生生地问: 「这...样行吗..﹖」 方生朝柜中一角指了一指: 「差劲呢﹗下体蛮可以,上装要紧迫乳房,使乳沟最露的,嗯﹗要露乳头的那款﹗ 还有﹗手腕脚腕带上黑皮套及扣环﹗颈子配上项环,头就套上奴隶所用的Hood吧﹗ 要头顶开孔的,将你把烂发像马尾一样披了出来﹗明不明白﹖」 方婉云点了点头,在柜中搜索着应有的服装﹗ 「嘿﹗嘿﹗小淫娃﹗应有尽有﹗贱不可挡啊﹗嘿﹗嘿﹗」 方婉云如言一一如做,最後换戴好了才道: 「行.....行.吗﹗」 「嘻﹗嘻﹗好﹗小小年纪﹗大大的波﹗操妈的﹗很好﹗够淫荡﹗哈﹗哈﹗」 方生站起来道: 「说﹗自己是什麽﹖」方生大声喝令。 「我..是你的奴隶.....」妹妹低声说道。 方生继续问:「还有呢﹖答我﹗」 「我是....一条...母狗﹗」 方婉云生来就骂人发气,几时这般受着屈辱, 就算平时玩SM,自己也一定要做女王角色的﹗ 说着说着不禁又流出泪儿来﹗ 「哭吗﹖一阵儿有得你尽哭﹗嘿﹗嘿﹗臭妈的屄﹗给我跪下来﹗快﹗」 方生走到妹妹的身旁,待她跪下,随即抓着束在头罩外的马尾长发﹗ 一股脑儿向房外拉去﹗ 「很.....痛.....救.命唷﹗求你...放..开」方婉云痛呼着求饶﹗ 「痛哩﹗现在和我滚到大厅去﹗」方生就这样扯、拉、抽三着并用, 将妹妹那柔弱如绵羊的躯体暴拉至下层的大厅中。 云石的华贵厅堂中,竟早已摆放着一个凸字形状的石座,基座长约五尺,宽三尺许, 四边都有小钢环扣﹗而当中凸上来的石块有两尺来高﹗ 「瞧见吗﹖这是我特别为你设计与订造的SM受刑台﹗你知道怎用吗﹖ 哈﹗哈﹗」方生介绍着仪器般的模样。 「像狗一样趴在石上﹗哈﹗哈﹗对﹗肚腹顶着凸石﹗ 双手双脚垂下,是啦﹗」方生发出暴喝。 方婉云在淫威下不得不照指令做,四肢震着撑起来﹗ 「知道我跟着怎样吗﹖Bitch﹗嘻﹗嘻﹗」 方生笑嘻嘻地将方婉云手腕上的扣子接在基石的环扣上。 使妹妹四肢锁扣着,动弹不得﹗ 「这样待你已很好啦,免你用腰力,屁股趬得老高的﹗哈﹗哈﹗多好﹗嘻﹗嘻﹗」 「好了﹗臭屄﹗我现在想怎样﹖」 「不答我吗﹖待我给你提示啊﹖不是鞭打﹖不是奴役﹖不是口交﹖ 不是破处﹖是什麽来呀﹖小妹妹﹗咭﹗咭﹗快答﹗」方生很得戚的发问。 方婉云已猜到这幪面人想干什麽,因而全身如入冰窖,发着冷颤地道: 「你...想..肛..交吗﹖」 「哈﹗哈﹗答对一半了,是爆肛啊﹗哈﹗哈﹗哈﹗哈﹗」 在一片淫笑声中,方生握着七寸长的大鸡巴贴着方綩云的眼孔, 「给你看清楚我的巨鸡巴啊﹖你可要受苦啦﹗嘻﹗嘻﹗嘻﹗嘻﹗来吧﹗」 说着绕到妹妹的屁股,双手抚摸着稚嫩的股肉: 「很娇嫩耶﹖圆圆滑滑,比奶奶更凸啊﹗股沟就浅些了﹗ 嘿﹗嘿﹗爆肛吧﹗」 方生将预备好的润滑油一面涂上鸡巴,一面用手指抹上妹妹的菊花之内﹗ 「呀.....」妹妹痛哼着﹗ 「呸﹗手指插入少许就叫痛吗﹖没有用的臭奶﹗忍着啦﹗好了﹗ 正本戏来﹗鸡巴屌屁眼来唷﹗嘻﹗嘻﹗嘻﹗嘻﹗」 方生挺着鸡巴从菊花的小口先插进些儿:「大声痛叫吧﹗哈﹗哈﹗爆﹗肛﹗」 当下双手揘着方婉云的小腰,整条鸡巴推送肛门之内﹗ 「哎..呀...哇....很...痛...呀..」少女拚了命的叫﹗狂呼的喊﹗ 「哗﹗哈﹗哈﹗很过瘾呀,太窄了﹗太窄了﹗你这臭屄﹗ 折磨的人多了,这次还不轮到自已身上吗﹖」 方生长久以来受着这个妹妹所鞭鞑淩虐, 现在可说怀着报仇雪恨而来,手下怎会容情﹗﹖ 当鸡巴塞尽肛门时,就即时疯狂的抽插﹗那薄薄的肉道, 不曾受到这种剧烈的辘磨,早已丝丝的爆烈﹗ 随着前推後拥的阴茎,流出大量的血花来﹗ 少女狂嚎﹗整个人都软瘫了,任由方生扯动乱摆﹗接下来的十来分钟, 方生像一头被捉不久的狂兽在笼子内狂乱舞动﹗ 少年正值血气方刚,体力非常充沛,加上这些时日实习所得, 已掌握强奸的个中奥妙,他用五浅三深的方法移动着鸡巴,速度却并不缓慢, 一开始已是快速的正板抽击﹗着着淩厉﹗ 使得少女的身体如浪中小船左右激烈地颠簸着﹗ 「哈﹗哈﹗哈﹗给我屌晕了吗﹖趁你还有知觉,接我长啸一击吧﹗」 当下一声暴啸,猛地抽出鸡巴﹗ 然後大喝一声:「臭屄﹗」 整条硬如金石的钢炮毕直的箭飞般插入屁眼之中, 「吱」的一声,血花绽飞﹗ 「呀..........」少女残剩下来的气力也全力痛吼出来﹗ 「哈﹗哈﹗我的小美人﹗小奴隶﹗知道不是好玩的罢﹗ 嘿﹗嘿﹗我还未泄呀﹗嘿﹗嘿﹗」 方生再不断抽击廿十余记,突然又取出阳具﹗ 跟着站起身,来到少女的脸前: 「嘿﹗嘿﹗张开你的臭嘴,含着大鸡巴﹗益你的喔﹗有屎有血呀﹗ 哈﹗哈﹗很滋味唷﹗」方生用右手揘开妹妹的口, 就将湿漉漉的血鸡巴直入口腔之内﹗ 「哈﹗哈﹗吮﹗臭屄﹗哈﹗哈﹗ 很好.....对....呀.....很爽....口交你倒是很懂.. 给男生试得多罢﹗哈﹗哈﹗哈﹗哈﹗深喉吧﹗」 方生双手捧着方婉云的美脸,用腰力挺着鸡巴在腾动着﹗ 「哈﹗哈﹗窒息啊﹗哈﹗哈﹗啜密些﹗是﹗我插.....呀....呀 ...射精啦﹗哈﹗哈﹗」 方生不忍了,作出第一轮的泄慾﹗ 他知道自己这种年龄,实在「年青有为」, 先阵子在试验屌女的阶段时,就曾有一晚射上七次的纪录﹗ 方婉云口交时的深喉动作已令她吃不消,现在喉头间白液贯射, 不由浊了气,吞不下去了,连方生的大鸡巴也吐了出来﹗ 方生高潮未过,竟半途而滞﹗大怒起来,乘势连掌齐发, 三十多个耳光尽扫方婉云肿涨的面庞上: 「臭屄﹗老子还未爽完就吐了﹗死吧﹗臭屄﹗」 一时间她的口中的精液,被打得四溅, 脸上﹗发上﹗地上﹗椅上﹗石基上﹗都是白糊的精液﹗ 方生的鸡巴龟头上仍屹自涌流白桨出来﹗ 「妈的﹗没有的臭娘﹗破你处女之身﹗」说着暴走到少女的股後跪下来﹗ 「嘿﹗本来破处传统是在前面干的,你这般不识擡举﹗就从後奸爆吧﹗ 哈﹗哈﹗我的高潮还未完呢﹗先在处女之屄发泄吧﹗哈﹗哈﹗」 方生边说边举着吐着精液的大鸡巴,再度震喝: 「破处﹗臭屄﹗」一声响後, 承接着的就是少女再次惊天地泣鬼神的撕心哀号﹗ 「很好听唷...再哎啊....哈﹗哈﹗」 怜香惜玉这四个字对方生来说简直闻所未闻,就算听了也是充耳不闻﹗ 他的性格是不问不闻﹗有处女味道的他可要闻﹗还要奸﹗ 「啊﹗我深深的插﹗我重重的拔﹗哎呀﹗我可爱的婉云宝宝, 处女膜爆啦﹗裂啦﹗穿啦﹗哗﹗哈﹗哈﹗哈﹗开心死了﹗哈﹗哈﹗」 方生亦是首次进行破处的奸暴行为,所以兴奋得很, 余下来的高潮也在破瓜中尽量发泄了﹗ 「好了﹗第二次高潮就开始上演啦﹗掉掉位置哟﹗」 方生说着解开妹妹的四个手扣,将她的面朝向天花上, 背脊则顶着凸石,然後再扣起四肢的腕扣,方婉云又再作U字形的状态了﹗ 方生伸着魔爪抓下少女露出的雪白乳房,粗暴的摸完又揘﹗揘来搓去﹗ 「哈﹗哈﹗我又要屌你的屄唷﹖哈﹗哈﹗怎样﹗给你一个机会﹗ 答中的就不屌你,嘻﹗嘻﹗」 方生涎着脸到迎到仰着头、脸昂着的妹妹之上, 慢慢地轻浮说着:「哈﹗哈﹗猜到我是谁吗﹖嘻﹗嘻﹗我幪着脸唷﹗」 其实细心的方婉云在房中穿着SM服饰的时候,已找着一些蛛丝马迹了﹗ 当见到这个楼下的石刑台时候,心里更加嘀咕着: 外人可以这麽容易就闯进来这所有着电子保安的大宅吗﹖ 那个人怎麽那样熟识这里的环境哩﹖ 这样的大石座可以随便搬进来吗﹖ 年青小夥子的身形....... 她脑里综合着,得了一个概念,愈发清晰﹗ 但她不敢置信﹗ 方婉云结结巴巴地说:「你....是....哥哥﹖」 方生不料她竟然估中了,为了掩饰惊讶,狂笑了几声: 「哈﹗哈﹗哈﹗哈﹗我的妹子不仅有美貌,更有智慧﹗ 你哥哥我是白痴般愚笨,怎懂强奸你唷﹖哈﹗哈﹗」 露出在脸罩外的嘴在狰狞地狂笑着﹗ 方婉云眼也瞪大了:「你真.....是我...的哥哥﹖」 方生不否认嘻笑地道:「给你猜中了﹗妹子真本事﹗ 有奖,有奖啊﹗奖你继续和老子销魂啊﹖如何﹖是不是大礼﹖ 哈﹗哈﹗哈﹗哈﹗哈﹗」 方婉云急道:「你没口齿﹗说了不算数啊﹗你不是说....我猜正的...就不操我嘛﹗」 「哈﹗哈﹗正傻屄﹗我喜欢怎样就怎样﹗嘻﹗嘻﹗ 我不仅要奸屌你,还要将继母强奸再强奸﹗哈﹗哈﹗够痛快吧﹗」 「你...你.....你......」方婉云气得说不出话来﹗ 「嘿﹗嘿﹗你处女之屄受一次蹂躏是不够的吧﹗再来啊﹗ 你平日每个星期总要折腾我两次,我可要本利归还啊﹖哈﹗哈﹗」 「不要.....你..这是乱伦...啊﹗不..不.....」方婉云抖动着不能移动分毫的躯体﹗ 「动啊﹗很美﹗黑衣雪肌,看得我鸡巴也硬得蹦蹦的,好难受唷﹗ 乱伦吗﹖我喜欢干啊﹗愈亲愈好﹗只可惜不是同父同母生啊﹗ 来吧﹗嘻﹗嘻﹗」 方生迅速地移近妹子的两脚间。 「处女血仍未停呢﹗」一条坚硬的鸡巴再挺,随着血迹的轨道无情地游入﹗ 「啊﹗啊﹗啊﹗整条插尽啦﹗嘿﹗嘿﹗这次﹗ 太易屌入了﹗臭屄﹗ 哈﹗哈﹗不断打桩吧﹗」 方生一面淫说乱话,一面就发动新一轮的攻势﹗ 方婉云已给她折磨得不似人形,灵魂几也不属於她了﹗ 这时「隆」「隆」的雷声大作,倾盆的大雨像倒水下将出来﹗ 「哈﹗哈﹗很好﹗隆隆的雷声衬托下,才显得我的鸡巴雄浑有劲﹗ 响吧﹗我插﹗轰吧﹗我插﹗」 狂魔如狂雨﹗狼嚎若雷鸣﹗ 伴随着沙沙浓密的雨声,又是第二次的长啸,年青的恶魔再度射出淫液﹗ 方生稍尝兽慾後,将妹子的手脚扣子解开, 正准备悬空吊挂她在亮晶闪闪的大厅灯之下,然後进一步的施虐﹗ 他奸得浑然忘记时间的流逝﹗时钟这刻已过了十时许了﹗ 滂沱的豪雨中,大厅的两掩巨门打开来了, 微带酒意的万枫婷转身放下了正潺流着雨水的红色伞子﹗ 当她再对着厅中的时候,就发觉骇人的景像﹗ 「啊﹗婉云.........呀...你..是谁﹖」万枫婷惊问。 方生阴恻恻的笑着:「唧﹗唧﹗怎麽你们这些女人这般无知﹗ 看见我这般模样总是这样﹗问这问那的﹖嘿﹗嘿﹗」 万枫婷看着女儿的凄惨模样,已经知道发生什麽事了: 「你.......将婉云...﹗禽兽﹗」 「哈﹗哈﹗我禽兽吗﹗你多番谋财害命,难道不也是禽兽吗﹖嘿﹗嘿﹗」 方生讽刺地嘿嘿笑着﹗ 「你...你是谁﹖」万枫婷再度惊问。 「妈........他是......」方婉云挣扎地爬起身子准备说出来﹗ 「臭屄﹗要你来说吗﹖」方生说着一脚踩下婉云的肚子上﹗ 「呀........」婉云惨啕、枫婷惊呼﹗ 「很好﹗配合得很动听的二重唱耶﹗我最爱这种惨叫狂哭的﹗你瞧﹗ 我的鸡巴又很硬唷﹗嘿﹗嘿﹗不用心急﹗你始终知道我是谁的﹗ 我奸屌完你的时候,自然会给你一个明白啊﹗哈﹗哈﹗哈﹗」 说着一个纵跳虎扑,将万枫婷推滚在地上,她随着地上打了多个斗转, 跟着被方生孔武有力的按伏仰卧在地毡上, 只听他骑骑的淫笑着: 「唧﹗唧﹗唧﹗四十岁也来啦﹗还穿这低胸装,唧﹗唧﹗暴露得很美哟﹗ 真是美人胚子﹗怪不得被老爹看上你﹗连家产也给你弄上手啊﹗ 嘿﹗嘿﹗嘿﹗嘿﹗」 万枫婷睁大双眼看着俯伏下来这幪面的汉子:「你......你......究竟是.....」 「哈﹗哈﹗你你你甚麽啊﹖简直癈话连篇﹗说不出来就操翻你妈﹗ 哈﹗哈﹗强奸你吧﹗来啊﹗」 万枫婷趁方生自顾得意说着话的时候, 一弯脚,暴起膝头,正好顶中了方生的胯下﹗ 「啊......」方生不如有此突袭、给撞过正着,重重的滚跌在一旁﹗ 万枫婷立即一拐一跌的站起来,大门那边的位置, 方生夹在中间,她可不敢跨过他的身子﹗ 只有蹒珊地朝着後花园奔去,希望可以被远处的邻居发现吧﹗ 「逃吗﹖臭婊子﹗」方生不竟年轻,瞬即从阴下痛楚中恢复过来,立即走出花园﹗ 花园外狂雨漫天飞洒,站不够十秒的时间,就全身衣衫湿尽, 雷雨中的呼救声,才不过廿步的距离,已不能听闲了﹗有谁人可以救援呢﹖ 全身湿透的万枫婷,衣履紧紧贴着她的肤肌,更表露无遗她绝世的魔鬼身材﹗ 方生走出园外的一瞬间,竟看得呆了﹗ 「嘿﹗嘿﹗很标致﹗很标致﹗妈妈﹗很性感啊﹗我一定要屌的﹗ 唧﹗唧﹗还向那里逃呀﹖哎唷﹖声也沙哑了吗﹖ 这麽远又这般大雨﹗唧﹗唧﹗」 方生任由豆大的雨水打过正着,仍咭咭地淫笑道。 「你.....是.....阿......生﹗」万枫婷终於知悉眼前的幪面人是谁了﹗ 「嘿﹗嘿﹗前面可是悬崖啦,跳下去不就结束了吗﹖妈﹗跳啊﹗ 不会受到我的污辱啦﹗哈﹗哈﹗你听着﹖这里一切情形正在录影下来啊, 哈﹗哈﹗﹗你被我强奸、摧残之後,那盒带子就会送到什麽报界及什麽名人的手上﹗ 哈﹗哈﹗到时候嘛﹗看你是不是会完蛋啊﹗」 「你..究竟..想怎样﹖」万枫婷狠狠地问道。 「想怎样﹖一﹗就是你跳下崖去,这就一了百了哟﹗你也亨受够啦﹖ 我再不是傻呼呼的小子﹗你完啦﹗ 二、就是给我强奸唷﹗不要暴殄天物呀﹗嘻﹗嘻﹗你选啥﹖」 「你....这个..禽兽﹗我...可是你的...继母﹗」万枫婷急道。 方生愤怒地说: 「你有当过我是你的儿子看待吗﹖你终日就是要铲除我这口眼中钉﹗是吗﹖ 我爸爸是不是你害死的﹖答我﹗是不是﹖」 「..............」万枫婷无言俯首。 「嘿﹗嘿﹗结束吧﹗」 方生一步又一步地雨中慢慢进迫﹗一道又一道的闪电从海角间渐渐迫近﹗ 万枫婷不觉间已到了及腰的围栏处﹗ 方生看着这可怜的人儿,继续娓娓道出他阴险的全盘计划: 「嘿﹗嘿﹗我将你奸屌完後,再将你两母女洗净那阴屄屎沟﹗ 抹掉了一切他妈的证据,然後抛落深深的崖下海沟﹗ 嘿﹗过了两三天後,嘿﹗嘿﹗发臭的屍体浮将上来﹗ 哈﹗哈﹗警察来到,就只能盘问一个有医生证明的痴钝儿﹗哈﹗哈﹗ 过了两三个月,我神迹的痊癒了﹗ 哗﹗哈﹗哈﹗哈﹗哈﹗到时什麽都属於我的了﹗我便是十大富豪了﹗」 「怎样﹗你自己跳下去﹖就不用我先奸後杀啦﹖哈﹗哈﹗哈﹗」 方生开始步步进迫﹗ 万枫婷这下真的万念俱灰,知道难逃魔掌,咬了一下下唇, 随即狠下心肠正想跨过栏杆,跳崖去了﹗ 怎知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突然扳着她的臂弯, 使劲的将她整个人拖滚在湿得有若水泽池塘般的草地之上﹗ 「要死﹖没那麽容易﹗嘿﹗嘿﹗你这大美人就让老子掏掏爽爽, 再来奸杀不迟啊﹗来呀﹗哈﹗哈﹗哈﹗哈﹗哈﹗哈﹗」 方生抽出大鸡巴,一伏身就先掀起万枫婷的短裙﹗ 「T形内裤吗﹖姣贱的淫屄﹗有穿等如没穿﹗」 方生一发淫力,有如残絮的布条便消失於漆黑的夜空间﹗ 「下大些雨吧﹗全身湿透来操真爽﹗真爽呀﹗」 天上一声雷鼓骤响,几道闪电划过眼前, 方生无视大自然的威力,将大鸡巴挺入万枫婷的屄道上﹗ 「呀........」万枫婷惨叫与雷声互相争鸣﹗ 「蛇蠍贱人﹗死吧﹗」方生一手撕下头套续道: 「看到我的真面目啊﹗相信我就是那痴儿吗﹖ 哈﹗哈﹗你的报应来啦﹗给儿子屌残吧﹗我可爱的小妈妈﹗」 方生夹着风卷残云的狂雨, 正疯狂地干﹗操﹗插﹗锄﹗ 他用耗平生之力地抽﹗破﹗撞﹗碰﹗ 方婉云驱使仅有的一丝余力,从厨房里拿出利刀, 挣扎着身子走出雨注如瀑的花园, 正向方生的背後移近,方生正在埋首苦干,可说是心无杂念﹗ 加上雷动﹗风急﹗雨扫﹗电闪﹗的种种关系﹗ 背後就算企了十多个人,他这时也不会察觉的啊﹗ 方婉云看着母亲受辱,红着眼大叫一声,狠狠地朝方生的背後暴插﹗ 方生正剧烈地插动着大鸡巴﹗ 内心是插呀﹗插呀﹗口里喝的是爽呀﹗爽呀﹗ 背部这时顺势一斜,即觉上臂弯口一凉﹗ 方婉云这下失败了,没有发出致命的一击,後果堪虞﹗ 「找死﹗」方生微转身就横暴地一拳打在少女的胸口上, 少女呀的一声,断了两支肋骨﹗像软泥般即时倒退了十来尺才仆跌下来﹗ 方生也不拔下刀子,让它硬生生地插晃着﹗ 理智全失的他﹗无视臂肉的疼痛,仍然狂乱地抽送屌动着﹗ 「哗﹗哈﹗哈﹗你两个臭婆娘﹗今晚就让我奸个痛快吧﹗哈﹗哈﹗奸完再杀﹗ 谁可以阻止我﹗哈﹗哈...............」 就在他叫得最疯,干得最癫的时刻,一道雷电突然闪过方生臂上的利刃, 他眼前蓦然一黑,所有的疯狂动作都在一瞬间凝留着﹗ 这刹那﹗方生的鸡巴仍然插在万枫婷的阴户中﹗ 万枫婷被庞大的躯体压伏着﹗ 方婉云倒跌在一旁的草地上呻吟着﹗ 紧接电闪後是一声惊天的寒雷﹗ 千万伏特的雷电劈中方生与万枫婷两人的身体,那还有命在呢﹖ ?业的业果已随雷歇云散而去了﹗ 任性的方婉云自这次的教训後也不敢胡作乱为了﹗ 几年後, 她嫁了一个真正年青有为的小夥子,作其乖乖的娘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