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怠忽机车的准备工作是拓也最大的过错,再加上路面和机车都被雨淋湿了, 是故障的最大原因。 拓也发觉到速度已经超速很多时,要踩刹车已经太晚了。 「啊!刹车坏了!」 拓也使出更大的力量紧握着刹车,但是机车的速度全然没有减速,进入了弯道。 「喂……怎麽没有作用呢?」狼狈的声音响彻周围。 尽管如此机车的速度在尽了最大力量修正蛇行之後,还是超速了许多。机车通过 没有铺设柏油的路面。 眼前到了没有防护栏的弯道,他拚命想修正机车的方向,但机车前轮逐渐偏向路 边,终於被抛向什麽都没有的空间。 眼前宽广的景色正是断崖绝壁,机车速度很快被抛向空中。 「呜、呜啊、啊……」 拓也只能惨叫…… 铅色的乌云笼罩着整座山,布满了厚厚的一层。 平时可以眺望高地的景色,但是因为浓雾的关系而变成灰蒙没有色彩的景色。 在这边感觉不到文明的气息……四周围虽然布满绿色的景物,却在这深山的景观 里显得格外的充满杀气。 墓碑的存在像是溶入这个情景。这是用大理石磨光刻制的,在被阴冷的雨滴所淋 湿而映出阴冷的光线。 在青铜的金属板上,刻满了已故者的名字。 记载在上面的逝世日期是三年前的今天。 少女手捧鲜花,向深眠於墓碑下的双亲说话。 「爸爸!妈妈……」 没有泪水,只是在碧色的瞳孔中浮现出忧伤的表情。从父母骤逝後已经过了三年, 忧伤的表情迄今也未变。 忽然!雨伞上滴下的水滴,淋湿少女黑色连身裙的肩口。 有个人,从背後拿手帕悄悄的擦拭雨滴。 「姬乃,要好好撑伞喔,要不然会感冒。」 「爷爷……」叫做姬乃的少女有些惊慌似地回头看。 後方是一位身穿着黑色西装,举止温雅的老人,单手撑着伞伫立着。 他留着络腮胡,温和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的笑容。 「从那时到今天已经三年了吧!……不长不短的三年。」 「……」姬乃没有回答。 对她而言,这是件没有必要说出口的事实。老人往前踏出一步,在墓前细说着。 「你们的女儿已经长得这麽大了,已经几乎是个大小姐了。」 听到这些话,姬乃脸上浮出羞怯的表情。 然後马上後悔,女性羞得红起脸是欠缺教养的,她发觉了这一点。 老人稍微改变了表情,对着墓碑诉说着苦言。 「养育姬乃其实是你们的工作。看到女儿穿结婚礼服,才能说是完成父母亲的责 任……但你们擅自抛下姬乃和我,而先离开人世间。」 有点开玩笑的样子,但这一番话是对过世的人的怜惜之情。 或许是察觉爷爷的心情了,姬乃只是默默的贴近爷爷的身旁。 「呜,呜啊,啊……」这时候山中传来年青男孩惨叫声的回音。 接着……像是引擎的爆炸声和土石的崩落声不断的持续着。 「什麽声音呢?」 「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 惊讶的老人带着姬乃离开高台,往发出声音的方向去看看。 这时……在顺着山坡的小路前进大约二百公尺远的地方,有个男人躺在那边。 那个男孩穿的骑士装到处残破不堪,露出浑身是血的皮肤。 在旁边,横躺着一部量产型工厂赛车。引擎空转的重低音,震荡着附近的空气。 刚刚的大声响,好像是这个男孩和机车所发出的。 「为什麽,有人会掉入这样的地方呢?」 老人纳闷的自言自语……这一点也不奇怪。 纵使公车、电车都没经过,到最近的山脚下的街道,走路也要花上半天以上时间 的山中,居住的人只有他和姬乃,不会有人造访这座深山的。 而且,看到散乱在一旁的大背包,就晓得这个青年无论如何也不是当地人。 老人把他视为可疑人物。 但是,不论他是谁,这个男子身负重伤是千真万确的。 「姬乃!」 老人对姬乃使个眼色後,姬乃了解了爷爷的意思,也不介意衣服会被弄脏,而将 这青年抱起。 「……你还好吧?」提心吊胆的问这男孩子,但是没有反应。 「爷爷……」 「还有些许气息,再叫一次看看。」 听从爷爷的指示,姬乃再一次呼叫这位青年。 「振作一点……」 这个声音,好像把这青年的意识拉了回来。过一会儿,这个男子微微的张开眼睛, 一边呻吟着。 「你……你是谁……?」 「什麽?」 突然被这样问到,姬乃反射性的回答。 「姬乃,我叫黑岩姬乃。」 「黑、黑岩姬乃……」 这位青年-拓也,口中重覆着她的名字的时候,又再次昏过去。 「……!」 姬乃吞了一口气,慌张的注视着爷爷的面孔。 老人虽然惊讶,却很沉着。 「不用担心,他只是昏了过去。首先,把这个青年抬进屋内。」 听完他这番话,姬乃沉默地点点头。 姬乃和爷爷,还有重伤的青年拓也。 这三人若未相逢的话,也许命运并不会玩弄他们。 但是他们还是相遇了。 这次的相遇,是结束三人的平常生活。 将他们导向非平常的懈逅。 命运彻底的改变了。 还没有人能察觉到这个变化-- 第一章 「嘿,乖一点!」 待拓也发觉时…… 不知为何他正看着自己的背影。 (这!这是什麽?是做梦吗?还是我到了那个世界呢?) 拓也惊慌失措。 但是看到眼前的「拓也」,使他更加惊慌失措。 「没关系啦,我叫你乖一点让我脱光啦!」 「拓也。」 ……正在粗暴地撕破少女的衣服。 (等一下!为什麽我会袭击这个女孩呢!?) 拓也对於自己为什麽会做出这种事,完全不知道。 「不要!请你停止!」 少女誓死的抵抗,但是「拓也」完全不在意。 「要我住手吗?你没有说这种话的权利哟!」 巴掌拍打声和衣服撕破声混杂在一起。 「你只要乖乖的任我摆布就行了!」 「不要!」 「拓也」粗暴的将少女强硬按倒,竭尽全力的在她胸部搓揉起来。 「好痛!」 「马上就会让你感到舒服,忍耐一下!」 但是,不用说这少女感到痛苦而歪曲了脸孔,流着眼泪。对拓也而言,看到「拓 也」做这些事,他感到非常的意外。 (停止!) 拓也对长的跟自己一样的人喊叫着。 (我不是那样野蛮的男人!我不可能对女孩子做出这种粗暴的事!) 不可能对自己说谎吧!但是他的叫声无法传给「拓也」。 「瞧!你看看,花瓣已经湿透了吧!还是你尿湿了呢?」 如此在背後听到就想要把脸转过去的痛骂声,「拓也」不断朝着少女骂道。少女 忍受不了,雪白的脸颊已泛红。 这个反应让「拓也」发出歇斯底里的笑声。 「为什麽?这麽讨厌我?生我的气吗?……但是,你什麽也不能做。只能闭上嘴 被我搞而已!」 「拓也。」 接着强行掰开少女的大腿,挺起兴奋的男根强行要进入。 少女凄厉的叫声,穿透拓也的耳膜。 「拓也」两手抱起少女的细腰,两人结合的地方流出红色的液体。 正是少女至今仍是处女的证明。 开始缓慢的活塞运动。 「拓也」将少女的手腕压在地板上,男根在少女痛楚出血的私处反覆的冲撞。 「拓也」的粗暴呼吸声和少女的啜泣声,对拓也本人来说是件爽快得不得了的事。 「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这种哭泣声马上就会变成呻吟声了。」 「呜呜呜……」 (为什麽会有这种事……对了!我一定是在做梦!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不可能 看到自己做这种事!) 他拚命思考,来恢复镇定。突然……他改变思考的方向。 (-对了,那个女孩子,好像在哪边见过!) 而且……声音也听过。 拓也一边看着被凌辱而流泪的少女,一边奇妙的发现这件事。 拓也很快的想要探索记忆,最後终於回忆起少女的名字。 他产生了当然的疑问。 (姬乃-对了!名字叫黑岩姬乃吧!……那……是谁?) 「……哇!」意外的从恶梦中惊醒。 拓也像是被弹开一样的坐起上半身来。 之後不久……他全身自觉的感到强烈的痛楚。 「好痛!」 急促的呻吟後,再次横躺下来,激烈的痛楚慢慢的缓和,拓也好不容易发现一件 事实。 「刚才那件事,大概是梦吧!」 当发觉时,他正躺在床上。 之前他应该穿着骑士装的,但却没有,而是穿着丝质的睡衣。但是左手没有袖子, 露出的左手用绷带缠住托板。 虽然感觉不到骨摺的疼痛,但是既然包得如此厚重,一定有相当程度的伤势。 「从梦中睡醒是件好事,但是……这里是什麽地方呢?」 拓也慢慢的张望着四周,这里真是间豪华的房间。 宽广的房间有拓也的公寓五倍以上大吧! 地板似乎是中东地区的制品,铺设着彷佛年代久远的地毯。 所见都是一些厚实的柜子,水晶做的花瓶,每一件都像是极珍贵的物品。 仔细想想,这里好像是建筑物中的一间房间。即使如此,也有着强烈的大正时期 西式建筑的风格。 自己竟然身在那样时代所遗留下来的房屋内。这种不自然的气氛中,拓也感到心 情不舒服。 一看就觉得厚重的门上,传来几声敲门的声音。 「……请进!」 拓也回应的同时……从门缝中看到一位少女。 她的姿态,一瞬之间就将拓也的心夺走。 妖精-假如幻想的产物果真存在现实社会的话,这少女的姿态就是妖精。 碧绿色的瞳孔有如翡翠般深邃清澈,真珠般粉白的双颊,再加上玫瑰红的漂亮嘴 唇。乌黑飘逸的长发有如天鹅绒般的光泽,闪闪发亮,真是不可思议啊! 娇小的身躯上穿着淡蓝的居家服装,可以看出匀称的身材比例、娇嫩的肌肤的外 表有如刚摘下的果实般晶莹剔透。 看过无数女性的拓也,像这种飘雅得让人觉得毫无瑕疵的美少女还未曾见过。她 那压抑着感情似的表情,使周围都飘荡起幻想性的气氛。 这位「妖精」看着拓也,开着口说:「您终於醒过来了。」 「终於?」 他在意着这种微妙的表现。 「我昏迷了那麽久吗?」 他询问着少女。少女稍微思考了一下,回答他「今天已经是第三天」。 「三天……从我出车祸开始吗?」拓也不由得怀疑自己听错。 那麽……刚刚的梦是昏迷三天的期间看到的吗? -这样说来,在梦中被自己侵犯的少女是谁呢?总觉得和现在眼前这位少女极为 相似…… 拓也张开口,说出那毫无根由的梦中所听来的名字。 「你,名字是不是叫姬乃?」 「……是。」 这位少女-姬乃,停顿了一下後稍微点一下头。或许是拓也多虑吧? 他觉得姬乃对他有戒心。 「为什麽我会知道你的名字呢?……或许你,在哪边和我见过面吗?」 「您出车祸之时,有询问我的名字。」 毫无昂扬的语调加上无表情的脸孔。 拓也抱持的印象,好像也不全然是多虑。 (好意外哪……) 他一想到像她那样的美少女对自己保有戒心,不由得不满似的皱起眉头。 这天晚上-- 拓也在餐厅和屋主第一次的见面。 「我是黑岩省吾,这次车祸真是一场灾难啊!」 自称省吾的老人一边从烟斗吸着烟,一边说着。 拓也看到这个模样的老人的一刹那…… 就觉得他是超越时空的古代老人。 老人穿着棉衬衫外加西装背心,蛮拘谨的服装。 威严的态度中带着温柔的举止。 再加上下巴留着茂盛的胡子。 坐在对面的老人正符合大正时代所谓老绅士的印象。 (……这间房屋的装潢是这个老人的兴趣吧!) 拓也的第一印象是可以理解的事实。 「啊!这里虽是穷乡僻壤,但身体痊癒之前请好好静养,请不要有任何拘束。」 省吾一边说一边微笑着。 -但是眼神却没有笑容。 虽然并不是瞪着拓也,但好像是在探测他的内心,由正面凝视着他的瞳孔。 「啊!非常感谢您!」 那道强力的视线,使道谢的拓也脸上的笑容也自然的僵硬起来。 (……总觉得这个人不是真心欢迎我的。不然的话,不会以这样充满警戒心的眼 神看着我。) 拓也装着平静,打量着他的警戒心。 「可是,你有什麽重要的事,而进入这山里面呢?」 和音调比起来,省吾的眼神非常锐利。 不管是他或刚刚的姬乃,住在这里的人似乎都把拓他当成可疑人物。 「会来到这连村落民家都没有的深山之中,一定有特别的理由吧!如果不介意的 话,请告诉我……」 「啊!只是来拍照而已。我只是想偶尔除了工作之外也玩玩相机……」 拓也的心情被老伯的气势压倒而回答着。 於是…… 省吾故意似的稍稍提高音调。 「喔……那麽,你是摄影师吗?」 「还不是,还称不上摄影师啦!」 他并不是在谦虚。 事实上,他在三流杂志从事摄影的工作。 每天都得为生活拚命。 在省吾要求下,他提及自己工作的杂志名字,但……果然老绅士好像不知道的样 子。 「但至少,在知名的杂志上刊载相片是当前的目标。这次和那次没关系,只是想 拍风景照片而入山的……」 「骑机车入山是这次意外的主因。这山的道路因为都没铺设,很快的变的泥泞难 骑。如果是徒步走的话,这次的事故或许不会发生。」 省吾苦笑着。 他的眼光似乎稍微的和缓下来。 内心松了口气的拓也,为什麽会那样过敏似的被警戒着呢?他的内心挂意着。 「红茶好了……请用。」 从厨房出现的姬乃,在每个座位上放着茶杯。省吾一边享受着红茶的芳香一边对 着拓也说:「啊!请喝喝看,也许不合你口味。」 「没有那回事……好好喝!谢谢!」 拓也转向姬乃,自觉的对她做个笑脸。 但是,对於咖啡族的他而言…… 实际上只有「这是红茶」的感觉。不过如果老实说的话,对姬乃是很失体的事吧! 忽然…… 看着他的样子的省吾提议着。 「刚刚所商谈的,如果拓也先生可以的话,请帮姬乃拍些相片好吗?」 「姬乃,小姐的相片……我吗?」 「这一、两年,这女孩都没有拍过照。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务必帮她拍照。」 被这样说的拓也,再次的凝视着姬乃。 无论看几次…… 她那楚楚动人的美是无庸置疑的。 她爷爷交待,可以的话尽可能帮姬乃拍照,实在是没有拒绝的理由吧? 「我也想请您务必让我帮姬乃小姐拍照。但因为一只手不方便,只能用小型相机 拍照……」 拓也立即回答。 只是,问题是姬乃本身愿不愿意。 「……请多多指教!」 姬乃立刻恭敬的低下头来。 隔天。 「那麽!这次倚靠着这棵树看看吧?」 「好!」 拓也一只手操作着相机,一心一意的帮姬乃拍照着。 宅邸-黑岩邸。 周围为森林包围住。 森林从宅邸四周夺去直射的阳光,取而代之的是花草的浓郁香气所包围。 而且有时候,会有几线从树叶间隙射进的阳光,把古老洋房的白色外壁照的格外 的明亮。 这样鲜明的对比,是将微暗的风景变成为名画中的情景。 拓也和姬乃进入了包围房屋四周的森林中拍照。 姬乃身上穿着一件纯白的连身裙,听着拓也的指示在树林中四处踱步。 拓也一边跟随着,一边利用灵活的右手接连不断的按着相机的快门。 当底片拍完後,再次的从相机背包中拿出新的底片来更换,再次的按着快门。 「是的是的,这样感觉不错……这次,头稍微顷斜一下看看吧?」 「这样吗?」 「太偏了一点,嗯,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拓也抓稳了相机。 透过观景窗,看到姬乃眼角稍微上扬的笑容。 听到快门声音的同时…… 闪光灯把姬乃鲜艳的姿态照出来。 在闪光灯的光闪过之後,拓也就放下相机,继续寻找着下一个镜头。 「这次如果可以的话,想另外再到景致好一点的地方拍。哪边有适当的地方,你 知道吗?」 於是姬乃经过稍微思考一下後,就指着山坡上的方向说:「森林的尽头那边如何 呢?因为已经快要傍晚了,我想可以看到美丽的夕阳……」 「好,那麽就去看看。」 拓也急忙的开始往山坡爬。 -很快的停住了。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怎麽走,你走在前面好吗?」 回头一看,姬乃脸上浮出像是困惑的表情说:「不,我要跟在你身後。」 「可是,我不认识路……」 「没关系,直直走的话,就会走出去的。」 (不管怎麽说,好像对我太提防了一点吧?) 拓也一边走着一边搔搔头。 稍微回头一看。 姬乃只是静静的跟在後头,从她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多半正在警戒着拓也吧? (或者不善於与人来往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像这麽可爱的女孩子,实在是件可惜的事。 不久之後两人就走出森林,从这里可以一眼望见山麓下的溪谷,同时可以看到夕 阳沉入邻近的山脉中。 这是丝毫未添加人工色彩,纯由大自然营造所生的景观,以傍晚的风景而言,实 在是美不胜收。 「哇!真是美丽的景色啊!」 拓也不由得发出惊叹之声,对於惯於城市生活的他而言,这风景给了他新鲜的感 动。 「从这里看过去,傍晚以外的风景应该也都很漂亮。」 拓也摊开双手赞叹道。 但是,姬乃的反应非常的冷淡。 「如果稍微晚一点的话,我想就可看到星空……」 「……」 两人的谈话完全无法交集。 拓地想打开这种不协调的状态,似乎想要对姬乃说些什麽,忽然他的视线一瞥少 女的连身裙,也许刚好受到阳光照射的影响吧! 阳光隐约穿透姬乃的连身裙,可以稍微的看到胸罩的轮廓。 一瞥之後- 拓也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 (这种程度我就兴奋了吗?又不是血气方刚的中学生!) 他对自己内心的波动苦笑着,随後打了个冷颤。 (如此说来,我不是做了个强暴她的梦吗?) 那个梦的记忆已经想起来了。 他看见的恶梦……梦中的女主角确实是姬乃没错,而且男主角是拓也他自己。 为什麽会梦见那种梦呢? 拓也无法立刻理解。 说起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做这种梦的时候是在他和姬乃初次见面後没多久。 仅仅见过一次面的女性就成为悲惨梦中的登场人物,拓也无法理解自己的心里在 想些什麽。 但是,看姬乃的贴身衣物看得发愣的瞬间,他似乎明白了。 (我,也许想侵犯这个女孩子也说不定……) 如果是那样的话,今後与姬乃共处的时候,也许需要非常强的自制力…… 郑重的告诫自己後,拓也转变心情,拿起相机。 「那麽,把头发盘上,笑一个!」 「好!」 姬乃灿烂地笑着- 一个礼拜後。 「这些是姬乃小姐的相片。」 拓也好不容易取下支撑左手的托板,用两手在桌上将相片摊开。 「以这种程度的相机来说,我想拍的已经不错了……不过,这是因为被摄体太优 秀了!」 「嗯……」 省吾老人很有兴趣的看着相片。 确实,也因为这是小型相机拍的相片,完全无法使用特殊的拍摄效果。 而且只用单手去按快门,对焦也不是很完美。 然而,拓也拍摄的姬乃的相片,没想到似乎引起省吾非常大的兴趣。 「职业摄影师拍的果然不同哪……」 相片中的姬乃在无色彩的风景中显的格外的亮丽。 在阳光照射不到的森林中,闪光灯的光线映出美少女幻想性的姿态。 (用好点的相机拍照的话,就能完成同等於写真集的作品吧!……) 拓也对手臂的伤势感到懊悔。忽然他凝视省吾,因为他有一会儿没发出声音了。 老人一边盯着相片,一边伤脑筋似的一语不发。 好像是在思考什麽事一样,眉间深锁着,让拓也实在没法对他开口。 突然! 「姬乃,来这边。」 老人道。 「是的,爷爷。」 被爷爷呼唤的姬乃,从厨房走到餐厅。 「坐在拓也先生的旁边。」 「是的。」 而後就轻轻淡淡的在餐桌前就坐。 与因省吾的言行而困惑不已的拓也成为对比,非常的沉稳。 等到姬乃坐下後- 老人问口说出:「事实上,拓也先生,有些话想说给你听。」 「什、什麽事呢?」 「因为我和姬乃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已经过了三年的岁月,在这期间,是我把姬 乃辛苦的养育成长。」 省吾的脸上,已经没有刚刚的温柔、决意-或是表现出觉悟的表情,令拓也感到 惊讶。 「在本人之前说出或许有些顾忌……姬乃是个非常聪敏的女孩子。我所教她的世 间的常识和礼仪,这三年间大致上她已完全学会。姬乃的双亲也一定很高兴吧!」 姬乃沉默不语,只是对省吾的褒扬,显得有点羞愧的样子。 省吾继续说着:「可是只有一件事,姬乃完全尚未俱备。」 「姬乃小姐尚未俱备……」 拓也说道。 「这是为了让姬乃成为完美女性必要的最後要素。但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教导姬 乃。」 他的话充满谜团,使两个年青人不知该如何应对。停了一会,拓也询问说:「这 个,要我教姬乃小姐……这样说对吗?」 「没错,就是这样。」 「到底,是什麽事呢?」 过了数秒的时间。 或许老人做了最後的思索。然後,老人从拓也的正面定睛而视,说了一句话。 「就是女人的色艳之事!」 拓也瞬间没办法理解。 省吾察觉这一点,以别的形容词对他解释。 「或者说是女人的色香比较好。只要兼备这个,姬乃就真的已经成为亭亭玉立的 女性了。」 拓也无语。 「……」 「拓也先生。我想请你务必教导姬乃成为兼备色艳的女孩子,让她懂得性的欢愉。 恕我年老任性,请听我的话做做看好吗?」 省吾闭上了嘴。 同样的,拓也也开不了口。 这种请求太过冲击性了,是有违常理的,拓也一时间不知该怎麽回答他。 如果省吾说的话没超越拓也基於常识的判断的话,他是这麽说的。 -我要你教导姬乃何谓性爱。 「姬乃小姐。同意吗?」 拓也不知不觉的挺出身子,往省吾身边逼近。 「不管您的真正用意为何,像这类的事,我不能违反她本人的意思去做!姬乃小 姐同意您的想法吗?」 省吾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将视线挪向姬乃。然後,拓也更感到惊讶。 现正应该置身於贞操危机的少女…… 居然一点也没有吃惊的表情。就像是早已从省吾那边听到过这些话。 但是现在不是吃惊的时候,拓也应该有还没问的问题。 「还有,为什麽是我-?我和你们之间,充其量只不过认识十天的时间,总之, 我对於你们来说,只不过是路过受伤以外的人吧!对这样的男人说「希望你教导女孩 子欢愉之事」,一点也不合常理啊!」 他用刚刚伤癒的左手敲着桌子,痛的皱起眉头。 省吾脸上一边皱着同样的眉头,一边回答着。 「你有这种常识性的判断力,就是最好的理由。」 「……?」 「能够这麽说的人,哪怕认识不深,我也相信他不会做出对姬乃鲁莽的举动!」 像那样不合理的论点,拓也怎样也没有想到。 但是,眼前的老人却不介意。 「而且,就看相片而言,你好像知道如何引导出女性美的方法。把姬乃拍的这麽 美的相片,我没见过。」 「这是您太过奖了,不过两件事似乎扯不上关系吧!」 拓也更加的反驳。 省吾提出跳跃性思考的疑问。 「哎呀!那麽拓也先生是说,姬乃不适合当您摄影的被摄体罗?」 「不……!」 「拓也先生说是因为私人的写真摄影才进入山中的。如果这样的话,我想您可以 一边把姬乃当成被摄体继续您的摄影,一边可以对她施以「教育」吧。」 说了那样的话,拓也无法立刻说什麽话回答他。 省吾说出了拓也正抱有的愿望。 老实说,这是很有魅力的提案,但是,拓也的理性和常识不允许他接受这些事。 他急的无计可施,对邻座的姬乃追问着。 「你要断然拒绝喔!自己的身体要自己保护啊!快,把你的真意告诉省吾先生!」 当然- 姬乃一定会拒绝-谁也会认为拓也如此的判断是合理的吧! 但是,姬乃口中说出的话,却是无法想像的事。 「……既然爷爷这样说,我会遵从。」 「姬、姬乃小姐!」 拓也不禁凝视少女的脸。 「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麽吗?」 「知道!」 对此,姬乃的反应与其说是冷静,不如说是冷漠。 「请多关照!」 「我不懂……」 眼前的美少女毫不犹豫就接受的态度,表明了愿意接受他的性爱调教。 无法立刻接受这种现实的他,甚至感到晕眩。 而且,姬乃毫不在乎的言行-缺乏感情的起伏,不太坚持己身的意见也相当值得 怀疑。 (她没有自己的意识吗?) 再一次的凝视姬乃。 不管看几次,她那楚楚可怜的美是不会改变的。 但是,今天她那种美像欠缺着人间的气息,只像是行屍走肉一般似的。 「请务必把姬乃教导成道地的女人。」 省吾再一次的请托。 拓也的动摇愈来愈大。 的确,他明白常理,对姬乃有一种厌恶感就是最好的证据。 但那并不表示拓也欠缺男人的本能。 而且又被姬乃当面请求…… 想要沾污纯洁楚楚可人的少女的男人之本能,推开了拓也的理性和厌恶感。 这些是在梦里看到的深深慾望。 「……对不起,请给我一些时间考虑。」 拓也露出苦恼的表情。 但是,这仅只是拖延最後的承诺几分钟的行为。